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所謂的青梅竹馬就是即使不是情侶也能餵狗糧

帝光中學近日剛剛開學,在一年級中有組青梅竹馬很受同年級矚目,說是一組,是因為青梅竹馬中有三人,竹馬一人以及青梅兩名,其中的竹馬看似左擁右抱後宮形態被男性同胞羨慕忌妒,而青梅們是漂亮亮麗到讓女生們羨慕忌妒。

而今天的青梅竹馬依舊拉穩各方的仇恨值呢。

「吶,阿大……,今天早餐也交給你處理了……。」純黑髮色的女孩子面色有些許痛苦,將早上父親上班前準備好的大分量炸雞三明治袋子提起到她左身側黑皮膚的男生面前。

「喂喂,說好不准在學校喊我阿大的!」男生提出抗議,但是被黑髮女生當做耳邊風就這麼過去了,男生特別無奈,這傢伙真是任性得不了了,偏偏他又習慣慣著她。

「里繪醬怎麼又不吃飯拉,明明都會和阿大一起跑步阿,居然都不會肚子餓嗎?」對此發出疑問的是女生右邊粉色髮色的女生,雖然知道黑髮女孩胃口特別小,但是照例來說應該運動完胃口會被打開,進而攝取更多熱量才對,但是里繪卻是反其道而行。

「五月我說別喊我阿大!不要跟著里繪學阿!」黑皮男生,青峰大輝大聲嚷嚷,不過女生們似乎沒有時間理男孩子的抗議。

「桃桃這個三明治分量這麼大我怎麼可能運動後也吃得下這麼多……。」被稱為里繪醬的黑髮女生虹村里繪發出嚶嚶嚶的哭泣聲撲向好友桃井五月發育良好的胸前。

周圍的男生們斜移視線瞄向打打鬧鬧的女孩子們,不由嚥下唾沫,他們還真是希望自己是可愛的里繪醬,可以正大光明蹭胸阿嗚嗚。

「里繪妳至少吃掉一半阿。」青峰大輝一手搔搔後腦勺,一手抓著剛剛女生因為要抱好友,所以順手丟進他懷中的早餐,「不然這樣妳的身高會和妳的凹胸成正比……喔噗。」

青峰大輝話還未說完就被虹村里繪肘擊腰部的肌肉,他在深沉地思考,最近里繪是不是攻擊力道變重了,他的腰好像感覺瘀青了。

「青峰君你這個笨蛋,怎麼可以說里繪醬呢?!不可以說里繪醬是凹胸,要說也要說平原!」桃井五月看似義正嚴詞反駁,但是裡面的詞語好像哪裡不對?!

剛剛和閨密打鬧,桃井五月還是將青峰大輝的抗議聽進去,從小叫到大的暱稱「阿大」改成「青峰君」。

「……我明明也天天喝牛奶阿,為什麼身高比不上阿大,胸也沒桃桃大?我才不服!!!」從擁有好胸的桃井五月懷抱退出來,虹村里繪嘟起嘴,手交叉環胸,並暗暗下定決心:明天再多喝一杯青木瓜牛奶!!!

被說是凹胸的少女,即使說成凹胸也不過是在同年紀發育過於成熟的好友無比的對比下硬生生比了下去,但是不可否認,虹村里繪,其實在外人眼中就是臉蛋精緻,皮膚白嫩,四肢纖細的可愛女生。

「不就是/還不是因為妳都不吃飯嗎?」身旁兩人異口同聲的吐槽,他們的青梅有時候真的很令人操碎心。

縱然他們知道她吃不完這麼多,但仍會苦口婆心得讓虹村里繪嚥下去食物,而剩下多餘的基本都歸青峰大輝把它處理掉,某種程度上,青峰大輝就是虹村里繪的廚餘桶。

「哼嘰。」虹村里繪原想反駁才不是這樣,但是想到『廚餘桶』因此罷工,選擇武力鎮壓她吃飯的話,她寧可選擇跑步多十公里,何況今日也是有被青梅竹馬稱『巨大豪華便當』的父親愛心便當,她一個人承受不來那麼多嚶嚶。

她伸出手指,下拉下眼皮,舌尖突出紅唇外,擺了個鬼臉,因為有請求被人要脅的人還真是令人難過。

三個人一路打打鬧鬧也到了各自進教室的時候,桃井五月和兩人率先揮揮手分別,青峰大輝將提了一路的早餐塞回原主虹村里繪的手上,再來拉開教室門讓虹村里繪先進教室。

「話說阿大你昨天有寫英文作業嗎?今天第一節可是英文課」由於兩人是前後座,虹村里繪將面朝向黑板的椅子反過來坐下,開始小口小口啃咬自己的早餐,吃著東西時順口問青峰大輝的作業做了沒。

「欸?有英文作業?!」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青峰大輝的震驚。

虹村里繪很是無言,誰可以告訴我,我的竹馬為甚麼是個腦子只有籃球的籃球笨蛋?她明明昨晚有傳簡訊讓他記得寫作業阿。  

「算了算了,我就知道你就是笨蛋,我拿我的給你抄,記得有些題目要寫錯阿,寫得一樣會引起老師懷疑的。」

「好啦好啦,每次都說一樣的話,我都會背了」虹村里繪順手從書包掏出英文作業遞給青峰大輝,青峰大輝順手接過對方的本子,熟門熟路得抄寫起作業。

遠在另一邊的桃井五月,萬萬沒想到,每次青峰大輝平時作業都很好的完成,但是平時考試那個成績簡直沒眼看的真相在此時此刻發生,不過要是桃井五月知道也沒甚麼輒,畢竟這兩個人都是很無拘無束自由不羈的人,向來奔放的作風連一同長大的桃井五月都沒甚麼法子能制伏。

這兩人湊在一起,一旦明確做想做的事後,萬頭馬匹都拉不回。

「吶,阿大我吃完了,剩下給你吃……。」看著還有三分之二的早餐,虹村里繪心虛的摸摸鼻子,一般來說,她的早餐應該要吃掉一半,但是她今天真的不太想吃。

虹村里繪趁青峰大輝賣力地抄作業的時候,把三明治湊到男生的嘴邊,有食物過去男生通常會不自覺張口吃掉。青峰大輝果真和虹村里繪預估一樣,一咬下去就是快一半都咬掉。

等到青峰大輝反應過來,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快速將嘴裡食物吞嚥進胃裡,然後左手拇指和中指圈成個圓,施力在被齊瀏海覆蓋的額頭彈了個爆栗,「好痛!」虹村里繪伸反射手摀住額頭,淚汪汪看向對方。

「虹村里繪我之前就跟妳說了,在學校不要這樣把食物這樣湊到我嘴旁邊!」男生咬牙切齒地捏住女生耳朵在旁邊小聲說。

之前他們年紀還小,所以常常這樣隨便餵對方吃東西,尤其是虹村里繪不喜歡吃東西更是經常這樣餵食青梅竹馬,導致他們被女生養成她拿食物湊到嘴邊會順口咬下去的壞習慣,不過現在的他們已經長大了,這種親密的動作自然是不合時宜的。

「阿,我還以為你忙著抄作業就忘記了。」虹村里繪抓著男生手讓他放開,眼睛向上瞟,表情很無辜。

「虹村里繪妳這渾蛋,剩下的三明治你自己吃完。」青峰大輝用力擰了一把後,放開女生的耳朵,不理虹村里繪在一旁哀嚎,自顧地繼續抄作業。

「阿大你這個負心漢,我作業都借你抄了,居然還不幫我吃早餐,你這樣是要被譴責的你知道嗎?」虹村里繪一人一台戲,扮演棄婦得有模有樣,女生在一旁飆戲,負心漢.青峰大輝表示妳繼續吵,反正他是不會幫女生解決早餐問題的。

「阿大你個壞人……。」女生終於放棄自己飆戲吵男生的做法,虹村里繪像河豚生氣般鼓起腮幫子。

男生終於在女生叨叨絮絮干擾中搞定昨天的英文作業,抬起頭看向女生,涼涼給出一句話,「看看你的胸和身高再跟我說早餐要不要吃的問題。」青峰大輝像戳破氣球般戳女生的臉皮。

「噗……。」女生鼓起圓圓的腮幫子消了氣,發出洩氣的聲音,然後女生認命繼續吃起早餐。

早餐不是重點吧,重點是虹村同學繼續啃剛剛青峰同學吃過的早餐阿,這位青峰同學知不知道,這是間接接吻阿!好浪漫!

最近很迷青梅竹馬少女漫畫,虹村里繪的隔壁女同學暗暗觀察青梅竹馬的互動,並在心裡默默尖叫。

縱使青峰大輝和虹村里繪明明不是情侶卻總是讓少女懷春的女同學吃了滿嘴的狗糧,隔壁的女同學覺得她開始相信現實中有愛情了,她要找尋她人生中的春天。

而這兩個青梅竹馬的行動不只只有隔壁的女同學關注,應該說全班同學都很經常不由自主看向這種傷害他們這群單身狗的行為,而且既使天天被傷害得鮮血淋淋他們也停不下來,眾人也很想問問自己怎麼這麼愛傷害自己幼小的心靈。

人類果然會因為體內抖M的基因,而去自找虐的動物。

春天已經過了,可是我們天天看到餵狗糧的場景,我們不想當單身狗,我們不想天天被餵狗糧,我們也好想談戀愛阿阿阿阿!!!

班上同學們在心裡嚎啕大哭並咆嘯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