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野貓騎士(1)

        一陣溫暖覆在末身上,她的睫毛不禁顫了顫。她睜開雙眼,發現在自己身處在一個小帳棚裡,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身上蓋著一個卡其色的毛毯。

        「啊!妳醒了啊!」一個輕快的聲音說道,她扭過頭,床邊有一名留有紅色短髮、身著潔白套裝的女孩。

        「妳…是誰?」因為長時間沒有開口,末的聲音略顯乾啞。

        「啊,我的名字叫白雪,妳呢?」白雪露出微笑。

        「我…叫末。」

        「我可以叫妳末醬嗎?」白雪雙眼熠熠,末想不到拒絕的藉口,也就點頭了。

        末警戒地看著對方,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明明,她的家就被燒毀了,接著她就因為絕望而暈厥,怎麼突然出現在這個小帳棚裡?

        「這個嘛,是歐比救了妳哦!前幾天,他突然抱了一女孩回來,把我們都嚇了一大跳呢!」白雪滔滔不絕地說,不過末卻無心聽對方的話。

        『歐比……』她在心中默默咀嚼這個聽似熟悉的名字,想要翻出自己的記憶,卻怎麼也找不到。

        『大概只是市集裡的某個小販吧。』她這麼回答自己,旋即把這熟悉過分的名字忘卻在背後。

        白雪說話說到一半,帳篷地帷幕就被掀起,一個留有栗棕色短髮的女子探頭進來,用成熟的聲音說:「白雪,要吃飯了哦。」

        「是,木木小姐。」白雪一邊回應對方,一邊拉起末的手:「走吧,一起去吃飯吧,歐比煮的東西很好吃哦!」

        末正想要婉拒對方,但生理需要卻先幫她回應了。響貫整個帳篷的咕嚕聲,使她不由得面紅耳赤,「謝謝。」

        那名名為木木的女子看向她,嘴角淺淺一勾:「妳好,我的名字是木木‧塞蘭。」

        末也趕緊點頭:「我叫末,請多多指教。」

        「走吧,一起去吃飯。」語畢,木木就離開帳篷。

        白雪把末拉起,把她帶出帳篷。

        走出帳篷後,除了木木以外,空地上還有三名男子:白髮藍眼、湖水綠色的頭髮配上咖啡色的雙瞳,以及|

        末望著剩下那名留著黑色俐落短髮,有著墨綠色雙眼的男子,以及一身綠色系勁裝。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被遺忘了……

        察覺到她的視線,對方直勾勾地望著她,用戲謔的口吻問:「小姑娘,妳在看什麼?」

        這一句話猶如醍醐灌頂、阿里巴巴在石洞前說出芝麻開門一般,末馬上瞪大雙眼喊:「藥錢!」

        這名男子就是她十四歲時在森林裡遇到、被盜賊找碴,受傷又不肯向同伴求救,還害她得特別送一罐免費的藥的人!話說回來…這個人就是歐比,她有印象。難怪她一直有一種怪異的熟悉感縈繞在腦中。

        「怎麼會用這當第一印象呢?應該是要記得我是手腳俐落、長相帥氣的男子漢啊。」歐比無奈的撓頭。

        「哦?有嗎?我完全沒有印象欸。」末睜著無辜的大眼。好吧,對方的確是手腳俐落沒錯,但長相帥氣一事暫且保留。

        其餘四人有些訝異|不,比有些還要多,根本是目瞪口呆了。

        「歐比,你認識末醬?」白雪訝異地問。畢竟歐比一直都是與人抱持著若即若離的態度,當初讓他把大家當作真正的好友,她還費了一番功夫。沒想到末醬一出現,歐比的態度就有180度大轉變。

        「啊,就只是之前有一次在森林裡遇到她,然後被她出手相救了而已,沒有什麼的,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小姐還請不要亂想啊。」像是要脫離什麼似的,歐比說得又快又急。

        「我們只是好奇而已啊。」白髮男子露出笑容,轉頭看向末:「妳好,我叫千.威斯塔利亞,是克拉里尼斯王國的二王子。這位是我的侍衛,光秀.路恩。另外這位妳應該已經認識了,直屬騎士,歐比。」

        名為光秀的男子露出和善的笑容,歐比也是|雖然他的和善笑容和光秀相差甚遠。

        「啊,您好,我是末。」她趕緊行禮。

        千嚇得擺手:「不要這樣,真的,對我不用這麼拘謹啦,這樣我也會不好意思的。」

        「但,這……」

        最後還是由木木來緩頰:「千他很容易害羞,若在王宮外有人對他行禮,他會臉紅的。」

        「走吧!去吃午餐了。」白雪把大家叫去吃午餐。

        昏睡了大約一天多一些的末一聞到食物的香味,忍不住飢腸轆轆了起來。若是在家哩,怎麼吃都沒有關係,形象什麼的也都無所謂,但畢竟現在在陌生人之前、接受陌生人的款待,終究不能做個粗魯的人。

        今天歐比準備的午餐是豬肉燴飯,特別激起大家的食慾。大家和樂融融的,只有末從頭到尾都靜靜的一個人吃著,在看大家相處的同時,一面想著自己接下來的生活。

        現在的她,身無分文。沒有家、沒有家人,也沒有什麼特殊才能。簡單來說,就是零。但是,即便如此,她還是不能依附白雪一行人。這樣的她,就像個米蟲,什麼都不會、依附別人的努力,卻一點貢獻也沒有。

        自父親過世後,她就有無功不受祿的概念。身為家中長女,她一肩扛下照顧全家人的責任,特別是在媽媽的身體出事後。在市集裡,沒有人會無條件送東西、給東西,即便再貧困、隔天就有可能餓死,唯一能依靠的仍只有自己。如果沒有錢,就買不到食物。如果不做事,就賺不到錢。天下沒有得來輕鬆的事情。

        因此,她在這裡沒有幫忙其他人,她也不會白白待在別人那裡,浪費別人的辛勞。

        「……末醬?」白雪的叫喚,把末的思緒拉了回來。

        「啊啊,抱歉,剛才在想事情。怎麼了嗎?」

        其他人面面相覷,最後歐比單刀直入地問了:「妳為什麼會倒在一個幾乎都是灰燼的地方?」

        「……」沒有回答,末只是稍稍地垂頭。對一群陌生人講自己的私事,的確難以啟齒。她考慮著要不要直接說個謊騙他們。

        「是什麼不能說的事嗎?」白雪微蹙眉頭,感覺很擔心。

        末堆起笑容,想著要怎麼回應白雪,卻感覺到從另一端,來自歐比犀利的眼神。

        『看來…這裡是不容許我說謊的啊。』她略略苦笑,歐比的眼神使她不寒而慄|就算她現在騙得過其他人,最後還是會被歐比逼問的吧。

        「嗯…那團灰燼的前身是我家。就是那天中午,我去市集裡採買生活用品,回去後就變成那樣了。大概是盜賊放火燒的吧。」

        口上說的雲淡風輕,心中的疼痛卻無法忽視。她一直假裝若無事然,依舊無法瞞過歐比的雙眼。

        「妳的家人呢?」光秀輕聲問。

        「不知道。」強忍心中的情緒,末簡潔地說了三個字。

        她不知道,自己的媽媽和弟弟們究竟怎麼了。是一起被火燒了?是被盜賊擄去了?是被盜賊殺了?是一起逃出去了?

        她小小的希冀著他們還活著。但是活著的他們又去哪了?現在過得如何?有沒有一個能安身立命的居所?是否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還是露宿街頭?

        她就像一個媽媽一樣擔心他們。畢竟,那是她僅有的。她只擁有這些家人,別無所有。連他們都失去,她不知道自己生存的目標。

        白雪等人也是沉默著。他們不知道要怎麼幫末,感覺末對他們處處充滿防備。他們知道,這和生長背景有關。

        關於這種防備,歐比最能夠體會。自己就是像這樣走來的。「小姑娘,妳的身體還不太好,還是繼續休息一下吧。」

        末愣愣地點頭,白雪隨即起身帶末到帳棚內。

        「欸,歐比,第一次看你那麼溫柔。」千很驚訝,光秀和木木也認同的點頭。

        「主子,這只是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歐比的目光悠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