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POPO華文創作大賞決選入圍作品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我們

日子在我面前疊起了二十五本年曆,裡面寫滿了無憂無慮的年幼時期、懵懂無知的青少年階段、浪費青春的苦讀高中時代、終日耍廢的大學生活。當時的一切都能自然的與「青春」二字畫上等號,直到畢業後出了社會卻是什麼都僅能和「現實」沾上邊。

分明昨日還是個愛翹課的學生、假日不睡到中午就不罷休的人,怎麼現在已經是個必須要被時間追著跑的上班族了。時常覺得自己像罐被擠入過多二氧化碳的氣泡飲料,只要再多一毫克的外力,就隨時會將負面的情緒炸裂,日子被壓得好緊、好窒息。

所以一直很慶幸有一個他能在我身旁伴我度過每個令人喘不過氣的今日。

「千槿、朱千槿,起床了。」一陣好聽的男聲伴著陽光的溫煦灑入耳裡,我翻過身子緊抓著棉被將自己包裹在內。

棉被被輕輕掀開一角,我的額頭被貼上溫熱的唇瓣,「不要賴床了。」

「好。」我以微弱的氣音應答他的話,卻言行不一的抓起枕頭往胳臂上放,闔上雙眼儲存睡意。

「妳再賴床我只好使出大絕招了哦。」語畢,他咧開嘴笑將我整個人抬到他的肩膀上,把我抱到吧台上,怕高的我嚇得整個人都清醒了一半。

「醒了吧?」他整整我凌亂的頭髮,我呆滯的瞅著他頷首。

雖然努力想睜開眼睛,睡意卻逼得我只能微微瞇起雙眼,我伸出手捧起放大在我眼前的臉龐,「子方。」

「怎麼了?」滿臉疑惑的男子是游子方,他是我交往五年的男朋友。

「你的黑眼圈怎麼感覺更重了?」

「整天被公司壓榨加班、現在為了叫醒妳都得比平常更早起了,妳說我能沒黑眼圈嗎?」聽了他的話我咯咯笑著,他無奈的輕捏住我的鼻頭,看來是把愛賴床的我叫醒已經成為他每天的例行公事了。

我們從大二開始交往至今,大學畢業之後,他被系上主任推薦到科技公司擔任電腦工程師,我沒有從事本科系的行業,而是在朋友的介紹下到企業接手文書處理的工作。

每個早晨,無論晴天、雨天,還是颱風天,他都會溫柔的將我從周公身旁拉進他的懷裡將我喚醒。我很喜歡他輕聲喊著我名字的聲音,那總會讓我格外喜歡自己的名字,明明小時候覺得自己的名字在我們身處的世代顯得有些老氣。

「千槿。」

「嗯?」我咬下一口豬排三明治後轉過頭看向子方。

他從衣櫥抽了一條領帶出來,隨意的掛在自己的脖子上,他沒有說話,僅是將嘴巴和眼睛都笑彎成一道月牙,我知道他想幹嘛,但壞心眼的我總愛鬧他一下。

我又咬了一大口豬排三明治到嘴裡,還沒吞下去就沒禮貌的逕自開口說話,「可是我在吃豬排三明治耶,手很忙沒辦法幫你繫。」

「好吧,那妳慢慢吃。」

他邊說邊從脖子上拿下領帶,在我嘴裡還含著剛是咀嚼完食糜的情況下,將領帶的兩端分別繫在彼此的脖子上,我與子方的距離大概只有一口豬排三明治的大小而已。還不用等他有其他動作,我就已經感受到自己耳根的熱燙,他也有發現,所以施力扯了扯領帶縮短了它的長度後,準確地將他的唇扣上了我的嘴。

「千槿,這樣繫是正確的嗎?」他嘴邊滿溢的壞笑更讓我感覺害羞。

我解開在我脖子上的單結,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邊向子方說道邊為他繫上領帶,「不是我在說,你繫領帶的技巧真的很差,完全是個不合格的上班族。」

「那接吻技巧應該還不錯吧,絕對是個合格的男朋友。」他笑爛如花,也不怕我把豬排吐到他臉上。

「你才該慶幸有一個能天天為你繫領帶的女朋友。」我朝他頰邊印上一唇,「快吃早餐吧,我得去化妝了,不然你又得怪我化妝太久害你上班遲到。」

其實我不像一般女生一樣需要在化妝台前坐上個三、五十分鐘就為了搞一個完美的妝容,沒有眼線畫歪而愈描愈粗的風險、或是睫毛膏沾到下眼瞼而蓋上厚粉的困擾。我通常只上底妝跟唇膏,隨便抓一件襯衫配上貼身牛仔褲便行,文書處理的工作是不需要太顧門面的工作,所以我都以輕便為主,是個由內而外的懶女人。

十分鐘後我站在子方面前,看著他才吃到一半的三明治,語帶調侃向他說道,「你同事要是知道你上班遲到的真實原因是早餐吃太慢會做何感想?」

「遲到的原因絕對是叫醒妳花了大半天的時間。」

「好,衝著你這句話,我今天就設三個鬧鐘,明天自己準時起床!」我作勢拿出手機,卻沒有絲毫要設定鬧鐘的意思,就只是拿出來顯擺一下而已。

子方也知道我只是說說屁話,瞇著笑眼將剩下的三明治塞進嘴裡,「我們走吧,先載妳去公司我再去上班。」

我抱住他的手臂倚在他身上向子方撒嬌,「好。」

那時候的我們,做什麼事、說什麼話都是以「我們」作為開頭詞,直到我注意到子方的話語裡頭都是以「我」為起始時,他已經要離開了。

子方,你是不是知道我對於你說的話都會答「好」,所以你才能毫無眷戀的將我留在原地,自顧自地往岔路向筆直的走?

最好笑的是,不管你選擇的是哪一條岔路,都不會帶上我。

我們分手吧。

這是你最後一次用「我們」作為開頭的句子,可是這次你沒有等我說「好」就擅自為我們畫上了句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