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意外

「官人~~~吃一口嘛~~」一位身材凹凸有致、長相妖媚的女子,正倚靠在男子肩上狐媚的道。

「嗯~~~好吃」一位體態肥碩,肥頭大耳的男子,將妖媚女子手中的櫻桃一口吞進嘴裡含糊的說道。順手也將環抱著女子的手,揪了一把妖媚女子那珠圓玉潤的玉峰。

「討厭~~~不要那麼猴急嘛,待正事辦完我再好好的陪你呀...嘻嘻」妖媚女子吟吟的笑道。

「好!今晚肯定要你欲仙欲死,死完再死,嘿嘿嘿」男子撇了一眼妖媚女子,回以猥褻的笑道。

「我等你...」妖媚女子抬頭往男子耳旁輕呼一口氣,悄聲道,隨後便往房外行去。

聽得妖媚女子如此挑逗,男子似是有些無法克制褲檔內隆起的欲望,大氣一喘狠狠的道「這騷貨...看我等等怎麼收拾你!」

閉眼靜思片刻,稍稍冷靜後,男子把專注力放回案上那堆積如山的文疏中。

「他奶奶的,這都是些什麼破事呀...」望著案上一道道文疏,不禁大大嘆了口氣...

「下級的催促、上級的責備、同僚的抱怨...怎都是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這縣令這樣的幹法,虐待我這小小主簿就算了,還得罪官場上那麼多人,我看遲早死於非命!」男子哀怨的咬著牙,自言自語道。

「罷了,縣令本身已是如此,那我何必瞎操心,還是來去抱美人渡春宵比較實在」望回案上那彷彿永無止境的文疏,男子無奈的想。

就在男子打算收拾離去時,一名差役白著臉慌慌張張的跑來,進門時還差點摔了一跤

「報!主簿大人,我們在縣令府上安排的眼線回來報信說...一群黑衣人闖進府門,將縣令大人一家二十多名人口血洗了,他本身也中了多刀,硬撐著回來傳信,隨即也斷氣了...」該名差役氣喘吁吁的說道。

「什麼?死...死了...?」男子既驚訝又心虛的道,心想:不是剛剛才詛咒縣令死於非命,怎地馬上就應驗了。

「知...知道是哪路人馬幹的嗎?」雙手一緊,男子艱難的問道。

「閣下不必知道了!因為你馬上也會跟那狗縣令一樣」忽地一股洪亮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一名身著黑色夜行衣戴著面罩的男子,領著身後數名同樣裝束的黑衣人,帶頭走進書房中。"倉啷"一聲,一把透著寒茫的鋒利寶劍就架在主簿肥胖的脖子上。

「楊浩天,年十八,唉...可惜了這麼年輕,小兄弟,要怪就怪你跟錯了人,跟了個廢柴縣令,辦事不力、疏庸愚鈍,白白糟蹋了主子的栽培,下輩子眼睛放亮點,找戶好人家投胎,免地白走了一趟」

"嚓"領頭的黑衣男子話畢,寶劍即在楊浩天那肥胖的脖子上一抹

楊浩天連求饒也來不及,血濺當場,一刀斃命。

「楊浩天一家十二口,家丁四名,一個不留」領頭的黑衣男子輕描淡寫的道。

「是!」眾黑衣男子齊聲回答,紛紛提刀各自行動。

不到一刻鐘時間,楊家府邸已瀰漫濃厚的血腥味,楊浩天一家十二口,家丁四名,無一活口。

-------------------------------------------

「啊!!!!!!!」一道驚恐的吼聲,劃破了寧靜的夜晚,一張臃腫的大臉,恐懼的瞪著那彷彿睜不開的小眼。

「他奶奶的,又做夢了!嚇死我了...」驚醒後的楊浩天發現場景還在自己的豬窩中,抽回還掛在床沿邊的半隻腳,氣喘吁吁的道。從小到大,楊浩天經常做夢,各式各樣的場景幾乎被他夢了個遍。

「楊浩天!!!你要死啦!大半夜的吼那麽大聲是要吵死誰啊,別人都不用睡啦!!!」隔壁房間旋即傳來楊媽媽的叫罵聲。

「沒事啦...我夢見我楊家被滅門了」楊浩天心有餘悸的答道。

「又來了!小兔崽子又在發什麼神經呀,做這麼不吉利的夢」楊媽媽哭笑道。

「不是我們這個家啦,是夢裡的家,我在夢裡是一個古代縣令的主簿,受到一個白痴縣令的牽連,我楊家也整個被滅門了」楊浩天描述道。一邊呻吟一邊慢慢踩著那早已麻木的腳。「而且夢裡頭我還有一個身材超級火辣、欲求不滿的妻子耶」楊浩天蕩然回味道。

「到底在說什麼呀,讀書讀瘋啦?你身上幾根毛我會不知道?還主簿!還火辣的妻子咧!明天的學測你若再考不到附近的大學,就乖乖給我去找工作,別指望我再讓你補習一年去重考或去太遠的學校花住宿的費用」楊媽媽怒道。

「好啦,知道啦...我也沒指望我能考得上,但總是可以去碰碰運氣嘛」楊浩天無奈的道。

「老娘讓你補習一年是讓你去碰運氣的嗎?你腦袋到底是什麼做的,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呀?這麼沒志氣,若是我和你爸生的,怎麼連我們當年的十分之一都沒有,我們雖說不是高材生,到底也是公立的大學呀,你老爸要是還在,肯定會被你氣死」楊媽媽氣急敗壞的道。「總之,老娘我沒錢讓你揮霍,考不上就去工作,省得書也不好好讀,整天遊手好閒的發你的春秋大夢」

「是的,老媽!!!」楊浩天敷衍的答道。

「就你這副德性,當主簿會被滿門抄斬也不奇怪」楊媽媽笑道。

「不是滿門抄斬,是被滅門啦,是黑衣殺手循私仇,見不得光的暗殺,就像電視劇播的那樣」楊浩天忿忿的回道。心中不免暗自感傷,怎地自己的媽媽也這樣說自己的兒子。

「總之就是做不好,才會被滅門,好不容易當上官,不自愛、不檢點、不好好幹,就容易引來殺身之禍,電視劇不都這樣演的嗎?」楊媽媽喃喃道。和兒子說了會兒不三不四的話,睡意又湧了上來。

聽得媽媽的話,楊浩天無奈的想「不就是做個夢嗎?怎地也有辦法逮到機會訓我一頓,算了,睡吧!明一早還得出門考學測呢」一頭栽進被窩,楊浩天不到半刻鐘即酣酣大睡了去。

聽得兒子的鼾聲,楊媽媽搖了搖頭,這兒子真不知長進,空有一副好頭腦,能說會道,就是不肯認真的好好讀書,胸無大志、交際應酬也不行,這往後該怎麼在社會上與人立足,得找個時間好好的與浩天談談了,想著想著也是漸漸的睡著了。

隔日一早

「媽!你怎沒叫我,時間都快來不及了」楊浩天手忙腳亂的一邊穿衣一邊哀怨道。

「鬧鐘都叫不醒你了,我哪有那麼多精力跟時間花在比鬧鐘更有效率的吵你」楊媽媽隨口回道。隨手在桌上放三百塊錢「中午自己找地方吃東西,晚上我會回來煮,錢我放在桌上,記得要拿」"喀嚓"一聲門便關上了。

「吼唷,這到底是什麼媽媽」聽得楊媽媽的話,楊浩天無奈的想著。

費了點時間梳洗,終於出門趕公車的楊浩天,氣喘吁吁邁著步伐往公車站牌跑去,滿頭大汗配上臃腫的身材,滑稽的樣子引來不少路人側目,「嘿,看那人好胖呀」,「這麼胖還這樣跑會不會中風呀」等等之類的耳語交錯在每個路過楊浩天身旁的路人中。

在公車站牌等了一會兒公車來了,上了車楊浩天稍稍有點慶幸自己睡得晚了,才不用一早和一群學生和上班族擠公車,挑了個沒人的雙人座隨即一屁股坐下去,心想:終於可以休息一會兒了

「呼...」楊浩天大大的吐了口氣,心裡回憶著昨晚夢中那妖媚模樣的女子,褲襠也漸漸地隆起成一座小山丘...「如果在現實中真能有這樣的老婆,夫復何求」楊浩天貪婪的幻想著各種在現實中與那妖媚女子一同生活的情境,一邊幻想,一邊放任褲襠隆起成更雄偉的山丘...

在楊浩天快到站的沒幾站前,一位面容姣好、清純可愛的女高中生上車,從車頭望至車尾,幾乎都已坐滿,唯獨有個胖子一人佔據著雙人座,女高中生心想:死胖子一個人佔著二個座位,真是人醜陋臉皮也跟著這麼厚,還露出一臉猥褻、淫笑的模樣,看了真是倒胃口。望著楊浩天的座位,女高中生的嫌惡,毫不遮攔地完全表露在臉上。

正值十八歲青春期的楊浩天,其實在女高中生上車後就已注意到美女的蹤影,且時不時會將眼神偷瞄過去,但在發現女孩兒望向自己的眼神是如此嫌惡時,免不得悲從中來

「沒聽過人不可貌相嗎?我還打算你有走過來我就讓座,沒想到你也是凡夫俗子,僅會用外貌定義一個人。唉...話說回來,總是自己縱慾過度,才把自己搞得這副德性,減肥也是件辛苦的事,嘗試數次還是沒有成果,最後只能放棄...算了,自殺怕痛不敢做,看能不能有什麼意外可以早死早投胎,就像夢中的領頭黑衣男子說的那樣,此生這趟真是白走了」楊浩天雙拳微握,自暴自棄的想著。

就在楊浩天自暴自棄想投胎那刻,一道異象忽地在公車行駛的道路前方生成,公車司機原以為只是日正當中,地熱冒煙形成的視線扭曲,駛近後一看赫然發現一道道裂痕漂浮在空氣中,司機急踩煞車,但全車唯一站立的女高中生受離心力影響,身體貌似被人大力甩往車尾的後擋車窗,"哐啷"女高中生迎頭撞上,大力的撞擊令強化玻璃也產生碎裂聲,女孩兒的性命更不必說,當場一命嗚呼。

行駛在公車後的幾輛私家轎車也因反應不及,紛紛撞上前車,"碰!碰!碰!"碰撞聲頓時四起,好在只是因反應不及,幾輛轎車的駕駛及乘客僅受了點驚嚇與輕傷。

在全車陷入一片慌亂之際,"啪嚓!啪嚓!"伴隨著空氣碎裂聲,漂浮在空氣中的裂痕旋即蔓延為一道道裂縫,望向裂縫中,七彩迷幻的顏色各自扭曲、交錯,令人有種眩目感。直到女高中生四溢在車內地板的鮮血,散發出濃厚的血腥味嗆入各乘客的鼻中後,乘客們才猛然警醒,各個驚慌失措的想奪門而出!而此時裂縫中忽地散出一股驚人的力量波動!

"哐啷"力量波動掃過以裂縫為中心,方圓百來米內的車窗應聲粉碎。

「啊!!!!!!」車內再次掀起一陣驚濤駭浪的尖叫

與全車乘客的驚慌成對比的是呆在座位上的楊浩天

「我不是剛睡醒嗎,怎地還沒睡就又發夢了...」老會做夢的楊浩天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使力捏了自己大腿一把。「哇靠,好痛!」痛到差點掉眼淚的楊浩天發現,這次不是夢。

「他奶奶的烏鴉嘴,好的不靈壞的靈,看樣子是真的要去投胎了,小哥我還沒去雷射近視,怎麼找好人家投呀!」即便不是夢,但在先前已產生自暴自棄念頭的楊浩天眼中看不見一絲驚慌,反倒似鬆了口氣的道。

-------------------------------------------待續

108/1/14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