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正文

        近來江湖動盪不小,要說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西域明教的崛起了,墨禾常常聽著眾人議論紛紛,在楓華谷之戰之後便決定親身前往西域去看看,怎樣一個勢力,能讓丐幫和唐門如此忌憚?

        墨禾倒是沒想到,還沒到明教便在龍門客棧內看到不少明教弟子來來往往,看他們的氣魄姿勢,倒和當年立於武林之巔的霸刀山莊頗像。

「這裡,有人坐嗎?」

        兼容嫵媚和清新的嗓音滑入墨禾耳中,墨禾沒聽過這樣特殊又討人喜歡的聲音,微微怔愣之後,抬頭便見一位明教弟子笑笑的看著他,他趕緊搖頭,對來人比了個「請」的手勢,那名明教女子倒也不在意對方的窘迫,道謝之後便坐到他對面。

「你為什麼會經過龍門客棧呀?要去哪呢?」

        明教女子歪著頭詢問,墨禾停下喝酒的動作,想了想

「我要去明教...朝聖...看看?」

        墨禾不好說他其實對成為明教弟子沒興趣,就只是去走馬看花,但真的有明教中人在自己眼前,也許朝聖這樣的詞更適合。

「那太好了!我正好要回去,我們可以同行呢!我叫秦燕,你叫什麼名字?」

「......墨禾。」

        秦燕雙眸彎彎,等墨禾喝完酒就拉著他一路直奔明教,秦燕沒有告訴墨禾她到中原做什麼,不過既然她不說,墨禾也不問,在見到明教聖墓山時,墨禾微微張口,似是有些驚艷。

「很漂亮吧?」

        墨禾點頭,她和秦燕一起在明尊的雕像前參拜之後便和她跑到燈塔上去欣賞高空的美景,雖然墨禾的話不多,但是只要該說話他一定不會漏掉任何的回應,秦燕知道,他一直細細的聽著。

「對了,你想不想去映月湖看看?整個明教領地我最喜歡那裡啦!」

        墨禾轉過頭。

「在哪個方向?」

        秦燕伸出手指一比,墨禾點頭,便把秦燕一把抓到空中,雄厚濃郁的氣勁散開,就這樣帶著她踏空飛馳,雷電的聲響不絕於耳,秦燕整個人都僵硬了。

「放輕鬆,不會掉下去。」

              我已經意識到不會掉下去了,但這雷電的聲音!這個高度!這個速度!還是很可怕啊!

        秦燕在內心哀嚎,墨禾歪頭,看秦燕還是全身僵硬便微微側身,用背抵住她的背,讓她稍作休息,總算不用快跑讓秦燕微微鬆了口氣,此時她才定下心往下看,明月就在自己眼前,這是第一次,有人背著他在半空俯視明教,那一瞬間讓秦燕覺得,這是她此生距離月亮最近的一刻了。

        此時墨禾把一把刀塞到秦燕手裡。

「拿著吧,會比較平衡。」

        秦燕愣愣的握緊,隨即再次奔馳!這次有了心理準備便沒那麼可怕,秦燕有點不好意思,方才似乎是她太緊張,偷看一眼墨禾的臉色,沒看清楚,再看一眼,不夠仔細,再看一眼好了,一點都沒有嘲笑的意思,秦燕勾起唇。

「啊啊啊等等到了!下去下去!」

        分心的後果就是差點跑過頭,墨禾看她喊的急,一把攬住她的腰,垂直降落!秦燕還沒從被攬著的怔愣和害羞中感受到驚嚇便到了地面,墨禾飛快的放開手,側過身,似乎是不好意思看她。

        短暫的沉默之後秦燕終於清醒,左手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際,卻又觸電般的抽回手,眼神飄呀飄的,一點綠色的螢光闖入她的眼簾。

「阿!螢火蟲!」

        墨禾轉頭看她,只見她雙眸如星,笑容燦爛的指著飛舞的點點螢光,月光和螢光讓她變得有些不真實,墨禾不自覺的笑了笑。

「很漂亮。」妳,很漂亮。

「這就是映月湖了,我看過的美景不多,但映月湖是我看過最美的!你喜歡嗎?」

        墨禾點點頭

「這也是我看過最美的風景。」

        但他沒說的是,最美,因為有她。

        墨禾看著她思索半晌,有些猶豫的開口

「妳......想去看看大唐勝景嗎?」

        秦燕捧著一小團螢火蟲歪了歪頭

「你要帶我去?」

        墨禾搔了搔臉,臉的溫度似乎比往常高一些,他微微低頭,希望別讓秦燕發現這事,小小聲的嗯了一聲。

        一聲喜悅的呼聲嚇跑了螢火蟲,但秦燕不介意,開心的在墨禾身旁跳呀跳的,細數她聽過的每一道風景,她卻沒想到,墨禾竟全部記在心上,真帶她去了所有她想去的地方。

        他們在純陽松樹下靜坐看雪、在長歌門一同學習怎樣都彈不好的琴、在萬花花海中追逐彩蝶、在蒼雲映雪湖遇到一個帶著秀坊女子的明教弟子,秦燕看他們你儂我儂,心底突然有些觸動的看向墨禾,本以為墨禾應該和往常一樣看著遠方,卻發現他竟然一直都垂眸看著自己,胸口似乎被輕輕的敲了一下,秦燕感嘆的開口

「你這樣,我會有錯覺的。」

        墨禾沒有移開目光

「什麼錯覺?」

「......我們,和他們一樣的錯覺。」和他們一樣相愛的錯覺。

        墨禾看了看那兩個已經在水中冷的要死卻不離開湖水反而緊緊相擁的人,轉頭

「如果...不是錯覺呢?」

        秦燕一愣。

「秦燕,跟我情緣,好嗎?」

        秦燕手一抖,有些呆愣的看著墨禾

「我...我想隱身。」

        聞言墨禾飛快的抓出她的手,嚴肅的盯著她的雙眼

「不許。」

        秦燕低頭看著被拉著的手,喉嚨突然變得像十年沒喝水一樣乾燥,她張了張口卻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秦燕。」

        秦燕抬起頭來看他

「好嗎?」

        秦燕沉默半晌才小心翼翼的點頭,這輩子秦燕自認算是一個外向不拘小節的人,卻沒想到自己也會有害羞的說不出話的一天,冷風的吹拂突然被擋住,原本被吹的冰冷地身軀被暖意包圍,秦燕側頭看著對方許久,才緩緩閉上眼,靜靜與他相擁。

              這輩子......還真的栽在他懷裡了......

        秦燕偷偷的想著,手臂不自覺地收緊了一些。

「明日,啟程回明教吧。」

「阿...?」

        墨禾看秦燕愣愣的,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髮絲。

「去三生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