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愛上腐女是一條不歸路 第一章

「您好,我是今天為您服務的諮詢師,我叫舒語迎,叫我“舒舒”就可以了。」說話的這名女子有著一雙深邃的大眼睛,微捲的瀏海,紮起來的低馬尾。甜美的外型,似乎跟她略帶低沉的聲線有點搭不起來。「請問您,想要改善什麼樣的問題呢?」她微微一笑。

「唉唷,想改善的太多了,但我最討厭的還是這個眉間的紋路。我平常總會不自覺的皺眉,別人都以為我好像煩惱很多,其實根本沒有啊。」看起來年約四十幾的婦人忍不住又皺了眉頭,眼神滿是無奈。

「其實,皺眉紋是很常見的問題。來,鏡子給您,」舒語迎將鏡子遞給了婦人,婦人一面看著鏡中的自己,舒語迎一面解釋道:「像皺眉頭這種因動作而產生的紋路,我們叫做“動態紋”,而動態紋如果放著不管,久而久之,就會形成就算您沒有皺眉頭也會有的紋路,叫“靜態紋”。不好意思,我想測試一下您肌肉的強度,請您幫我皺個眉,再放鬆,好嗎?」

婦人聽了舒語迎的話,照著做。舒語迎接著說:「肌肉很有力,您主要是動態紋的問題,靜態紋並不是很明顯。要治療動態紋的話,最好的方法是施打“肉毒桿菌”,它可以幫助您放鬆肌肉,肌肉放鬆了,自然沒有力氣去皺眉,也就不會有紋路產生。」

「可是,我有朋友不知道在哪邊做的,好像也是打肉毒的樣子,整張臉看起來僵僵的,好不自然……我好怕我也會變成那樣。」婦人擔心得皺緊了眉頭。

「不會的,我們是由合格的專科醫師為您做治療,醫師會為您進行準確的評估,合適的劑量及專業的技術,不會有那樣的情況發生;而且,我們使用的是通過衛生署核准的美國原廠針劑,既安全又有效,請您放心。」舒語迎眼神堅定地看著婦人,「打一次約一週後產生效果,每次大約維持四到六個月。」

「什麼?才六個月啊?那我不是打過一次,就要一直打下去?」婦人露出驚訝的表情,「萬一我之後不打了呢?豈不是變得更糟!?」

舒語迎從容不迫地繼續解釋:「因為肉毒是很安全的,所以會被人體代謝掉。如果之後您不打了,隨著藥物慢慢代謝,您的肌肉又可以繼續活動,紋路也會回到原來的樣子,並不會變得更糟喔!但是……如果不再接受治療,人依舊會持續老化,紋路還是會越來越嚴重的,」她的語氣十分誠懇,「所以,趁您現在狀況還很好的時候,定期地做治療,就可以避免紋路惡化,預防老化,及早凍齡!」

婦人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中。不久後,她再度開口:「打一次要多少錢呢?」

「一個部位五千,我們還有療程的優惠喔!」舒語迎向婦人仔細地解說價格方案,並給她看治療前後的案例照。舒語迎看得出來,婦人似乎有些心動。「等等我們在治療前,會先給醫師看診,今天為您安排的是整形外科的白怡人醫師,是一位經驗豐富又非常細心的女醫師。諮詢的過程中,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提出。」

這時,舒語迎的對講機耳麥裡傳來有人的說話聲:「舒舒姊,舒舒姊,有客人來找妳喔,是王小姐,她說有東西要拿給妳,不趕時間。我請她到妳的諮詢室稍坐喔。」是櫃台人員小敏的聲音。

「好,請她稍等一下。」舒語迎回應道。她見婦人盯著手裡的活動DM,面露猶豫之色,她接著說道:「邱小姐,第一次接受這樣的治療或多或少會覺得害怕,但請您放心,我會在一旁陪您的。您可以先想一下怎麼購買或還有什麼問題,待會兒我再過來找您,如果在我來之前您已經想好了,也可以先跟我們服務人員說,我馬上就會過來。」最後,她予以婦人一個安定的微笑。

「不好意思啊,我考慮一下。」

「沒問題。」

舒語迎走回櫃檯,請小敏幫她關照一下邱小姐。口有點乾,作為一名醫學美容諮詢師,為了銷售講到喉嚨乾涸的像沙漠一樣是常有的事,她得去好好地補充水分,再來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舒語迎任職於這間位於台北東區一級戰區的“神藝醫美診所”已經有七年了,主要的職責就是:了解每一位客人的需求,推薦其適合的療程,並做好治療後的追蹤及關懷。

醫學美容大致上分為幾個類別:美容護膚、雷射、微整形、身體雕塑,而神藝診所近三年併入了整形外科,穩紮穩打地度過了紛亂的倒店潮,開業至今也將近十個年頭了。

在現今的社會,大部分的人還是很注重外貌,內在外在都得兼顧才行。並不是說外表就是一切,但很現實的,一個人必須打理好自己的外在,才有機會讓別人了解到內在。這也就是為什麼,客人會一直絡繹不絕的原因吧。

即將邁入一月底了,她得在過年前多衝一些業績,即便是小單也不能放過!任何一位客人都有可能是潛力股,做這行的就必須盡力挖掘、用心開發。雖然這個月的目標已經達標了,但舒語迎──身為神藝業績No.1的諮詢師,不只要達標,更要超標──!!

舒語迎接著便走回諮詢室,去見剛剛來找她的那位客人。她一推開門,坐在沙發椅上的王小姐便沖著她笑得一臉燦爛,看起來心情很好。王小姐有著一張精緻的

臉蛋,穿著一套水藍色的雪紡洋裝,低胸的設計使雪白的酥胸半露,視線再往下可以看到一雙潔白勻稱的美腿,堪稱“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一點也不為過。

「瞧您開心的,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呀?」舒語迎笑笑地問道。

「何止是好事,根本是超──級──棒!!」王小姐掩不住滿臉的喜悅,迫切地想跟舒語迎分享,「前兩個禮拜我跟男友去北海道度假,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他竟然跟我求婚──」她緩緩亮出了左手無名指上的鑽戒,璀璨奪目,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天哪,真是太好了!恭喜您──」舒語迎由衷地替她感到開心。

「這都要感謝你們的照顧,尤其是白醫師,她的技術真的很好!罩杯比我當初想的還要令我滿意,大腿也都沒有凹凸不平的痕跡,現在的線條我很喜歡。還有妳,舒舒,真的很謝謝妳,總是在一旁給我加油打氣,有妳在我真的很安心。謝謝你們,讓我變得更漂亮,更喜歡自己。也因為懂得愛自己,我才能遇到愛我的人。」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也謝謝您的肯定。」王小姐的話語,讓舒語迎有些莫名的感動。

一年半前,王小姐因為身材比例不均勻的問題前來諮詢。胸部小、臀部跟大腿肥胖一直是她很大的困擾,經由醫師的評估與建議,後來接受“抽脂合併自體脂肪隆乳”手術治療,才逐漸地找回自信心。

「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你們收下。」王小姐將一袋東西遞到舒語迎面前,「這個是北海道的名產:葡萄奶油夾心餅乾,很好吃喔!再麻煩妳幫我拿給白醫師和其他人。」

「王小姐,您真是太客氣了!謝謝您,我們會好好品嘗它的。」

舒語迎非常熱愛自己的工作。她認為,幫助客人變得更美,讓他們活得更有自信、更加快樂,是這份工作最美好的價值所在。

有很多人會暗地裡譏笑做醫美或整形的人,但,花錢變美並沒有錯,如果能讓自己開心,讓自己人生更順利,就是值得的。管別人說什麼呢!

「舒舒,妳看我是不是該打電波了?覺得雙下巴的肉肉都跑出來了……」

「好像有一點。我記得您上次是去年二月時打的,也差不多快一年囉!可以安排時間了。這次一樣九百發,特別加強下顎線條的部分。」

「嗯,妳的記性真的很好。白醫師什麼時候生產呢?我還是想要白醫師幫我治療。」

「白醫師二月底待產,可能要趕快看最近的時間了。到二月二十三號以前,您有哪幾天比較方便?我先幫您確認一下。」

王小姐看了一下手機裡的行事曆,「可能要二月了……二月的禮拜四,八號、十五號、二十二號,晚上的時間可以嗎?」

「請您稍等一下。」舒語迎查看了一會預約表,很快地便給出了答覆:「二月八號跟十五號,白醫師全天都有治療。剛好,還剩下二十二號下午五點,時間上方便嗎?」

「下午五點可以。太好了,還好還排得進去。白醫師還真辛苦,肚子都那麼大了,客人還這麼多。對了,白醫師不在的這段期間,會是哪一位醫師代診呢?」

「聽說是白醫師的弟弟,也是整形外科醫師。我們也都還沒有見過。」

「哇,你們院長還真厲害!生了一雙兒女都是整形外科醫師。一家子優秀的基因!」王小姐讚嘆地說。

「是啊。王小姐,就算白怡人醫師不在,我們也還有其他位專業的醫師喔!更重要的是,我會一直陪伴您的。」

「我知道。有妳在我就放心了。」

兩人並沒有聊得太久,王小姐便向舒語迎道別。送她離開後,舒語迎前去找邱小姐,一見到她,並問:「您想好了嗎?」

「就試看看好了,我想要買療程。」邱小姐回答。

「好的。那我們先看診,因為每個人的嚴重程度不一樣,要給醫師確認一下需要的劑量。」

舒語迎先跟白醫師交接邱小姐的狀況,再帶邱小姐進入診間。經過十分鐘左右的諮詢後,邱小姐眉開眼笑地走出診間,似乎對白醫師感到很滿意。

「舒舒,白醫師真的已經四十歲了嗎?」邱小姐壓低聲音問道。「但她看起來好年輕、好漂亮,皮膚也好好。頂多才三十而已吧!」

「是真的喔,她可是我們診所的活招牌。您現在開始保養的話,一定也可以跟白醫師一樣,留住青春、鎖住美麗!」

「妳真是太會說話了!以後就要麻煩你們囉。」

「那當然。」

舒語迎領著邱小姐至櫃檯進行結帳的作業,完畢後,便大致說明了一下等會兒治療前的準備流程:「我們會先帶您做全臉的卸妝清潔,之後,護理師會在治療部位為您敷上麻藥膏,用於減輕疼痛,並告知您治療後的注意事項;等待麻藥吸收大約十五到二十分鐘,時間一到,我們會幫您把麻藥膏清潔乾淨,就可以做治療了。」  

「舒舒姊,舒舒姊,又有客人來找妳了,是許先生,等妳忙完再過來找他喔。」耳麥裡又傳來小敏的聲音。

「好,等我一下,我快好了。邱小姐這邊治療結束記得跟我說。」

將邱小姐交給護理師後,舒語迎緊接著回到諮詢室見許先生。

「許先生,一段時間不見了,最近還好嗎?」

「還不錯。自從有了鼻子後,我在追求對象上順利很多。不久前交了一個小我六歲的男朋友,他長的很可愛,心地也很善良,能追到他我真的很開心。」許先生面露喜悅之色,「要好好感謝白醫師的巧手,雖然一開始覺得改變很大,但越看越喜歡,現在已經習慣了,我都快忘記以前的鼻子長什麼樣子了。」

「真好。能夠遇見心上人,並跟他在一起,天底下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不只是因為外貌,也因為您跟他一樣善良,才會有這麼美好的緣分。」舒語迎看著許先生,淺淺微笑著。

「妳啊,人如其名,說出來的話總是讓人覺得很舒服。」

「承蒙許先生美名。您以前是型男,現在是帥哥,可惜的是,不管型男還是帥哥,都沒有我們的份……」舒語迎故作可憐狀,開玩笑道。

「妳這張嘴還真是……」

許先生是舒語迎高中同學的朋友,也是一位“一號”   男同志。濃眉大眼、脣紅齒白的他,卻因為鼻樑塌陷及下巴後縮的緣故,臉龐看起來較為稚嫩,總被誤以為是“零號”,情路曲折。起初,白醫師建議他做“隆鼻及墊下巴”手術,但許先生的性格較為保守,經過再三的考慮下,他決定先做比較在意的鼻子的部分,然而,成果令他相當滿意。

「我來猜猜,您是想說,想要做下巴了,對嗎?」

「沒錯。因為鼻子做的很成功,不禁會一直想:只差下巴就更完美了。人還真是不滿足啊……」

「怎麼會呢?有機會更好為什麼不要?換作我是您,也會做同樣的選擇。」舒語迎轉回正經的語氣,「事不宜遲,就再給白醫師看一次吧。」

「好。」

忙碌的一天終於到了尾聲,現在是晚上八點十分,距離下班還有二十分鐘。舒語迎手邊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得差不多,突然想起王小姐今天送的餅乾還沒有拿給白醫師及同事們,便起身前往休息室,用耳麥跟大家說:「休息室有今天客人給的從北海道拿回來很好吃的餅乾喔!大家辛苦了一天,記得來吃喔!」

首先進來休息室的是美容師琪琪。「哇──是六花亭的餅乾耶!這真的超好吃,謝謝舒舒姊!」

接著,櫃檯人員小敏及她的小跟班庭庭也來了。「沒想到我還能再吃到六花亭的餅乾,太感謝舒舒姊了!」

對於身心疲憊的每一位人員來說,即使只是一塊餅乾,也是一份療癒人心的小確幸。

「我覺得……舒舒姊真的很厲害,什麼類型的客人都能應付。總是笑笑的,給人一種什麼事都難不倒的感覺……」庭庭開口了,看向舒語迎的眼神滿是崇拜。

「妳只要記得,永遠保持笑容,還有,把客人當朋友。」舒語迎對她投以微笑,「很多事情都是靠經驗累積,剛開始會比較辛苦,遇到不懂的就問,相信妳一定可以的。」

「嗯!我會努力的,謝謝舒舒姊。」

「──怎麼大家都聚集在這裡呀?是不是有什麼好康的沒跟我說?」此時,一位大腹便便的孕婦走了進來,是白怡人醫師。

「白醫師,王小姐今天帶了北海道的名產來給我們,我本來待會兒就要拿給您,沒想到您先過來了。」舒語迎說,「她男朋友跟她求婚了,她開心得不得了,一直想謝謝您呢!」

「這一間的餅乾我也很愛,幫我謝謝她囉。」白怡人笑了笑。她的氣質很好,有如蘭花一般,優雅嫻靜,清麗脫俗;一開口,倒有幾分爽朗的味道,毫不造作。

「白醫師懷孕八個月了吧,竟然只有大肚子,身材還保持的這麼苗條,從背面看根本不像是孕婦,真是太令人羨慕了!」美容師琪琪說。

「真的!」小敏也附和道,「白醫師已經不能只用美麗來形容了,一點也不像四十二歲……這教我們該如何是好?」

「身為女人,保養可是一輩子的功課,一刻也不能疏忽。」白怡人說,「不管我看起來再怎麼年輕,也改變不了我是高齡產婦的事實。現在我只希望,肚子裡的孩子能平安出生。」

「一定會的,我們會幫白醫師跟寶寶加油打氣的!」舒語迎說,「好多客人都捨不得您,堅持要等您回來,再給您做治療,所以您一定要加油喔!」

「嗯。在我回來之前,我弟會好好代替我的。他啊,算是天才型的外科醫師,並不會輸給我喔。他很耐操,請不用擔心,你們就排一拖拉庫的刀及治療,塞滿他的診吧!」

大家聽了白醫師的話,不約而同都笑了。

舒語迎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她的老家在台南,大學時期北上唸書後,就一直待在台北工作。今年三十歲,目前單身,一個人住。

洗淨一身疲憊後,她從冰箱裡拿出事先泡好的蜂蜜檸檬汁,大大地喝上一口──暢快!!這是她最喜歡喝的飲品,酸甜好喝又能養顏美容。她瞄了一眼時鐘,晚間十點整,很好,只屬於她的放鬆時刻又到了……她彎起唇角。

舒語迎翻開書櫃,裡面滿滿的都是漫畫書及小說,「今天要複習哪一部好呢……」她語調輕柔地自言自語。最後,她挑了五本漫畫書,看著封面,她眼裡佈滿了愛心。

封面是……一個金髮男子摟著一名黑髮男子,上面寫著書名:我讓最想被擁抱的男人給威脅了。

這是一部男男戀(簡稱BL)的故事。沒錯,舒語迎一直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她是個不折不扣的“腐女”。平常最大的興趣就是窩在家裡看BL漫畫,常常看到三更半夜才睡覺,中毒極深,是個早已腐到骨子裡的資深腐女,資歷十八年。

舒語迎趴在床上,拿起第一集,準備掉入書本裡的世界。前面是正規的劇情,很快地,便進入情色的場面;她不禁臉紅心跳起來,指尖也開始發熱,接連著口乾舌燥,她非常專注於眼前的畫面,就好像要把它烙印在腦海中似的。

時間好像是靜止的,她可以清楚地聽見自己吞口水的聲音。隨著手指翻頁的動作,她的心情也隨之雀躍,真的是太享受了。對她來說,看BL就像是……心被掏空了,同時注入了滿滿的愛,飛上了雲端……的感覺;而看裡面的H……就像看了一部賞心悅目的A片一樣刺激,特別是那從雙手、陰部一路熱到腳趾尖的快感,實在是太舒服了……

有了這些,她哪裡還需要男人呢?

無眠的夜晚,火熱的內心正燃燒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