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那年,大二。

周敬桓有一個習慣,只要他比賽時孫之念沒有到現場,他總會在賽後打電話給孫之念,與她分享球賽的內容,等待孫之念給他建議。如果當天輸球,孫之念就會在電話那頭,靜靜聽著周敬桓的沉默與嘆息。

今天是周敬桓大二賽季,八強賽的最後一天。孫之念奉命前來觀看周敬桓比賽,看著人山人海的觀眾席,孫之念內心有一點欣慰,國內的籃球還是很受球迷重視的!在每個運動員的背後有人支持的感覺真好,儘管她不再是運動員,但她還是持續關注著在各個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運動員。

最後一場賽事是由周敬桓所在的啟程大學,對戰李韋晟所屬的禾仁科大。可對於孫之念來說,並沒有像外界所說,看兩所世仇球隊的兩大球星對決,這麼八點檔的戲碼,儘管她與李韋晟有過那麼一段戀情,畢竟過去的事都過去了。

何況,李韋晟所在的禾仁科大人才濟濟,儘管高中時期已經是明星球員,可大一時李韋晟上場的時間並不多,學長們都是更有經驗的球員,甚至有幾名國家二隊的預備球員。

周敬桓比較特別,雖然並不是速度最快的選手,但他球商高、身高夠,一九零的身高還擔任著控球前鋒的角色,在對位的情況下,有著不小的優勢。

啟程大學這兩年面臨學長畢業,擁有實戰經驗的球員不多,所以在大一時他的出賽時間很多,累積了許多經驗,現在大二的他已經是足以撐起球隊的支柱。

今年,原本該是推進成績的一年,可是,暑假期間啟程大學的主力球員一一受傷,只能依靠大一菜鳥來應付接下來的賽事,在整體的戰力不夠成熟的情況下,周敬桓這個控球前鋒還得跑去籃下客串中鋒,分身乏術,別的不說,光是體能就消耗得很快。

毫不意外,啟程大學在對方戰力成熟的狀況下慘敗。

孫之念坐在觀眾席上並不驚訝,這完全在她意料之中。可看著球場上的周敬桓那失落的模樣,著實讓她有些心疼。她能理解周敬桓心中五味雜陳的感受,畢竟上個賽季,啟程大學與禾仁科大可是冠軍戰的對戰組合,才過一個賽季,對手依舊保持著高水準,而他們卻是大比分輸了這場球賽,以本賽季第八名作收。

在球場上總是冷靜沉著的周敬桓,有著不為人知可愛的一面,就像現在球員們正走到球場兩側的觀眾席致意,好勝的周敬桓低著偷偷擦掉眼角的眼淚。孫之念無奈地看著如此可愛的周敬桓,這該死的好勝心呀。

孫之念率先離開座位,走到球員休息室的走廊想等周敬桓出來,無奈太多人在休息室外等球員們合照。孫之念靈機一動,咬了咬下唇隨即調皮一笑,是時候該使用點特權吧?身為前球員,被放行的機率可是百分百,別人是不知道,至少孫之念能有這份特權,她和啟程大學的蔡教練很熟,蔡教練還時常詢問孫之念要不要協助教練團做戰力分析,可這兩年孫之念實在太忙,學分超修就算了,還有小說還沒寫完,沒辦法給球隊實質的幫助。

孫之念還在糾結的時候,球員們也一一走了出來,孫之念簡單地和他們打個招呼,卻還是沒看到周敬桓,只好隨便抓住一個球員問,「念廷,敬桓還在裡面嗎?」

「對啊,教練還在跟他說話。妳進去找他們吧。」

孫之念點頭,正要走進去卻差點撞到剛要走出來的周敬桓。

「喔,嚇我一跳!」孫之念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撫自己受驚的小心臟。

周敬桓沒有說話,只是扶著她的肩膀將她往外帶。

「你還好吧?」孫之念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周敬桓還有些紅的眼眶。

「還好。」

孫之念感受到後方有許多炙熱的目光,想也不用想,是周敬桓的球迷默默在她後方,等著排隊合照,早已經見怪不怪。

孫之念心想,哼,我以前球迷也是很多的!

「你們先拍吧,我在外面等你。」

「好。」

孫之念獨自一人在體育館門口滑著手機,身後突然響起此起彼落的歡呼聲。她一抬頭就看見禾仁科大的球員和球迷都走了出來,還湊巧地和李韋晟對上眼,孫之念馬上移開眼神,恨不得現在能有一個隱形斗篷。

她假裝若無其事地轉到另一個方向,閉上眼睛心想,馬的。

「喂!妳在這邊幹嘛?」黃宇堂的聲音在孫之念耳邊響起。

黃宇堂是李韋晟的好友兼隊友,也是孫之念和李韋晟交往時最稱職的煙霧彈。

「呵呵……看球賽啊。」

「喔,這樣啊。」他把頭轉向身旁的李韋晟,笑得有點曖昧。

「不要鬧。」孫之念收起笑臉,略為嚴肅地說。

孫之念沒有和前男友當朋友的習慣,但要完全避開李韋晟根本不可能,高中三年認識的男、女籃球員根本數不完,他們之間有太多的共同朋友。

「好啦不鬧妳。妳來看誰啊,看啟程大學?」

「對啊。」

「行,我們先走啦。」黃宇堂向孫之念揮揮手。

「掰掰。」多一秒孫之念都嫌尷尬啊!

啟程大學的球員也都緩緩地走了出來,而每次都是周敬桓最晚踏出體育館。

『所以我到底為什麼要等他啊!太折磨了,好想回家。』每次等周敬桓,孫之念心裡的OS都是這些。

「走吧。」終於走出體育館的周敬桓拍了拍靠在體育館門口的孫之念。

「喔,先去吃飯?」

「嗯,妳想吃什麼?」

「火鍋?」

周敬桓不太會拒絕孫之念的提議,因為她太挑食了,當他提出十樣,孫之念可能會拒絕八樣。後來他學乖了,讓孫之念選就好。

「欸。」孫之念抬頭看著周敬桓,然而周敬桓真的太高了,一九零的身高,讓只有一六零的孫之念有些吃力。

「幹嘛?」

「你今天幹嘛哭啊?」有看過高大的男人這麼愛哭的嗎?孫之念撇撇嘴,無語。

周敬桓瞥了她一眼,腳步也慢了下來,「覺得今年賽季很辛苦,就這樣結束也有點不甘心吧。」也只有面對孫之念時,他才能輕易將脆弱的一面徹底展現。

「結束這個賽季還會有下一個啊!你們今年確實蠻倒霉的,畢業好幾個主力學長就算了,這階段還那麼多傷兵。」孫之念拍了拍他的背,「我們周真的辛苦了。只要難過一天就夠了,球員嘛,結束就是一個新的開始,加油。」

孫之念也不太會安慰人,能做的只有陪他說說話、吃吃飯,替他加油打氣。

周敬桓好不容易露出笑顏,輕輕摸了摸孫之念的頭。

啟程大學止步於八強,四強戰則是在不到一個月後開打。

孫之念手裡捧著盤子。無語地看著眼前特地跑到她租屋處看冠軍賽的兩個男人,周敬桓與孫念廷。把切好的水果放在桌上,翻了個白眼,「請問你們不會在宿舍看嗎?我家比較適合看球賽是嗎?」

「怕妳無聊啊!」孫念廷拿起蘋果,揚著頭理直氣壯地笑說。

「念念,妳快坐下要開始了!」周敬桓拉著她的手,強迫她坐下,「妳覺得誰會贏啊?」

「體大吧。」孫之念隨性的癱在沙發上,不以為然地說。

「為什麼?禾仁去年得冠軍的主力都在耶,今年甚至還沒輸過球!連勝耶!」孫念廷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孫之念,一秒變化表情,瞇著眼調侃,「嘿,妳真的很壞,怎麼可以因為前男友就看衰別人!」

「……」孫之念無語,忍住想揍人的衝動,又翻了一個白眼,「連勝可以是助力,也可以是阻力!運動員最怕的是輸給心理壓力,懂沒?」

不負眾望!喔不是。偏偏被孫之念說中,禾仁科大輸了。全員進攻當機,守不住又攻不進,反而是沒有心理負擔的體大進攻行雲流水,漂亮地贏得這一冠。

「學生籃球有太多不可預測。」最後孫之念替這一場比賽下了一個註解,之後毫不留情地把周敬桓與孫念廷趕回宿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