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牢房‧櫃台‧入獄-

☣    ☣    ☣

-牢房‧櫃台‧入獄-

      烈日,載著金屬牢籠的馬車搖搖晃晃在地上再次拖出了軌跡,將上千、上萬個人的歲月再次覆蓋了過去。隨行的獄卒正在籠中逞著不屬於他的獸慾,向一對母女施淫,即便是極為不道德的強迫與侵犯,卻也不見籠中的男女們起義抗爭,因為另一名獄卒懷中擁著槍,邊替他的同伴照看四周、邊翹著高昂的嘴角,幻想著待會兒輪到他時會有多麼爽快。

      許多人因無能為力的愧疚與場面的難堪,紛紛面向牢籠外的世界、數著地上經過的沙塵,以眼不見為淨。牢籠中裝著各地區來的囚犯、戰俘或是不受寵而被扔棄的奴隸,誰屬於甚麼身份,幾乎都可以輕易地從身上的穿著判斷出來。

      一位穿著佈滿髒污的連身橘衣的男子,剛好就在洩慾獄卒的旁邊,雙手與雙腳上的鐐銬和他撇頭向外的模樣說明了情況。從身上囚服的破洞數和程度來看,他過得不算慘,至少沒有比籠子中其他的人難受。

      空中傳來清楚的鳥嘯,一隻沙漠獵隼從萬里無雲的大氣中掠過,男子抬頭望著那隻獵隼,牠的視線只停留在馬車上幾秒,便掃到旁邊的荒漠,這裡沒有任何可以讓他飽食的獵物存在。

      原本景色皆是如此的荒涼,也理應如此荒涼,但當馬車所經的軌跡越來越明顯、數量也越來越多時,這沙漠開始出現了一些不屬於這裡的景像。五彩繽紛的氣球突然襲上天空,為這藍色畫布點綴了不少色彩,拉炮的紙花碎屑被炸到天上,像花瓣灑落在馬車上,也穿過牢籠的間隙落在了已經飽足了的獄卒和囚徒們身上。

      畫著濃裝的小丑捏捏臉上的大紅鼻子,發出了幼稚的聲響,一些爆米花、綿花糖及烤肉的小吃攤被不少穿著同樣制服、屬於這地區政府的官方獄警給圍了起來,隨意地排隊購買那些零食與飲料,更多的獄警駐列在軌跡兩旁談天酒地,有的站著有的坐著,甚至是躺在地上死睡,更有人悠閒又歡樂地高歌秀舞,甚至是為了即將進入獄門的囚犯們大聲鼓掌和喝采,簡直像是某個穿著制服團康隊的野外露營區似地。

      「歡迎到監獄星球!」

      牢籠中兩個獄卒邊滿意地拉起褲頭扣好皮帶,從專屬於他們出入的小門離開籠子,向他們自己這次運送的囚犯們高舉雙手驕傲地介紹。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巨型的半球型黑色建築,粗估佔地約有三座足球場那麼大,但卻幾乎沒有甚麼窗戶,外邊還佈滿了隔著一些距離、看起來有點特殊的金屬網,罩住了整個監獄。

      從外觀上來看,監獄的出入口似乎是同一個,就在馬車停下的正前方,一座高快三層樓、左右對邊的老式厚金屬板大門。

      「嘿、嘿!」

      當原本剛好在獄卒旁邊的男子,感覺到有人隔著籠牆輕扯自己的袖口,轉頭發現竟然是剛剛在大肆放炮、奏樂慶祝車隊到來的小丑在叫喚自己。因為馬車高度的關係,男子俯視著小丑,看他到底想要做甚麼。

      「你要不要這個?只要兩次就賣你哦!」

      小丑手上拿著一件有點破舊的防彈衣,向男子兜售著。男子愣了一會兒,並往朝著注意到有對話聲響而下馬車慢慢走來的獄警,一些穿著同樣制服在門邊胡鬧的獄警開始指著小丑和男子放聲大笑。

      「別看我,繼續啊,還是需要我給你一些建議嗎?哈哈哈~」

      護送馬車的獄卒跟著笑了起來,闔上嘴時那高傲又奇怪的微笑帶著一股不祥與不懷好意的味道,彷彿藏著甚麼恐怖的秘密等著讓男子自己去揭發。

      「很值得的啦,快點!兩次而已超划算,如何?」

      「兩次甚麼?」

      男子不解地瞇細了眼睛詢問,小丑用另一隻手做出了握空拳的模樣,並上下甩動。

      「這個啊!」

      此時旁邊正觀注這件事的獄警們都噗哧一聲大笑了出來,而護送的獄警則是一副裝作嚴肅又認真的模樣向男子不斷點頭,用大姆指指著小丑,示意他說『他是對的!』

      「呃……不,謝了。」

      男子尷尬地拒絕,小丑立即換上了不爽快的彆扭表情,嘴裡開始喃喃地向空氣教訓著顧客多不識相邊離開馬車:「你會後悔的……你等等就知道了哼……!」

      一個腦人的長哨音從旁邊負責管理大門的獄警傳來,護送囚犯的獄警和駐點在監獄附近的獄卒們開始進行各種交接,口頭上、書面上、核對犯人名單、數量和時間。

      在這看似非常隨便的大環境下,顯得這些手續似乎有些太過於天差地遠的繁雜和謹慎。車上的囚犯們的陰霾心情與神情並沒有改變,在這次的旅途中被凌虐或侵犯的人依然繼續啜泣。男子心中原本的不祥預感卻漸漸地擴大,但這就像不想坐卻被人強迫綁在第一排位置上的雲霄飛車,想不想去體會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各種恐怖,不是他自己所能決定和控制的。

      資料交代完畢後,護送的獄卒發出了命令,並踩下了埋藏在門邊的一個開關,從淺沙中慢慢浮起了一個機械裝置,並將馬和籠子微微抬離地面,接著兩條細長的金屬軌道便從沙塵中現形,延伸進至今仍緊閉的監獄大門中。

      裝置將車輪固定在軌道之後,原本悠閒玩耍的獄警們紛紛拿起自己的武器和防禦裝備,來到監獄大門一些距離的位置待命。仔細一看,除了一些常規的槍支和小範圍的爆炸型武器外,竟然還有裝載著機槍和火箭砲的重型坦克,所有人原本那隨便的態度,紛紛換上一種像是戰爭要爆發前的興奮、期待與謹慎。

      一切都準備就緒,所有人除了囚犯們的啜泣與沉重的呼吸聲之外便是一片死亡般的寂靜,連風似乎都停止了下來。幾秒後監獄大門便發出了沉重的撞擊聲響,兩片厚重的門板緩緩地開啟,未定時保養螺栓也跟著傳來間隔式的磨擦聲。

      當大門完全開啟後,裡頭只有整片連光都照不進也照不穿的黑暗,囚犯們也因為這奇怪的氛圍而屏住氣息,試著從牢籠的間隙探頭往裡面看是甚麼模樣,但卻甚麼也看不到。

      「你會後悔的,你們全都會!」

      那小丑還在碎碎唸,也因為他打破了這陣寂靜,其他的獄警也跟著說起話來。

      「哈,終於可以回去休息不用再待在這種鳥地方了!」

      裝置鐵軌開始將馬車緩緩地載送進去,就像一個大鐵怪張嘴準備將馬車給吃下一樣。

      「怎麼會?我還蠻喜歡這工作的~」

      「沒有意外的話,這是最後一批了。」

      馬車與牢籠,完全沒入了黑暗之中,沉重的金屬門也緩緩地合上,門板緊閉的那一瞬間,外界的所有景像、聲音、和其他可感受到的溫度與氣氛,彷彿穿越到另一個世界似地,完全斷了開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