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續曲(下)

      從法院出來,送走律師後,尹芃才搭上計程車,適才為保持氣勢而強硬的態度才終於放鬆下來,眉宇間有顯而易見的疲憊。

      她真的很累,這陣子為了解決上海公司的爛攤子不影響到台灣這邊,她每個禮拜都得當空中飛人,加之與丈夫的離婚鬧上了法院,著實讓她身心俱疲,瘦了好幾公斤,臉頰都凹陷下去了。

      她從沒愛過他,求的不過是女兒與一個能安身立命的地方,其它的,她都不爭。但他太過貪心,仍執著於她與她母親坐落市區的公寓。

      糾纏不止……

      揉揉太陽穴,目光移到車窗外,車子恰巧經過自己的大學母校,熟悉的景色勾起她美好卻不願想起的回憶。

      那間冰店還開著,她們兩人最喜歡各點不同口味的冰,然後再餵給對方;那間雞蛋糕店不在了,那個婆婆總會多送她們一塊雞蛋糕,要她們不要吵架,其實她們只是故意吵嘴,實則幫忙婆婆,吸引客人;巷弄內的小攤販、一波換過一波的年輕學子,不變的景色……彷彿都還留有她們的痕跡。

      心狠狠緊揪,她忙收回目光,眨去眸底泛起的濕意,不敢再看。

      進到家門,卻沒見自家小可愛來迎接,正納悶時,客廳傳來熟悉聲音,讓她怔愣在玄關口。

      「我畫好了,姨姨,妳看!」

      「哇~小栗子好厲害,姨姨也畫好了。」

      「哈哈哈姨姨妳畫的好奇怪。」

      一大一小、和樂融融的交談聲,讓尹芃眸眶莫名再度發熱,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踏進去。

      「妳怎麼不進來?」尹媽媽聽到玄關開門聲卻沒見到人,於是走過來查看。

      「她……怎麼會……」尹芃茫然又疑惑地望著母親。明明當初母親發現她們關係時,簡直沒把宗錦音當殺人犯看待,現在又為什麼讓她進門?

      尹媽媽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起身走到孫女身邊,拉起她的小手,「小栗子,阿姨跟媽媽有話要說,我們先進房裡好不好?妳教外婆玩Switch。」

      小栗子看了看母親,又看向沙發那位漂亮阿姨,跑過去抱了抱母親後,便乖乖與外婆走進房間,將空間留給兩人。

      氣氛頓時有些尷尬,尹芃放下手中東西,走到宗錦音對面位置坐下。

      「妳……妳怎麼會來?」不斷悄悄做著深呼吸,為平撫又不受控為她失速的心跳,尹芃為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口。

      「我偶爾會來看看伯母,陪她吃飯。」宗錦音笑的從容,面容一如以往妖媚動人。

      尹芃心一悸。為何母親從未曾與自己說過?

      「畢竟伯母當初幫我很多忙,我來關心她也是應該的。」

      腦袋一片混亂,尹芃有太多事想問,卻一個字也吐不出,只能低下小臉。

      空間陷入沉默,好一會兒才被一道輕嘆打破。

      「我也該走了。」

      宗錦音起身,拿起包包準備離開。

      尹芃跟著起身,下意識想挽留,卻還是吞下了話,改口道:「我送妳。」

      狐狸眼瞄了下尹芃,宗錦音客氣婉拒,「不用。」

      她的疏離狠狠刺痛尹芃的心。對啊,這才是她們最好的距離……

      就在宗錦音剛打關玄關門時,一名斯文俊俏卻有小啤酒肚的男人風塵僕僕出現在門後,原本憂愁欲求和的神情在撞見宗錦音時驀然一變,像是明白了什麼,憤怒在臉上炸開。

      「好啊!妳這個婊子,難怪一直想跟我離婚,原來是又勾搭上老情人了是嗎!」男人指著尹芃的鼻子破口大罵:「當初要不是妳媽求我,我才同情妳跟妳結婚,為了讓妳知道什麼才是女人的幸福。結果呢?妳就是這麼對我的?還跟這個變態搞在一起?」

      尹芃皺眉,「許仁杰,你不要糊說八道。我們為什麼離婚,你心裡很清楚,跟其他人無關。」

      「我是不是胡說八道,妳問妳媽啊!」男人比向因聽到爭吵聲而出來查看的尹母以及好奇跟著出來的女兒,「你們兩個噁心的同性戀,我不可能把女兒交給你們!我現在就要帶走小栗子,免得被你們影響也變的變態!」

      說著,他逕自走進屋裡,伸手要去拉自己女兒,而小栗子被父親那怒氣猙獰的模樣嚇的大哭,趕緊躲到尹母身後。男人依然不管不顧,用力推開尹母,也不管老人家跌倒也不顧女孩的哭喊掙扎,抓起女孩就要強行帶走。

      一見女兒受驚,尹芃心疼不已,趕忙上前阻止,女孩狠狠咬了父親的手一口,趁機掙脫到母親懷裡,宗錦音也站到兩人面前擋住他的逼近。男人見狀更加火氣直燒,揚起手毫不客氣搧向眼前的女人,宗錦音卻被尹芃拉開,替她受了這一巴掌,蒼白臉頰頓時清晰浮現紅腫掌印。

      「滾開!你們都是變態!不要害我女兒!」

      男人欲再去抓女孩,卻被一包牛皮紙袋重重砸了下頭,腳背更被人用高跟鞋跟狠狠一踩,痛的他唉號出聲,他氣急敗壞正要反擊時,宗錦音那身陰鷙森冷的氣勢竟鎮的他忍不住一顫,停下了動作。

      「看看裡頭的東西。」宗錦音壓低聲,儘管一張臉仍妖豔如火般美麗,目光卻狠戾的令人發寒。「明天,我要看到你簽字的離婚證書並答應所有條件,然後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她們面前!」

      男人撿起牛皮紙袋,翻閱裡頭資料,臉色愈是難看。他收起張狂氣勢,瞪向宗錦音的目光摻進了畏懼,咬咬牙,抱著資料離開了。

      鬧劇就這麼莫名其妙結束,尹母抱著小栗子進房安撫,而早就對尹家暸若指掌的宗錦音強迫尹芃到沙發坐好,自己去冰箱翻出冰塊又到浴室找到毛巾包起,輕輕貼到尹芃腫脹的臉頰上。

      兩人都沒說話,尹芃看著神色鐵青的宗錦音,那眸底有掩不住的心疼。

      「那袋資料是什麼?」尹芃試圖找話題。

      「他勾搭了大陸某個高官的老婆,被高官知道了。」宗錦音語氣平平,聽不出喜怒。

      聞言,尹芃感覺臉上的痛比不上心臟被宗錦音揪緊的痛,紅了眼眶,「我……我明明那樣對妳……妳為什麼還……」還願意為我這麼做?

      「妳自己知道。」不想再忍了,也懶的再裝了,宗錦音睇著尹芃,含著同那時一樣奮不顧身的情意,卻同時也夾雜了深深的疲憊。「我不相信有人會比我對妳更好更愛妳,所以我努力讓自己更好,一定要贏過他!」

      淚決堤眼眶,一顆顆掉落在沙發上,尹芃也忍不住了,邊哽咽邊懺悔泣訴,「在我心裡……妳一直都是最好的……是我……是我不好……我沒有資格……」

      唇上覆蓋了暌違十年的柔軟,遠比魂牽夢縈中的味道更加甜美動人,更加劇尹芃內心崩潰的速度,用僅剩的力氣推開她最愛的人。

      「不行……妳已經有女朋友了,我不值得……」

      將失而復得的愛人重新擁入懷中,宗錦音啄吻著她的淚,輕笑道:「我的確有女朋友,」感覺懷裡人兒輕輕一顫,她不由得笑意更深,「我的女朋友一直都是妳啊。」

      抬首,兩雙不斷在十年歲月中尋找彼此的視線再度交錯,緊握住彼此的手,十指相扣,不願再放開。

      「對不起……」尹芃知道自己欠她這句話,欠了好幾年了。

      「我更想聽別的。」

      「我愛妳,一直都愛著妳……」

      「我也是。」宗錦音深深吻住她,藉此壓抑胸腔翻騰的激動感動,使力將她抱的好緊好緊,在她耳邊低啞著聲,一如年輕時的情深意重,甚至更濃更烈……「妳願意,再嫁給我嗎?」

      這個人啊……

      一張俏臉梨花帶淚,卻將她燦爛的笑容點綴的更加美麗動人,尹芃緊緊回抱住宗錦音,宛若宣誓著自己的心意,這輩子再也不會放開這個人。

      「我願意。」

      再也不會,再錯過這個人。

      End.

      PS:硬是要修改成這樣啊哈哈~嘛,祝大家結婚幸福快樂~

      原來趕稿是一件讓人心情那麼複雜的事QQ...繼續閉關中...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