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欲望囚鸟

一座森林,一幢古堡别墅。

一个疯狂的性趴。

一群暗中窥伺的眼。

夜鸟惊叫飞过,丛林中响起低低的喘息声与沉重的脚步声。

跑。快跑。

越远越好。离开这座古堡。

一座低矮木屋,一家三口,灯光晕黄。

看起来像是任何一家正常的三口之家。

女孩急忙关掉电脑,收拾一边散落一地的水和瓜果壳。

一边抱怨着弄出这些的小表妹。

这里四野无人,屋里只有三个人,哪来的小表妹?

可小女孩仍旧不停抱怨,父母也好像没发现什么不对,低声开解着,说姐妹要好好相处,要让着妹妹这样的话,还催促着女孩早点去睡,时间不早了。

女孩放好电脑,拖完地,关了灯,爬上了床,闭上眼。

黑暗中,传来重重的喘息声,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呼,哈,呼,哈,一呼一吸,一呼一吸;踏,踏,踏,踏,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灯火辉煌的大厅,两侧餐桌上放满了美酒美食。

水晶的超大吊灯,白色镂空的蕾丝餐布,银制的精巧烛台,白瓷的细致餐具。

赤裸的妩媚女人,白嫩幼童,和一个男人。

纠缠的肢体,放纵的欲望,变调的呻吟,张狂的笑声,还有,细细的哀鸣。

属于男人的笑声,介于成熟与未成熟男人之间的笑声,激情又怪异,放荡又恶心。

一双双仇视的眼,一双双恐惧的眼,一双双愤怒的眼。

在黑暗中,在丛林中,奔跑。

夜,还很长。

重重的喘息声仿佛就在耳边,脚步声也慢了下来。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介于成熟与未成熟男人之间,骂着:“跑哪儿去了,看被我逮到不弄死他!”

脚步声还在周围转动,没有离开。

扑通——扑通——扑通!女孩睁开了眼,眼中全是恐惧。他来了。

女孩一动也不动,更不敢哭,手握拳,塞住了嘴。

不知道多久,脚步声终于远去了。

不停地跑,不停地跑,一刻也不能停,不能回头,跑,不能被抓到,大哥哥说的,跑!

可是好累呀,我不要跑了,我跑不动了。

其他人呢,大哥哥呢?小哥哥呢?还有小弟,他们,还好吗?

天一直黑着,天一直没有亮。

女孩偷偷跟在了男人身后。

女孩动作十分小心,她人小,动作也轻,慢慢跟在男人身后,也没被察觉。

不知道跟了多久,男人终于慢下来,他找到他的猎物了。

前面的小山坡上,一个小男孩只穿了一件上衣,光裸着下半身,手里拿着一个小风车,呆愣愣的站着。

他还没意识到,恶魔在靠近。

小男孩看上去比女孩还小,四五岁的样子,估计还没记事呢。

小山坡另一侧爬上一个大一点的男孩,他小声呼唤着,想要拉走小孩。

可小孩什么也不懂,也不说话,也不动。

大一点的孩子快急死了。

男人就在这时候出现了。

他走的很慢,像是故意要让两个孩子害怕。

男孩的脸全白了。

他没站稳甚至往山坡下滚了下去,幸好他抓住了树根,他想去拉开小男孩,可他却急的爬也爬不起来。

眼泪鼻涕糊了满脸,可他不敢去擦,两只眼,错也不错,直勾勾盯着男人。

男人走到小男孩面前,笑了,说:“你不是想跑吗?跑啊!跑啊!你倒是快跑啊!”

说着一个巴掌扇了上去,小男孩被扇倒在地,张开嘴,啊啊了几声,也说不出话来。

男人又踢了一脚,小男孩不哭也不闹,只是伸手去够他的小风车。

男人一脚踩在小男孩身上,重重的碾了几下,小男孩胸闷的快喘不过气了。

他这才断断续续的发声,声调有些怪异,叫着:“哥——哥,哥——哥——”

大一点的男孩目眦欲裂,乱叫着几乎是爬了过去,使劲推搡着男人,但他的力量太小了。

男人一把拎起他,又摔在地上,男孩一阵猛咳,说不出话来,也爬不起来。

小男孩气息已经弱了。

突然,后面低矮的树丛中射出一块石子,打在男人身上。

男人愤怒非常,叫嚣着:“谁,给老子出来。小杂种,是不是你!出来!”

他向前走了几步,一个没踏稳,正好又一个石子打过来,他两脚一绊,竟然摔下了山坡,山坡不高,但都是石块,男人正脸摔下去,摔得不轻,仰面躺在地上,一时没起来。

女孩微微探出头,看了看,她看见了,在对面的树丛里,是大哥哥,他比他们仨都要大一点。

大哥哥,兄弟两个,还有她,他们平时都是一处玩的。

大哥哥也在这,小哥哥也在这,小弟也在这,她不能走。

可是她好怕……

爸爸,爸爸去哪里了,爸爸。女孩有些无措,小哥哥和小弟都被坏人打了,爸爸,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男人躺着,嘴里也没歇着,不停地骂咧,杂种,畜生,一个个肮脏的词语往外冒。

他偏头看了一眼小树丛,唾了一声,目光凶狠。

女孩身体颤抖着,伏在树后,手指抠在树皮里,蜷曲得都痉挛了。

大哥哥。

大哥哥!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与勇气,从土里抠出一块石头就向男人砸去。

石头挺大的,她本来应该拿不动的,距离挺远,她本来也不可能砸中,可偏偏砸中了。

男人的眼睛被砸中了,一只眼都血糊糊的,他抹了一把,整张脸都是血了,像是剥了皮的恶鬼,他愤怒地五官都变了形,恐怖的不像活人。

女孩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了。

她抖着身体,将身边的石头一块块砸了过去。

她想扔远点,砸准点,可都没用,她的胳膊软得都要抡不起来了,石头砸向男人身上,要么就是只蹭过了手臂肩膀,要么就干脆落了空。

男人依旧在逼近。

爸爸!爸爸!你在哪儿!爸爸……大哥哥!大哥哥!我好害怕,谁来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们。

最后的意识是男人近在眼前血红的脸,狰狞的脸孔,还有大哥哥的呼喊……

好累啊,我好累啊,我真的跑不动了。

男人的笑,喘气声,脚步声,屋子里温暖的灯。

睡吧。天,还没亮。

黑夜不是黑夜,是孩子心里的绝望,城堡,木屋,父母,都是假的,只有绝望,是真的。欲望之火从男人心底诞生,却烧死了几只逃不脱的幼鸟。幼鸟挣扎着,扑展着,终究走不远,飞不高,被火焰吞噬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