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一

繁華的城市一隅,一處鬧中取靜的地方,有湖泊如鏡,有繞岸垂楊,還有一家名爲“執事與猫”的咖啡店,以及長長排起的隊伍。

明明幷非交通便利的所在,却時時刻刻都處于爆滿狀態,只因爲這家咖啡店和它的名字一樣,擁有數十隻品種各异的猫和十來位容貌比最當紅的藝人還要出色的執事。不知從什麽時候起,它成了城市的一個傳奇,爲人津津樂道。

已近打烊時分,一對母女經過長時間的等待總算是走到了收銀台前,却未立即購買令人贊不絕口的咖啡和甜點——被母親牽著的小女孩正動也不動盯著坐在收銀臺上那只威風凜凜的虎斑猫,而年輕的母親則偷偷打量在吧台後忙碌的那位黑衣黑髮的俊美執事,臉上帶著一抹含羞帶怯的紅暈。

“想好要點些什麽了嗎?”清亮中略帶沙啞的聲音來自站在收銀機後那位身型纖瘦的猫眸少年,見小女孩想要伸手去摸猫,他搶先一步拎住猫兒的後頸往吧台內一甩,面無表情的提醒道:“這裏的猫,戴著項圈的,都只能看,不能摸。”

不知這話哪裏惹笑了旁邊的執事,只見他停下手裏的工作,輕輕拍了拍少年單薄的肩膀,溫和道:“還是我來吧,殿下你去旁邊休息。”

看看執事,又看看面色似乎更紅的女人,少年幾乎不可見的微微蹙了一下眉,彎腰抓起虎斑猫離開,一邊走一邊用略帶氣惱的語氣小聲嘀咕:“少給我招蜂引蝶的,仔細我揍你!”

那猫似乎聽得懂少年在說什麽,掙扎了幾下,叫了幾聲,聽起來頗爲委屈,却至始至終沒有伸出尖利的爪子去抓撓那只根本不溫柔的手。而伴隨他的離去,店內正在爲顧客服務的執事突然間就少了幾個,動作快得竟讓人沒能察覺他們是何時離開的。不僅如此,好幾隻戴著項圈的猫也紛紛站了起來,尾隨少年消失在通往後院的門後。

走進鳳尾森森,綠草如茵的後院,幾隻猫徑直走向不遠處的兩層小屋,不久後便有幾個俊秀的男子從屋內走了出來。其中一個發色紫灰,雙眼猶如深邃大海,右眼眼底生著一顆泪痣的俊美男子面帶些許慍怒,將手裏的項圈狠狠往地上一甩,怒瞪正不緊不慢擼著虎斑的少年,咬牙道:“居然敢給本大爺戴這種東西!真把本大爺當猫了嗎,啊嗯?”

“那你要怎麽樣?說自己是公爵不肯伺候客人,讓你當猫做擺設你也要嫌弃,你到底煩不煩?”即使不曾抬頭也知道對方此刻是什麽樣的表情,少年撇撇嘴,扭頭哼道:“你要不願意戴也行,就等著被人隨便摸隨便抱吧,把項圈還給我。”

“臭小鬼,你得意什麽?”被少年無所謂的態度氣得額角微微鼓動,男子恨恨瞪住精緻白晰的側臉,過了好一陣,慢慢彎下腰將項圈撿起來,塞進褲兜。

似乎早就猜到男子的反應,其他幾人像看戲一般,站在旁邊笑而不語。微微拂過的輕風帶來竹葉的沙沙聲,短暫的沉默間,蜷縮在少年腿上的虎斑懶懶睜開眼,泛金的猫眼看向男子時滑過一道戲謔嘲弄,轉而抬頭沖著少年喵喵叫了兩聲。

垂頭看著猫,少年面無表情的臉龐上難得出現些許猶豫,想了片刻才小聲道:“好吧,自己當心點。”

得到少年的同意,虎斑猫顯得很愉悅,站起來在他臉上舔了兩口,一蹬腿跑了。而經過這個插曲,被氣得不輕的男子似乎也冷靜下來了,走過去伸手勾起少年小巧的下頜,似笑非笑的揚著唇,道:“說,你真捨得本大爺被那群女人隨便摸嗎?平時就算是那些母猫向本大爺獻個媚你都要不高興半天的。”

“我會跟猫計較?你還差得遠呢!”不滿男子這樣居高臨下,把控一切的目光,少年用力揮開對方的手,扭頭看住一個黑色短髮,懶洋洋靠在旁邊無所事事的俊秀男子,眉心一蹙,道:“還有你!不要總是抓著別人的手就問願不願意一起殉情自殺,把客人嚇走了我就把你趕出去,讓你曝尸街頭算了!”

可能沒想到槍口會突然轉向自己,黑髮男子微微一怔,唇角露出一抹無奈的笑意,托腮回望少年圓滾滾的琥珀猫眸,輕輕笑道:“這就是瞎說了。我現在想要一起殉情的對象,只有你哦,小龍馬。再說了,不讓我變成猫當擺設的,不恰好是你嗎?”

“讓你變成猫去騷擾我的猫嗎?我才不會讓你得逞。”對男子的說辭嗤之以鼻,少年連理都不想多理他,撇開臉悶悶的嘀咕:“明明自己一點問題都沒有,幹嘛死皮賴臉的跟著我……”

說話間,小屋的門被從裏推開,走出一個與少年容貌神似的男子,頂著一頭淩亂的墨綠髮絲,兜帽衫衣襟大敞露出蜜色的結實胸膛、黑色的運動褲險險挂在胯間,赤脚踩著一雙灰撲撲的布鞋。而他對自己這副衣衫不整的樣子毫不在意,俊朗的面孔帶著興匆匆的表情大步沖向少年,邊走邊道:“小不點,快跟我來,我帶你見一個人!”

看著走動間呼啦呼啦像扇風似的衣擺,少年氣結,忍不住緊緊皺眉,惱怒低喝道:“好好穿衣服會死嗎?乾脆繼續當猫算了!”

受了呵斥仍是滿不在乎,墨發男子三兩下拉好拉煉,拉起少年往臂彎一摟,眯眼笑道:“趕緊的,這位老師是我拜托了好多朋友才請到她,錯過了就可惜了!”

見男子匆匆帶走少年,其他人也很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會讓這個放蕩不羈的男人如此看重,相互對視一眼後也紛紛跟了上去,幷在小院後門見到了來人。

那是一個長相只能用普通來形容的女人,年紀也過了三十,留著一頭及耳的短髮。見到一行人,女子先是微微一楞,隨即便露出淺淺的笑意。她似乎很熟悉這些容貌不俗的男人,起身輕輕頷首後便主動招呼:“龍雅、龍馬,還有各位,你們好。”

“你認識我?”看著這個陌生的女子,少年忍不住好奇的歪歪頭,問:“你是誰?”

“她是……”側臉看看女子,龍雅沖少年神秘一笑,壓低嗓音道:“這位老師是一個對你特別熟悉的人,還不快問好!”

“不用了,不用了。這麽驕傲的小王子,還是別爲難他了。”也許是看出了少年眼中的不情願,女子忙擺擺手,自顧自坐下。抬頭笑望越發好奇的猫眼,她沉思片刻,緩緩道:“其實……也說不上熟悉,只是看過、也記錄過其他平行世界的你的故事,大概瞭解一些罷了。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這樣和你們面對面的交談,真的很高興。”

其他平行世界?這一刻,少年很懷疑眼前這個女子是從哪裏來的騙子,不由得抬頭看了龍雅兩眼,心想這傢伙是不是保持猫的形態久了,腦子也遲鈍了,才會爲人所騙。可接收到他的目光,龍雅依舊笑意不改,滿臉寫著“你就等著吃驚吧”的篤定。

仿佛知道少年不信,女子也不替自己分辨,慢慢從挎包中拿出幾本書放在椅子上,淡淡笑道:“這是我記錄的幾個故事,若感興趣,也有時間的話,就看看吧。”

其實,少年是知道平行世界的存在的,也認爲龍雅不會愚蠢到這種地步,漸漸也有些相信女子的話了。看了看那幾本名爲《黑猫物語》、《秩序管理者》等的書籍,他盯住女子,問:“老師來這裏是做什麽的?”

爲著這一聲“老師”,女子眼中似有泪光閃過,微垂著臉沉默了好一陣,這才用微啞的嗓音慢慢開口道:“我只是一個記錄者,當不起你這一聲老師,小王子。這一次,是龍雅專門請我來,記錄你們的故事。說實話,我很高興,因爲從前我只是作爲一個旁觀者,遠遠看著,記錄著,從未像現在這樣能够親耳聽你們講述……謝謝……”

聽完女子的話,少年不解看住龍雅,輕輕蹙眉:“你要讓老師來寫我們的故事?爲什麽?”

“不好嗎?我們經歷了這麽多才有現在的生活,難道小不點就不想把一切都記錄下來嗎?”幷未回答少年的問題,龍雅笑著反問。伸手輕輕撫摸柔軟的墨綠髮絲,他的目光溫柔中帶著些許的遺憾與惆悵,許久才低低道:“就算哪一天我真的不能在留在小不點身邊了,我也想證明我是存在過的,小不點你是愛我的,所以才請來了老師幫我記錄。”

“誰愛你了……少在哪裏自鳴得意……再說了,沒聽過禍害遺千年嗎?你這個大禍害沒那麽容易挂的……”狠狠瞪了一眼依舊笑得滿不在乎的俊朗面孔,像是爲了不讓別人看到自己眼中的陰霾一般,少年撇開臉去,恰好看到黑衣的執事從那邊過來,乾脆站起來走過去,道:“謝謝你,塞巴斯蒂安,那麽忙還要過來幫我看店。”

俊秀的面孔保持著恰到好處,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黑衣執事謙遜的撫胸施禮,輕聲道:“少爺的命令,身爲執事我當然應當遵從……而且近來,少爺漸漸不需要我幫助,能够獨擋一面了。”

“夏爾他……”回想起還算得上好友的那位少年伯爵,少年眉心輕擰,靜默良久,道:“要不你再勸勸他,我可以幫他永生不死。”

“不用了,少爺决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謝謝您,殿下。”依舊是完美到無懈可擊的笑容,黑衣執事眯了眯眼,靜靜看著少年微蹙的眉心,平靜的語氣中流露出一絲自嘲:“您是知道的,少爺他對身爲惡魔的我是深惡痛絕的,不過是借住我的力量完成他想做的事。至于我,遵守契約,是我執事的美學。”

“好,那你今天先回去吧。”既然提議多次依然被拒絕,少年也不再堅持,點點頭又道:“那麽塞巴斯蒂安,在你完成與夏爾的契約之後,你可不可以留在我身邊?”

暗紅色的瞳閃過一道幾乎不可捕捉到光,黑衣執事面向少年單膝跪下,雙手捧住他的左手施以一吻,仰頭含笑道:“您是殿下,您的願望我一定會遵從。那麽,在我完成與少爺的契約之後,我會來到您身邊侍奉您。”

“那是塞巴斯蒂安·米凱利斯吧……說起來我在另一個平行世界也見過他呢。”就在少年與執事交談的時候,女子也在安靜凝望他們。回頭沖似有不悅的龍雅笑笑,她伸手輕撫一本名爲《無限可能》的書,輕嘆道:“只不過在那個世界裏,他只是龍馬生命裏的一個過客;而在這裏,他看來是要成爲站在龍馬身後的一員了……”

“那也要等到他收了那個拽得半死的小伯爵的靈魂以後,還久遠著呢。”輕輕一哼將此話題帶過,龍雅看向女子,難得有禮的道:“老師,特意請了您來,我們就抓緊時間開始吧。我先說最開始的故事,等小不點有空了,再讓他和其他人一起給您講後來的事吧,一切就拜托您了。”

本就爲著這個目的而來,女子自然不願浪費時間,取出記事本對龍雅頷首:“我會竭盡所能,爲你們詳細記錄下所有的一切,請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