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1 清風徐來

      秦如初的吻落四處,如陣清風,總讓陶菫有些恍然。

      「妳不專心。」

      陶菫回過神,抬眼一瞧,見到秦如初幽暗不清的臉色,那正是她不悅的前兆。陶菫彎彎唇角,雙腿纏上秦如初的腰肢,伸手環住她的脖頸,讓自己半裸的上身貼近她。

      「那是妳的問題……嗯……」

      秦如初咬了下陶菫白皙的脖頸,唇順著圓潤肩頭往下,在肩上咬出一圈牙痕。手撫過優美的腰線,扣住身下陶菫的腰,「膽子倒是大了。」一邊說一邊揉著後腰。

      「秦……嗯……妳別、別揉……」向上拱起的腰像隻貓兒,敏感的後腰禁不起這般蹂躪,陶菫低低呻吟起,夾緊雙腿時,明顯感覺到秦如初的身版一僵。

      陶菫知道秦如初愛極了這樣的自己,在唇貼上脖頸時,陶菫微仰頭,弧線優美,可惜是不能留下吻痕。

      秦如初的吻很輕,如陣風拂過。

      迎上幽深的目光,陶菫張開雙腿,輕閉上眼。她知道當秦如初露出這般眼神時,自己是拒絕不了的。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當初,她才會讓自己上了秦如初的床。

      「妳可以拒絕的,陶菫。」

      那時的秦如初壓在自己身上,雙手撐在身側,低垂的眸沉靜幽深。迎上這雙本該清冷的雙眼,陶菫心裡有塊地方逐漸崩塌。

      「我可以停。」

      手摸上腰際上的浴袍綁帶,陶菫目光安靜,仍是那樣淡漠疏離,令秦如初險些失守──

      「那就這樣吧。」

      當那晚的陶菫朝自己張開雙腿,如同此刻一般,秦如初彎彎唇角,手扳開她的雙腿,低頭湊近。

      春風一度,可惜是朝雲暮雨;繾綣難捨,終歸是煙花一場。

      雲雨翻湧之際,陶菫瞅了眼屈於自己身下的秦如初,想起平日辦公室裡她的雷厲風行、她的一板一眼、她的沉穩大器……這些,令陶菫摸上秦如初的後髮,壓往自己腿間,呻吟甜膩,是秦如初喜愛的那樣。

      秦如初瞅陶菫一臉迷濛,雙眼清澈,是平日所見不到的乖順,下腹燥熱,軟舌輕舐,霪雨霏霏之處,清風徐過,不留痕跡。

      「嗯……哈……」

      陶菫閉上眼,當雲雨落下之時。

      「哈……哈……嗯……」她的呼吸粗重且急促,直到一隻手的輕輕拍撫下胸口起伏趨緩,呼吸才慢慢地緩下,歸於平順。

      「好點了?」

      聞言,陶菫睜開眼,一如既往地靠在秦如初的懷裡。頭微仰,入目之處是紅豔的唇,色澤柔亮,顯然是剛做了些什麼。

      「嗯。」陶菫回了一個單節音,視線移開,不再停留在秦如初唇上。

      歡愛數次,她不曾吻過自己,如同當初說好的那般。

      秦如初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思緒有些遠。或許是在陶菫家中,鼻間縈繞陶菫身上淡淡的沐浴香,有些陌生,卻又熟悉。

      「我去洗澡。」

      話落,陶菫便起身走下床,打開房門走到浴室,留下剛出差回來的秦如初在床上發呆。

      秦如初閉目養神,神情平靜,方才的尤花殢雪仿若錯覺。然而當陶菫略帶怒氣圍著浴巾打開房門時,一切風起雲湧。

      「妳怎麼在我後頸留下痕跡了?」

      秦如初睜開眼,直直地看著門口的陶菫,淡淡道:「力道沒抓好,剛剛……是用力了些。」

      陶菫深吸口氣,壓抑微微的怒氣,可還是被秦如初輕易看穿了。

      「我明天怎麼綁馬尾去上班?秦副總。」

      秦如初神色不改,坐起身,平聲道:「頭髮放下吧。」

      「熱。」

      「那就給別人看吧。」秦如初如是說。

      陶菫眉頭微皺。

      「一向精明幹練又不苟言笑的陶專員忽然放下頭髮,長髮飄逸的,肯定引人注目。」

      陶菫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些。見她真動怒了,秦如初收起幾分笑意,慵懶地道:「我有粉底液,蓋一下就好了。」

      非得讓人這麼生氣?陶菫深吸口氣,怒火漸漸轉為無奈。就是秦如初不安撫她也是可以的,畢竟一個副總跟一個小專員誰比較大昭然若揭。

      被人知道她與秦如初有染,肯定會被以為是她爬上秦如初的床,然而,不是這樣的──

      「妳當我情婦吧。」

      至今,午夜夢迴間,與秦如初纏綿後,偶爾她會比自己早入睡,露出毫無防備的睡顏時,陶菫總會想到第一次上床時,她對自己的直面而言。

      秦如初跨坐到自己大腿上,雙手環住她,雙眼與自己平視,眼神無懼,態度坦然。

      「操我,現在。」

      那手,便拉過自己的手往她的腿間摸去,那瞬間陶菫腦海一片空白。她是秦如初與她同為女人這兩個事實擺在眼前,顯然是前者令自己更為震驚。

      「……我沒有碰過女人。」這是陶菫回過神後,對秦如初說得第一句話。

      秦如初勾唇一笑,順勢將陶菫壓在床上,讓她伏於自己身上。那晚的二人皆穿著純白柔軟的浴袍,怎麼知道有被對方拉開的時候。

      尤其是陶菫,壓根沒想過有一天會跟一個女人上床。

      在郭向維之後,陶菫以為不會再與誰如此親密、不會再耳鬢廝磨、不會再脫衣解帶……

      更不會張開雙腿,對著一個女人,還是自己的上司。

      「我不會跟妳接吻的,放心。」大拇指壓著下唇,陶菫微微張開唇,感覺唇上的指腹輕輕遊走,「也不會愛上妳,別擔心。」

      陶菫笑了。

      秦如初停下,低眸迎上那雙清澈的雙眼,眼底的輕藐顯而易見。

      「這台詞有點老套。」

      秦如初不惱,跟著輕輕笑了。那時的陶菫並無多心,只當她一如既往的游刃有餘,很久之後,她才懂當時秦如初輕笑時,笑意未達眼底。

      「我保證。」秦如初說。

      聽著秦如初如此道,陶菫想,自己與秦如初便是如此──

      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秦如初不是郭向維,又怎能掀起自己心中的波瀾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