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我有一個絕望的哲學家系統

季風醒來後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夜空,沒有光害讓夜空滿滿的星點閃爍。

奇怪,自己在作夢嗎?明明是在家裡睡覺啊,什麼時候睡在屋外了?

這時一陣風吹來,季風冷得打了個哆嗦。

「就說了,入秋夜裡涼,不要仗著年輕就不加衣服。」

季風朝說話的那人看去,那是一個紅髮的女子,長髮綁成一束馬尾,但頭髮並不柔順,而是像被黏膠沾上,到處結塊。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算了,你醒了剛好,換你守夜了,我要睡了。」

女人把手中的步槍塞入季風的手中,就躲入自己的睡袋。剛睡醒而腦子還不清醒的季風還沒反應過來,手上已經多了一把槍。

「……」

【第一項任務,守夜。】

「……啥?」

【歡迎使用本產品,使用者須完成所有任務方可通關並回歸現實。】

「……」

季風完全無法理解現在發生了什麼事。

【若要溝通請默念即可。】

出現在腦海的聲音像是能讀心一般,適時給予提示。

〔你是誰?〕

【輔助系統。】

[有啥功能?]

【在出現困難時適時給予提示及發出任務。】

[呃,所以我為啥會在這裡?]

【你可以理解為穿越重生。】

[……那我就是死了又活了?〕

【是的。】

[但是我對我死亡完全沒印象……還有為什麼會是我?]

【說是你就你,哪來這麼多廢話。】

系統突然的惡言惡語讓季風嚇了一跳。

【所以我說,這些系統使用者哪裡來這麼多自我中心思想,非要認為自己有了系統,來個穿越重生就是主角,要來走升級流威風一把的?】

[……]

【說什麼我會有第二次人生是上天給我的機會、有外掛代表要成為人上人……自我也要有個限度,合你思想就是應該,不合理就是奇怪?草,世界上哪有道理可言,不就是人們用多數狀況當作合理,少數叫做不合理嗎?這是對物體行使的一種多數暴力。】

〔呃……系統?〕

【不好意思,我的壓力有點大。】

〔……沒關係,那能不能告訴我一些基本知識……因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如果能的話我會非常感謝你的。〕

【……看在你有禮貌的份上,我就解釋給你聽吧。】

……難不成沒禮貌就不說啦?

【使用者,你的心聲我都能聽見,還請注意自己言行,若能保持表裡如一的有禮我會萬分感謝。】

這系統真有個性。

【謝謝誇獎。】

[……]

【歡迎來到遊戲文明復甦的世界,在這裡,你需要擔任配角,按照時間軸將故事補完,完成至結局的時間點方可回到原來的世界。本系統將會在故事各節點頒布任務,只要一一完成任務保證能通關。為幫助融入角色,本系統將會暫為封鎖及保管構建使用者人格的部分記憶,但知識性記憶依然存在,請放心。】

[因為沒記憶,連擔心的心情都沒了啊……]

【是否現在提取故事大綱?】

[好。]

故事大綱如潮水一般湧來,季風就像一塊海綿,瞬間將故事吸收完全。

文明復甦是一款遊戲,主要劇情是說主角伊諾克在喪屍橫行的末世中求生,帶領同伴建立新的城鎮,不過遊戲卻是倒敘法,首先是伊諾克建立了城鎮,但是身邊卻已無昔日同伴。

接著便是最初的時刻,伊諾克與他的同伴在荒野流浪,想要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園,經過長途跋涉最終到了他們建造城鎮的地點,但遊戲劇情卻在這裡便結束了,他的夥伴的下落全是謎團。玩家懷疑是給第二部一個起頭,或是這段劇情被刪除了。

[……好熟悉的感覺,我以前是不是有玩過這個遊戲?]

【經查詢,結果是有的,需要提取這一部分記憶嗎?】

[要。]

系統提取了關於這遊戲的記憶,不多不少剛剛好,讓季風能夠搞清楚身邊的人是誰。

【需要帶入角色資料範本嗎?】

[範本?]

【是的,有心機婊、智將、天然呆等形象可供使用者參考。】

[你們有沒有把這身體原本的角色設定放在眼裡啊?]

【不需要,這角色原先屬於小兵乙等級,並無具體個性設定,請使用者不須感到拘束,可自由演出。】

[所以我演一演覺得不方便,想換個設定也沒關係?]

【沒問題,只是其他人可能會感到不習慣,就像我先前所說,世上本無道理,追尋一種道理本身就是一種多數暴力……】

[好好好我知道你的厭世程度了!]

【打斷他人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就算我是系統也是。話雖如此,基本禮儀也是人類對同類的制約,道德綁架的框架,所以我僅是依個人喜好而重視禮貌,沒有強制執行力,但是依舊希望你的注重禮儀。】

[……我覺得你當個系統真是太浪費了,你應該要當哲學家。]

【謬讚。】

[……]

【需要帶入角色資料範本嗎?】

[啊,應該是不用了,本色演出吧。]

【好的,還有需要時請呼喚我。】

[你不是說我想什麼你都知道嗎?]

【系統在待機未使用時會進入休眠狀態,只有在感應到使用者的需求才會回應。】

[喔,這樣啊。]

系統休眠後,季風打量四周。這裡是荒原,因為缺少降雨,多數草都是乾枯的。他們所在的地方是池塘邊,由於現在能源短缺,只撿了枯草乾柴簡單升起了營火。

[啊對了,既然是穿到遊戲裡,有沒有一些外掛啊,或是可以用的遊戲技能?]

【有的,你擁有存檔點復活及無限彈藥兩個技能可以使用,你要稱之為外掛也無所謂,但是以遊戲而言,這根本算不上外掛,只是用來膨脹你與眾不同的自大感的說法,實質上你與其他玩家沒有差別。就算現在這裡幾乎是現實,事實上這仍只是遊戲,不過相對而言,對遊戲中的角色來說或許能夠稱為外掛,但是同時,對玩家來說習以為常的事也會變成異類,這裡的人還是相信質量守恆等科學的,除非你能夠完全說服人,否則還是好好隱藏吧。】

[……系統,我覺得人生要充滿希望,正面一點思考吧。]

【希望是何物?只是人類所定義出來的產物,與絕望相對的概念,但是希望充其量只是從個人出發的個人需求,並不代表世界的需求,也應非義務。人類以希望作為目標與追求不過是自以為是的行為,相對而言,希望與世界並無關係,自然不能要求人人都要有希望……】

[……]這個系統的絕望感已經病入膏肓了啊……

不理會系統的絕望洗腦發言,季風試圖理清楚他現在的狀況。

若將文明復甦的故事當作小說看待,雖然同樣是喪屍橫行的末世,文明復甦的世界觀卻無異能者、隨行空間、有自我意識的喪屍變成新物種等等網路小說常出現的設定,相反的還單純許多。

這裡的喪屍準確來說並非屍體,但是為了方便解釋,通常還是被稱為喪屍。這種喪屍不是以往常用的隕石掉落、科學研究、病毒等等因素產生,而是因為一種新型吸蟲。習性類似雙盤吸蟲。

雙盤吸蟲會寄身在蝸牛體內,控制蝸牛的大腦令牠違背自己的習性行動。吸蟲蟲卵在鳥的糞便內,糞便被蝸牛吃掉之後吸蟲會寄生在蝸牛體內,從內部吸收蝸牛。發育的過程中會侵入蝸牛的觸角,觸角佈滿吸蟲的孵化囊。等到孵化後吸蟲變得肥大鮮豔,同時操控蝸牛做出過於活躍的行為。吸蟲蠕動時類似鳥類會吃的蟲,鳥類吃了被雙盤吸蟲寄生的蝸牛後雙盤吸蟲得以散播到他處。

導致人類變成喪屍的也是一種寄生蟲,牠會破壞人體代謝與免疫系統,控制大腦,被寄生的人會言行失控、肉體腐壞、關節僵硬無法正常行走並啃咬生物,啃咬的同時寄生蟲也得以傳播。

喪屍化的人還是活的,只是行為可怕,他們靠著吃食同類的肉存活,直到吃的速度大於消化的速度,活生生被撐死,或著在被撐死就先自己爛光了。這時人類還天真地想,那這樣只要等他們自生自滅就好。

……但是事情沒有這麼順利。

這種寄生蟲的生命週期實在太短,導致喪屍化的人類在極短時間內充斥了全世界,他們自我毀滅的速度趕不上寄生蟲繁殖的速度。

於是人類只能不停地殺死這些怪物,在自身遭到感染、全人類無一倖免之前。

當初喪屍疫情爆發時,人類被殺得措手不及,導致發電廠無人控制、核電廠爆炸、交通癱瘓等事發生,於是文明幾乎毀滅,無水無電,網路也沒有了。

失去道德的枷鎖,人類的黑暗之處暴露在外,為了生存不擇手段,就為了生存這點來看,人類總算有個像動物的行為了。

故事就在末世後各方勢力崛起的情況下展開了,文明復甦也就是災後重建文明的意思。

回想了一下,季風猜現在的時間點應該是第一章,序章是未來的事。

紅髮女人是紅心,伊諾克的重要夥伴之一,若自己是小兵乙,那紅心光是有名字這點就足以表示她的地位了。

紅心在找尋水源這方面有著極強的直覺,據她自己所說,在自己覺得多日沒洗澡髒得不得了的時候她就會爆發出最強的找水能力……當然是說笑的。不過因為如今環境不適合浪費水洗頭,又常常因為打鬥而弄髒頭髮,再加上清潔用品取得不易,所以紅心的長髮才會看起來狀況不太好。

除了紅心,旁邊還坐著兩個男人,發現季風在看他們之後不悅地抬起眼,見沒什麼事,便又睡去了。

金髮的是伊諾克的重要伙伴之二,西爾,原本是廚師,擅長用刀,還好沒有把切肉跟切喪屍的刀混在一起用。

黑髮的是主角伊諾克,身為主角,在玩家的操縱下能力必定是隨玩家技術的,但是人物設定上就是個完美的人。末世前是軍人,末世後靠著戰鬥能力及頭腦橫行。

這三個人會相遇,是因為他們從原先居住的島中城逃出來時剛好逃亡路線一致,能力又不錯,個性也合,沒什麼目標的情況下三人就搭在一起組隊了。

悲劇的是,整座島只有他們三個逃出來,因他們走的是水路。喪屍關節僵硬,是沒辦法游泳的,但是其他人都急著開車逃離,結果唯一的連接橋大塞車,一群人就活生生在那裡被吃了。其他不冷靜的,就死在路上了。

問為什麼沒有其他人走水路,是因為島離陸地不遠,加上為了方便管制,本就沒有交通船,三人是游泳逃出來的,在那危急的情況下,能夠當機立斷決定游泳的人畢竟還是少數。

至於季風這個角色,就是湊人數的,某一次被伊諾克救了之後就賴了上來,自告奮勇開車、做雜事,其他人在冒險時他就是留守的,遇到操作失敗跟分歧路線的時候還會連人帶車被炸得粉碎,基本上除了打雜就是為了讓劇情前進了,還因沒用、開車技術爛、扯後腿等等理由常常被玩家罵。現在因為季風穿來了,才有了名字。

季風決定,不要當個小兵乙,一定要當個有能力的好隊員!

做好隊員的第一步,就是專心守夜!

季風抓緊紅心給他的槍,打起精神不放過任何一絲風吹草動,保持最高警戒。

午夜的時候,伊諾克醒來和季風換班,他沒有推辭,在這種不安逸的日子,能多睡一點都是幸福的,哪能拒絕呢?再說了,逞強也只是拖累別人。

「嗯,謝了。」

伊諾克挑眉,用槍指了指他們開來的路虎,「去車上睡吧。」

「喔,好。」

望著季風打呵欠往車上走的背影,伊諾克等到季風上車,才收回視線。

車子是由季風駕駛,若駕駛精神不濟,恐怕乘客都要因此掛了,而且季風的身體似乎是精心呵護長大的,嬌貴得很,在野外幾乎無法入眠,所以伊諾克都會讓季風去車上睡。不過這次季風在外頭睡著可說是意外,為了順利銜接劇情,季風是在吃飯後穿來的,中間變多了一些沒有意識的空白期,對其他人而言這就是睡著了。

以往輪到季風守夜,雖然他不會睡著,但是總是疑神疑鬼心驚膽戰的也很讓人受不了,不過這次的毛病好像不藥而癒了?竟然在營火旁睡著了,還能夠安安穩穩精神抖擻地守夜?而且打著呵欠悠哉上車準備睡覺?

伊諾克很快便將這事拋到腦後,一個人翻著營火,不時添點柴。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