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

          「南風又輕輕地吹送…‥相聚的光陰匆匆……親愛的朋友請不要難過,離別以後要彼此珍重……」

          驪歌伴隨著一股無形的憂傷響起,我望了望四周,不少人低著頭抹著眼淚,抽噎聲越來越響。

          而我,則趁機掩嘴打了個哈欠。

          今天,是我們國中的畢業典禮。

          彷彿整個禮堂只有我最不像個畢業生,等驪歌結束大家都抱在一起哭成一團了,我依舊面無表情望著前方,心裡OS這個畢業典禮何時才能落幕。

          當典禮流程走到畢業生自由拍紀念照後,我終於鬆一口氣,拿著畢業證書、獎狀及獎品,一個人默默地離開人群,離開這個禮堂。

          一個人,聽起來很孤單吧?反正也無所謂,從小到大,我的生活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同伴,更何況畢業了還是換了環境,周遭人事物都物換星移,沒有什麼好留戀或不敢割捨的。

          我的字典裡,沒有「好朋友」這種狗屁東西。

          坐在禮堂後的花圃上,好好沉澱我自己,因為從此,我就要和這個地方說再見。

          不是這個學校,是這個地方。

          「宋紫鴛!」突然,有個聲音從我後方傳來。

          轉頭一見來者,我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問道:「你怎麼也跑出來了?」

          他笑得燦爛,「拜託,拍照很無聊欸!而且裡面超悶,就從後門溜出來啦。」

          我彎了彎嘴角,沒有說話。

          「哇,妳好多獎品喔。」他指向我抱著的那一堆畢業獎,眼睛發亮,「沒想到妳三年級還是這麼厲害。」

          「你要嗎?這裡獎品有重覆的,一個給你。」我把其中一個相同包裝的塞進他懷裡。

          他欣然接受,「宋紫鴛妳人超好的欸,謝謝謝謝。」

          看他那麼開心的樣子,我忍俊不禁。

          「對了,妳想唸哪一所高中?」他問。

          當我把校名唸出來時,他的表情有些愕然,「跟我想唸的一樣欸。」半晌,他又問:「但我覺得妳應該要去唸更好的學校,為什麼沒有?」

          「我媽說過幾天要搬家,離新家近。」

          「你們真的……要搬了喔?」他低聲問。

          我點點頭。

          我們都沉默了,然後我聽到禮堂內傳來陣陣歡呼聲。

          「哈,也不錯啦。因為我覺得我們會同班。」他打破了沉默。

          我一臉懷疑,「確定?」

          「哎呀會啦會啦,我們才同班兩年而已,要不是三年級妳被調去資優班,我們就三年都同班了。」

          「你就這麼喜歡跟我同班?」

          「嗯!這樣妳就不會是一個人,只有我懂妳的個性,別人又不懂,女生這樣酷酷的也是一種特色啊,對不對?」他嘴角微揚,我的目光因為那個笑而失焦了。

          眼前這男孩,是國一開學後第一個和我說話的人,也是唯一一個目前還和我聯絡的人。

          我的個性本來就比較冷,沒有女孩子的那種嬌媚,他能忽略我冷酷的性格而不斷用他陽光的笑和話語溫暖我,我真的有被他感動。

          好吧,他算是被我所認同的朋友。

          「那個……搬家需要幫忙嗎?」他眨了眨清亮的雙眸。

          「不用,謝謝。」我淡道。

          「好吧,有需要隨時都可以call我。」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我要先回去了,因為跟同學約好一起去吃午餐。」

          我點點頭,微微揮了手跟他道別。

          「掰掰……喔,還有謝謝妳的禮物。」他單手舉起我給他的那個畢業獎品,在陽光下,他好像整個人都在發光。

          我揚起嘴角,目送他蹦蹦跳跳的背影離開。

          這個會真心對我笑的男孩,叫吳易帆,名字跟他本人一樣,那麼單純。卻又讓人難以忘記。

          寧靜的夜晚,我一個人在家。這時候有電話聲,便會完全破壞整個空間的靜謐。

          「喂?」

          「紫鴛,我是媽媽。」

          「妳又要加班了嗎?」我微微皺眉。

          「嗯,可能七點左右才會到家,晚餐要記得吃喔。」

          「……嗯。」

          「唉呀,開心點嘛,我會盡快回去的啦!」

          「好啦,自己小心。」

          「知道啦,最愛妳了,掰掰。」

          放下話筒,視線不經意觸到放在一旁的照片,被一個小小的方形相框框著,我看著那張照片出了神,一股莫名的酸澀直湧心頭。

          那是爸爸媽媽、還有我的一張照片。

          爸爸在七年前的工作途中發生意外,已經離開我們了,那時我還小,不知道爸爸發生了什麼事,就連親戚朋友都圍在一個大木箱周圍哭泣,我也只是安靜地站在旁邊,什麼都沒問。

          直到我真正明白爸爸再也不會回來,我才放聲大哭。

          媽媽承擔了所有家務事,為了讓我一樣過好日子,她寧願加班多領些錢,也不顧自己累不累。時常看媽媽這樣,我其實很心疼,只能認真把學生這個角色做好,讓媽媽不需要為我操心。

          這也是我為什麼寧願選離新家近的高中而不去唸交通紊亂的都市裡的明星高中。

          這是我目前能表達的一點孝心。

          手輕拂過照片裡爸爸的臉龐,同時也牽起滿滿的思念。

          爸,我們要搬家了……

          媽媽連續跟公司請了五天假,就為了搬家,新家是爸爸以前就買好的,他說我如果哪一天考到郊區的學校,可以搬到新家,暫時不用煩惱通車或住宿的問題。

          「呼!終於搬完了。」媽媽抹掉額間的汗珠,又看了看掛鐘,驚呼:「啊,十二點半了喔?」

          「嗯,餓了。」我接話。

          「好,我去煮好吃的。不過好像沒有買瓦斯罐,妳可以幫忙買六罐回來嗎?以備不時之需。」

          「對街那邊有賣嗎?」

          「有,不用走很遠就看得到,要小心喔!」

          「嗯。」然後我便走出家門。

          果然,才過一個紅綠燈就買到了瓦斯罐,我踩著緩慢的腳步,嘴裡哼著簡單的調,沒有多久就到家了,同時,我注意到這個方向除了我們家以外,旁邊還有一棟房子,我們家二樓的陽台跟那棟房子二樓的陽台剛好成一直線,我才發現這兩棟房子的外觀是一樣的,設計、顏色、樓層都一樣,只是陽台的方向不同而已,如果有兩個人各自站在兩棟房子的陽台處,正好能趴在護欄上聊天。              

          我不禁莞爾:設計這房子的人還真有心。

          也許是看得太入神,轉身之際,就這麼撞上一個人,我失去平衡,手一鬆,手中的袋子便掉在地上。

          「對不起……」我們同時出聲。

          我連忙蹲下身撿袋子,沒想到他比我早一步撿起袋子,我們的視線在蹲下的那一剎那對上,當我觸到那雙清澈的眸子,我馬上移開目光,不多加注視。

          被我撞到的,是個年輕的少年。

        「對不起,我是看妳好像在看什麼,所以多注意妳一下,有嚇到妳嗎?」他的聲音低沉,卻意外地好聽。

          「沒有。」我仍低著頭,只有伸出手接過他為我撿起的袋子。

          「妳在看這兩棟房子對吧?是不是哪裡吸引住妳?」他又問。察覺到他慢慢彎下身,似乎想看清楚我的表情。

          我趕緊讓長髮遮住側臉,「沒有,沒什麼。」然後急急地轉身,「謝謝。」留下這句話,我始終沒正視他。

          關上家門,我用背緊抵著,剛才那少年的聲音依舊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宋紫鴛,妳到底怎麼了,對方只是問話並沒有惡意,妳何必這麼冷淡?

          甩甩頭,我阻止自己再去回憶那雙像星星那麼清亮的眼眸。

          走進廚房,媽媽正在炒菜,我把瓦斯罐擺進櫥櫃,問了個問題:「媽,隔壁那棟房子有人住嗎?」

          「有啊,改天我們送個小禮給他們,既然都是鄰居了就好好認識一下。」

          望著媽媽的背影好一會,我沒有再說什麼。

          失去最愛的人之後,最害怕的就是寂寞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