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切都從打破牆壁開始

申展是一名男性,打從出生就沒有父母。

不過就算真的有父母,也沒什麼意義,因為那也是虛構出來的。

身為一名二次元角色,他的一切,他所處的世界都是由神所創造的。

因為是由文字構成的,所以這個神被稱為作者。

而一名二次元角色是怎麼知道自己屬於二次元呢?因為神就是這樣跟他說的。

「申展,你是一個能打破第四面牆的角色。」

「什麼意思?」

「就像是舞台劇,你是舞台上的演員,觀眾看著你的演出,但是當你與觀眾互動,知道台下的事情時,那就是打破第四面牆了。」

「就是J̴̣͉͉̺͈͙̍̏̾͐͛͛Ư̴͇͕̤̰̳̙̏́̑̚͝S̸̡̮͙͉̞̺̐͂̀̎̄͝Ṱ̸̨͎͔̲̓̍͐͊͝͝ͅ   ̴̛̟̭̩̗̮̭̀̆̒͊͗M̴̥̗͓̥̠̾͒̀́̌͊͜O̷̧̢̫͙̤͍̅̄̋̾͊̚N̷̦̫͚̲͇͓͛͊̋̅̔̚Ỉ̸͎̰͔̱̝̼̃̂͂̇͊K̸̡̨̧̛̝̜̳̄̑̎̓̅A̶̱̫͍̹͓̖̿͗̋̉̀͘那樣嗎?」

「是的,你學得很快。」

「謝謝,那也是神明造得好啊。」申展微笑,對著造物主表達帶著百分百客套的恭維。

「是呢,那我還真是個厲害的神呢。」

「……」真是個不懂得謙虛的神呢。

申展往上看,覺得這個世界的初始風格真是奇葩。

申展往下看,覺得這個世界的神要說話了。

「申展,我創造你,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看看,神果然說話了。

「因為我想試試……」

神說到一半,申展就聽不到祂在說什麼了,他知道,如果他聽不到,不是神在埋伏筆,就是這個神刻意讓他聽不到。

「我頭一次遇到敢反抗我的人,呵呵。」

「……」申展忘了,他打破第四面牆的同時,神也在敲破牆壁。

不對,不太一樣,神只是給了自己一個機會,窺探祂所在的世界。

「我將會賦予你一個協助者,他會告訴你該怎麼做,就這樣,再見囉。」

神的聲音消失的同時,申展的周圍出現許多東西。

有沙發、電視、桌子、冰箱……一切生活用品應有盡有。

申展手中也出現一本書,寫著他是如何出生的、他和神的對話,以及他的家具誕生的情形。

看著自己的循環故事,申展覺得有些噁心,便把書闔上了。

「協助者,你在哪?」申展喊道。

「我在這裡!我是編號一號系統,聽說神明大人想要神展開,所以創造了這個世界!」

一個長得像面紙盒,臉部是螢幕的怪異物體出現在申展的身旁,用小孩一般的聲音說話。這個就是系統,不用想申展也能知道。

「想要神展開卻用老梗系統文,這是哪門子的神展開?」申展毫不留情地吐槽。

「那、那這樣好了,我重新定義一下自己,我是經由複製真實人類的人格所製造的系統,怎麼樣!有沒有新奇一點?」

系統有些慌張,急忙想出一個解釋。

「並沒有,這個設定已經有人用過了。」

「什麼!是誰?」

「隔壁世界的神明大人。」

同樣都是要穿越的主角,也同樣有個系統,申展對他有種同伴的情誼,雖然他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存在。

如果有機會,他可能會去打個招呼吧。

這是神明賦予他的權力。

「雖然系統是老梗了,不過無所謂,就這樣吧。我要做些什麼?」

「你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穿越到各個世界,展開各種神展開!」

系統十分歡樂地說:「不知道有多少個世界,也不知道要穿越多久,反正只要穿越、展開神展開,結束劇情就好了!部分御都合主義也是允許的,不過用太多,神明大人會不開心的喔!」

「……光開頭就已經是御都合了吧,強行展開劇情。」申展說:「還有,你說話可以不要那麼多驚嘆號嗎?學學隔壁系統好不好,沒有驚嘆號,經常句點結尾,散播絕望,不是很好嗎?」

「……申展你這樣人家好傷心。」

「嗯,做得很好。」申展點頭。

系統瞬間就意識到申展是滿意自己說話用句點結尾,頓時嚎啕大哭。

「我的設定被否定了!我被嫌棄了!嗚嗚嗚嗚哇哇哇哇!」

「……」

「申展只是因為自己就是絕望綜合體,才看不慣我啦!我、我好委屈嗚嗚嗚嗚!」

「……」

申展想問問神,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愛玩。

系統哭完,立刻變得冷靜冷酷,說話也少了許多驚嘆號,語氣平平。

「你要做的事情就是穿越,展開神展開,然後結束故事。但是,雖然允許些許御都合,大致上還是要符合邏輯。」

「邏輯!你跟一個沒邏輯的東西要邏輯!」

「誰說這個世界沒有邏輯,神不是已經埋了伏筆了?」

申展往上面看,一行一行往上數。

「……靠,還真的有。」

還是自己吐槽的。

「雖然神要神展開,但是需要的是有理由的神展開,就算神展開的理由是神展開,也是允許的。」系統說:「只是,創造新的神展開並不容易,創新也不容易,因此第一個世界,就從世界觀為現代的老梗故事開始吧,由老梗改動創造新梗是最容易的了。等你夠熟練了,就能進階並自主創造新鮮感了。」

「喔。」

「申展展開神展開。」系統突然棒讀。

「啥?你在繞口令嗎?」

「不是,只是神想要聽一下這句話。」

「……」申展望天,萬分希望,神不要再弄出奇奇怪怪的東西了。

他突然想到大多數神明都住在天上。看著天,可能那個莫名其妙的神也在看著自己,就把頭低下了。

一點都不想跟那傢伙對到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