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五、開在彼岸那朵花

      俗話說秋決、秋決,今年剛好在晚秋處決了天下這麼一大罪人。

      當楓葉輕輕地隨風而落,舖滿血色的地毯,百姓清晰可見那妖女被拉扯上了處決臺。

      對面帝王位置換了個人坐,如今嘴上覆誦著妖女的罪狀,把榮耀戴在龍椅兩旁,披上了百姓給的愛戴,在此時此刻終結了上一個朝代的錯誤,將所有汙點推向已死之人,自己盡得一切美名。

      劊子手捏緊了刀,耳畔傳來了細碎的呢喃,只有離妖女最近的他才聽的清。

      「開到荼蘼花事了,塵煙過,知多少?一切有為法,儘是因緣合和,緣起時起,緣盡還無,不外如是。」

      非常怪異的是,這個被世人罵至臭頭的妖女,最後死前的表情竟是那般慷慨凜然,當呢喃聲起的同時,還可瞧見一絲神聖,彷彿這麼死去並不為辱,而視作一種救贖。

      劊子手搖搖頭撇開了這種念頭,機械式的抬手,看準,揮下。

      「啊啊、妖女活該如此。」

      隱隱間,可聽見百姓這樣說道。

      或許某日,一切故事又將重新來過,最風光的帝王將成最落魄的罪人,一代一代,萬般輪迴。

      前人哭號遍野,來者前仆後繼。

      從古至今,不外如是。

      所有面目、所有心氣都抵不過那薄如蟬翼的青史,在榮耀跟前,沒有對錯,只有選擇,沒有選擇,只有值得,沒有值得,只求順心。

      *    *    *

      一切有為法,儘是因緣合和,緣起時起,緣盡還無,不外如是。

      荼蘼是花季最後盛放的花,開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開在遺忘前生彼岸的花。  

      白色的荼糜轉紅了,盛放成彼岸那朵花,當經過三途河畔只求兩人能不忘前緣……

      這麼個傳說,卻成為兩人最後唯一能託付的寄望。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