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五分鐘的主角

寒風刮來蕭瑟的氣息,遠方群山外吹來戰爭炮火的煙硝味,依舊在外敵壓境死亡夾縫中生存的我們,只能祈禱著神蹟降臨。

西元3000年,魔法工業的開發到達巔峰,為了取得工業所需資源,眾多國家結盟,以西蘭王國為首的「未來同盟」包圍資源豐富的小國「艾德王國」,戰爭就此展開。

我走在街道上,一手緊緊按著腰際間的劍,另一手則抓著寥寥無幾的錢。在怎麼說也是戰爭時期,沒什麼錢啊。

「嘿嘿,這不是諒嗎?」一群著黑袍的地痞流氓看到眼前一名黑髮男孩,便故作熟悉的圍了過來。

「聽你這走路叮叮噹噹的,感覺有錢啊。」其中一人咧嘴,拔出一把小刀把玩。

該死的,好死不死遇到這群死要錢的……我翻翻白眼,他們隨時都在這裡堵路人,早就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各位大哥,你們也知道,最近時勢不對,可能……!!」

話還沒說完,那把小刀便抵住我的脖子。

「這位仁兄,你也知道最近時勢不對,哥哥我們需要錢,懂嗎?」抵著刀的流氓瞪大雙眼,充斥煙味的威脅在耳邊撕咬著。

沒辦法了嗎……

我嘆了口氣,旋即向後一仰,雙手撐地,一腳踢開那小刀,更順勢踢了那流氓下巴。翻起身,自腰間拔出那刀,氣氛凝結。

「哼,看樣子這小子是沒有意願要給錢了。」一幫分子拔刀,其中一個揮刀,我腳底頓時一圈法陣,兩隻手由法陣伸出,緊緊抓住我的腳。

「兄弟們,對方不過是個拿封魔刀的渣滓,好好對待他。」方才被擊倒那人抹了嘴,爬起身後給了一計中指,便帶著憤怒後退。

眾人嘿嘿笑著,各式刀械冷光閃耀,像極了一群鬣狗頂上了一隻無法動彈的羊。

「額…各位…有話好說…」我抖著,感覺下一秒便會身首異處。

「哈哈哈,把錢拿出來的話我們可以輕一點喔!」

「不如把你那沒什麼用的器官割下來賣吧,應該不少錢呢!」

無法溝通的一群人。

心中暗自碎念,抓抓頭,只能這麼做了。

腳下展開圓形綠色陣法,這是我天生就會的大型魔法,能力強大,但是一天只能使用一次,一次五分鐘。

「各位的要求有點強人所難,不如聽聽我的意見如何?」

聽了我的話大家先是大笑,然後一番討論後願意聽聽我的提議。

「不如,你們都去吃屎如何?」

陣法大張,流氓瞬間感到訝異,竟然留有這一手!眾人不約而同使出魔法,又或是揮刀沖來。但時機已晚,陣法向外拉出綠色格線,周遭瞬間被抽象的方格代替。

「這是…?」雖然流氓滿腹疑惑,但魔法、攻擊盡出,像流星,似豪雨襲來,奇怪的事發生。

我勾起一笑,身子一晃,眾攻擊竟穿了過去!

「不可能!飽和攻擊一發都沒打到他?」沒錯,一發都沒中。

又是一連串的攻擊,一樣的,全穿過了身體。

「我的魔法:絕對領域,在區域內的所有人除了我以外,速度、攻擊、防禦及其他能力下降1000倍。」我冷笑,然後扯掉腳下的魔法束縛,將封魔刀收好,並伸出拳頭。

「而領域內,我的能力上升1000倍。」

話語剛落,一排人倒地,我甩甩手,給了一個威脅姿勢。

「這算什麼魔法,就憑你這兔崽子!」一人雙手開展,兩圓法陣交錯,一道光束爆射而出。

隨著光束射來,眾人向外逃逸,而我則是伸出右手。

「啪嚓…」光束被擋下了。

搓搓手,我向前挪了身子,像是一頭獵豹,然後消失。

「你們的攻擊減少一千倍,而我增加一千倍,我們就相差了一千乘一千倍,你們懂嗎?」我的聲音在空間中環繞,一人接著一人倒地。

恐懼感四起,對於他們而言,我是消失了,但對我而言,只是周圍變慢了而已。

移動到剛剛那發射光束的流氓身旁,舉起一根指頭。

「相差一百萬的力量,就算是一個彈指…」我拇指跟中指交疊,力量凝聚,並且爆發。

「也能粉碎骨頭!」

「啊…!!」

五分鐘結束,我喘著氣,回復後的街道上充斥著被擊倒的流氓以及圍觀的群眾,我是不會有啥同情心的,有仇必報。

轉身離去,不過卻覺得不大對勁。

「去死吧!」

「啥?」一支鐵鏟迎面而來。

眼前一片黑暗。

我名為諒,是個艾爾王國國民,出生未知。我有著黑色頭髮,紅色雙眼,身上總是穿著黑色大衣,為的是遮住衣服底下的駭人傷疤。

而有記憶以來,我就在這條街上獨自生活,從來獨自一人的我,只有一個東西從來沒離開過我,那正是腰間的那把封魔刀。

即便這只是一把被眾人唾棄,只是被小孩拿來防身用的器物,卻是我最重視的東西。

腦中一片混亂,勉強睜開眼,稍微移動發疼的身子,但眼前驚悚的畫面卻強迫全身接受了恐懼。

一片的血泊,以及滿地的屍首。

「這是…怎麼一回事…」無法想像,原本熱鬧的街上,竟然充斥了屍體?!

噁心混雜著不安疑惑湧上,雙手捂著嘴,反胃的血腥味直擊我的嗅覺。

微微抖著身子,使勁的起身,因為我知道,必須要趕緊離開。

撐著刀子一步步的離開此地,盡量避免看到那些屍體,然後,不免出現疑問。

到底是誰???為何要殺光人???

腦中疑問趕走了所有的恐懼,我看看周圍,適應了鮮血的我雖然還是有些畏懼,不過至少不再感到噁心。

地上的屍體上頭的臉似乎都相當平和,看來兇手是個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手,又或是擅長使用大型術法的高階法師,不過看到屍體上的刀痕後便確定了,這家伙是暗殺者,而且技術足以一刀斃命。

「這是…?」

明顯的,屍體上皆以血畫著箭頭,而且都朝著一個方向指去。

「這是指示嗎…」雖然非常詭異,感覺上也是個陷阱,我卻毫不害怕,甚至於毫無疑慮。

沿著屍體鋪成的路走去,血箭頭的末端,有面破損的牆。

牆上以劍釘著一個人,那人,正是剛開始被自己踢傷的流氓。

「這是怎樣…」雙手抖著,突然又是一股不明的感覺,走向前,牆上以血寫著一段話:

〝災厄的亞當,加入王國軍吧,率領艾爾子民迎向光明未來〞

「嘖,這算什麼?」苦笑,我回頭看。

一片的死寂籠罩熱鬧街道,原先歡笑的人民成了幽魂。

一切全是因為『災厄的亞當』。

也許此人可以結束國勢孤立的情況,但為此卻要結束數個家庭的圓滿。

「你還真是『災厄』呢。」我敲了下牆壁。

接著幾天的心情一直是起伏不定,對於災厄的亞當一點頭緒都沒有。

雖然街上的人對於自己沒太多的情感,但基於同理心,還是希望能為他們報仇…雖然勝率不大。

一人獨坐在靜謐的草地上啃著不知道哪裡撿來的麵包,望著一片殘破,幾天下來,看到屍體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自己還能像這樣活著,大概是僥倖吧!

能不被殺死,應該是殺手的仁慈,或者,是殺手的意外。

想到這裡便覺得有些鼻酸,自己的存在竟是如此渺小,連螻蟻都不如。

「那麼現在…先做點事吧。」我把麵包速速吃完,便換上工作服,拿著鋤頭到家旁新開墾的農地。

雖然大部分都死光了,要拿食物及生活用品的確不成問題,不過為了未來著想,還是需要做些準備。

鋤頭向下翻開草地,挖出洞後便塞入幾顆種子並蓋上土。

又挖了幾個洞後,異樣出現。

「叩。」沉悶而堅硬的聲音及觸感從土中的鋤頭傳出。

「敲到石頭了嗎?」嘆了一口氣,挖到石頭總是最麻煩的…

我將土撥開,然後看到的…是一顆頭。

「是屍體啊…」更麻煩了,石頭還能清掉,屍體只能埋回去。

將土蓋上,結果,聲音傳來。

「啊…哈…舒服…」

蛤?

傻眼外加驚訝,我趕緊向後跳了三步,然後看到一隻手伸出,兩隻手伸出…

直覺告訴我挖到的那個東西是活屍。

「絕對領域!!」抽象空間壟罩。

活屍的上半身爬了起來,但馬上被我增強一千倍的拳頭種回土裡。

「噗嗚…等…噗啊…」再補一拳。

手拔起來,向上跳起,利用重力向下墜的加速度,一腳打進土中。

「呼…」這麼重的攻擊應該可以把它…完全沒用?!

原先想的完全被破壞,活屍先生像沖天炮般噴射而出,落地後還甩了甩他那早該被吸收的頭髮。

「我的名字是…嗚噗…」誰管你的名字。

一腳直線打中臉,剩下不到三分鐘,該想一個必殺。

腦中閃過一個主意,我再補一拳一腳後,自口袋裡拿出之前在蔬菜店偷來的東西。

「你這混蛋,都不用聽人說話的是嗎…」活屍爬起來,活動了下筋骨。「我的名字是…嗚噗…?」

活屍的雙眼瞪大,我的手直直塞在他嘴裡,而他的臉通紅,甚至汗如雨下。

將手拔出,我帶著勝利女神的微笑看著他。

「哈哈,我就在想,對付活屍要用桃木劍,既然我沒有,那就用用西方配方:大蒜!」

「噗啊白癡啊你!誰會一見面就把人打回土裡的,我可不是馬鈴薯,還有還有,怎麼有人會把大蒜塞進別人嘴裡的,嗆啊咳咳咳…然後大蒜是對吸血鬼的吧咳咳咳…」那人邊咳嗽便大罵。

「是喔…看來還是該用桃木劍呢!」我轉身拿起便直接砸過去。

「我說,那是樹幹吧?」

「呵呵,是啊!」

碰。

「到底是怎樣…」醒了過來,活屍依然覺得腦袋昏沉,想伸手摸頭,卻發現被綁住了:「放開我,你這個瘋子道士!」

「閉上你的嘴巴,屍體應該要好好躺在土裡,如果你不喜歡土葬,火葬可能是好選擇。」我默默回答,手中繼續移動那支鋤頭,剛剛的騷亂害得農地要重新整理。

「屍體個頭啦,我是活人,我有名字的好嗎?我是鼎鼎大名的…嗚噗…」一顆蒜頭塞進嘴裡。

「好的嗚噗先生,先不管你到底是什麼屬什麼種,反正先將嘴巴闔上謝謝。」

「嗚喔嗚啊阿…」

「噓,嘴巴閉閉!」

半小時過去,原先雜亂不堪的土地被整理成了長條狀農地,水滋潤了泥土,幾個月後便能收成。

「總算是完成了。」擦掉汗水,我倚靠在牆邊看著完成後的農地,感到些許自豪。

「額…可以放開我了嗎?」

「抱歉嗚噗先生,我馬上。」我從腰間抽出封魔刀,咧起一個笑容。

「這是要…?」嗚噗先生臉部顫抖,然後在無限的祈禱中被放下來。

「啊…你難道連一點點同為人的同情心都沒有嗎…」

「額,對於人的同情心和憐憫心我還是有的。」

「那幹嘛把我綁著?」

「同情心和憐憫心是對人用的。」

「……」

翻了無限個白眼,嗚噗先生嘆了口氣。

「讓我盥洗一下,我就跟你說明我到底是什麼物種。」

「喔好。」

我轉身帶著嗚噗先生來到我倉庫後方,這個倉庫原本是附近農夫的,現在死了後被我拿來放農具。

倉庫後方有根橘色水管,水管連著一個水龍頭。

「額…我想洗澡。」

「請。」我擺了個「請用」的動作,他則是白眼我。

「這是水管。」

「浴室是人用的。」我笑笑。

「我詛咒你全家。」

「我沒家人。」

結果,他還是洗了。

一段時間之後,嗚噗先生發著抖,光著半身跳了出來。

現在我才看清楚他的容貌,剛剛滿身是土,現在則很乾淨。頭髮是金色的及肩長髮,瀏海部分向兩旁中分,一臉潔白,偏褐色的眉毛,細長的眼睛裡滾著金色眼珠,不算挺的鼻子下一線泛白的嘴,裸露的健美身體肌肉線條分明,右胸有著一個刺青,但圖案不明,看起來像隻鳥,雙翼燃著火焰,圖案下方橫著一把劍。

「咯咯咯…冷冷…冬天不能洗熱水真該死…」他流下一串鼻涕。

「可以說了吧。」我拿了杯熱水給他。

「這…真的是你最像人的一次!」他的眼角泛出淚光,我必須說,我還是滿愛惜生物的。

「進來吧。」我走入房子,他則是一臉驚訝的跟上。

廢話,在外面冷死了。

屋內是以磚頭為主的建築,木造地板鋪有毛皮,房間中央有張桌子,周圍則是沙發。牆壁一側有壁爐,另一側則是通往其他房間的門。整個房間由天花板的吊燈照亮,氣氛格外溫馨。

「天啊,太豪華了…」嗚噗感嘆。

這原本是一個商人的家,至於怎麼變我家就不再多說了。

我讓他先坐下,自己則是到廚房弄了壺咖啡和少許茶點過來。

「請說,我已經把耳屎弄乾淨了。」我倒了杯咖啡給他。

「額…謝謝」他接過咖啡:「如果你說話能文雅點就好了。」

「好,我先從名字開始。咳,我乃有名的『魔法第一大隊隊長』,歐薩斯.烏普。」

嗚噗。

「沒聽過。」我咬著餅乾,他則是一臉沮喪:「那麼你是幹什麼的?」

「剛剛說了啊,魔法第一大隊隊長!帶領第一大隊作戰的!」他翻了個白眼。

「至於剛剛在土裡的原因是?」

「練習微量元素的複製能力。」他舉起右手,這時我才發現他右手有著手套。

「這個手套的能力可以將碰到的元素複製,並且將身體轉換成那個元素。」歐薩斯碰了下陶瓷杯,整隻右手由掌心向上逐漸轉為白色,彈彈手臂還有陶瓷的聲音。

「為了將這個能力發揮到極致,我要學會的,就是即使只有一個原子,身體也能複製它。」

「那有何必鑽到土裡?」這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當我穿戴著手套時,全身都能夠使用能力。我要學習的,就是不論身體何處接觸到元素,都能夠好好的複製。在這邊偷偷跟你說一個我發現的小祕密:就是這種能力用久了身體會習慣並改變身體的原本性質,未來不需要手套我也能使用複製能力!」歐薩斯先是激動的說著,然後又放鬆,任由身體陷入沙發。

「那你怎麼擋的住我的『絕對領域』?」這是我最大的疑問,先前打流氓時一兩拳就解決他們了,我打了他那麼多拳,他竟然連個瘀青也沒有。

「你的能力有個缺陷。」歐薩斯喝了口咖啡,抹了下嘴:「那就是針對性。」

「那是…?」不可能,我從來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有缺陷。

「你的能力似乎只對『生命』起反應。」歐薩斯把手押在腰帶上的鐵環,手臂瞬間變成鐵臂:「當時我吸收並複製腰帶上的鐵元素,將身體變成鐵,你一打過來,我可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個人,竟然一眼就看出我的弱點…我活那麼久從來不知道。

「如果對於物體皆能發揮作用的話,你發揮能力後,只要一踏步,地板應該就會碎裂。」

這麼說也是…

我沉思了一會兒,閉上眼,有點不敢置信。

最不敢置信的,其實並非自己能力的弱點被發現,而是眼前這個人竟然能一眼看出自己的能力效果。

「你為什麼能一眼看出我的弱點?」

「不只是你,所以能力我都看的出來。」歐薩斯指著雙眼:「我擁有古代體質,這雙眼是我出生以來就有的能力:『光明之眼』。」

我下意識拿起杯子放在嘴邊,卻發現咖啡早就沒了。

「謝謝你的『款待』,我想我必須要離開了。」歐薩斯右手放在地毯上,隨即毛皮附上他的身體,活像傳說中的雪怪。

「順帶一提,你的能力挺不賴的,我可是很歡迎你加入我們魔法第一大隊。」歐薩斯長滿毛的手吐出一張卡,那張黑色卡牌上頭以金色畫著圖騰。

「順發魔法?」我接過卡牌,所謂順發魔法是把魔法式刻印在物體上,使用時能更加快速。

「只要你想成為我們的一員,放顆蒜頭在上面,你就會馬上成為我們的人。」歐薩斯舉起手,比了個手勢:「希望能在軍中看到你。」

「哼,快走吧,嗚噗。」

「誰是嗚噗啊!」歐薩斯丟下一句怨言便化成煙霧消失。

是說,為什麼是蒜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