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1.1

「孫東禹,你為什麼打耳洞啊?」

我托著腮,又向鄰座的孫東禹拋出一個問題。

或許是被我問到煩了,孫東禹這次連個眼神都沒有給我。

他桌上擺著五顏六色的筆,手裡正拿著水藍色的,在黑色筆跡下寫下註解。孫東禹真是個文具富翁啊!什麼樣顏色的筆都有,要是把筆比喻成動物的話,孫東禹就是擁有一座動物園。

「你是不是不喜歡跟我說話啊?」我問。

他振筆疾書的手頓了一下,視線對上我的眼睛後立刻撇開,有些慌亂的解釋道:「沒有啊。」

他的位置在窗邊,窗外打過枝枒的破碎陽光落在他身上、髮上,空氣中流動著夏日的溫煦,彷彿安靜的他一般,他的皮膚白皙如同白雪映出陽光,看上去有些失真。

「那你就是喜歡跟我說話囉?」我微笑,反問。

他看起來很是冷靜,但我總能在他冷靜的隙縫中抓住那麼一絲絲的侷促,我喜歡抓住那一點點的侷促,慢慢地將它從孫東禹冷漠的面具下拉出來。

「我不知道。」孫東禹喜歡用『我不知道』來當做想結束話題的語句,但是我不喜歡順從他的意願,我喜歡看他不知所措的樣子。

「沒有不喜歡跟我說話,那就是喜歡跟我說話啊!」

我的話顯然是被他聽進耳裡了,他總是不需要猶豫就能寫出筆記的手停在紙面上,水藍色的墨水流入紙面形成深藍色的黑洞。

他忽地發現紙面匯積的墨水漬,有些懊惱的擱下筆,拿起早就將蓋子蓋在尾端,端端正正擺在桌子右上角的立可白,輕輕地擠出白色顏料,蓋過底下的污漬。

遠遠看起來,像是沒事一樣。

孫東禹就是這樣一個規矩的人,他習慣把身邊的一切整理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孟辰晞,妳又在欺負他了噢?」妍書到前面講台去領了她和我的考卷回來,接過考卷一看,上面洋洋灑灑的用紅筆寫了一堆評語,無聊又幼稚的內容一看就知道是誰改的。

「為什麼我的作文又是給梁沐琛改?」我恨不得拿立可白把他所有的評語塗掉,但是他的評語充斥我的字裡行間,要是全部塗掉那我的考卷不知道看起來會多不像樣。

「他可能喜歡妳吧?」妍書曖昧的笑道,「恭喜妳啦!妳被太子爺選中了。」

妍書口中的太子爺指的就是梁沐琛,聽說梁沐琛的爸爸是學校的大金主,每年的捐獻不可計數,也因此梁沐琛能在學校橫行,被師長像太子一樣的供奉。

「拜託不要跟我講到他,我想到那個渣男就想翻白眼。」

梁沐琛從我一進高中就赫赫有名,不只是因為他財大氣粗,還因為他花心的盛名,他進了學校才幾個月就不知道換過多少個女朋友了,以前我們班上竟然有四個女生都跟他交往過,高一都還沒結束他的臭名就遠播了,但是他的人氣依舊蒸蒸日上,連我這個不聽八卦的邊緣人都知道他這個紈褲子弟的事蹟。

不過我真沒想到的是,老天在我高二編班的時候給我開了一個玩笑,祂錯把我跟梁沐琛編到了同一個班。

「妳知道一年級的學妹幫我們這一屆編了兩個校園傳說嗎?」妍書邊訂正著錯字邊說道。

「校園傳說?鬼故事嗎?」

妍書停下筆,給了我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鬼妳個頭。」她對我招招手,我把身體朝她微傾,她在我耳邊私語:「第一個傳說就是梁沐琛,學妹給他暱稱黑王子,我聽我直屬學妹說,超多學妹都喜歡他喜歡到瘋狂的程度,人氣可高了。」

「黑王子?」我差點就沒站到桌子上哈哈大笑了,現在的少女想像力真是貧瘠,取這什麼中二的名字?「我還白王子勒!」

「賓果!」妍書摀住嘴巴竊笑,「第二個校園傳說就是白王子,而且這個白王子妳也認識。」

「誰?」我在腦子裡搜尋著可以擔的起『白王子』這個又中二卻又有點神聖的名號的人,卻一個都沒找到。

妍書對著我擠眉弄眼,食指偷偷地比劃著。

「誰?」我順著她的手指方向看去,楞了一下。

「孫、東、禹?」我用嘴型無聲地問道。

妍書點點頭。

「學妹也喜歡孫東禹?」我悄聲問,「為什麼?他跟梁沐琛差太多了吧?」說著,我回頭稍稍的打量了一下孫東禹,他身上穿著燙得平整的制服,姿勢端正的寫著筆記,一頭凌亂的棕色自然捲,握著筆的手細緻又修長,落在書面上的眼神堅定卻柔和。

「孫東禹有多聰明妳又不是不知道?何況他長得也不差,又不喜歡跟女生太靠近,學妹都以為他是冰山王子勒。」

妍書的評論沒錯,孫東禹是很聰明,參加過大大小小國內外的發明比賽,抱了無數個優勝回來,經常在升旗的時候上台領獎,下課時間又常被教務處廣播去領獎學金,因此幾乎全校都認識他這個資優生。

但是說他長得不差……

我又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的掃過一次,確實,長得不算帥,卻是討人喜歡的臉。

「妳說學妹以為他是冰山王子?」

我回想起一個月前剛開學的那天,班上沒有人自願當班長,最後班導決定用抽籤的來決定,孫東禹就是被抽到的那一個,只是當時他很認真地讀著自己的書,一點都沒察覺到班導在叫他的名字,最後是由梁沐琛提醒他,他才慢慢的舉起手。

孫東禹當下的表情我忘也忘不了,他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臉上波瀾不興,眼裡卻流露出一點慌亂。

班導問他方不方便擔任班長,沒想到他出人意料的回答:不方便。

一開始我以為孫東禹是一個不近人情又難相處的人,觀察了他一個月之後發現,其實他只是不擅長和別人互動,又夾雜著一點點的害羞,所以不認識他的人才會以為他是冰山王子。

好笑的是,雖然當下他拒絕擔任班長,不過隨後他又被抽到擔任學藝股長。

「全世界的王子都在我們班,學妹超嫉妒我們班的女生。」妍書想到之前經過教室外面,有意無意朝裡面的女生投射嫉妒眼神的學妹,便忍不住哈哈大笑。

「請她們把梁沐琛帶走,我再貼五百給她們。」我冷笑,「明明高一跟孫東禹同班,怎麼兩個人差那麼多?」

「是同班又不是同父母,妳也很好笑。」

我把考卷上梁沐琛給我的評語又看了一遍,梁沐琛的字跡其實很漂亮,明明字這麼漂亮,卻拿來寫這麼無聊的東西。

我比較了一下我跟梁沐琛的字,發現他的字硬是比我的字還要漂亮許多,我拿起筆伸手在孫東禹的桌面敲了三下,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姿勢一點都沒變,只有頭轉過來看我。

「孫東禹,你這麼聰明,為什麼字這麼醜?」我很認真的提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