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血脈沸騰

『樊士芬』

黑板寫下這三個娟秀大字。

粉筆在黑板上跳躍後停下,長髮如瀑的樊士芬轉過身對講台下黑鴉鴉男學生自我介紹:「我叫樊士芬,從這學期開始擔任你們這班的導師,希望往後這兩年我們可以相處愉快。」活靈活現的明眸盪漾,唇邊是懾人心魄的笑靨。

她說完這些話,台下原被懾魂的烏鴉像被按了開關即開始呀呀呀亂叫,像一群飛鳥鼓譟翅膀,整個教室瞬間喧鬧不安。

樊士芬頓時瞠大眼一臉愕然,這群男生怎一下子完全不受控制?

「卯死了,美女耶,要教我們兩年?」交頭接耳的交頭接耳,不給她面子,簡直第一天就要她砸飯碗。

「這、這、這不每天流鼻血才怪。」血氣方剛的小男生睜大眼睛,盯著前方美麗如畫的纖纖佳人,口水好像要流下來了。

「哇!夢中情人……暈了……」

誇張的叫吼使她雙頰緋紅,不知所措。大學畢業隨即被分發到這所男校,初為人表,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台下一陣鼓譟,新科教師樊士芬紅著臉蛋尷尬揚起聲音,想制止這群失控的高二純情少男,「各位同學、各位同學請安靜下來……」

「喂,把你的口水擦一擦……」

「你幹嘛K我。」男學生摸著頭,擦擦嘴角……吼!誰流口水了?

學校對我們未免太優渥了。年輕貌美、身材窈窕、凝肌如雪,水汪汪的眼睛簡直像兩潭欲將人捲入的黑色漩渦,讓人無法自拔。外表絕對可圈可點、無可挑剔,尤其輕聲細語如鶯燕呢喃令人陶醉。若是真要挑剔,那就是……

「……這個班導會不會太完美了,影響上課情緒嘛,我要抗議,抗議,抗議……」有位男生矯情說著,心情卻雀躍的像鸚鵡漫空飛舞。

「去死啦你,抗議你個大頭鬼。」這種爽事還抗議會被砍八段,直接去餵豬。

「喂,你們幹嘛又K我的頭……」變笨了美女可不愛。

 

第一天上課樊士芬覺得是很不錯的經驗,雖然整個局面幾乎在無法控制的邊緣,可是這所和尚學校的男生挺可愛的,想起剛才他們那幅嘴饞的模樣,坐在辦公桌前她忍不住抿嘴笑了笑,還笑出聲音,沉醉在被男學生愛慕的氛圍裡。

「樊老師,有什麼事這麼好笑?」旁坐的老師聽見盈盈笑聲好奇問。看她的神情知道她第一天正式成為班導得心應手。

笑得太大聲了,真不好意思,她紅了臉頰。「喔!沒有、沒有。」真的沒有,就是被一群男學生惹得啼笑皆非,尤其那個班長……嗯,看起來挺性格的,不是不苟言笑像張撲克牌,就是笑得像個小孩,嘴裡還胡亂咕咕噥噥的說些不情願的話。

她又竊笑,想著方才情景。

「各位同學,我介紹完了,換你們一個個自我介紹吧。」她說。

「喔,好……」全班46個男生,聲音真是宏亮,跟她想像的一樣有朝氣,就是太吵了些,可是這熱鬧氣氛讓時間飛逝,胸臆壓迫感驟減,無形中使她原先不安變成自信。很不錯的感覺。

「從一號開始吧。」樊士芬嘴角蕩開一朵美麗笑靨。

「老師,妳還沒排座號。」又是一陣喧嘩,男學生愛慕眼神形成很多心型,飄在滿室蕩漾。

唉呦!第一次當老師忘了。「那從班長開始好了。」之前雖然實習一陣子,真的沒當班導的經驗,真尷尬。

「老師,這學期妳也還沒選班長。」又被一群看起來相當聰明的男生取笑。

「唉呦,第一次當老師忘了。」雙頰緋紅。

不是想在心裡嗎?怎麼說出來了,大家還笑得那麼開心。她好像變成這群男學生的開心果了。

「別笑了,那你們舉手表決,誰當班、長……」以為十七歲的男生很好搞,原來也會讓她緊張得結巴。

「他……」

反應迅速的學生讓她依然來不及說完話,敏捷的男生全部指向第五排第五個座位,然後……

樊士芬目光赫然停留在稜線分明、五官出眾的俊秀臉龐,吃驚的表情漾開一抹清麗微笑,心底驚奇地不斷低呼:「太像了、太像了吧!」

簡直是魏揚的翻版!

有一刻的衝動,她幾乎想破口而出問:「同學,你是不是姓魏?」或者問:「你認不認識魏揚?」可是這些顯得唐突的話她並沒說出口,只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一樣多看他幾眼。

記得魏揚有個小他好幾歲的弟弟,但是沒聽他提過唸大學還是高中,要是巧合就讀這所學校魏揚應該會說,可是他沒提。

真的太像了。

假如真有什麼不同,那麼即是他比魏揚年輕許多,以及那張繃緊的面容上戴著一副冷色系的白金框眼鏡,不細不粗的框架無形中在他臉上憑添一份難以形容的凜冽。

雖然那張臉如此不友善,發現跟自己男友如此酷似的臉孔,她怎麼都無法停下臉上洋溢出的幸福笑靨,甚至很難轉移目光,而好奇地更深層的打量起不苟言笑的那張臉孔。

當然,不遲鈍的孟秦也瞧見新女老師盯著自己瞧,不像一般異性老師看他的眼神,好像對他很有興趣一樣──而且,不只目不轉睛,她那笑容簡直像在勾引人般嫵媚,瑰色的唇線就像一彎懾人明月微微上揚,如雪皓齒掛在雙靨間呈現一種幾近完美的弧度,假如閉上眼睛,就會幻想去一親芳澤的那種……

他故作鎮定,內心的波動卻不像外表沉穩,心湖早被室內高分貝的鼓譟震得粼波盪漾。

確實,這般光景不是少男脆弱防線所能抵禦。還在看?看什麼看?要看就讓妳看個夠。孟秦刻意將目光停留在她臉上。

「喂,你是煞到了嗎?回魂啦。」有人一拳往楞住的孟秦肩膀揍去,敲醒他,強迫他轉移注意力。

「誰打我?會不會太用力了。」捉著可能瘀青的肩膀他難為情的蹙起眉頭,咕噥著:「欸,你們別再將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往我身上攬好不好,大家投票表決。」

都當了一學年的班長,孟秦不認為這些人有這麼需要他,他們只不過不想將寶貴時間浪費在班級服務,寧願去泡美眉而已。

話說完,想移開的眼神又不經意再度落入講台前繾綣美目裡。孟秦,發現自己現在跟旁邊這些看見美女就流口水的狼類沒什麼兩樣了。

樊士芬又接觸到灼人目光──

察覺那雙深邃眼眸似乎沒有轉向的意味,緊緊盯著她。眼神一來一往,師生倆彷彿公然在課堂上眉目傳情似的,搞得她尷尬的別過臉去。

現在的男學生真大膽,竟敢在課堂上用那種令人發麻的眼神看女教師?

仔細打量過後,大概只剩六分像。不喜歡他那會懾人的目光,像過於明亮的光線,令人頭暈目眩。

「好吧,既然這位同學希望以表決方式產生班長人選,那麼,大家先提名吧。」樊士芬鎮定的站在講台上說。

全是男學生又聒噪,她實在無法完全不緊張。

「孟秦……」又是一堆聲音指著他,聲音比菜市場還吵。她很懷疑,要進教室前其他老師用羨慕的語氣跟她說:「樊老師真幸運,那班是二年級的菁英班很好帶,每個學生成績都好,個個自動自發,好像不用教就會了。」

真有這麼聰明?她現在有所領悟,聰明的學生才不好帶吧!太有自己的想法了。

「喂,你們……」孟秦滿臉不悅地跳起來,似乎相當有意見。「為班級服務雖然是種榮譽,可是,我已經做了一年,你們也換換人吧!」

這話有一半是哀求。

「老師,我們沒人可提名了……直接宣布當選吧。」一堆人鼓譟的將他壓下去坐著,調皮的摀住他的嘴,不讓他再表達意見。

樊士芬發覺他不矮……或說很高──比魏揚高個三、四公分吧!她不確定。

樊士芬相當懊惱,這些男生淘氣又調皮,選個班長也玩了起來,整個班的吵鬧聲都可以傳到操場去了,也完全不理她這位菜鳥女老師的感受,一堆人像小鳥飛來飛去還在那裡嘰嘰喳喳,不會害她第一天就被炒魷魚吧?

  ***

擦乾頭髮,坐上床沿,斜躺在床上的魏揚用強壯的臂膀將她拉上床,耳鬢一陣廝磨,男人被髮梢那股茉莉香味勾引,不安分的吻著朱唇。

「今天課上得怎樣?沒被那些小男生整吧?」他問。雖然知道她可以應付自如,今天上班卻也不免掛心。

「整倒沒有?但也挺ㄔㄨㄚˋ,青一色都是男生,幸好他們只是活潑,沒有調皮搗蛋,沒有在我椅子上放圖釘,也沒有在門上擺一桶水,只是……」她有準備接招但都沒發生,有點可惜。

「只是,一大堆色瞇瞇眼睛看著他們漂亮女老師是不是?」魏揚見她說得神采飛揚促狹她。

明知道她昨晚緊張到輾轉難眠,還這麼取笑她。

突然想起今天發現的新鮮事,她眉飛色舞的看著魏揚說:「你知道嗎?我那個班的班長跟你長得很像、很像……就像,就像你十七歲的樣子。」

十七歲的樣子!這是她最後觀感。

「妳是知道我十七歲長什麼樣子?」魏揚噗嗤大笑,欺過粉頰逗著她的鼻頭。心想,她是幾小時不見太想他了才過度幻想。

「就是他那個樣子啊。」她噘著粉唇天真答,想起孟秦那冷冷的笑,不知他的個性是否也跟魏揚一樣溫柔體貼、善解人意。

「哈哈……」魏揚一陣輕笑。「這樣白天、晚上妳都可以看見我了。」

「不一樣……」跟他說真的,他卻好像開玩笑。她翻翻白眼嗔他。

「怎不一樣?不是長得很像?」他有點迷糊,知道她對他感情深,做這樣的假想他不意外。

「你是你,他是他,當然不一樣。」早知道就別說,他一點都不好奇。以為他會像她一樣吃驚,然後問:「真的嗎?改天去看看。」

「呵呵……當然不一樣,我們可以上床做愛,學生可不行……」魏揚笑嘻嘻說。這才是重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