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古道學院創作社(一)》

    「搓槍手」是這個世界中,讓警察廳相當頭疼的一個名字,在這個充滿進化後人類的社會中,維持原本弱小樣貌,沒有演化出適應環境能力的舊人類,就只有被淘汰的份。

    而少部份的舊人類,因為不甘心被淘汰的命運,而組織起在暗中活動的地下武裝組織,進行反抗新人類政府的活動。

    但在新人類幾乎人手都擁有一項以上超能力的先天優勢,以及壓倒性的人數差距下,舊人類的反抗行動沒過多久就宣告敗北,四處散逸遁入城鄉間,一一被政府軍擊殺。

    在舊人類軍隊的保護傘下,也不乏普通的老弱婦孺,但實際上捕獲的數量,卻與紀錄上顯示的不一致。

    肯定是有人在袒護著這些舊人類反抗軍餘黨。

    儘管政府軍這麼想,但在大部分反抗軍伏誅的情況下,卻也不得不暫緩大規模的搜查行動,把這項任務交給警察廳。

    而警察廳的掃蕩行動,卻總是在接獲線報趕到現場後,因為某些詭異的原因而失敗。

    據參與多次搜捕的警官所言,每次的逮捕行動,的確都有確實抓到通緝犯窩藏的位置,但每一次也都有個神祕的人物,像是算準時機般搶先一步出現,接著所有的嫌犯就像旋風般消失不見,遍地尋不著。

    甚至某次破門而入時,措手不及的幾名嫌犯都已經舉手準備投降,卻有個蒙著臉的高瘦男人,信步而來,在眾目睽睽下搓了搓雙掌,接著一拍手、腳跟一轉。

    就把自己連同所有嫌犯都變不見了。

    舊人類不可能掌握這種技術,所以肯定……

    新人類裡頭藏有內鬼。

    也因為這個標誌性的動作,警察廳也替這個神祕的男人安了一個綽號,「搓槍手」,因為那個拍手前的動作,就像是在替手槍上膛般。

    法提斯嘆了口氣放下報紙,拎起塑膠袋準備回家,走出商店後,四周立刻被巨大的金屬建築物給包圍住,幾乎要讓人窒息的高度,讓天空與陽光所占的面積好像只剩下一點點。

    這就是新人類世界的樣貌,透過超能力感知的腦下腺體,他們已經可以僅透過極少量的資訊,來進行日常生活所需的食衣住行、與藝術美感的營造,也因為如此,新人類世界中的所有事物,都只有最基本的機能性,讓弱小的舊人類更難以在生存下去,漸漸被淘汰掉。

    法提斯回到自己所居住的那個金屬色澤的長方體前,運用心念驅使著堅硬的牆面打開,露出一個小空間。

    用舊人類的觀念來看的話,這個動作應該就是所謂的「按電梯」。

    法提斯走了進去,銀色的地板一沉,高瘦青年手中的塑膠袋,似乎遠比外觀看起來的要重的多。

    想到自己用折疊空間能力,藏在房間裡的幾十名舊人類,法提斯的內心也稍微沉了下去。

    不知道這些東西夠不夠大家吃?

    當他正準備讓門關上時,不遠處有個大媽快步趕了過來,法提斯眉頭一皺,再度讓電梯門重新打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微胖的中年婦人擠進電梯,對著法提斯點頭微笑。

    想起來這是樓上的鄰居太太,法提斯微微點頭致意,鬆開心念讓電梯門關上。

    隨著電梯啟動時,全身體重加重的壓力過去,婦人開口朝法提斯攀談。

    「最近時局真不穩啊,都不敢一個人在外面待太久呢。」

    「......是嗎?」法提斯謹慎地回答。

    「你不知道嗎?那個甚麼反抗軍啊,聽說還有一堆人在逃跑,政府宣導上也有說要我們多多注意啊。」

    「我沒怎麼看新聞。」法提斯撒謊。

    「聽說還有在考慮要施行宵禁咧,而且除了反抗軍,還有那個啥啊,『搓槍手』啊,你不知道嗎?」婦人激動的口沫橫飛。

    「不太清楚。」法提斯開始由衷的希望電梯能夠趕快到站了,這個該死的大樓為什麼這麼高。

    「那個搓槍手可厲害了,把警察廳的人耍的團團轉呢,到現在都還沒抓到人,也不清楚身分,簡直是謎一般的人物!」

    法提斯側身閃開飛濺而來的唾沫星子,突然間眉頭一皺。

    電梯好像……不動了?

    「你說,那個搓槍手現在躲在哪裡呢?摺疊空間的法提斯先生?」婦人的皮膚轉為青色,嘴角一路咧開到耳朵旁邊,血紅的雙眼中映照著高瘦青年的身影。

    法提斯全身的寒毛豎起。

--------------------------------------我是分隔線-------------------------------------

    喀搭喀搭,男孩的手指在電腦鍵盤上飛舞著,敲出一個個文字,這部未來系的小說劇情,隨著他手指迅速的上下移動,漸漸進入高潮。

    長相清秀的男孩,右眼角卻有著一道顯眼的巨大傷疤,讓他原本清新的氣質中,染上一股凶氣。

    但怎麼也比不上……

    他吞了口口水,眼睛稍微從電腦螢幕上移開,感受著周圍凝重的空氣。

    在他座位前方不遠處的辦公桌後,有個綁著高馬尾、身材健美的女孩似乎正隱忍著甚麼,煩躁的交疊雙臂,用手指敲著自己的臂彎,從她的眉宇間,散發出一股連男孩都完全望塵莫及的兇狠壓迫感。

    現在是古道大學創作社的社團活動時間,而那個馬尾女孩是即將在這個暑假後升上四年級的學姐,藍海棠。

    身為創作社的社長,藍海棠主要的任務,就是盯著社員們在社團時間能專心地進行創作,但現在社團室裡的氣氛,卻完全和「專心創作」這四個字八竿子打不上邊。

    藍天云心驚膽戰的盯著堂姊的表情,他深知這個脾氣火爆的前體育社團主將,要是發起飆來,可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級別,但偏偏現在的情況,卻不容許他挺身而出,抑制海棠的怒氣。

    除了他以外的其餘部員,似乎絲毫沒有感受到自家社長的熊熊怒火。

    終於,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拍桌聲,藍海棠猛然從座位上站起。

    「真是夠了!全部人給我通通停止動作!」

    藍天云在心中嘆了口氣,認命地將手指撤離鍵盤,拿下頭上的全罩式耳機。

    「你!你說說你在幹嘛!」藍海棠繞過辦公桌,一把抓起某個帶著眼鏡的男部員領口。

    「唔,玩、玩遊戲啊?」男部員口氣無辜的回答。

    「現在是社團時間,社、團、時、間!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一定要所有人都乖乖坐在位置上進行作業,但你也太誇張了吧!一次兩次就算了,這半年以來你都沒有寫出半個字,只是一直來打遊戲而已,你到底加入創作社幹嘛!」藍海棠毫不留情的對著那個部員劈頭就是一陣亂罵。

    「可是社長,我覺得創作這種東西呢,就是一定要有靈感,寫出來的東西才有創作價值。」男部員煞有其事的推了推眼鏡,用著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道:「但很遺憾的,本人是屬於那種靈感很少出現的類型,加上我又有點懶,所以......」

    無數青筋浮現在藍海棠臉上,地獄般的烈火幾乎要從她的身上噴出,馬尾女孩緊緊咬著牙,凶狠的瞪著結結巴巴停下口來的男部員。

    「......給我滾出去。」

    「是、是!」男部員迅速的收拾東西,飛也似的奪門而出。

    「還有你,你又在做什麼。」充滿殺意的眼神轉向男部員二號,藍海棠危險的扳響拳頭。

    「哼,這妳就錯了,別把我和那無行為能力的人混為一談。」放下手中看到一半的輕小說,男部員二號皺眉發出嘖嘖聲,豎起一根手指左右搖晃。

    「哦?」

    「說到在下的作品,我可是又替那部『風迴嵐城殘響之翼』又修改了一番設定呢,就告訴妳吧,我將以希臘風神為名的主角『艾歐勒斯』他的武器設定又做了一番修改,從普通的單手長劍改為一共兩把的蛇骨長劍,而且女主角的『聖刻印』也從冰屬性變成蒼冰屬性,現在正在思考的是,已經成為嵐之王從失憶中歸來的男主角,拯救苦戰中的女主角的大結局畫面,關於降臨的方式與屬性......」

    「先停一下。」頭疼的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藍海棠扶著額頭:「所以你有寫出哪怕半個字來看看嗎?」

    「呃。」男部員二號頓了一下:「因為我的原則是,在設定完全寫好之前絕不動筆......」

    「可以了,你也滾吧。」藍海棠面無表情的把男部員二號也踹了出去。

    「下一個,妳,有什麼遺言要交代嗎?」

    「欸?至、至少讓人家有解釋的餘地嘛!」被藍海棠像是拎小貓般抓起來的女部員,欲哭無淚的大叫。

    「好,那妳說說,為什麼這幾個月以來,連半張圖都沒畫,來社辦就只是看動畫或睡覺?」

    「因、因為人家平常很忙、很累嘛,社長妳看,我現在也是,累到眼睛都快閉起來了,我真的沒辦法畫畫,拜託放過我嘛。」女部員一邊用力做出「眼睛快要睜不開」的表情,一邊用水汪汪的眼神懇求藍海棠。

    能同時做到這兩件事情,其實也算滿了不起的,天云在心中感嘆。

    「很忙很累?我怎麼每天都看到妳窩在這邊看動畫?」藍海棠高高挑眉。

    「看、看動畫也會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話不說就把女部員扔出門外,藍海棠拍了拍雙手上的灰塵,目光轉向教室的角落。

    蹦、蹦、蹦。

    一個穿著球衣的身影,正賣力的練習著胯下換手運球。

    「你......又是在幹嘛?」到了此刻,藍海棠的眼神也已經徹底死去了。

    「哦?我在練習運球啊,看不出來嗎?」充滿青春氣息的汗水揮灑而出,理著短髮的男部員三號這麼說道。

    「不,我當然看的出來你在運球......」

    「啊,因為系際盃快要到了,所以我得加緊練習才行。」露出燦爛笑容的男部員三號,繼續來回運著籃球。

    蹦、蹦、蹦。

    「你給我!」藍海棠伸手一把抄下球:「滾出去!!!!」

    橘紅色的籃球被扔出窗外。

    「NO!!!!!!!!!!!!!!!!!!」

    男部員三號伴隨著慘烈的大叫,追隨著他的籃球撲了出去。

    順帶一提,這裡是三樓。

    碰!建築下方傳來一陣悶響和驚呼聲,藍海棠滿意的點點頭。

    室內只剩下她和藍天云兩人。

    男孩的背後冷汗直流。

    「天云。」

    「我、我有好好在寫文哦!」像是打預防針般,天云舉起雙臂護住頭。

    「啊,我不是在說那個。」

    「咦?」

    「我剛剛突然發現,每學年的社團審核好像快到了。」

    「呃,所以呢?」

    「每個社團的人數下限,貌似是五個人。」藍海棠轉過頭來,露出脆弱的微笑。

    「欸?」

    「一直保持只有兩個人的狀態的話,創作社是無法通過十月的社團審查的。」

    「欸欸欸欸!?」藍天云拍桌而起:「不會吧,我才剛加入沒多久而已耶!」

    事實上,天云作為暑假過後才會入學的新生,還不算創作社的正式部員,只是因為已經確定會來古道大學念書,才提前來堂姊的社團見習而已。

    「學長姐們也都畢業了,這下可真傷腦筋。」藍海棠咬著指甲。

    「妳也太晚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了吧!」

    「這下糟糕了,當初在接下社長職位的時候,可是答應過前任社長,絕對不會讓社團被除名的。」

    「沒辦法,只能把腦筋動到新生身上了。」天云扶住額頭,長嘆了口氣:「只是三、五個人的話,應該還是有辦法招募到的吧。」

    「哦,是嗎?我可不接受只來掛名的社員哦。」藍海棠回過頭。

    「呃,那可能就有點困難了。」

    藍海棠走到自己的堂弟面前,慎重地將雙手放到他的肩上。

    「總而言之,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喂?!」

    「姊姊會好好替你加油的,心靈上。」

    「給我在實質上也發揮作用啦!社長小姐!」

    「那就這樣啦,我得回去準備一下推甄研究所的資料了,社辦的門給你關。」藍海棠背起書包,將一把鑰匙扔到天云的手上,不由分說的溜出走廊。

    男孩嘆了口氣,揉了揉右眼角上的疤痕。

    空蕩蕩的教室裡,剩下他一個人。

    「為什麼我非得做這種事不可啊......」

    但想到藍海棠那足以劈碎紅磚的拳頭,天云還是認命的坐回電腦前,繼續完成那前路還未定的故事。

--------------------------------------我是分隔線-------------------------------------

作者五四三:

    新的一部作品來啦!!!!!!!

    大家好我是五四三五,終於來到我的第五部獨立作品啦!經過一整個月努力趕比賽稿的辛苦,三五久違的將回到隔日更新的節奏囉~(希望啦

    這次為大家帶來的,是沒有異能、沒有妖怪、沒有奇幻戰鬥的全新故事(你們一定覺得我腦袋撞到了對吧w

    是這樣的,一直以來,我在創作的過程中,都頗有些感觸,也覺得如果能寫出一部讓人湧出創作熱情的作品,順便紀錄一下各種創作者所遇到的辛酸或點滴,肯定很有趣,於是「古道學院創作社」就來了!

    這次的主角藍天云,也有別於以往三五筆下的武鬥派男主,是個讓人安心的普通宅宅呢ww

    那麼,一樣很久違的,大家下回見啦!把力量借給我,讓三五能保持不斷更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