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發紅包嚕~
HOT 閃亮星─東波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六月孟夏,本該悶熱的天氣卻變得陰冷,天空烏雲密佈,降下今年的第一場大雨。新帝登基後三個月,空氣中卻絲毫不見歡樂喜慶的氣氛,反倒夾雜著哀怨與悲愁。

「啊啊……啊啊啊啊——」

淒厲的嘶吼聲貫徹雲霄,刺激眾人的耳膜,一聲又一聲的喊進心坎,引人顫慄。

皇宮大殿外,那一處諾大的石地上浸滿了雨水,然而透徹中混雜了鮮紅色的血液,順著一處悄悄流逝。

「……穆攸離!你、你當真沒血沒淚……我咒你不得好死!啊啊啊!」女子痛苦的悲吼著,她正煎熬著身心上的折磨。

只見她一襲素色衣裳,狼狽的趴在滿是雨水的石地上,雙腳殘廢,眼睛更是被一層厚厚的白紗給矇住。此刻,她朝著石階的方向哭喊,悲憤中更多的是怨恨,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心寒。

石階上,男子黃袍在身,俊逸的臉龐如雕刻般,無情的眸子裡難得寫著複雜,卻又在下一刻倨傲的俯視著血泊中的女子。他邁步向前,阻止了宮人撐的傘。最後站定在女子身前三步的距離,沉默著不作聲,冷眼看她的狼狽,看她的悲傷。

「雪兒……欠的總是要還。」男子冷聲說道。

女子聞言一愣,自嘲的哼笑了聲,道:「呵,我欠的?我不曾欠過誰……就算欠了,也輪不到你穆攸離來討!我做的一切全是為了你,而你卻過河拆橋,我……我真傻……真傻……」說到這裡,那瞎了的雙眼竟流下了兩行血淚。

男子緊抿薄唇,低著頭看向女子說:「妳奪取了那麼多人命,自是用命來償,雪兒,妳別怨誰。」

「你捫心自問……我顧雪這一生殺的人哪一個不是你的敵人?哪一個不是惡人?哪一個不是敵軍?呵……我殺人?為的是誰……是誰……」女子無力的說。

「心兒及她腹中的孩子,妳父母、還有妳府上九十六口人……雪兒,不要逃避。」男子彷彿很疲倦般,仰頭閉上了眼。

「我為你殺敵奪位這六年,你還不了解我嗎?他們不是我殺的!」提起這些人,女子憤怒的大吼。或許聽她狡辯過數次,男子不言,卻因此激怒了女子。她又說:「顧心腹中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是她自己打掉,為的就是栽贓我;爹娘是她殺的,因為他們總站在我這,反對她和你的婚事,妹妹搶姐姐的未婚夫能看嗎?至於她的死我說了不是我,是她要……」

「夠了!」男子不耐煩的瞪著眼,怒斥著:「心兒會自己害死自己?別說笑了,朕感謝妳過去為朕所做的一切,卻無法原諒妳的所作所為,當初剜去妳雙眼流放邊疆已是朕對妳最後的仁慈,豈料妳還繼續糾纏不清,害得心兒和丞相慘死,就別怪朕狠心!」

「……」

女子安靜了良久後,突然瘋狂的大笑,宛若妖姬癲狂。她笑道:「哈哈哈!穆攸離,你活該嚐盡生離死別!就算我扶你上位也無用,你這雙被蒙蔽的眼遲早會害你失了天下、沒了命!」

男子聽罷憤怒的拂袖而去,大喊道:「賜顧氏大小姐……抽筋拔骨!」

「是、是!」

女子聞言,像是石化般定格在原地,不敢相信男人的決絕。緊接著鑽心的疼痛喚回了她的魂,噬著她的每寸肌膚。

「啊啊啊!穆攸離!我顧雪以血起誓,咒你生生世世飽受孤獨!永世嚐盡悲、啊啊啊啊——」

白嫩的皮膚被硬生生撕裂,狠狠的抽出筋骨,血流成河,那種被迫支離破碎的感覺,非常人能受。有膽小點的宮人直接躲到一旁作嘔,膽子大些的侍衛則是閉眼,緊繃著身子。

「……」

男子頭也不回的進入大殿,儘管門被緊緊闔上,卻也止不住那駭人的咒罵與吼叫……

***

直至半炷香後,外頭恢復了寧靜,徒留雨聲不斷,帶不走人心底的哀痛。

太監總管悄悄開門而入,擔憂的看了眼如大樹般立在桌案前的男人。

「皇上……那……屍體該……?」太監總管小心翼翼的問。那顧雪可是陪皇上六年,替他打下江山的最大功臣啊!聰明善良,也是百姓們心中的神話,本以為皇上會給她封后,誰知竟落得如此下場,俗話說的好,伴君如伴虎,他這一顆心懸總著,可馬虎不得。

男子疲憊的揉了揉眉心,歎道:「怨氣太重,燒了吧。」

「喳。」太監總管領命,便欲下去。

「……慢著。」男子再次出聲。

「皇上還有何吩咐?」太監總管回過身,緊張兮兮的擦了擦額角的汗。

「……將她與丞相夫婦葬一起吧。」

「喳。」

直至人出了去,男子揮手遣退了下人,靜靜的佇立在窗邊。

「嗯?」

一抹雪白飄落在他身前的窗櫺上,他頓時愣了好一陣。

……下雪了?在六月?

男子再度愣了愣神,片刻後才稍微清醒些。

「雪兒,妳可以怨我,但別懷疑我的心。」

⋯⋯

這一年,新帝登基後的三個月,就在神話殞落的這天下起了六月雪,覆蓋了整個都城整整四十九天,災難頻傳。

———————————————————

#好久不見啊各位w

妖靈開了新坑囉呵呵噠~

希望各位朋友們能多多捧場(´▽`)

不管是新朋友還是老朋友,希望各位閱讀愉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