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你知道鐵觀音拿鐵裡不含咖啡吧?

      「欸小洢,七點鐘方向有一杯奶茶……」

      一道嗓音響起,打斷了師洢羽神遊的思緒。

      師洢羽茫然地抬起頭,看到她家室友楊彤單手遮住額頭,半瞇起眼,賊兮兮看向前方,卻在下一刻皺起了眉:

      「可惜是早餐店奶茶。」

      師洢羽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一個全身打扮潮到出水,唯獨長相不怎樣的男孩走過。所謂的奶茶是她師洢羽們閨蜜間的小暗號,由於奶茶是一種好喝又罪惡的東西,所以她們將之代指長得好看的雄性生物。

      以下奶茶細分為四種類型——

      第一種,早餐店奶茶。喝了會拉肚子,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第二種,沖泡式茶包奶茶。味道香醇濃郁,入口芬芳,美中不足的是人工感太強,不宜多喝。

      第三種,現泡紅茶拿鐵。香甜美味,喝下去彷彿聽到牛在哞哞叫,長相身材一級棒,妹子尖叫,底迪愛戴。

      至於最後一種則是......

      腦中的思緒跑到這,師洢羽的肚子很不配合的咕嚕叫了聲,於是她頹靡地靠回了椅被,氣若游絲地嘟嚷道:

      「也就只有你這種人,才能在期末考的時候還有精力看男人啦,我都快被報告榨乾了。」

      「什麼這種人?要是沒我你能看到這麼多帥哥嗎?嘖,怎麼最近都沒什麼紅茶拿鐵啊,喂,給我精神點啊!」

      下一刻師洢羽的腰內肉就被楊彤精準地掐了住,痛得她該出了聲,瞬間精氣神也回復了一半。

      「我說過了!不要掐我的腰內肉!很痛!」

      伸手抹抹自己的眼,卻得到了楊彤一句沒什麼誠意的回話:

      「那我掐雞胸肉會比較不痛嗎?」

      「……你一天不耍流氓會死嗎?我餓。」

      話了她沒力氣的趴回了桌上,大家都說師洢羽是隻吃貨,這點她完全不反對,食色性也,沒填飽肚子就跟欲求不滿一樣啊,都很殘忍,比滿清十大酷刑還殘忍!

      搞定期末報告大魔王都已經過飯點了,然而宿舍下面的食堂依舊人滿為患。

      好不容易終於輪到了她們,當阿姨叫到師洢羽的號碼時,她歡快地飛奔了過去,至於楊彤在她後面罵了師洢羽一句「有奶便是娘」,她也毫不在意——有奶的不是娘是什麼?母牛嗎?

      端著一鍋韓式石鍋走回了位置,師洢羽虔誠的拿起了筷子,在楊彤想要偷吃的時候惡狠地斜了眼過去,順利地制止了楊允的行為;對於其他師洢羽不在意,但唯獨對食物師洢羽有種特別的佔有慾。

      誰搶她食物,就是搶她男人!

      當師洢羽愉悅地舀了口湯,就要放入嘴中的時候,後頭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大概是校犬阿福又偷跑進食堂了吧,那傢伙最愛引人注目了,真是隻風騷的狗狗;然而這些並不能引起師洢羽的注意力,她依舊將目光放在勺子上,卻在即將入口時,手猛地被楊彤抓了住,湯也直接灑了滿桌。

      「靠,幹嘛?」

      師洢羽殺氣滿溢地瞪了過去,然而楊彤並沒有理會她,驚愕地抬起食指,指向了她後頭,手指甚至還微微顫抖著。

      「你快看......」

      看屁看啊,師洢羽操起筷子就想繼續吃飯,卻在下一刻被楊彤夾著腦袋,強迫的將臉往後轉去。

      當師洢羽的視線掃到後頭人之時,腦子空白了一秒,跟著迅速地轉回了腦袋,自認非常正經的看向了楊彤。

      「你觀落陰的時候是不是叫了我的名字?難怪我背後一直涼涼的......」

      然後師洢羽的後腦勺就被人巴了,楊彤憤憤地嗓音跟著響起:

      「那人真的跟你穿一樣好嘛!觀落陰個屁!」

      話到這,楊彤突然八卦兮兮地頂了頂師洢羽的腰際,曖昧的視線掃在她的臉上,老鴇似的又開了口:

      「怎麼,你的新相好啊?看不出來你藏這麼深啊,找到一杯觀音拿鐵還不說,偷偷摸摸的穿著情侶裝出現在食堂,是想裝不熟嗎?」

      情侶裝?

      師洢羽的思緒斷線了一秒。

      老娘跟誰穿情侶裝了?

      她很快地又扭回了頭,確認了自己身上和那個人身上的衣服,亮橘色的t恤非常醒目,上方印著隻可愛的泰迪熊,環抱著一個大水桶,那極富設計感的圖案,讓人一見便忘不了;然而更醒目的卻是那個人的臉,雕刻般的側臉,清俊的眉目,幾乎比玉山還要挺的鼻樑。

      難怪會一進食堂就引起大家的騷動。

      但重點是,師洢羽並沒有想要成為騷動中心的意思。

      耳邊不斷傳來大家的竊竊私語,師洢羽有點懊惱地抓了抓腦袋,早知道就不要懶得換衣服直接穿睡衣出門了。

      是的,師洢羽現在身上穿的這件就是睡衣,那個睡那個衣,穿著睡覺的衣服。

      她到底是要倒霉到怎樣的境界才可以穿個睡衣出門都跟人撞衫啊?甚至還撞衫撞成情侶裝——這技術太高深了她不懂。

      師洢羽果斷地將目光轉了回來,咬牙切齒地對楊彤道:

      「這是我高中參加大露營時候的隊服。」

      至於那位觀音拿鐵,師洢羽半點印象也沒有。

以前高中辦大露營的時候她們學校是和友校一起辦的,男女一隊,人非常多,師洢羽不知道那傢伙是哪裡冒出來的東西,竟然剛好和她穿一樣的隊服出現。

      「咦?所以你和觀音拿鐵是舊情人嗎?」

      楊彤說話一秒可以往八卦方向發展,觀音拿鐵就是最後一種分類,只有一個形容詞——毫無缺陷天菜級大神。

      有觀音拿鐵先生坐鎮,本就吵鬧的食堂更是往菜市場的方向發展,師洢羽可以感受到大家的視線在她們之間來來回回的移動,弄的她全身不自在。

      師洢羽迅速地將食物通通往嘴裡塞過去,用不到十分鐘就解決了午餐,拿起錢包逃跑似的離開了食堂。

      謠言止於智者,師洢羽想以她這小透明的狀態,應該沒有人會將她和那位觀音拿鐵先生拉到一塊兒吧?

      然而師洢羽忘記了一件事——大腦是個好東西,但不是所有人都有一顆。

      隔天當師洢羽抱著報告走進教室準備上最後一堂課的時候,接收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禮,以及一個非常靠杯的大謠言——

      廣告系小才女師洢羽和化學系系草封岳同時現身食堂,穿著情侶裝分坐兩頭,行為低調,愛的高調!原來裝不熟才是現在談戀愛的新潮流!

      那刻師洢羽心中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現在的感受——

      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