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3呂陌舒

      我所就讀的苑杏高中,設備齊全且優質,資源豐富且多元,卻是所公立高中。

      就好比眼前的商店街吧,光是中午出來覓個食,就會讓你有選擇困難症。而且,除非你每天特意吃一樣的或是嚴重挑食者,不然一個禮拜下來要重複根本是不可能的。

      「筱筱,妳說,為什麼學弟妹的表情一個比一個精彩啊?」

      「想必是看到了商店街,內心澎湃激昂。」她聳肩,「那傢伙呢?」

      「如果妳是說游玹濰了話,他在那呢。」

      「既然是跟體育班的哥兒們在一塊,那我們就自己去吃吧,我可不想跟一群有汗味的男人吃飯,礙食慾。」

      我失笑,「是有沒有那麼誇張。不過也好,吃個飯而已,帶上一大群人是要聯誼嗎?我才沒那心思。」

      我們踏著輕快的步伐,走進最裡頭的拉麵店。

      「要吃什麼?」

      我起身,「一樣豚骨拉麵,妳先去付錢,我去拿餐具。」

      「游玹濰,既然你坐的最靠近裡面,就你去拿餐具吧。」

      「唉,早知道我就坐靠牆的位子了。」

      不是吧……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那麼衰?

      我真的超級痛恨在公共場合遇到他,因為他會很大聲的叫我名字,超糗。

      於是我想順勢走近一旁的廁所,這樣一來,要回座位時就不會碰面了。

      我快步溜進去,準備迅速的關上門。

      「呂——陌,妳在幹嘛?」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我揚起一抹燦爛無比的笑容回過頭,「幹,什麼?」

      「沒啊,看妳上廁所上的那麼急,就隨口一叫嘍。」

      我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滾。」

      「嘿,兄弟。她不是全年級跑最快的女生嗎?你竟然認識!」男孩帶著痞痞的笑容搭上游玹濰的肩頭。

      講得好像我很高冷一樣。

      「何止認識,是哥兒們了。」

      「長得這麼可愛,介紹一下吧。」

      唉,不要在他面前提到可愛啊。

      「可憐沒人愛嗎?」

      我就知道。

      「游玹濰,你嘴巴最好給我放乾淨點喔。」我微笑,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看著他痛苦的哀嚎,我滿意的加深了嘴角弧度。

      「妹子別生氣,來來來認識一下吧。」另一男孩看了眼游玹濰,滿不在乎的撇開視線,朝我看來。

      「妳叫……呂陌是吧?我叫慕以淵,田徑隊隊長。」他帶著玩味笑道。

      聞言,我臉色一沉,「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次。」

      「我說,妳叫呂陌是吧?」

      「呃,隊長,她不是呂陌,是叫……」

      我捂住游玹濰的嘴,霸氣的朝慕以淵大吼:「林北叫呂陌舒啦,啊不是想認識還叫錯名字?我不懂。」

      我拎起游玹濰的領口,語氣帶著幾分危險:「還有你,游玹濰,沒事不要亂叫我名字不就沒事了?」

      向筱竹似乎見我們火藥味十足,站起身乾笑著說:「啊哈哈哈……陌舒,妳的麵來了,趕緊吃吧,別理他了。」

      我拍拍衣袖,掃了眼被我甩在地上的游玹濰和呆立的慕以淵,「算你們好運。」

      「欸陌舒,那慕以淵……妳認識啊?」才剛坐下,就見向筱竹賊兮兮的問道。

      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誰想認識他啊,那麼白目。」

      「拜託,整個學校的人誰不想認識他呀?」

      「怎麼?該不會他又是什麼校草還天菜的,他長那副模樣,妳跟我說一堆女生喜歡他我就噴湯給妳看。」

      「看來妳得噴給我看啦。」她得意的衝我笑,「他的顏值可是校草等級的,幽默風趣,學姊們都愛他。」

      我還真差點沒被湯嗆到,「我在苑杏高中生活了一年,竟然不知道有這回事。」

      「妳當然不知道嘍,妳一大半時間都花在搞你的男友葉紹霆,哪還有時間看帥哥啊。」

      我無奈一笑,「說的也是。」

      「不過,學姊們也只敢在遠方觀望,沒人敢近距離跟他對話。」

      向筱竹這人可厲害了,講話總喜歡把話說一半,挺吊人胃口。

      「為何?」

      「除了熟人能跟他打打鬧鬧以外,其他人大概只能講上幾句話而已就結束話題,誰還會想主動找他呀。」

      我挑眉,「喔?」

      「他可是超級句點王吶,據說目前為止沒人能征服他,和他聊得來。」

      「喔,我跟妳說,我最討厭句點的人了,像那個葉紹霆,在網路上句點的跟什麼似的,還好沒有連現實生活中也如此,不然我才不想理他呢。」

      「唉唷,別老提他啦,妳煩我聽了更煩!」她厭惡的噘起嘴。

      「是是是,不講不講。」

      她以紙巾擦拭嘴巴,「走吧,快午休了。」

      游玹濰那桌也起身準備離開,我加快腳步,不想再看到他們。

      慕以淵站在櫃台前與老闆娘小聊幾句,見我要離開,點個頭微笑致意。

      我輕扯了嘴角,迅速經過櫃台。

      擦身而過的頃刻,我不僅沒聞到汗味,還嗅到了一股男人不該有的淡淡花香。

      那氣息,陌生卻不突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