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她記得自己生於陳朝,上無兄長下無幼弟,她是父王最寵愛的公主,美貌傾城,聰慧傾國,父王北征時,甚至任命年方十六的她監國,是為當朝皇太女。但誰能料到,隨著她一生榮寵的顛峰,緊急傳來的卻是父王急病,駕崩於軍中的噩耗。

陳國精銳,就此一去不回,叛將南宮真陣前倒戈,直接帶領無主的南陳大軍向北琉霸王投誠。

是時,舉國譁然,她的帝位風雨飄搖!還好,閉關不出的國師派了門下弟子傳來神諭,支持她即位,否則就憑當初年僅十六的陳聿,孤身一人,就算有幾位忠臣在側,也壓不住隱隱動盪的血腥朝廷。

可惜,儘管天命認可她做南陳女帝,卻同樣默許叛將南宮真投奔北方,成為北琉霸主手下的一把好刀,三年後,北琉王命南宮真揮軍南下,而她心裡清楚,陳國早已沒有了與北琉開戰的實力……

北琉攻城前一日,她令丞相開城跪降,宣她最後一道旨。

是她親手擬的文,先歷數南方的美好與富庶,不該因戰火而削弱,再談北琉大將跟他手中的軍隊,體內實際上也淌著南人血統,南北之隔其實不該是兩方交戰的重點,最後,稱贊北琉霸主的武力實力及運氣,並且不卑不亢的提出條件:南地可以和平轉移,前提是,北琉軍必須當著雙方軍將及南朝文武百官的面,與宣旨的丞相約法三章,允諾從此善待南方子民,否則,陳國王城將會死守到底,北琉即使戰勝,得到的也只是殘破王城和懷恨在心的人民。

其中,沒有一句在罵叛將的陣前倒戈,沒有一句對北琉霸主的卑躬屈膝,只是平靜敘述的口吻,她相信那位儉樸愛民卻又機敏靈活的老丞相,一定會把這事辦得妥妥貼貼,保她南陳舉國上下百姓無殃。

當然,只有她不可能無恙,因為,北琉王絕不可能容她活著,擋他一統天下的道。

只是,其中出了個小插曲。

她沒想到,能說善道的馮老丞相居然沒能按照她所要求,將北琉鐵騎至少在城外拖延一個時辰。

就在她割破自己十隻指尖,好不容易寫完罪己讓位的血書,並配以鴆酒,吞下那顆素來供奉在太廟裡、據說是神仙留下來護佑陳朝的靈雪丹,接著平靜的跪坐地上等死時,祭廟沉重的殿門,被一雙金靴猛然踢開。

鴆毒發作得快,她雙眼已然模糊,那身著重鎧的男人,神威凜凜,伴隨著門外熾烈陽光刺痛她雙目。

陳聿看不清這是誰,是南宮真?還是北琉王親臨?

忍著胸口奔騰的痛楚,已卸下頭頂玉冕、只穿著一套素白衣裳的她,顫顫的立起身,勉強站在殿中央,不管這人是誰,她可不願意活著在對方面前跪倒示弱。

她開口,堵在喉嚨的血便絲絲溢出,但她沒有停下,沒有口齒不清,反而昭昭朗朗,字字句句說得清楚。

「護國神器已被我毀去,此後,世上再也沒有那個被神靈所護衛的陳朝,貴人大可安心,饒過我陳氏血脈,放他們,去做尋常人吧。」她心裡輕輕一嘆,唯有她自己,是連尋常人的福分都享不了的。

嗯,真的好痛,但是,不能輕易倒下,萬萬不能讓這人看不起。

陳聿看不清來人面貌,意識尚存的最後,只見那高大男人深邃灼灼的眼,如雷如電射過來,但讓她最難忘懷的,是那雙眼神裡包揉萬象的古怪情緒。

錯愕,愣怔,還有,隱約的惋惜?

為什麼?

雖然有些疑惑,但那些其實都不關她什麼事了。

真的,好痛。撕心裂肺。

若有來生,能否,許她一世平凡?

眼中有熱流,不受控制的流下來,她終於閉目,南陳後主陳聿,心脈斷裂,神魂俱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