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零分

辦公室裡,競賽已經正式開打,如火如荼進行了兩個禮拜。最後的勝利者唯有一人,先得到十分的人就能獲得榮耀。

給分權力都掌握在台上那人手上。

那人身穿過時的土褐色西裝,寬大的白襯衫皺摺遍佈,黑色的皮鞋前端沾滿泥濘,更別提那一頭凌亂油膩的頭髮,彷彿好幾天沒洗了。他站在前方的講台上,挺起胸膛,雙手插腰,目光透過厚重的鏡片環視台下的競爭者。

劉長輝點點頭,顯得甚為滿意。自從比賽開始,員工感覺都活了過來,各個力求表現,彼此間開始有了一些鬥爭。鬥爭沒什麼不好,適者生存,這本來就是個肉弱強食的社會。

講台後的牆面掛著三公尺長的白板,白板中央用紅色的簽字筆寫著「小組長比分」,下方直書五行人名:王家偉、溫妍雅、吳秉哲、張泓海、和方宜婷。每個人名字下方畫著「正」字記號,代表目前得到的比分。

王家偉和溫妍雅遙遙領先,得到八分;吳秉哲緊追在後,手握五分;張泓海四分;而方宜婷……那吊車尾的方宜婷,連一分都沒有。

零分。

勤創公司座落在逐漸沒落的華榮大道上,位於科技大樓的四樓,小小的空間切成四大部門和兩間主管級辦公室,一間屬於傳說中的大老闆──幾乎從未出現過,另一間由企劃部主管劉長輝獨佔。

企劃部就在電梯口出來左側第二間。狹小的空間裡硬塞入六張書桌,兩兩相對,共有三行,中間用塑膠格板隔開。

最前方有張木頭講桌,每天早晨的精神喊話是劉長輝最愛的活動:高舉右手,大聲疾呼,彷彿大聲說出來就會成真。

方宜婷彎腰駝背,縮在椅子上。成堆的紙張和資料夾凌亂的散佈在桌上,像是海嘯的浪潮將她淹沒。她頭髮紮成一個包頭,掛在後腦勺處,上頭還插了一枝鉛筆。黑色粗框眼鏡半滑落在鼻梁上,勉強遮住厚重的黑眼圈。

她對於台上的精神喊話充耳不聞,一心只想趕快把今天截止的報告做完。已經連續加班一個禮拜了,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準時下班,回家洗個熱水澡,然後躺在床上睡到天亮。

她努力抬高鉛塊般重的脖子,右手在混亂的桌面揮動,摸索半天,終於在電腦螢幕後方碰到熱騰騰的咖啡杯。才剛拿起來喝了一口,台上冷不防傳來一聲怒吼──

「方宜婷!」

她嚇了一跳,一口咖啡卡在喉嚨,緊張之下肌肉緊縮,竟然吐了出來。液體瞬間飛濺而出,灑得桌上、文件上到處都是,連辦公桌的隔板上都被沾到。

「噁,還好有隔板擋著。」隔壁座的張泓海擠出反胃的表情,往一旁挪動肥胖的身軀,抽了幾張衛生紙丟到她桌上。她脹紅了臉,感覺眾人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連忙拿衛生紙擦乾淨。

她緩緩抬起頭,隔著隔板偷瞧對面的溫妍雅──號稱「勤創第一女神」。她有張白皙精緻的鵝蛋臉,只抹上淡淡的妝,一頻一笑就是如此的迷人。她輕皺眉頭,悄悄把椅子往後退了一些。

左前方座位傳來一聲輕蔑的冷笑。吳秉哲斯文的臉蛋戴著無框眼鏡,人中的鬍鬚剃的整整齊齊,頭髮梳的油亮光滑。方宜婷低下頭,不用看就能想像吳秉哲那張嘲諷的嘴臉。她太熟悉了。

「這沒什麼,比我之前好了。」右前方的王家偉突然大聲說話,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他寬闊的圓臉上橫掛兩道粗眉,黑色粗框眼鏡遮住了他的小眼睛,他眨眨眼,說:「我有一次要見大客戶,結果太緊張,手一抖,竟然把要請他的飲料潑在他身上。那才真的叫尷尬,當下我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張泓海哈哈大笑,說:「想不到你這老狐狸也有犯蠢的時候。」

「那是當然。只不過我老了、臉皮厚了,現在遇到這種事情都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王家偉說。

「那這樣說起來,宜婷還真年輕──」張泓海說。

「閉嘴。」台上的劉長輝表情嚴峻,硬生生打斷話頭,「方宜婷,我剛剛說到哪裡?」

方宜婷頓時如坐針氈,挺直背脊,「說……什麼?」

「問你啊。我剛剛說有件重要的合作案即將展開,那是什麼?」劉長輝說。

「那……那是……」方宜婷囁嚅的說。

「說阿。」劉長輝眼色嚴厲的盯著她。

「是……」

「說!」

方宜婷倒抽一口氣,急得快要哭出來。就在此時,耳邊傳來張泓海微弱的氣音──

「普利提。」

「普利提。」方宜婷立刻說。

「那是哪國的公司?」劉長輝追問。

方宜婷低下頭,眼角餘光偷瞄張泓海,露出乞求的表情。張泓海無奈的皺了皺眉頭,悄聲說:「美國。」

「美國。」方宜婷說。

「張泓海,再嘰嘰喳喳,你們就一起受罰。」劉長輝說。

張泓海吐了一下舌頭,手指橫畫過嘴唇,象徵著拉上拉鍊,不再說話了。方宜婷心頭一緊,知道一定無法回答下一個問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