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自從那次以後凌忶就沒在看過溟睦了,也沒有打聽到他們的消息。

凌忶看著手中的劇本,卻發覺以往覺得有趣的事物,如今卻是興致缺缺,就好像失去了什麼動力一樣,也是,當初會當演員只是為了找回愢悑的殘魄,如今已經找回了,也沒有什麼理由在待下去了。

不過在那之前必須先還債才行。

他左翻翻右看看,找著有什麼有趣的劇本,隨後玩起點名點到誰就選誰的遊戲。

「凌忶,你有看到喜歡的劇本,我把所有邀請你的劇本,不管龍套主角還是配角都印成紙本拿給你了。」

「謝謝了經紀人。」

「我有名有姓,我姓侯名緗褚。」經紀人森77道。

「嗯,好相處。」

「我不是好相處,是侯緗褚」

「還好你不是覆姓,尤其是侯南。」

「??」經紀人先生覺得他跟不上自家藝人的思路,他家藝人思路太跳脫了。

「這樣會變成好難相處。」

「所以你在玩我的名字嘍?」(:◎)≡經紀人先生發現他真的好無語好想翻他白眼。

「除了這些,還有其他劇本嘛?」

「你是想轉移話題嘛?」經紀人先生眨眨眼睛,困惑的問道。

「相處,你知道就好,別說出來嘛?」

「……我的ㄒㄧㄤ(xiāng)是緗帙(zhì,ㄓˋ)的緗,不是相信的相。」

「你真的好難聊哦。」

「快選劇本。」

「都可以。」

「那就全部。」

「經紀人先生要我選全部也是可以。」

「有鬼,你不用陪你那個失憶症的朋友了嘛?」

「嗯,他朋友對我有誤會,把他給接走,不讓我找到他,我現在也找不到他了。」

「果然有鬼。」凌忶看著周圍的鬼怪議論紛紛討論著為什麼緗褚不能看見祂們,卻知道祂們在這裡,真厲害。

「好了啦,都別吵,他根本不知道祢們在這好不?!」

「他是說我居心不良,不是說祢們在這,真是的。」

「你的小夥伴怎麼了嘛?」緗褚早已習以為常他的藝人經常性會跟冥界生物聊是非只差泡茶了。

「死神,這個人是你的小奴隸嘛?聞起來真香。」

「人肉鹹鹹,難吃。」所有鬼怪聽著死神那有口音的閩南語都同時笑了起來。

「死神,可以讓他看見我們嘛?」

「祢們要幹嘛?」

「哦,我記得人類世界有一個叫鬼屋的居住地,我們打算搬去那住,新居落成的時候都想要讓死神的小奴隸去那邊參觀參觀看看。」

「……」死神想起來上一次帶經紀人去參加他下屬的新居落成的慘樣,他就心有餘悸,他怕他的經紀人心臟病發,又不想掃他的部署的興。

「死神不能嘛?」

「祢們要問冥神不是問我,我現在還在留校察看。」

「不要,冥神那麼可怕。」

「我們可以去問白無常或是黑無常啊,傻傻的,幹嘛一定要問恰北北。」

凌忶聽著他們的對話在聽到B說的以後笑了出來,從沒人敢這個說說冥神恰   ,他可是第一個敢那麼說的。

「他們說什麼?」緗褚很好奇他們聊什麼,可是又怕他們突然現身,被嚇到心臟病發。

「他們問相處是我的小奴隸嘛?」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是誰的奴隸?!」緗褚語無倫次的問道。

「我跟他們說我是你的小奴隸,他……」

「哐啷!」

「他們就說久仰大名想要認識認識你。」所有鬼怪,呃,這樣說好像不對,是所有死神的部下都驚呆了,他們堂堂死神大人既然是這個看起來很蠢萌的人類的小奴隸,他們才不答應?!

因為太過驚訝才會不小心把東西推到地板上發出聲響。

不過想想死神大人的惡趣味性格,覺得好像蠻正常的。

「我……你……我才是你的小奴隸吧。」

「嗯?」

「沒,沒沒沒,口誤口誤。」

「死神你怎麼可以欺負這個美味的人類。」

「這個人是黑無常的人,你也知道我跟黑無常有點不合。」

「哇,黑無常的夫人是死神的主人,這個消息超驚爆。」

「怎麼看都是死神是主子!」

死神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執誰是主人誰又是誰的奴隸,有點不知道怎麼開頭說他只是開玩笑。

「凌忶你已經找到你想去試戲的劇本了嘛?」

「有。」

「哪一個?」

「我跟你的劇本。」緗褚看著他他含情脈脈的眼神,在聽著他深情的語氣,一不小心中了記。

「什麼劇本?」

「跟你演夫妻的劇本。」

「……」緗褚欲言又止最後選擇沉默,他的影帝果然吃錯藥了。

自從那次車禍以後,凌忶就變了,突然說闖入他家說他想當影帝,讓他陪他一起,只為了找一個人。

他的影帝也自從那場車禍以後變得活潑愛撩人,變得冰冷的讓人無法碰觸,也變得可以跟居住在冥界的生物溝通了。

「死神你這樣調戲別人家的夫人,真的好嘛?!」

「錯,黑無常才是他的夫人。」死神不要命的繼續黑黑無常。

K

「啊?!那我要跟黑無常說你誘拐他的夫人。」

「???」死神頭上冒了滿滿的?等等他們好像說要跟黑無常說?所以他們知道黑無常在哪,那就好辦了。

「走,我們去跟黑無常打小報告。」

「等等,你們順便帶他去找黑無常。」

「為什麼?」

「事實上他跟黑無常吵了一架,想跟黑無常道歉,只是黑無常他似乎氣瘋了,根本不見他,還搬走,他見不到黑無常才會來我這邊的。」

「死神你放心,我們絕對會帶他去跟黑無常和好的,可是他看不到我們啊。」

「你是不是傻啊?!他看不到我我們,我們可以凝神化讓他看見我們啊,笨蛋。」

「那死神你跟他說,我們帶他去找黑無常。」

「你們先回避一下。」

「死神,好了就敲門我們聽到就會進來。」眾鬼怪跟著他們的領頭穿牆離去。

「緗褚,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嘛?」

「什麼事情?」

「我失憶症的朋友被他朋友帶走了。」

「然後?」

「他朋友對我有點誤會,他覺得他會失憶是我害得,不讓我去見他。」

「要幫你可以,只是我希望你能至少一年演一兩部戲。」

「我打算隱退了。」

「凌忶,你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了嘛?」

「他不會回來了,我已經沒理由繼續搭下去了。」

「你可以為了自己。」

「我的世界就只有他,他就是我的唯一,失去他對於我來說等於失去全世界,失去生存的意思。」

「忶……」他總覺得如果拒絕他,自己就再也看不到他,還有可能再次聽到他死亡的消息。

他不要這樣。

「你說吧怎麼做,我答應你,可是我有條件。我要你一直陪我闖蕩娛樂圈。」

「謝謝你,還有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我跟他們說你是他朋友的老公,你們只是吵架。」

「……」緗褚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吐槽他了。

「幫我這個忙,拜託。」

「好吧,我滿足你,你也要滿足我。」

「對了,他們等等會凝神化,就是讓你看得到他們,不過別擔心,外表跟我們正常人一模一樣,只是膚色慘白而已。」凌忶直接略過他的問題直接說下去。

「凌忶,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

「謝謝你,緗褚,有你真好。」

不管今生還是前世能與他搭檔,真好。

這次我不會在讓你因我而死了。

我也不會在讓他因我而死了。

溟睦,把你當成他,對不起。

哪怕知道你們不一樣,我依然會忍不住覺得如果你是他就好。

這次最後一次,知道你好就好。

有黑無常在你身邊,我就放心了。

從此,就如你所願當你的滅村仇人吧。

從此,我將會依照自己的心思想辦法讓你恢復記憶。

哪怕,最終結果你會再次恨上我。

哪怕,你恢復記憶會殺了我已了滅村之仇。

我也會,繼續,繼續走我想走的路,做我想做的事情。

包含,那些你想改變的未來,就算是用我的命去改,我也會去改變的。

對不起,我不該把你們當成同一個人的。

可是我做不到接受你死的消息,我也做不到接受我害死你的消息。

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

如果,我跟你一樣都是轉世後失去所有的記憶那該有多好,為什麼要讓我保留前世的所有記憶,要讓我知道你一直都是恨我的。

為什麼,不讓我魂飛魄散。

為什麼……

可是……如果恨我能成為你活下去的動力,那你恨我好了。

我會讓你恢復記憶的,等我。

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

至少,恢復記憶的你不會為了預知能力痛苦。

我只要你能快樂就好了,只要你能活著好好的就好了。

我知道我很矛盾,可是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算了吧,還是走一步算一步,不管最後你恢復記憶後會不會想要我的命,都等到你回憶記憶在做打算吧,在這之前就先回到彼此生活的正軌吧。

如果最後你不會恢復記憶,那我也會找出轉移預知能力的方法   讓預知能力轉到我身上,讓你過得平靜又安穩的生活,不在為預知所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