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寂凜之森

        此時希亞緹牽著他的坐騎,路克,一頭毛皮雪白的大公鹿,在市集上悠在的晃。

        逛至一家擺滿玉米的攤位前,她停下腳步打量攤位上的一袋玉米,「老闆,這多少錢?」

        「二十枚銅幣。」

        聞言,希亞緹蹙起眉,她現在身上只有六枚銀幣,如果照這樣算她最多只能買三袋。她瞥了一眼正盯著玉米眼饞的雪鹿,那傢伙十天就可以吃掉一袋,這樣的消耗她根本吃不消啊。

        心裡無奈的哀嘆一聲,她堆起笑臉,「老闆,可不可以算便宜點呢?拜託了。」

        「妳……妳難道是……」老闆用力揉了揉眼睛,才看楚斗篷底下的那張臉,「怎麼又是妳這個窮酸的傢伙?我這不給殺價的。」想必是人老眼花,方才女子走來的時候他還以為是錢財來了心裡還高興一把,結果來的根本是市場攤販人人聞之色變的殺價高手。

        「還是這樣。」希亞緹伸手揀選一些小玉米,「我跟你買這袋玉米您送我這幾條小玉米吧!它賣相不好,作贈品剛好。」她還捏起一條營養不良的小玉米在老闆面前晃了晃。

        「得了吧,這幾條就附贈給妳。」

        「喔,還有這條。」希亞緹眼尖的又瞄到一條偏瘦的玉米,眼明手快的拎起。

        「……慢走不送。」

        老闆現在內心只想趕快在營收造成嚴重虧損之前把這位客人給請走。

        「謝謝,我以後還會再光顧的。」女子付了錢後甜甜一笑,然後就牽著雪鹿瀟灑地走了。

        獨留老闆失魂的喃喃自語,「我到底招惹了什麼啊……」

        如果那句話是由其他客人口中說出來,他肯定會笑得合不攏嘴。只是面對這位名揚冬城市集的殺價高手,他對之前發生的事仍心有餘悸。

        「才幾條小玉米有那麼痛心嗎?」隔壁賣蘿蔔的不屑笑了,「她之前可是跟我殺價殺到六折,要不是我那一日真的沒幾位客人光顧……」他說的咬牙切齒,「後來我才意識到她早就站在對街觀察我半天了。」

        憤慨的說完自己慘痛的經驗,賣蘿蔔的抬起頭,卻發現隔壁老闆臉上沒有半點吃驚的神色,有的只是滿滿的空洞。

        「跟你說我才慘。」賣玉米的悠悠開口,「那日傍晚,我才正準備要收攤,結果遇到搶劫,我原本以為那日的收入就要歸零。那位小姐剛好路過替我制伏了那位賊人,她向我說『重金謝禮就免了,這樣吧,那些賣剩下的玉米就送我吧?』就這樣好幾袋玉米全被她拿去,後來我回家算算,我還寧願被搶劫哩!」

        此時,不知道自己成為別人話題人物的希亞緹還正努力地繼續殺價中。幾十分鐘後,就在好幾家攤商慘遭希亞緹的光顧後,她滿心歡喜地牽著滿載存糧的雪鹿往城市的邊界走去。

        冬城位於愛莎爾大陸的最北端,在冬城的北方有一大片森林,其名為寂凜之森。聽聞那片森林中有許多未知的猛獸與魔物,但是無人敢穿越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再往北就是魔族的領地。

        而那片森林被視為人族與魔族的分界線。

        雖然她號稱是住在冬城,但說的詳細一點,其實是在冬城北邊的那個森林裡。

        她穿越城市,一個人踏上深至腳踝的雪地,熟捻的往森林走去。

        「路克,你說這雪地上的腳印是不是芙雷雅阿姨的呢?」

        希亞緹打量眼前雪地上的腳印,腳印雖有些凌亂但卻直直地往森林內延伸,「怪了,她真那麼神通廣大,連我回來都知道啊?」

        但就在走了幾分鐘後,倒臥在前方雪地上的人影否定了她的猜測。

        希亞緹嚇了一跳,她拉著路克趕到那身影旁。那人身上積了些雪,似乎倒在此地有一段時間了。

        「喂!你還好嗎?」

        她跪地伸手把那位身披黑色斗篷的人翻過來。

        意外的,印入眼簾的是一位看起來年紀比她小的少年,臉色非常蒼白。她脫下手套碰了碰少年的臉頰,只是她的手也幾乎凍的沒知覺了,根本摸不出來對方是死是活。

        「路克,過來幫我背一下這個人好不好。」她轉頭對雪鹿招手。

        雪鹿鼻子噴了一口白煙,硬是賴在原地不動。

        面對脾氣倔如牛的雪鹿,她只好忍痛,「拜託嘛!不然這樣好不好,玉米我來背,你幫我背這個人,回去我晚上給你加兩條蘿蔔。」

§

        在木屋後院,希亞緹愁眉苦臉的在餵雪鹿吃飼料。

        「喏,剛才說好的蘿蔔。」

        看著路克喀擦喀擦幾聲,一條蘿蔔就消失在嘴邊,她忍不住痛心道,「你該吃慢點,細細品嘗,才不會感覺好像浪費了這條蘿蔔。」

        「唉,你說那小夥子是什麼來頭啊?我還以為他是餓昏的,因為身上連個行李都沒有,估計身上最值錢的就是那條掛了個指環的項鍊罷了。結果我剛發現他身上有很多傷,應該是失血過多才倒在那的。」

        她一回到家就馬上點了壁爐,把少年的斗篷鋪在一旁的地上,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上頭取暖。那時她才發現少年身上有傷,她又急忙的跑去拿藥箱幫他包紮。最深的傷口在右腹側,似乎是被什麼利器給劃過去,留下一道不淺的傷口。

        「你說他會不會是遇到搶劫了啊?」她親暱的拍拍路克的臉頰,「我回去看他了,你乖點吧,我明早再過來。」

        回到溫暖的室內,希亞緹蹲到少年身旁查看他的情況。他雙眼依舊緊閉著,雖然漆黑的短髮襯的他白皙的臉龐看似更蒼白,不過在溫暖的壁爐旁,對方臉上也漸漸回復了一點血色。

§

        寧靜的冬夜,酒吧的窗裡透出鵝黃的燈光,因為已經歇息了此時裡頭的座位都空蕩蕩的。

        「老闆,我走囉。」小伙計做完最後整理的工作,正準備下班了。

        「喔,出去時門關好,還有明天別再給我遲到了。」酒吧老闆正坐在櫃台後點著今天的收入準備記帳,他頭也不抬的如此回道。

        「是!」小伙計露出大大的燦笑,關上門離去。

        一下子,偌大的空間裡只剩下老闆一人。他放下手裡的錢往窗外張望一下,確定真的沒人後,伸手從抽屜裡拿出個水晶球放在桌上。

        水晶球裡飄著如雲霧般不停旋轉的七彩光芒。老闆把手搭上,低聲念了幾句咒語,水晶球裡的物質開始高速旋轉聚集,最後浮現出一個火紅色與黑色長槍交錯的圖騰。

        那是一個名為烈火炎槍的冒險者公會的標記。

        「找我有什麼事嗎?班森。」水晶球裡傳來約莫四、五十歲女子的聲音,聲音充滿穩重之感。

        班森清了清嗓子才開口,「芙雷雅大人,希亞緹回來了。」

        「喔,回來了就好。」

        「該怎麼說呢……她好像有意再接任務呢,說什麼財務吃緊。」

        「你給了?」

        「不、不,當然沒有。照您吩咐的,我這段時間不會讓她出城的。」

        「很好。其他的人有消息了嗎?」

        「除了正在在路上的第一高手艾德溫還有至今下落不明的第五高手外,其他的已經陸續在這幾天進城找我報到了。」

        「告訴他們在那裡待命,這是我開的任務,賞金隨他們報價。」

        「是,會長大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