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下)

所以當初是為了什麼分開?

即使爆豪露出一副不耐煩加上兇惡的臉,還是在嗑完自己那碗拉麵後,不吭聲的等到轟也吃完蕎麥麵,兩人一起步出餐館,外頭的綿雨停了,但是空氣依舊濕冷。

爆豪裹緊自己的衣領,拿起掛在門口的傘,看也沒看轟,瞥頭就走。

“我送你回去。”轟急忙地說。

然而爆豪也不頓一下,鞋子踩在雨窪裡深深淺淺地激起一些水花,他還在走遠。

“爆豪!”轟大聲說,“讓我送你回去!”

就在對方的背影快要拐進一旁轉角,轟才終於得到爆豪一個眼神,跟上。

這個白痴,總是在很奇怪的地方堅持啊。

堅持不用左半身火焰的力量然後被我打趴。堅持要吃完那碗辣味蕎麥麵,逼的我要了三大杯牛奶,最後嘴唇腫的像香腸。堅持交往後的每天晚上都要打電話。

堅持說要送我,卻定在原地,然後堅持要得到一個允許的回覆。

那麼當初幹嘛不多堅持一下?

剛從雄英畢業,爆豪就面臨今生中最糟糕的一年。

平常聽老師和前輩說,英雄不只要救人打壞人,還要注重自己在社會中的形象,成為人民所崇拜和依靠的人物。但是除了修理壞人,爆豪沒有其他事情稱得上處理完美,他做不出綠谷的溫柔或歐魯麥特的沉穩,在別人眼裡他是一名剛開始磨煉的菜鳥,空有一身武力,卻十分衝動和暴躁。

好幾次任務途中,潮爆牛王只能使用個性先把爆豪捆成一團球,再到任務結束時,帶回事務所關幾天緊閉,他看著爆豪像看一個麻煩,總是問,你到底想不想當英雄?

那些世俗所強壓的壓力和不襯心的做法,爆豪全撒在與轟的相處上,非常任性。

兩人畢業後住一起,卻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鬧,半年後只好分居。

剛開始不習慣,找了一大堆工作忙碌自己,連文書的活都攬了,結果鬧的對方來電話不接,一個月不一定能見一次面。

現在想起來,轟當時說要出國,自己也沒什麼好不滿的。

“爆豪,我要出國了。”

那天是夏至,蟬聲綿綿,臨至傍晚的微風還是灼熱的,爆豪正好在下班時收到轟的訊息,約他在事務所附近的公園一見,剛見面,他說了這麼一句。

“哦,很好啊,出差很好。”今天的工作處理算是順心,爆豪心情還不錯,特地在旁邊的飲料機買了兩瓶綠茶,遞過去。

轟看著他,嘴唇抿起,欲言又止。

“幹嘛?又不是不回來了,什麼表情?”爆豪猛灌一口茶,嘖嘖說道。

“…可能真的不回來了。”

“蛤?”

“安德瓦叫我去的,美國,我不知道會去多久。”

即使空氣充滿熱度,爆豪還是能從指尖感受到一股冰冷血液的倒流,然後在腦袋裡形成強烈的憤怒。

“呵,所以呢?”爆豪捏緊瓶子,掌心的熱度讓茶漸漸增溫,沸騰的冒出咕嚕聲,“對我說這幹嘛?愛去哪裡滾去哪裡,別礙著老子的眼。”

轟皺起眉頭,似乎受了傷,盯著他軟軟地喊了句“爆豪。”

不管對方要說什麼,他都聽不下去。爆豪扔飛手上的罐子,捉起對方的衣領,咬牙切齒,“老子說了,滾,你的事到底乾我屁事?”

氣溫很低,嘴裡呼出的水氣都飄忽成白霧。轟悄悄看了眼旁邊的人物,這些年他們都長了個子,似乎轟長高的多,整整高出爆豪一個頭,現在略微低頭就能看到對方頭頂的窩璇,被冬天裡極為溫暖的奶酪色包圍,當年摸起來異常柔軟的頭髮,依舊暴躁的東一撮西一撮。

“爆豪,你好像瘦了。”轟說,毫不收斂自己語氣裡有似水一般的柔情。

“蛤?老子穿這樣你也看的出來,在國外是鍛煉透視力嗎?”

“不是。”轟微微一愣,搖搖頭,他以為爆豪會立刻吼他一句閉嘴,但是比起以前,對方的言語似乎沒有那麼具攻擊性了,甚至,剛剛還有一點幽默感?

他到底錯過多少他的轉變?

在美國待了兩年,參加事務所某位前輩的婚禮,很盛大很精致,並且有新人帶來的甜蜜與溫馨。

轟和其他的前輩們面露微笑地看著新郎新娘愉悅的走過紅毯,兩人有時相視而笑,有時低聲耳語,說不出的幸福。

“長大了啊,當年進事務所還是小毛頭一個,不靠譜,現在要結婚,要成家立業了。”身旁的前輩突然一個父母魂上身,淚眼婆娑的說,“時間真的不等人的啊。”

當晚,轟沒睡,打了一通電話給綠谷,首次主動問起“爆豪最近怎麼樣?”

“恩…沒什麼,還是一樣很活躍,他前幾天參與一件抓補組織案,大成功,人氣上升了不少。”

“是嗎…”轟感到一陣浮躁。雙方再說了一兩句,便掛斷電話。

他將整個人撲入床鋪裡,埋頭苦想著。

爆豪的大小事他都是知道,或許,還比某些在日本的同學們清楚,但是他明白地感到一陣害怕和不甘,他遲早會碰上綠谷說出不再是自己所熟識的爆豪,到那時,他們就真的斷個清白,沒有理由牽扯。

他們將完整地退出彼此的生活,身體和心靈都是。

不甘心,轟悶悶地將臉砸向棉被。他們在剛畢業的那一年的確是過得糟透了,糟到自己都接受了安德瓦的提議,來到國外,自願的,所以從心底油然而生的後悔到底算什麼?

他捉起手機翻開相簿,有一張唯一殘留的爆豪的照片,很模糊,照片裡的主角也不是他,就是如此,才能在自己手機裡存留這麼久。總是能給自己一個理由留下它。

他們都在很奇怪的地方堅持,卻惟獨分開時沒有保持。

他就看著那張失焦的照片一整晚,偶爾按了刪除,又按了取消,反反覆覆到了天亮,然後心甘情願地將桌布換成那張照片。

轟給自己一年的時間,該學的學會,被指派的任務做完,然後回日本。

即使如此,那股決意還是在正式看到爆豪後有點退縮,形成現在這樣不上不下。

轟有些懊惱地皺了眉頭。

“喂,陰陽臉,想什麼?是走還是不走?”爆豪不耐煩的聲音打斷轟飛遠的思緒,老實地扯了回來。不知何時他已經停下腳步,望著對方的身影發呆,爆豪也在前進幾步後發覺身邊的面癱池面沒有跟上,轉身看他,然後暴躁的走回來,“皺什麼眉頭!”他抬起手,想揉開對方皺褶的眉心。總是看不慣眼前的人憂慮的樣子,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卻沒意識到這動作已經逾了矩。

轟猛然驚覺,抬手捉住對方。

瞬間兩方拉鋸,誰都沒有收回手,卻像是下一秒就又能撤回,裝作沒這回事。

然而,轟嘴唇半啟,軟軟柔柔地輕聲說出,“爆豪。”然後舉起對方的手,貼上自己的臉頰,眼睛眨阿眨,半眯,受不了似地豆大的眼淚撲簌落下,“…爆豪。”

那次公園的不歡而散,並非轟出國前兩人最後的見面。

綠谷特別在轟去美國的前天晚上辦了一場歡送會。爆豪意外的出席,風風火火地突然到場,一臉兇神惡煞像要砸場,卻在中途又悄然離去。

轟看著對方瞧了他一眼,放下一口都沒喝的香檳,和誰也沒打招呼,默默地從大門出去。

十分鐘後,他找個藉口離開,在大門出去後左轉的第二個巷子裡找到爆豪。

那一晚很淫靡,水聲、親吻聲和喘息聲陣陣。轟壓著爆豪狠狠地咬,不論是後頸還是大腿根部都佈滿牙印和吻痕,乳尖被欺辱的挺立紅腫,他掐著爆豪的腰來回抽插,次次都精準地碾過致命點,想要把自己嵌入對方的半身。不夠,永遠不夠。他咬住對方的下唇,硬是嚐出一點血腥味,再舔拭,他要他們血肉相連。

轟焦凍盯著爆豪潮紅的臉和失焦的眼。他的嗓子不斷洩出呻吟,有時因為強大的快感而仰著頭胡亂的搖著,五指在轟的背上留下一條條抓痕,比往常的任何一次做愛還要瘋狂,像要抓爛他的背。紅痕在背脊上怵目驚心,卻會在事後反覆端瞧後覺得無限甜美。任何對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跡都是如此,應當要是如此的。

果然還是不一樣啊。爆豪用他僅剩的一絲理智想著,心底泛起陣陣苦澀。

即使是轟在爆豪身上馳騁也好,爆豪在轟身下呻吟也罷。他們誰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喊過對方一次名字。空氣是情色且死寂的,雙方繃著一張臉,互相索取,正在嘗試將那些痛苦的眷戀轉換成傷痕還給對方,希望脫離這份情感,希望能將溫暖轉移到另一個胸膛,或許,現在是誰在自己身上或者身下都沒差吧,他們只想發洩慾望,而這個人剛好合適而已。

從一開始就是錯誤嗎?所以之後要開始亡羊補牢嗎?

呵。爆豪從心底發出一聲冷笑,來的及嗎?

隔天,天未亮爆豪就醒了。以前有很多次這樣的狀況,一夜的歡愉後通常都是爆豪先醒過來,然後會粗暴地揍醒像八爪章魚般巴著自己的轟,嘴上邊碎念著,邊走進廚房準備早餐,等做好就再次走進臥室將迷迷糊糊的轟徹底打醒。

每個早上都要叫他兩次,每個。

爆豪睜著眼,起身,看著身旁躺在被窩裡老老實實的人,有著規矩的睡眠姿勢。扯了個十分難看的笑容,原來他也可以不用一定要抱抱枕啊。

爆豪捏平臉上的苦笑,掀開被子準備下床,他必須要在轟醒來前離開。

然而一動,他才發覺被單下的手被人握住。轟用一種不緊不鬆的力度掐著爆豪小拇指的一個指節,剛剛的動作已經讓爆豪的小指脫離他的掌握。轟輕輕皺了眉頭,沒醒,卻喃喃唸道“爆豪…”

他是不會承認自己的眼眶紅盡。爆豪捂著臉坐在床邊數分鐘,想魂斷此處,誰都好,能把現在這份情感剝離他的身體就好。

他還是走了。後腳剛離開,轟便幽幽轉醒。

“爆豪…”轟輕輕柔柔地說。

那些紛亂夾雜的相處忽地全都堆疊在爆豪腦海裡,有一個聲音在心底響起,越來越大聲,喊著,算了。

不管是什麼就讓它一直都保持這樣吧,那些兜轉的、不願放下不敢拾起的情感就繼續這樣吧。讓那些東西成長、失控然後狂妄燃燒,直到所有雨裡都沒有水,直到盆栽裡的火焰都變成金魚,直到永遠。

原來兩條線背道而馳,竟是把地球結結實實繞了一圈,才迎頭撞上,成結。

罷了。

“…哭什麼,醜死了。”爆豪惡狠狠地抽出自己的手,用衣袖粗魯地在轟的臉上胡了幾下,那些鼻涕眼淚黏到了爆豪的袖子上。

轟眨了眨眼,悶悶的說“輕點,會痛…。”

“囉嗦,回家。”

                                                                                                              END

------

第一次寫轟爆文   中間面臨卡死的狀態   但是還是硬把它寫完了

我喜歡的轟爆有很多種感覺   我寫出來的暫時只有一種   希望以後可以寫出更多

結果轟的台詞好像大部分都是在說"爆豪"哈哈哈

結局真的停在這裡   但是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笑)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