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就如同平常的那個早晨

「第一個孩子,她的顏色是燃燒的紅,我將為她取名『愛音』,紅色代表的是熾熱的愛。」

「第二個孩子,她的顏色是燦爛的黃,我將為她取名『光代』,黃色代表的是明亮的光。」

「第三個孩子,她的顏色是溫柔的藍,我將為她取名『廣海』,藍色代表的是遼闊的海。」

這個夢似乎重複了很久很久。

§

少女睜開眼睛,赤紅色的頭髮在耳後散著,她伸了伸懶腰,朦朧地抓起床頭櫃上的鬧鐘一看,接著瞪大眼睛,立刻從棉被中跳起來。

她肯定是眼花了,否則為什麼看見現在鬧鐘上顯示時間是六點半?

「可惡,都這麼晚了,現在開始做早餐肯定來不及!」羅艾音氣惱地嘟嚷著。平常她都是見光醒的,為什麼今天偏偏睡過頭?

伸手把掉下床的棉被撈回床上,反正,名為羅艾音的少女本來就沒有一早摺棉被的習慣。她下一個動作是衝進浴室,左手梳頭髮右手洗臉,務求以最短時間完成梳洗。

不經意抬起頭望向鏡子,鏡中那不同於常人的外貌,讓她忍不住嘆了口氣。

她看進自己那血紅色的眼——這感覺還真有點奇怪,看慣了走在自己身邊黑髮黑眼的人群,現在居然連這樣看著自己的眼睛,她也會感到不甚自在嗎?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鏡裡的那雙紅眼配上微微吊起的眼角,就算只是普通的凝視,也是相當有殺氣的(別懷疑,就是這點讓她瞪人的震懾效果提了好幾個百分點。)

是的,這位今年十五歲,就讀恆光中學三年級的羅艾茵同學,有著一頭熾烈的紅髮和一雙凌厲的紅眼,然而她的父母,都是血統純正,黑髮黑眼的台灣人。意思就是他們的祖宗十八代完全找不到一個來自外國,有可能遺傳給艾音這種髮色的人。

簡單來說,她的外貌有點像是一起靈異事件。

據說當年她媽媽產下她時,接生的護士看見她生出一個紅髮的孩子時,差點就嚇到把懷中的小艾音往地上摔。

而根據老爸補充,在那之後,當他準備前往醫院抱小孩的時候,看見床上躺著一個紅髮女娃便整個人傻眼,很堅持一定是有別人家的抱錯了女兒。

再根據老媽補充,當年小艾音差點就被抓去做醫學檢查,看看她是基因突變還是怎樣,不過這類的檢查很明顯對一個新生兒不好,所以被老爸和老媽婉拒了。

腦袋裡轉著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不過這些念頭其實也僅僅花了幾秒鐘,她可沒忘了自己今天得跟時間賽跑。

「爸!趕快起床,今天我起晚了,來不及做早餐看是要去外面買還是怎樣……」打理完自己,她劈頭丟出一串話,衝進父親寢室裡準備要喊人起來,卻發現……床上沒人?

「早餐在這裡,妳再不吃都要涼掉囉,小艾。」

聲音是從客廳傳出來的……老爸居然早起了,這可真稀奇,不過,也因此讓她免於沒早餐的窘境。

「不要叫我小艾……」弱弱的抗議飄散在空氣中,畢竟堅持了十五年,父親還是依然故我地使用著這個綽號,所以她只是例行性小小反抗一下。

然後她迅速地坐到餐桌跟前,開始扒飯。老爸今天做的早餐是香菜滑蛋粥,味道不錯,感覺上很快就能吃完。「今天怎麼這麼早起?」於是她邊吃邊找著話題。

「……夢到妳母親,睡的不怎麼好,就早點起來了。」老爸頭悶在報紙堆後連抬都沒抬一下,只是幽幽地回答。

喔,原來如此。

羅艾音完全可以理解。自從老媽在六年前因病過世之後,無數個午夜夢迴裡,她也偶爾會作著噩夢,夢到當年母親氣若游絲,在病床上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那一幕……更別提老爸了,他在那之後消沉了好一段時間,整個人還瘦了一大圈,看起來慘不忍睹,不過往好處想,這倒也成功地讓他的體重降到他之前一直夢寐以求,但卻遲遲無法成功達標的六十公斤以下。

吃完粥後,想想也沒什麼重要的事了,她一肩揹起書包,「我去學校囉。」

「路上小心。」老爸也開始整理東西準備上班,他簡單地提醒一句。

只是,他不知道這一道別,他和女兒會從此天人永隔。

在發生了那麼多事以後,羅艾音忍不住擔心,自家老爸到時會不會因為她突然走了而「又」消沉一次,然後再瘦它個十公斤不只。

雖然很對不起,但她也不是故意的。

真的不是故意的……

當然,那是非常遙遠之後的事情了。

§

才剛抵達慣例會合地點,一道聲音就劈頭下來。

「愛音慢死啦!」

一個朝氣蓬勃的女孩叉著腰對她大喊,甩著一頭耀眼的頭髮。陽光灑在她腦後束成馬尾的金色中長髮上,同樣也是金黃色的眼睛永遠都是活力四射,整個人真是……閃亮到礙眼的地步。

金髮女孩身上套著跟羅艾音一樣的制服,服裝燙的整整齊齊,書包上則是掛了一堆大大小小的配飾。這個叫作戴曉光的女孩跟她其實是同班同學,而且還是全班最吵,數一數二能跟那些臭男生嗆聲的那種女孩。

順帶一提,「愛音」是羅艾音的綽號。

「哼。」

「今天我最早,讓我來猜猜,愛音妳該不會是睡過頭了吧!」戴曉光笑嘻嘻地湊過來。

「要妳管。」她沒好氣地回答。「光代妳既然是要等人,為什麼不坐到旁邊去等啊?站在大馬路中央簡直就是妨礙交通。」

再附帶一句,「光代」是戴曉光的綽號。

「沒關係啊,這條路上又沒車。」戴曉光一臉無所謂地說。

確實是沒什麼車沒錯,這條綠蔭濃濃的街道鮮少人車來往,也因此平常羅艾音上學時都習慣和朋友約在這裡。

「好啦,既然愛音也到了,我們就去接廣海吧!」

「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