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鈴鈴鈴……!」

響徹雲霄的火災警報驚動了整棟台北著名的大廈,所有的工作人員和逛街顧客全都驚惶地逃出去。到了屋外確定安全後,幾個好奇心強的人才有閒暇抬頭往上看,才發現引起火災警報的真正原因。

「老大,你沒事吧!」一群蒙面歹徒七手八腳地將一位帶著怪物面具的人從破碎的殘骸中拖出。

                                                                                                                                                               

「幹,我沒事。」老大掙脫部下們的手,輕拍身上的灰塵說:「可惡的條子,下次我一定要讓你完蛋。」

看到老大毫髮無傷的樣子,部下們紛紛鬆了口氣,轉頭看著兩架墜毀的直昇機,慶幸要不是老大,他們恐怕早就死了。

「老大,都拿出來了。」不必等老大的吩咐,部下們早就把從銀行搶來的錢給搬出機外。

                                                                                                                                                               

「一包都不少?」老大看到部下們清點完點頭後說:「好,咱們快點走吧,只要不是那個張條子,其他警察根本奈何不了我們。」

可當他們看到驚慌哭泣的幼稚園小孩們,以及滿臉驚恐看著他們的服務小姐後,才驚覺到一件事實,兩架墜毀的直昇機剛好把頂樓瞭望台所有的出入口給完全封住了。

「孩子,我的孩子在上面!讓我上去找孩子!」一名年輕的母親在封鎖線上對警察哭喊著。

「對不起,太太,現在禁止任何人員出入。」一名警察邊阻擋著這位母親,邊盡量溫和地勸說,他很想跟同事們求救,但大家都一樣忙著阻擋其他封鎖線邊大鬧著的父母。

                                                                                                                                                               

「等!都等多久了還要等!,你們不救換我去救!」一名孔有武力的中年男子,心急如焚地想衝破封鎖線,兩三名警察合力仍都阻擋不了。

「先生,對不起,你這樣妨礙我們辦案。」突然一隻手搭住中年男子的肩膀,其巨大的身軀就突然被摔到後方的鐵欄杆旁。

                                                                                                                                                               

「張警官!」所有基層警員一看到那隻手的主人,紛紛立正敬禮用肅穆的眼神和標準的禮儀表達對他的敬重。

「情況怎麼樣了?」張警官抬頭看著頂樓上露出的機尾問。

                                                                                                                                                               

「樓上瞭望台有……」

「吼!」警察還未報告狀況,的中年男子如猛獸般再度撲了過來,嚇得警察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沒關係,你繼續說,我在聽。」張警官邊說話邊一手搭住中年男子的手一帶一繞,對方再次被摔回欄杆處。

                                                                                                                                                               

「……總共有八名歹徒,挾持十多名幼童和七名成年人,之前透過室內對講機要求禁止任何警察進入,準備交通工具和送食物上去,如果讓他們察覺到有任何問題就要殺害人質。」警察報告的時候,張警官已經制服快發狂的中年男子並用手銬將他銬在欄杆上。

                                                                                                                                                               

「有小孩子,看來事情麻煩多了,通令所有人不准擅離崗位,別妄想當英雄,歹徒是能力者會察覺到。」張警官對警員們下令後回頭對中年男子說:「對不起,我們都一樣急著想把事情解決,但請交給我們別輕舉亂動讓事情更麻煩好嗎。」

張警員也不等中年男子回答就去指揮警員,留下仍未冷靜下來的中年男子則是激烈地硬扯手拷,直把手腕給扯出環形血痕。

                                                                                                                                                               

「可惡!」掙脫不掉堅固的手銬,中年男子才慢慢地沿著欄杆滑坐於地板上。

「叔叔,你想要救你的孩子嗎?」他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

這位中年男子感到意外地回過頭,只看到一位約十歲多雙手都戴著皮手套的男孩,正微笑地看著自己,讓他不高興地吼說:「你在那幸災樂禍什麼?」

「不不,我是真心想幫叔叔。」男孩拿出一根鐵絲,輕鬆地就把手銬解開說:「看,相信我了嗎?」

                                                                                                                                                               

中年男子疑惑地看著對方,不懂一個小孩怎麼會用這麼熟練的開鎖技巧,且看他認真的眼神確實不像開玩笑的樣子,但他要如何去救自己的孩子。

「阿姨,你想救你的孩子嗎?」小男孩在度突然轉頭看向旁邊已經停止哭喊的年輕母親問道。

                                                                                                                                                               

「呃!」年輕的母親剛剛還在緊張地看著樓頂,聽到小男孩的問話驚訝地轉頭看向他,頓時馬上露出如中年男子一樣憤怒的表情。

叭!叭叭叭!轟!

這回年輕母親還未開口罵出時,馬路上的車子突然失控地打滑互撞,發出巨大的碰撞聲響,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快,趁現在!」小男孩一把抓住兩人的手直往大廈裡衝去。

「啊,不準進去!」警員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三人迅速突破封鎖線衝入側門內,且在同時一隻被嚇壞的小博美狗從混亂的車陣逃出,絲毫不理會對街的主人大喊,跟在逃入大廈裡。

                                                                                                                                                               

「站住!」警員們紛紛想衝上前阻止三人進入大廈內,卻因為身後的怒吼聲停住所有警員的腳步。

警員回頭看到怒氣沖沖的張警官,全都打了一個冷顫,其中一位嘗試解釋說:「警官,剛剛有人進去了……」

「混帳,再怎麼樣你們也不能進去,他們進去暫時還不會有事,你們進去人質一定會先死一個!」張警官的指責馬上讓所有警員清醒過來,馬上回到自己的位置不敢往建築物踏進一步。

                                                                                                                                                               

                                                                                                                                                               

「呃!」原本在休息的老大突然驚醒過來。

「老大,怎麼了嗎?」一名部下趕緊上前關心。

老大閉起眼一陣子後張開眼說:「沒事,只是一男一女和一個小孩闖進來了,喔,還有一隻狗。」

                                                                                                                                                               

一聽到老大說的話,部下們紛紛舉起武器對準角落的人質們,可老大的下一句話讓他們放下武器:「只是普通人,應該是這些吵死人的小鬼頭親人,反正他們也上不來不用管他們,先聯絡笨條子把食物送上來的辦法。」

                                                                                                                                                               

                                                                                                                                                               

「呼呼……!」中年男子跑進商場裡,氣喘吁吁地看著門口沒有警察追來,才想到問題問:「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當然先上去救我的孩子啊。」年輕的母親毫不猶豫地便往電梯走去,但她馬上被小男孩拉住。

「你們真的想救孩子嗎?」小男孩這回非常認真嚴肅地詢問著。

「廢話,你不是說能幫忙救出孩子,否則幹嘛陪你跑進來!」中年男子氣急敗壞地說。

小男孩搖頭說:「並不是我幫你們救出孩子,而是要靠你們自己救出來。」

「都一樣啦,我早不相信警察,我要自己把寶貝救出來。」年輕的母親緊握拳頭說著。

                                                                                                                                                               

「嗯,我保證你們一定能把孩子們就出來!」小男孩一邊說著,一邊把雙手的手套給摘下來。

這時兩人才發現小男孩雙手一直戴著黑色的皮手套,配上那稚嫩的外表完全格格不入,簡直就像學著大人裝模作樣。

而對方不在意看向他的目光,雙手分別拉著兩人的手說:「走吧,我們先坐電梯上去。」

                                                                                                                                                               

兩人不解小男孩多此一舉的行為,但心急如焚的情緒下無法思考太多問題,只好任由小男孩帶著他們進入開啟的電梯裡。

「啊,等等!」在他們要將電梯門關上時,小男孩突然蹲下擋住電梯門,雙手抱起正想衝進來的小博美狗,這時他的雙手不知何時已重新戴上手套。

                                                                                                                                                               

電梯正在緩緩上升著,二樓;三樓;五樓;十樓,電梯裡沉重的沉默,使得兩位大人的情緒也隨之升高,大人們有些尷尬的看看對方,在看看地板,最後不約而同的一起望向小男孩,只見他靜靜的玩弄著小狗,絲毫看不出緊張的情緒。

「那個,你好……」男子最終受不了電梯內沉悶的壓力,開口打了招呼︰「我叫易鋒,我的孩子叫美惠。」

「你好……」年輕母親這時也不好繼續安靜:「我是紹鈞的媽媽─怡君……你……女兒也是智華幼稚園?以前沒見過你?」

易鋒搔了搔頭說:「我是單親爸爸,平常忙於工作,都讓女兒自己回家給爸媽照顧。」

                                                                                                                                                               

                                                                                                                                                               

「喔……」

「到了!」小男孩的話語隨著電梯一陣震動停下,接著電梯門開啟露出外頭的走廊。

「這裡不是頂樓!」易鋒到走廊上找著,只有一堆辦公室外沒有預想中的歹徒和孩子們。

                                                                                                                                                               

「這裡,跟我來!」小男孩抱著狗往逃生梯跑去。

兩位大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跟在後頭來到真正的目的地,卻只見到被破碎機體給塞死的大門。

「幹,這是怎麼回事!」易鋒雙拳重重地打在扭曲變形的鐵門上,發出響徹的金屬碰撞聲。

                                                                                                                                                               

「疑,什麼聲音?」一名部下聽到奇異的聲響,想循著聲源去查看,但老大閉著眼說:「不用管那些普通人,他們沒辦法穿過逃生門到這裡,先提搞警覺準備接空拋吧。」

                                                                                                                                                               

部下點點頭,紛紛提起武器等著遠方的直昇機到來。

「啊,紹鈞在那,我看到了,寶貝,媽媽在這裡,寶貝!」透過些許的縫隙怡君看到自己的兒子,情急地大叫者身體還死命地往縫隙裡擠去,希望能快點把孩子抱進懷裡。

就在此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怡君身體變得如水一般流入那只有一個指頭寬的縫隙裡,並在其後頭恢復人型往自己的孩子方向衝去。

「誰!怎麼出現的!」歹徒們突然看到一位憑空出現的人,全都嚇了一大跳,紛紛舉起武器就朝怡君開槍。

這時怡君再起變化,子彈全部穿過怡君的身體,僅在她身上造成一圈圈的波紋,絲毫沒能給予任何傷害。

                                                                                                                                                               

「超能力者!」歹徒們驚訝地大叫著,但老大卻不驚不慌地單手平舉指著怡君,突然一道

閃電從他的手中射出,準確地擊中對方的身軀。

「啊!」怡君頓時如遭電擊渾身癱軟倒地。

「媽媽!」看到母親倒下,紹鈞焦急地想衝上前去,卻被老師緊緊地拉住,只能在原地哭喊著。

                                                                                                                                                               

「這是怎麼回事!」看到怡君化成水到另一邊的樣子,易鋒難掩心中的驚訝,但更令他吃驚的是自己的雙拳居然化成鐵,讓自己剛剛大力敲門時不但不會疼痛還在上面留下拳頭印。

「叔叔,試試看打這個地方,應該可以打開一個洞。」小男孩拉著易鋒的衣角指著怡君出去的縫隙說。

                                                                                                                                                               

「這是……不管了。」易鋒原本還想理解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情,一聽到槍聲和怡君的慘叫,不再有任何猶豫地兩隻鐵拳拼命地往縫隙打去,打到金屬板凹陷水泥牆崩落,成功打出一人寬的大洞。

「還有一個!開槍開槍!」歹徒們驚慌地掉轉槍頭對準易鋒。

                                                                                                                                                               

搭搭搭搭!鏘鏘鏘鏘!

這回狀況又不同了,易鋒全身化成金屬身體擋下所有的子彈,他看到槍無法造成自己的傷害,於是放膽地往歹徒們的方向衝去。

老大皺著眉頭再次伸出手指放出一道雷電。

「啊!」頓時易峰就和怡君一樣被電麻倒地,歹徒們才大鬆一口氣。

                                                                                                                                                               

「這是怎麼回事?」連老大都不解為什麼會連續出現兩位超能力者,但看起來對方也不像是警方的人。

「把他們綁起來,我要用電磁網查探警察的動向,別吵我。」老大說完就閉上眼睛,探尋著延伸到一樓的電磁網上的動靜。

                                                                                                                                                               

「媽媽!」紹鈞終於掙脫老師的手,跑到媽媽的身邊想抱住媽媽。

「滾開,小鬼!」一名歹徒不想讓小孩來礙事,一腳踢向紹鈞。

「不准碰我的寶貝。」身體仍感到麻痺的怡君,一看到自己的兒子要被踢了,一怒之下爬

了起來衝上前去,雙手朝前方伸去想快點保護到兒子。

                                                                                                                                                               

神奇的事情再度發生,怡君的雙手頓時伸長好幾呎,一把抱住兒子在迅速地收回懷裡讓歹

徒踢出的腳落空。歹徒們趕緊舉起槍就要往怡君身上掃射,易峰也在同時迅速爬起身擋在怡君的身前。

「幹,不是說不准吵我嗎!」老大收回感知,生氣地伸出手指對準易鋒。

「寶貝,待會你就一直往門口跑去,會有一位大哥哥在那裡救妳,快去。」怡君也在同時交代兒子事情,然後迅速轉頭想幫助易鋒一臂之力。

                                                                                                                                                               

劈哩!

一道閃電射出狠狠地打在易鋒的身上,不過這回易鋒咬牙忍住雷電帶來的麻痺敢,更加神勇地衝上前大吼說:「這種軟弱的電打不倒我的!」

歹徒們完全沒想到老大的攻擊反而助長對方的力量,帶電的鐵拳紛紛落在所有歹徒身上,幾乎是一拳一個就把歹徒打倒在地。

                                                                                                                                                               

「爸爸!」看到父親神勇的背影美惠激動地大喊著。

怡君也在同時跟在易鋒身邊把所有歹徒的槍搶走,偶爾還會用媽媽巴掌把歹徒們打得眼冒金星。

「可惡!」老大看情況不對,趕緊伸出雙手分別指著易鋒和怡君,射出更高電壓的雷電。

                                                                                                                                                               

但這回兩道雷電不知為何在空中轉彎會合,一起擊中易鋒令他發出如殺豬般的慘叫聲。

「啊,你沒事吧。」怡君見狀趕緊停下動作詢問。

易鋒奮力地咬牙說:「我還挺得住,你快點去對付他。」

怡君點點頭,趕緊往老大方下衝去,對方也趕緊發射出好幾道雷電,但全部雷電都被吸引到易鋒身上,怡君就趁這機會一把撞倒老大。

「可惡!」老大憤怒地一拳打去,但卻只能穿過怡君如水的身體無法造成她的傷害,反而被對方連環媽媽巴掌給打得暈頭轉向。

                                                                                                                                                               

「給我滾開!」老大最後受不了,將全身電力一口氣爆發把怡君給電倒在地,他還想反撲時看到全身金屬的易鋒走過來,馬上打消念頭往逃生梯跑去。

「糟……了,紹鈞!」怡君緊張地大喊著,但現在兩人全身痲痺著,想追也追不上去了。

                                                                                                                                                               

老大鑽過洞穴沿著樓梯往下跑去,嘴上還喃喃自語地說:「可惡,這是怎麼回事,是新的英雄出現嗎?不管了,先想辦法衝過封鎖逃出去再說。」

但當他跑到一半時,卻只見到一位小男孩蹲在樓梯間光著手摸狗玩,老大氣憤地罵說:「滾開,小鬼,否則被我撞死可不管。」

                                                                                                                                                               

小男孩像是沒聽到地繼續摸著狗,但嘴角卻露出淺淺地微笑對博美狗說:「小狗狗,我們好好教訓壞人吧。」

小狗像是聽懂小男孩的話語,張開嘴巴像是想咬住老大。

                                                                                                                                                               

「哼!」老大絲毫不在意地冷哼著,繼續衝過去想把小男孩給撞倒。

這時意外發生,小狗嘴裡突然噴射出巨大的白色光束,不但把老大全身給罩住還將其身後的牆壁給整個轟破……

隔天新聞報導著:「昨天被警方通緝已久的電人終於落網了,他率領著數名手下在大廈屋頂還挾持人質,卻不知………」

                                                                                                                                                               

「我的爸爸是超級英雄。」「才不呢,我的媽媽才是超級英雄!」

在某幼稚園裡,一群小孩子快樂地玩耍著,易鋒和怡君剛好同時來接小孩,兩人相見時不好意思地點頭示意,易鋒搔著頭詢問:「你的……那個還在嗎?」

                                                                                                                                                               

怡君搖頭說:「消失了,再也使不出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是那個男孩的緣故嗎?」

「不知道,或許是吧,至少我們都救出孩子了,或許他才是真正的超級英雄。」易鋒抬頭看著天空說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