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這個鏟屎官有病

      黑貓白白,毛皮油光水滑,營養充足,四肢纖長靈活,貓型倒三角臉上健康黝黑的鼻子,還有一雙碧綠靈動的眼眸,平時靜如處子、動如脫兔、能屈能伸、賣萌、冷豔兼具一身,偶爾還要充當心靈導師的角色,牠敢說,像牠這樣一身才華洋溢又顏值兼具的角色在喵界也是鳳角鱗毛的稀缺貨。

     

      為什麼不說獨一無二?

     

      做人......唔......當貓還是得要謙虛一二才能討人喜愛啊,看看,牠還知書達禮。

     

      莫約三年多前,關尚音在大五的時候撿到牠,呸......那年修行要滿百年的牠,應天意下山體驗入世的生活,遇到了大五的關尚音。

     

      彼時,初入世在人類的街上閒逛的時候,不期然遇到了大雨,一時間沒準備,被淋了兜頭,玄裔人生地不熟的,牠只得在路邊找個看起來算乾淨的紙箱窩進去,躲在紙箱裡整理被淋濕的皮毛,牠本以為等雨停就好。沒想到眼前的雨打水花忽然像是被甚麼東西遮去,而那些在雨中奔跑或走動來來往往的腳步卻有一雙停在牠的紙箱前。

     

      玄裔忽然想起從前輩那邊聽來的逸事,聽前輩說,人間現在有捕貓狗大隊,專抓那在路上閒晃的貓貓狗狗。前輩還說,倒楣了就得抓去關,吃住不好,擠得要命不說,幾十天之後還得吃苦得要命的藥......真心『要命』那種。

     

      雖說貓妖命韌,但據說也要元氣大傷好一陣子的......

      現在這人停在紙箱前,該不會就是那甚麼鬼捕捉隊吧,玄裔暗呼沒這麼倒楣吧!那時還不叫做白白,本名叫做玄裔的黑貓抬起屁股,正準備腳底抹油鑽腿縫逃。

     

      卻沒想到只是短短的思考片刻,整個紙箱都被翻了過來,揚起頭,頭頂上卻沒有淋到雨,牠有些矇逼得與那個人對視。

      那個人,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長相玄裔沒有概念,也就是整齊罷,但對方一手抱著紙箱,一手撐著後來牠才知道叫做雨傘的東西遮住了紙箱的上頭,讓牠一點都沒淋到雨,蹲在牠面前,「別怕。」他對牠說。

     

      到底該不該怕,不應該是朕決定的嗎?!這人憑甚麼?!

      玄裔稍稍舉著前腳,雖然看那人一臉沒有攻擊性的樣子,依舊不解戒心,退在紙箱的一個角落警戒望著對方。

     

      「我只是看你鑽進來了,你一個人嗎?」他繼續說。

     

      「......」難不成他以為我還會回答嗎?此人有病,玄裔下了判斷。

     

      然後他就把眼鏡摘了下來,用鏡架對著牠伸過來。

     

      黑貓的耳朵登時豎了起來!這是喵界的打招呼方式啊!

     

      喵星人的嗅覺靈敏,直接上手摸絕對是不禮貌的,要顯示自己沒有敵意,先是把沾染自己味道的東西給喵星人嗅嗅,熟悉了那個味道之後,才是手指。

     

      此人上道。

     

      玄裔對那人的印象分數上升了。

     

      牠伸頭嗅嗅那只眼鏡的氣味,乾淨,雖有一絲刺激味,但還有一絲不討人厭的香氣,牠抬頭看了看對方,摘掉了眼鏡之後,他看起來跟原本不大一樣,但玄裔其實不大在乎,反正不就是一張人臉。他歪頭對牠笑笑,「你要跟我回家嗎?要是這樣在外頭,會被抓走的。」

     

      「......」這是威脅,絕對是威脅!!!

     

      「阿關,跟牠說那麼多幹嘛?直接捧著走就好了,快點,雨越下越大了。」此時牠才發現那人旁邊還站著一個人,被雨傘擋住了,但是那不耐煩的聲音透了過來。真真沒有比較沒有傷害,有素質跟沒素質也差太多了。

     

      「呵,你先走吧,我等一下過去。」那人回頭對他說。

     

      「等一下要點名耶。」

     

      「我知道,現在還早,你先走吧。」

     

      「好,那我走了。」那個跟他說話的人走了,他留下來了,撐著傘,蹲在牠面前。

      他溫徐的緩聲說道,「我先帶你回去好嗎?在外頭吃東西也不方便,我住宿舍雖然不大,但養你一隻也是夠的,如何?」自顧自的叨叨絮絮了半晌,把眼鏡戴回臉上,對牠伸出手指。

     

      玄裔伸頭嗅了嗅那隻手,帶著更濃的香氣,「你不跑我就當你說好了。」那人勾了勾唇,尾音提高俏皮地問。

     

      玄裔想,看在你那麼有誠意的份上,朕就勉為其難答應好了,舔了舔那隻手,喵了一聲。

     

      好吧好吧,看你這麼有誠意,朕就勉為其難罷。

     

      那人把雨傘垮在肩上,雙手捧起了牠的紙箱,往來的路上走,「我們先去買你能吃的東西,然後再回家。」他對牠叨叨絮絮的,一路緩步徐行,走進一間寵物用品店買了一袋子東西,一邊買還是一邊跟牠說,聽說這款飼料太鹹,對腎不好;聽說這貓砂好用,但他也不知道好不好,也不管牠回不回應。

      玄裔覺得此人真的有病,難不成他真希望自己跟他說話?

     

      分分鐘嚇死你好嗎?!

     

      然後他買一個籠子,當著店員的面對牠說,「等一下進宿舍就放你出來,你先在裏頭,我們方便回去,乖。」

     

      「......」牠覺得店員都在看他的羞恥play了。

     

      「小哥這是第一次養貓嗎?」看看,馬上就要被笑了。

     

      「嗯,剛撿到。」

     

      「看得出來你會很疼牠,這年頭像小哥這樣有耐心的飼主也不多了。」

     

      「呵呵,老闆過獎了。」

     

      「......」人類的世界我真的不懂。

     

      關尚音帶著玄裔回宿舍,喔,為什麼知道他叫關尚音,因為那人自己講的。

     

      他把牠的籠子放在桌上。打開了門,也不上手抱牠,只是任門開著,然後自顧自地把方才買的東西從塑膠袋裡撈出來。

     

      牠隔著門看對方忙碌的樣子,想了想,推門走出來,端坐在桌子上,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關尚音聽到了動靜,轉頭看到牠,依舊是笑了笑,「等我一下。」

     

      就看他把方才說了是貓砂的東西倒進盆內,然後推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轉頭對牠招招手,「來。」

     

      玄裔原本想矜持一下,但看他大有你不來我就在這等你的樣子,想想,還是別太落新任鏟屎官的面子好了,在他招第二次手時,起身跳了下桌,牠小心翼翼接近那盆貓砂,裏頭有木頭的味道。等牠嗅了又嗅走進那盆貓砂裡時,關尚音上手輕拍牠的屁屁。

     

      大膽!?

     

      玄裔簡直要跳起來。

     

      可關尚音猥褻的手依舊,「沒事,別怕,會不會用,這給你用的。」

     

      混蛋,放手,老子知道!!!

     

      牠咬了一口關尚音,羞憤交加的從貓砂盆中跳出來,快速鑽進椅子下,對他不悅地發出嘶聲。

     

      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是本能,可咬了之後,牠後知後覺的有些後悔,這人也是好意阿,不會生氣吧?要是生氣了把牠丟出去,嘖,在外頭要是真的會被抓,那牠還得在找新的鏟屎官,可惡,怎麼入世這麼麻煩。

     

      就看關尚音從蹲姿站了起來,又探了探躲在椅子下的玄裔,嘆了口長氣,此時牠聽見一陣音樂,然後音樂被打斷,就聽關尚音又自言自語了起來,「嗯,我在宿舍......嗯,我把貓帶回來了......還好,有點怕生......嗯,先這樣,我等一下過去。」

     

      然後頓了頓,他又開始說話:「學長,我是尚音,我今天撿到一隻貓,黑的,我已經先把牠帶回宿舍了,很抱歉,先斬後奏,你要是覺得不方便,我再搬出去住......喔,真的,謝謝你......嗯,我有買貓砂跟飼料了,牠可能還不大習慣,貓砂牠不用......喔,好,謝謝,那麻煩學長了。」

     

      這人難道有自言自語的毛病?

     

      終於耐不住好奇,默默探了頭出來。

     

      關尚音看到牠眼睛一亮,他收起手裡的小東西,「你等一下要自己待著,我的位置在這裡,你自己玩,其他的床位別去,那是別人家的,雖然學長嘴裡不說,也是不好意思,知道嗎?」

     

      「......」你真認為一隻普通的貓聽得懂這些話嗎?!

     

      貓妖玄裔深深為自己鏟屎官的智商感到憂慮了起來。

     

      關尚音又給牠倒了一盆飼料,一盆水。「我可能五點過後才能回來,等一下學長要是回來了,你別怕。」

     

      「喵~」

     

      默默去蹲在飼料前吃了起來,愛說就說,牠已經不想吐槽了。

     

      可關尚音露出了一個笑容,「好乖,回來再幫你取名字,掰。」

     

      關尚音走後,玄裔用了一會兒貓砂,還可以,跳了出來之後,自己在屋裡晃蕩了起來。這些木製的東西應當是所謂桌椅,桌椅上頭還蓋著一層,牠看著相對的桌子椅子,不難想像這是兩個人住的地方,關尚音住在靠門的那側,他口中的學長住在另一側,地方果真如關尚音講得一點也不大......還真是個實誠的傢伙。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皮毛,看了看桌椅上頭那層,跳到拉開的椅子上後,蓄了蓄力,就跳上那一層。落入了一窩軟軟的床榻上。唔,原來這時的床榻已經蓋在上頭了。

     

      心裡感嘆了一下從前輩們那裏聽來的資訊的不同之處。這年頭人類原來住的這麼差,還沒有從前一處庭院的廣阿。

     

      好在我不嫌棄。

     

      嘖嘖,朕真是個體貼善良的好主子。黑貓玄裔的尾巴上下拍了起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