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4

        「一位嗎?」

        「兩個人。」他,和她。

        「抱歉。」女孩邊哭著邊露出溫柔的笑容。「突然的要離開你了。」

        「等等!我還沒……」

        語畢。她已經被風帶走了。

        夕陽的光輝被樹葉剪得細碎,整間學樓裡偶爾傳來哭聲、吵鬧聲、尖叫聲。

        湯微跳樓自殺了。

       

        在這樣緩緩流逝的時光裡,有人消失了,有人欺騙了別人,有人失去了最珍貴的人,有人獨自前往了另一個世界。

        校門前依然飄浮著的,只有少女身穿一套整齊的校服、紮著咖啡色的馬尾以及配上一個溫柔的笑容。

        「不和湯微一起回去嗎?」旁人問。

        「湯惟,你再不來我要走了喔!」少女在校門前喊著。

        「那傢伙,真是麻煩死了。」他笑,往她的方向走去。

        他們一起坐在河堤邊而他抽了好久的菸,聲音畫面都模模糊糊的。

        她說她忘不掉好多事情,也好多事情都還沒做。

        他只是吐著沒有味道的菸;一邊掉著眼淚。

        不要讓自己的頭墜落在她的肩膀,還得撐著她啊。

       

        「我覺得活著好累,發現當我了解越多,我越來越痛苦;看什麼事情都太透徹,好不舒服。」她鼻子一酸,「湯惟,我要走了。」

        「不要說這麼寂寞的話,帶我一起走。」這樣的話語,已經無法再傳達到了。

        ——妳若不來,我怎敢老去。

        「一位嗎?」

        「對。」

        甦醒。

        只是夢,這幾年到底做幾次相同的夢了。

        「帶我一起走。」在夢醒之間說出這幾個說出這六個字,眼睛依舊還是緊緊閉著。

        他又夢到他和湯微相遇的所有一切了。

        湯惟起身,嘴裡叼了根菸走到窗台前為銀皇后澆水,霎時手中的澆水器灑落,水濺得他腳踝濕透。

        枯萎了。

        不能知道怎麼了,他只是想哭。

        他啞了嗓子,再也發不出聲音來拼了命地狂洩淚水,任情緒崩潰。

        他閉上眼,想止住不聽話的淚水,卻徒勞無功。

        眼前的一切又滑回黑暗裡,沒來得及叫喚,彼此早距離遠了,這一剎那的近距離,反見得暌隔的渺茫。

        還是會寂寞,只在偶然的時候想想她,再想著一切已多麼無望繼續。

        從湯微離開後他從來沒有哭過,開始逼迫自己繼續無關緊要的活下去,用著那名為演員的身分演出這場沒有她的戲分。

        隨著破門而入的她走了,他的心也被敲破了,所有的理由都顯得太多餘,而自己也是太多餘。

        「不要說這麼寂寞的話,不要離開我啊。」他嘶吼。

        為什麼幾乎是此生彼此的摯愛卻不能在一起、為什麼他愛了她、為什麼她愛了他、為什麼他是不該大哭一場的,誰不該嗎?

        每遇見天黑就哭一次,他不該嗎?

        「湯微,我好想妳,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妳。」

        心碎到極致一碰到就遍體麟傷,要怎樣反覆安慰自己不怕不怕了。

        每日每夜的,一個人的孤寂滿滿的載著自己往下墜落,記憶的妳的重蹈覆轍作響提醒自己。

        太常想念她了,喜歡她散發出的溫暖,滿出來的同理心要節制的啊可總無法。

        感到寂寞的話,一定要說出來。

        「妳不在,我好寂寞。」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