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1)

        如果問謝品君全世界最討厭的人是誰,那麼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那個人就是她的雙胞胎哥哥謝品翰!

        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名稱,她的心裡只有滿滿的厭煩。她真的很不想接他的電話,可是又怕不接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麻煩。

        糾結的想法讓她的眉頭皺得更緊,掙扎了三秒鐘,她最後還是無奈拿起手機滑開螢幕。

        「喂!妳這個月的薪水拿到了沒?」

        果不其然,接通之後的問候又是這一句話,還真是始終如一的問候啊。

        「你不覺得一開口就問別人錢的事很沒禮貌嗎?」謝品君沒好氣地問。

        當家人之間的對話只剩下錢,說起來還挺悲哀的。

        「廢話少說,薪水到底拿到了沒?」謝品翰依然故我,重複同樣的問題。

        「還沒。」她毫不猶豫地說,同時起身離開座位,往辦公室外頭走去。

        「為什麼還沒?幹!妳們公司在搞什麼?現在都幾號了?」電話另一端的他粗聲粗氣地吵了起來,彷彿沒拿到薪水的人是他,而她是欠薪水的公司負責人。

        她深呼吸了一回,盡可能讓自己能保持心平氣和,她實在不想在公司和他吵架,「還沒拿到薪水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你是在氣什麼?」

        「妳這什麼話?我是在關心妳欸!」

        是關心她的薪水吧?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不用他開口她也知道,他打電話來肯定是為了向她借錢。

        「算了算了,還沒發就算了。」謝品翰很不耐煩,「喂,妳現在有沒有閒錢可以借我?一千塊或是幾百塊也好。」

        「就跟你說薪水還沒拿到,我是哪來『多餘』的閒錢可以借你?」她問,語氣堅決,還特地強調多餘這兩個字。

        他嘖了一聲,低聲咕噥:「謝品君,妳真的很小氣欸!」

        不是她小氣,是她太了解他的習性,如果把錢借給他就等於錢不見了,根本就拿不回來。從以前到現在,他不知道已經欠了她多少錢,但她早就不奢望拿的回那些錢了。

        「你為什麼老是要跟我借錢?是有這麼缺錢嗎?」

        謝品翰一聽,以為她心軟了,他的語氣不像剛才那樣不耐煩,懇切地說:「嗯,現在手頭是有點緊。」

        「那你的薪水呢?是還沒拿到還是花光了?」她反問。

        「我……」他突然支支吾吾了起來。

        「你一天到晚老是要借錢,該不會是沒在工作吧?」抓住他停頓的空白,她繼續追問。

        「誰、誰說我沒在工作的?」他忽然大聲了起來,反而卻突顯他的心虛,「我現在是在做投資,投資總是需要一些資金嘛!」

        「什麼投資?」

        「就……唉,反正說了妳也不懂,我也懶得跟妳說。」他含糊帶過了這個話題。

        大學已經畢業多年,但她始終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從事什麼樣子的工作。每當她問起,他總說是投資,可是當她繼續深入時,他卻又會用妳不懂之類的話來敷衍她,然後再繼續過著定期打電話來向她借錢的生活。

        「算了算了,不借就算了,我再自己想辦法。」他忿忿地說,然後就掛掉了電話。

        「這傢伙搞什麼啊?真是有夠沒禮貌的……」面對突然結束的通話,她只覺得莫名其妙。

        她總是聽別人說雙胞胎之間有心電感應,就算不用言語也能知道彼此在想什麼,可是偏偏她不這麼覺得,她常覺得她的雙胞胎哥哥對她而言是一個就算溝通之後也無法理解他在想什麼的人。

        中午休息時間一到,謝品君立刻把手機收進手提包裡,起身準備離開辦公室。

        「品君,妳要去哪裡?不吃飯嗎?」坐在她前方的小惠一看見她拎著手提包要離開的匆忙模樣,忍不住問。

        她沒停下腳步,只是回頭,「晚點再吃,我要去銀行一下。」

        「那我順便幫妳拿便當喔!」

        「好,謝謝妳。」回過頭,她趕緊加快腳步,快步走出辦公室。

        銀行下午三點半就會關門,但是她手邊有太多工作要處理,除了中午吃飯的空檔之外,她實在找不到還有其他時間可以去銀行辦事。

        但願今天銀行人不要太多才好。她在心裡祈禱著,同時按下了電梯的下樓按鈕。

        四月初的天氣還不是很穩定,早上出門的時候明明還是晴天,但天空現在卻已佈滿了烏雲,空氣也有些悶熱,感覺好像隨時都會下雨一樣。直到她踏進銀行,原本環繞著身子的悶熱才被涼爽的冷空氣取代。

        抽了張號碼牌,她找了一個空位坐下,然後從手提包中拿出了一本存摺簿,她翻開紀錄停留的最後一頁,視線落到了最後一筆標註著薪資的收入上。

        她騙了謝品翰,其實薪水早就在昨天匯入了,不過要是被他知道這件事,她這幾天肯定沒辦法平靜過生活了,雖然被他知道也只是遲早的事,但她還是抱持著能多拖一天算一天的鴕鳥心態。

        幸好今天銀行的人不多,等待的時間也不會太長,在經過了十分鐘的等待之後她就處理好今天要辦的事,現在回公司吃飯,時間還很充裕。離開銀行之前,她撥了一通電話給遠在屏東的媽媽。

        「小君,吃飯了沒有?」

        電話接通之後沒多久,謝媽媽帶有台語口音的問候聲傳來,熟悉的感覺迴盪在耳邊。

        自從大學到台北唸書開始,每當身在外地的她打電話給媽媽,媽媽開口第一句說的話永遠都是這一句,不論是什麼時間,問的永遠都是吃飯了嗎?

        「還沒。不過,我事情已經辦完了,等等就要回公司吃飯了。」她也從來不會隱瞞,有吃就是有吃,沒吃就是沒吃。

        「快去吃快去吃,一定要記得吃飯,不要只顧著工作,身體健康最重要知道嗎?」謝媽媽催促她,開始了絮絮叨叨的叮嚀。

        即使相隔了將近一個台灣的距離,但停留在耳邊的聲音仍讓她的心底感到溫暖踏實,彷彿媽媽就在身邊一樣。

        「知道,反正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工作狂。」她笑著說:「對了,媽,我下禮拜有排休,所以下禮拜五會回家一趟。」

        「好好好,那我會多煮一些妳愛吃的菜。」謝媽媽的語調微微上揚,「妳爺爺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他老是在問妳什麼時候要回來?我等等就去告訴他說妳下禮拜就要回來了。」

        自從大學畢業之後,時間不再像唸書的時候那樣彈性,有時候禮拜五需要加班到很晚,有時候週末公司還會有活動,再加上回家的路程又遙遠,回家的次數自然就會跟著減少許多。

        「嗯。」她笑著應聲,低下頭,視線回到手中的存摺簿上,「媽,我剛剛有匯錢到妳銀行的戶頭裡,妳有空再去看一下。」

        「小君啊,妳不要再匯錢給我們了啦!自己吃飽比較重要啦!」

        「沒關係啦,反正我也沒什麼開銷。妳和爸就不要老是煮給別人吃了,你們自己也要多吃一點好吃的。」

        謝品君家裡是經營熱炒店的小本生意,雖然規模不大,但基於長年經營下來的口碑,生意還算不錯,她從小就跟著父母親在熱炒店裡幫忙,父母的辛苦她比誰都還要清楚,因此當自己開始有了穩定的收入之後,她自然會希望父母不要再那麼辛苦。即使她的薪水不多,三萬多元的新水扣掉房租、水電費和一些生活上的支出之後其實也沒剩多少了,但她還是固定匯每個月匯五千元給父母親。

        「沒辦法啊,我跟妳爸早就做習慣了,現在一天不開店都會覺得渾身不對勁。要我們關店休息,就等妳和阿翰結婚生小孩了,幫你們帶小孩我就會忙到沒時間做生意了。」謝媽媽暗示她該找對象了。

        她不禁跟著笑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們也只能繼續做下去了。」

        謝媽媽哈哈大笑了起來,「對了,說到阿翰,小君妳最近有跟阿翰聯絡嗎?我這幾天有打電話給他,他都沒接,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他今天早上有打電話給我。」她說,心裡很猶豫要不要把謝品翰打電話給她的理由告訴媽媽。

        「真的嗎?那他說了什麼?」謝母問。

        「他……」她遲疑了一下,然後說:「沒什麼,只是說了一些工作的事,他不知道是在忙什麼投資。」

        她還是決定先暫時隱瞞謝品翰向她借錢的事,要是被媽媽知道了謝品翰今天開口向她借錢的事,媽媽一定會像以前一樣毫不猶豫拿出自己的辛苦錢來給他,雖然謝品翰說是投資,但她總覺得那肯定不會是什麼正經的投資,她不希望爸爸媽媽的辛苦錢被浪費掉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