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牢籠與預示

瑟迪雅悠悠的轉醒,厚重的窗簾遮蔽了陽光,整個室內昏暗不明,唯一的光源是爐火,上面架著翻滾綠色泡沫的大釜。

瑟迪雅一個機靈滾下床,衝到爐邊,拿著木勺攪拌泛著綠色光芒的液體,舀起一勺湊近細聞,腐敗的內臟味已經被草木與土壤的味道掩蓋,雖然距離母親交代的半透明螢光綠還有一段差距,但應該可以得到一個及格的分數吧?

隨手拿起桌上的杯水,撲滅爐火,瑟迪雅搖搖晃晃的走到窗邊,半路上踢倒了一小堆書,全都是母親開的書單,別看她母親一副整天只知道對人頤指氣使像個壞脾氣的女王,她肚子里的魔法知識還真不少,不然怎麼可以成為迷幻島的地下統治者呢?

拉開窗簾,微弱陽光並沒有替陰暗的室內增添幾分亮光,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太陽大半個身影都躲藏在厚厚的烏雲後,讓整個島嶼全年都是陰暗溼冷、等著發霉後腐爛,跟這裡的居民一樣。

這裡就是一個專門收留垃圾的牢籠,瑟迪雅心裡想。一個專門關閉被流放的反派的島嶼,烏雲是王國的眼線,大海是國王的士兵,牢牢禁錮這群曾經想要在王國大肆搗亂的反派,讓那群公主與王子可以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然後生下小小公主、小小王子,繼續做著他們的童話夢。

而自己這個反派的後代,就只能被關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島上,忍受脾氣惡劣的母親,還有一群又一群的醉漢,在酒醉後大聲嚷嚷著自己總有一天會打破迷幻島的魔法,把王國那些膽小鬼切成一塊一塊的丟給鱷魚吃。

但瑟迪雅知道,虎克船長第十三個女兒都快成年了,他的醉話也沒有成功,他甚至已經失去勇氣開著他那條破爛的船去衝撞迷幻島周圍的屏障,倒是對自己的孩子是越打越兇了。

這也是迷幻島的日常,島上的孩子跟王國的孩子不一樣,如果電視上的畫面都是真的,那當王國的孩子圍繞在桌邊享受花園的涼風與滿桌的甜點,瑟迪雅則是跟著幾個同齡的孩子到市場,要不偷幾顆蘋果就是看哪個孩子被打慘了順便幫他打回去,反正迷幻島只講究實力,在實力之下交易與法條都是垃圾。

偷拐搶騙,暴露了就以實力打回去,適者生存,而他們的父母就是輸了,才會被王國扔到這個與世隔絕的牢籠裡,這才是迷幻島的真相。

瑟迪雅從櫃子深處摸出骯髒的玻璃瓶,花了幾秒鐘思考,最後為了自己麼魔藥分數能夠好看一點,拿清水沖乾淨,再回到爐火前。

感謝母親,邊裝藥水的瑟迪雅冷漠的想著,要不是自己是母親的女兒,她才沒有獨立小閣樓與清水系統這麼高級的住所,只能跟著一般人一起去井邊打水,再不然就是放棄把自己打理乾淨,用髒臭的水隨便沖一下了事。

裝好綠色的魔藥,丟到門前的矮櫃上,還順腳將滿地的舊書掃到牆角,瑟迪雅估計今天的魔藥應該可以讓挑惕冷酷的母親維持幾天的好心情,不然她就要忍受十來天的冷嘲熱諷。

看著時間,瑟迪雅估計母親還在睡覺,不然就是沈迷在地窖裡研究誰知道第幾次註定失敗的魔法,就只為了想要打破迷幻島的魔法屏障,不論哪一個,最好不要去打擾,先去市場看能不能打劫一個麵包做早餐,好一點的話還可以吃到一個派。

許多反派已經放棄逃離迷幻島,就這努力不懈想要逃出去的態度,叫母親迷幻島的地下女王還真的不錯,但是這個王國的王只有一個,自己的母親終究是一個戰敗的反派,在迷幻島上擅自稱王,而這島上驕傲的反派何止母親一人,誰叫誰王還說不一定呢。


瑟迪雅套上黑色的短皮外套,拉起帽兜遮住半張臉,臨走前跟木架上熟睡的烏鴉說:「好好看家,我幫你找點好吃的回來。」

烏鴉從翅膀下抬起頭,眨眨睡眼輕鬆的眼睛,低低的叫一聲。

瑟迪雅輕撫烏鴉的頭,溫暖的觸感讓她嘴角輕輕上揚。

但好心情只到瑟迪雅開門的那一刻,門後是舉起手一副正要敲門的粉紫色頭髮的女孩,她顯然也被突然打開的門嚇到,手舉在半空中不知該不該放下。

瑟迪雅偏頭往粉紫色頭髮女孩的身後看,不意外的看到一個全身雪白的女孩,面無表情地站在那兒。雪白這個顏色對灰暗的迷幻島來說太過特別了,除了島嶼東北邊高山上的冰雪女王,不會再有人擁有這個顏色,而擁有這個顏色就代表與冰雪女王的關係。

「好吧,我猜想我失去平靜的早晨。」脫下帽兜,瑟迪雅讓開路,讓兩個女孩進到屋內。

烏鴉撲了撲翅膀,盯著兩個客人。

「妳還養著這隻烏鴉啊。」粉紫色頭髮的女孩自動在床沿坐下,「我一直覺得牠是妳母親派來盯著妳的。」

「我講了很多次,嗚嗚不是我母親的烏鴉,牠是我撿回來的,我母親的烏鴉已經老到不能飛了。」瑟迪雅說。「妳除了妳家的小章魚以外,分不清其他的動物嗎?奧莉薇亞。」

奧莉薇亞聳肩,「我覺得所有的烏鴉都是妳母親的眼線,因為牠們都長得一樣。」

這倒是有可能,以母親變態的控制欲真有可能做出這種事,但這個小閣樓是獨屬于自己的,她不會讓最後一塊安靜的空間都被剝奪。

「你們一起來找我有什麼事嗎?」瑟迪雅問道。

奧莉薇亞轉頭看著冰雪的女孩,「我媽一大早就把我趕出門,說有人找我就把我趕上岸,一上岸就遇到菲莉西亞,她說要一起來找你,我們就來了。」

瑟迪雅聽得一頭霧水,「妳什麼都不知道就跟來了?連什麼原因都不知道?」

「我媽真的沒有說。」奧莉薇亞說:「還看上去很生氣,你知道我媽生氣的時候最恐怖了,所以我沒問就出來了,既然第一個遇到菲莉西亞,我就跟她走囉。」

好吧,這個先行動後動腦的作法非常符合奧莉薇亞一貫的作風。瑟迪雅只能把希望放到菲莉西亞身上,「那妳又是怎麼跑出來的?」

「我母親叫我來找你們。」菲莉西亞說。

「冰雪女王叫你們來找我?」瑟迪雅重複道。她覺得頭開始痛了,冰雪女王是少數孤單的反派,不要說統治世界了,她連與外界聯繫都不願意,平時要與她聯繫都要透過這個冰雪般的女孩,現在冰雪女王居然主動把自己最信任的親信派下山,絕對不是好事。

「冰雪女王有說什麼事嗎?」瑟迪雅問。

冰雪的女孩搖頭,輕聲細語地說:「她叫我去找奧利維雅,來找妳,然後一起去找黑魔女。」

瑟迪雅覺得被冰雪女王當面吹落一身雪,一顆心臟落入冰霜裡。

「找她做什麼?」瑟迪雅說,轉頭去盯著爐火上的大釜,「不會有人閒著沒事做去找黑魔女,全世界的人都討厭她。」

菲莉西亞不說話,低下頭盯著腳尖。奧莉薇亞輕聲說:「瑟迪雅,不要這樣。」

「妳的母親烏蘇拉,最討厭陸地上的一切的烏蘇拉,還有討厭與人往來的冰雪女王,現在湊在一起說要找黑魔女。」瑟迪雅一字一句地說:「難道妳們不覺得奇怪嗎?」

「……瑟迪雅。」

「非去不可嗎?」瑟迪雅問。

奧莉薇亞說:「這是我們母親的令命,沒辦法的。」

「所以你們是來找我帶路嗎?」瑟迪雅說。她知道自己的語氣很不好,但就是無法控制。

「我母親說,妳也要一起去。」菲莉西亞說:「我、奧利薇亞,還有你,要一起去找黑魔女。」

「沒有理由?」

菲莉西亞說:「母親沒說。」

奧莉薇亞在旁搖頭。

很好,這一切都說明事情不簡單,瑟迪雅在內心抱怨著。

反正今天本來就要去見母親,早一點晚一點,其實也沒差,再多拉兩個人陪著自己,至少可以少聽一兩句刻薄的嘲諷。

重新拉上帽兜,抓起門邊的玻璃瓶,裡面的綠色魔藥顏色似乎變得更淡了,但依舊閃著螢光。

奧莉薇亞湊上來,「妳母親又給妳出功課了?這次什麼?」

「變身水。」瑟迪雅淡淡的說,將玻璃瓶遞到奧莉薇亞面前「這個應該是妳們家的強項吧?妳覺得我這次能過關嗎?」

「變身水啊,我媽第一個教我的魔藥,但是跟妳做得不一樣,我做出來的是紫色的,可能每個家族都有自己的獨門秘方吧?所以我也不知道妳這個可不可以過關。」

「也是,我媽不可能知道烏蘇拉的魔藥配方。」瑟迪雅說著,將玻璃瓶收回袋裡。

「但是我媽說,這魔藥的顏色越淡效果越強,我也只配出一次接近半透明的紫色,以妳這樣的透明綠,我覺得沒有問題。」奧莉薇亞說。

「是嗎?」瑟迪雅說的不感興趣,但心底悄悄鬆了一口氣。

「妳第一次做嗎?」菲莉西亞問。

「對,配方上的藥草不好找,熬煮的時間也很長,我母親給的時間只夠做一次。」瑟迪雅說。

「我覺得小雅很厲害。」菲莉西亞說:「小薇每次調的藥效都不一樣。」

「我知道我的成功率不高啦!但也有超成功的時候啊!」奧莉薇亞反駁,「我真的有一次把小章魚變成小孩,雖然只有三個小時的效果。」

瑟迪雅點頭,「真的很厲害,我母親有說過。」

「她......她怎麼會知道?」奧莉薇亞嚇得結巴。

瑟迪雅「哈」的笑了一聲,「總之不要期待這瓶魔藥會得到多好的評價,這世界上大概沒有一件事讓她滿意。」

其實瑟迪雅知道,有一件事會讓母親滿意,但那件事沒有人做得到。

就是籠罩在迷幻島上的魔法屏障,困住所有的反派,還有誕生在這裡的孩子。

三人離開瑟迪雅閣樓所在的小鎮,朝森林區前進,越深入林木天色越暗,走到最後甚至暗如黑夜,樹木從尚有生氣直至成乾枯成死亡的形狀,擾亂拜訪者的視線,一不小心就會迷失,唯有走在最前面的瑟迪雅步伐堅定,不受影響的朝著目的地前進。

這也是奧莉薇亞跟菲莉西亞要先找到瑟迪雅的原因,若無引路人,沒有人可以安全的走出這片森林,走到黑魔女面前。

最後三個女孩來到隱藏在枯木中的城堡,這裏陰沈的沒有生氣,只有從窗中隱隱透出的火光可以辨識此處真的有人居住。

比起獨居在積年冰雪的山巔之上,黑魔女的嗜好也沒有比冰雪女王好到哪裡去,這陰森恐懼的林中城堡正是黑魔女形象的具現化:陰森、孤僻、畸形、恐懼。所以瑟迪雅寧願一人住在狹小的閣樓裡,也不要在這地方待上三天。

推開大門,瑟迪雅無視大廳中身形畸形的僕役,徑直的走向地窖。

地窖之內,依然是一個月前的景象,混亂、陰沈、濃烈到讓人喘不過氣的壓迫感,但此時除了坐在石椅上的黑魔女,還有另外兩個人,一個在龜裂的牆前來回踱步,一個正低頭研究黑魔女大釜中的不明藥物。

黑魔女在石椅上抬起頭,散發悠悠綠光的眼睛看著三個孩子,「終於來了,烏蘇拉之女、冰雪女王之女,還有......我的女兒。」

瑟迪雅沈默的走上前,將裝滿變身水的玻璃瓶交給母親。黑魔女看了一眼魔藥,從鼻頭「哼」了一聲,隨手放到一旁。

瑟迪雅不知道該高興沒有被責備,還是對沒有任何評價感到失落。

奧莉薇亞跟菲莉西亞站在瑟迪雅身後,大氣不敢吭一聲。站在女孩面前的三人都曾是令王國陷入恐懼的魔頭,更別提連迷幻島孩子也會畏懼的黑魔女。

「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吧。」黑魔女說:「我們邪惡的壞皇后從魔鏡得到啟示,我們的機會來了,如果運用恰當,我們可以重新獲得榮耀。」

「從妳的嘴裡講出『邪惡』兩字,真的是一種讚美啊。」壞皇后站在她的魔鏡旁,魔鏡就高掛在地窖的牆上,她的聲音冷漠而尖銳,唇邊要笑不笑的表情讓人寒毛直豎。

「妳們可以少說兩句嗎?」大釜前的賈方打斷黑魔女跟壞皇后的對話。「這裏一股酸臭的內臟味,讓人感到噁心。」

黑魔女發出刺耳的笑聲,「我們親愛的賈方,你聞到的是我大釜熬剩下的魔藥殘渣,裡面有十隻地鼠與五隻飛鼠,如果你想要嘗試魔藥的威力,我非常樂意提供給你。」

「魔鏡!」賈方用力地提醒。「別忘了妳說的『榮耀』。」

壞皇后收起假惺惺的笑容,對著牆上的魔鏡念道:「魔鏡啊魔境,誰是榮耀的指引人?」

魔境漆黑的鏡面掀起一波漩渦,漩渦裡逐漸浮現三個人影,是三個女孩,每個女孩的頭上漂浮著一張牌,每張牌畫著不同的內容,在盤旋的漩渦裡載浮載沉,似乎下一瞬間就會被吞進無底的黑暗。

「魔鏡選了妳們三個。」壞皇后說:「妳們可以帶領迷幻島重返榮耀,或是沈入黑暗,而這三張牌就是妳們的道路。」

隨著壞皇后的聲音,三張牌脫離鏡面,飄向三個女孩,落到手上變成實體卡片。

瑟迪雅看著自己手中的牌,畫面中是一個張開雙翼的女性,一手提劍指天,一手懷抱巨大的圓盤,圓盤上刻滿神秘的符號,卡片的四周是破碎掉落的齒輪,齒輪的碎片墜落底下的黑暗深淵,被深淵中竄起的青藍色火焰吞噬。

讓人感覺不舒服的圖像,但還有一絲莫名的熟悉感。

黑魔女的聲音好像隔著簾幕朦朧不清,又好像近在耳邊的清晰,「妳們是決定我等反派能否重返榮耀的關鍵,這個關鍵將在三天後來到島上,由海的另一邊過來,好好把握吧。」

菲莉西亞從瑟迪雅身後踏出一步,小聲的問:「請問,是什麼機會呢?」

「三天後,在海灘上,妳們會知道的。」黑魔女傲慢的撫摸著權杖,連施捨一個眼神給這個冰雪的女孩都不願意。

最後黑魔女揮揮手,「好了,妳們可以走了。」

瑟迪雅抬頭,恰好對上母親的視線。

一瞬間瑟迪雅有種錯覺,她的母親一直注視著她,不曾移開過,「不要讓我失望了。」

無形的黑暗籠罩在瑟迪雅身上,穿透身軀,緊緊捏著她的心臟。瑟迪雅記不清她是怎麼離開母親的城堡,奧莉薇亞跟菲莉西亞的交談一個字都聽不進,腦海中塞滿母親幽綠的雙眼,冰冷的俯視自己,尖銳的期許扎入靈魂,比任何語言都還要刺痛。

TBC.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