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後記

有些人有先看後記的習慣,因此在這邊就不會爆故事內容的雷了。

這個題材是我高三時想出來的,一開始只是為了想要寫一些很神奇的東西,添紹媛和戴碧蓮之所以會有這個姓,實際上是因為原先的書名有「不共戴天」這四個字XD

我大概也是在高三的時候喜歡上純文學,在那之前我一直是閱讀輕小說和歐美奇幻為主,有個同學推薦了我廖玉蕙的散文集,也是自那時起我便開始閱讀起那些本土作家的作品。

不過是一直到後來,我在雜誌上看見了陳玉慧的<我的德國丈夫>(不是後來集結成冊的那一部,是單純以短篇小說形式刊登的作品),那是一部讀來令人窒息的文章,而其中影響我最深的是這一句:「這世界不該只是個美好的世界,否則我不會與你分手」。

我將這一句話複誦了千百萬遍,直至溶進我的血與肉中。於是這個故事便誕生了。一個明明身為同性戀,卻與有著女性靈魂的異性一起生活的女人的故事。

之前在我的臉書上有說過,這一部在這篇以前有過一個中篇小說(約三萬字)篇幅的內容,而此次只是將其拉長而已。

前前後後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完結,這時間對我而言算短,以前完成長篇小說的紀錄從半年縮到兩個月到現在的一個月,偶爾我會覺得沒有讀者的支持大概會寫不下去,即便題材真的太怪異,但我的自尊心還是存在的呀XD

不過幸好完成了,而關於寫作的話題就先就此打住,來談談我自己好了。

我曾以為我是個雙性戀。

就像一般的(腐)女生一樣,還年少時就被推入了耽美的坑中,也前前後後完成了幾部耽美作品,後來再接觸到百合,我也不會覺得那麼排斥了。

話說我曾有幾個很要好的同性朋友,其中一個表現的舉動相當親密,牽手、擁抱、親吻臉頰之類的,而我也從未覺得那些令人心動或噁心。

沒什麼感覺。

其實我對女性並沒有什麼感覺。

那些同學之間「我愛妳」的玩笑話,也總是令人覺得稀鬆平常,把愛這麼慎重的字說出口,在這個世代已經變成常態,因此我也是一樣。

「我愛妳。」

我曾對著人如此輕易的說出口。不懂愛的我就這麼把愛說出口。一直到很後來很後來,我才終於了解到一切。

其實我還尚未擁有能力去愛人;其實我對於女性,那些與自己同樣的胸膛與跳動的心臟,並不會感覺到與異性相處般的悸動。

這部作品從第一章開始,紹媛就說她在尋找定位,我也是如此。我曾將雙性戀的帽子戴到自己頭上,只因我對女性並沒有太大的感覺,以為只要不厭惡就可以一起攜手行進。

有好幾個瞬間,我想要對人說、對我自己說。

對不起,我不是個同性戀。

或許我的定位就是如此平凡,一個注定會愛上男人的女人。我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麼特別,說到底我還是沒辦法與女人在一起。一直到最近我才終於明白自始至終我都是孤獨一人的。我曾向數不清的女人們坦開自我,但沒有一個人能夠給我想要的愛,或許我真正想從同性身上追求的是另一種形式的愛。

能夠告訴我我是值得被愛的。

總之這是個平凡的故事,獻給我自己。

致平凡的我自己,致無法成為同性戀的我自己。

(2019.8.30)

———

|改稿完的後記

上面看了真的很中二吧。(?)

機會難得,我或許也該補充一些故事發想之類的事情。因為比起看故事本身,我更喜歡看的是作者到底是怎麼發想出這個故事,也因此後記對我來說就像飯後甜點一樣又酷又炫,值得好好享用的東西。

但可惜的是,我不擅長烹煮甜點,所以我可能只能提供一些速食之類的給大家了。

寫這部作品時我真的非常青澀,為了要保留文字間幼稚的感覺,所以修稿的時候都盡量只改了錯字,一些搞錯意思的描寫句以及不太通順的段落。

還有關於在對話框裡,會把刪節號用在文字前面,像「……可惡。」這樣,現在已經不會用了XD,但還是把一些保留下來作為紀念了。

就和紹媛一樣,我在國高中時期,最喜歡寫的是關於奇幻世界華麗的壯闊冒險,或者是異世界穿越之類的題材。一直到因為上面提到接觸純文學的契機,才有了「原來文字是這樣可以撼動人心的存在」這樣的認知。(當然現在還是有在寫那些所謂的壯闊冒險,但比較少而已)

好吧還是來補充一下到底是怎麼有這個故事好了。初版的後記已經寫了那就不再多說,

總之《成為我》的雛形,實際上是我想要模仿純文學那樣的感覺,那種能夠直擊到心底的文字才有的產物。這也是我在瘋狂寫翻譯腔與奇怪冒險故事後,第一部真正的將背景落腳在現實世界的言情文。

上面是文風告一段落,至於題材的部分,其實源自的念頭很簡單,除了想要「有趣」以外,就是我不喜歡市面上的耽美與百合作品太過流於表面,愛情當然甜美但他們又表現的不切實際;也不喜歡說著很愛看耽美作品,但討厭現實同性戀就必須被人貼上標籤的環境;再加上那時候我也在探索我自己,那種迷茫的感受讓我不安,而眾多的「不喜歡」堆在體內,我想我就必須寫成小說,不然我會爆炸。

我對自己並不是很自信。這部作品也應該有許多不足之處。但真的非常謝謝讀到這裡的人。

我也並不是說喜歡寫小說,坦白說寫作很累,就像沒有規劃的自由行,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前往什麼方向。而我想我只是必須寫作,把自己帶著往前,如果旅途中能與各位分享我的這些想法,有稍微把一些我在掙扎在不安的事情,讓人有所共情的話那就太好了。

願各位都能成為自己,勇往直前。

(2021.7.29)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