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0章

<第零章>

終焉領域-第0章  

雨,是種特別的存在,它總能使原本美好的畫面染上一股陰影  

就像現在這樣。  

雨點拍打這玻璃窗頭,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響惹得內頭另一端的少年格格發笑。  

明參手指輕輕觸摸著玻璃窗,指尖傳來玻璃冰冷的溫度,玻璃窗映照出他的臉孔。  

僅16歲的少年,原本蒼白的臉龐比印象中還要消瘦許多,精緻的五官就像一副藝術品,比起之前看到的...自己的頭髮似乎又長了幾分呢...。  

明參玩弄著自己的髮根思考著  

「明參,我進來囉。」  

「誒...誒!?好..好的。」  

聽見屋外的聲音,明參顯些失神的點點頭。  

【嘎-】房門被輕輕拉開,一名身著黑色運動外套的少年走了進來,手裡還提著一籃水果。  

「你好。」少年有著與明參極為相似的面孔,但他臉色宛如寒霜,冰冷的寶藍色雙眸掃過四周,少年有著一股強烈的低氣壓,與明參形成極大的對比   。  

「連恩!你來啦!好久不見!」  

明參一見到少年立即跳下床,伸手拉起少年的手,對方只是皺了皺眉  

「嗯...不是前天才剛見過面嗎?」  

「那種小事別在意啦~」  

「.....   」見對方似乎講不通,連恩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指指手中的水果  

「馳田先生叫我帶水果給你吃,現在,馬上回去躺好。」  

「嗯!」對方用力點頭,立馬跳回床上,活脫脫像隻跟主人討好的小狗。  

「剛剛聽醫生說了...你的病情好很多了。」連恩坐在病床旁,面不改色削著蘋果說道  

「真的嗎?那我可以出門了嗎?」  

「不行!」  

連恩抬起臉,厲聲的說道  

「要是又受傷了我要怎麼跟馳田先生交代?」  

照顧明參是連恩的責任,連恩從小就待在孤兒院。   打從有記憶以來,連恩就沒有見過親生父母,每當詢問院長時,院長總會露出憐憫的表情,抱著他。   雖然院長沒有說明,但很早就懂事的他曉得父母不想要他,便把他丟在孤兒院門口,逃了。     有天連恩悄悄溜出孤兒院,獨自一人在街上閒晃。     他在孤兒院很少說話,也沒有什麼朋友,不過他也沒什麼在在意,感情這種東西,或許在從未見過的母親準備丟下他時,就已經沒了吧?     是不是命運安排的,明參的父親,也就是連恩稱呼的馳田正好經過,便見到和明參幾乎一模一樣的連恩,在和他搭話後,便曉得他是孤兒。     在幾番光臨孤兒院、與他相處後,決定收養連恩當自己的養子,讓他和自己的兒子玩耍。     雖然連恩的身分上有了改變,也很感謝他,但連恩還是鐵了心只叫馳田先生,這種陌生的叫法,似乎是並不想要和他有任何進一步的關係。     藉著馳田先生的收養,他見到了馳田先生口中和他長的相似的明參。     在連恩的印象中,明參從小就體質虛弱,不能像一般孩子一樣出門去學校上課,和普通的男孩子一樣跑跑跳跳,所以讓連恩代替明參去學校上課,學習許多知識回來教導明參。因為連恩他最好的朋友,雖然平時總板著冷酷的表情,卻時時刻刻留意著自己,一想到這,明參忍不住露出微笑。  

「幹嘛露出這種表情?真噁心。」  

「哈哈..沒什麼,只是忽然覺得連恩好可愛。」  

「...喏,蘋果削好了,吃掉。」"

「誒?等..連恩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歡吃蘋果的!你是故意的對吧?」  

「有這回事嗎?營養要均衡才行。」面對明參的哀嚎,連恩選擇無視。  

「真是的...連恩太過份了...咦?連恩」  

「幹嘛?」  

「雨停了呢!你看雨停了呢!」明參興奮的拉拉對方的衣角。  

「嘖...看來又要去工作了呢...   」連恩咋舌道  

「連恩討厭外面的世界嗎?」  

「嘛...算是挺討厭的,每次總會遇到一些見勢力眼紅的骯髒傢伙...   。」他忿忿瞪著手中蘋果,抬頭對上明參的視線,語氣充滿諷刺  

「我還真羨慕像你這種不明世理的傢伙,什麼都不需要知道,等著大人養活自己就夠了。」  

「啊...   」明參愣住了,沒料到對方會這麼說,雖然平常連恩常對他說一些刺毒的話,但唯獨這句話狠狠印烙在他心中,使他痛的發疼  

這是他的...真心話嗎?  

「連恩一直...都是這麼認為嗎?」  

「誒...,嗯。」  

「這樣啊...   」他抿抿嘴,硬擠出微笑。  

「那...我們來交換吧?」  

「蛤?」連恩瞪大眼睛,彷如自己聽錯了什麼。  

「我們交換身份吧,我來當連恩,由我出去工作,連恩只要待在病房裡就好。」  

「你這傢伙腦子撞壞不成啊?這種事..   .。」  

「一次就好,再說,連恩自己也很想試試對吧?」彷彿被說中心事,連恩紅著臉別過頭道  

「那,那馳田回來會被發現吧?」  

「這點就別擔心啦!」明參起身走到衣櫃翻找著,將手機亮給他看。  

「你就隨時幫我注意一下就好了。要是爸爸快回來了就通知我,我會在身上加裝追蹤器,你可以隨時注意我的安全啊。」  

「嗯...   」  

這聽起來倒也不壞,不過...

「喂...你這些該不會老早就想好了吧?」  

「呵呵~」  

#  

天空呈現灰濛濛的,細雨點綴在城市,使視野望過的人群呈現模糊一片,明參持著傘,靜靜的走在街道上,他抬頭望向一棟高聳的建築物,驚嘆道  

「哇,原來這就是城市嗎...   」  

「你是多久沒出門啦....   」明參耳邊掛的耳脈傳出連恩帶為無奈的聲音。  

「嗯...大約有3年了吧,我只記得我去國中學校沒多久就不去了...   」  

「3年?!你在逗我嗎?」  

明參聽完苦笑道  

「連恩,我可沒心情把這種事當玩笑…   。」  

「唔...抱歉。」不知為何,連恩稍微能體會到明參想出去看看世界的理由了。  

獨自一人待在那空盪盪的病房。  

唯一能做的事除了望著窗外發呆...,還有,等待連恩到來...。  

原來自己對明參來說有多麼重要。  

剛剛還對他說這種話...。  

「對不起....明參,我....   。」  

「怎麼啦?」  

「剛剛對你說的話,我很抱歉..."連恩望著電腦螢幕中的明參,不自覺咬緊牙,垂下肩膀。  

「對不起...   」  

「沒關係啦,連恩,我多少也是能體會你當時的心情哪...   」明參停下了腳步  

「而且啊,連恩對我來說..真的...   」  

【嘎----】  

「!?」聽見不尋常的聲音,連恩瞥見一個模糊的身影,離明參越來越近  

「明參!後面!」  

「什麼?」  

【叭──】   來不及轉頭,他只聽見很響亮、近在咫尺的聲音。  

【碰!】  

  「明參!!!」  

連恩不敢置信的望著螢幕,呆愣了好幾秒,後驚恐的緊抓著耳機,咆哮道。  

「明參!明參!快回答我啊!明參──」  

  而另一頭回答連恩的,是圍過來指指點點、竊竊私語的人群,和救護車無情的呼嘯聲。   明參空洞的眼神令連恩害怕,血腥味似乎透過螢幕,在他四周飄盪。   外面又開始下著點點細雨,雨點打落在地面,在接二連三的點綴而下,自少年身體流出、蔓延至地面的血液,被沖刷的模糊不清。  

#

00

 

手術房的燈始終亮著,黑髮少年無力攤坐在外頭的椅座上,雙眼放空盯著自己腳底。  

為什麼不阻止他。  

為什麼要答應他的要求。  

為什麼自己不多注意點。  

為什麼當時的自己沒有能力去拯救他,只能望著那輛車朝著他奔來。  

說什麼車子煞車失靈,那根本只是個藉口。  

要是當時自己有能力推開他…受傷的就不會是他。  

《連恩…其實我啊…》  

偏偏自己卻無能為力。  

「明參…」少年抱著頭,沙啞的喊著那人的名字。  

#

手術房燈光始終亮著,  

馳田很希望這一切都是夢。  

如果這一切都是夢的話,他恨不得一掌把自己打醒。  

從他剛剛接收到明參出車禍..被送到醫院,現在生死未知...

他好希望這一切都是夢。  

「馳田先生...我...這一切都是因為我...   」連恩坐在手術房外的椅子,臉色慘白,直愣愣的望著自己的腳根。  

「別慌,連,明參他不會有事的..   」   馳田試著安慰身旁的連恩,手卻不自覺的握緊。  

他自己也很慌。  

【啪沙-】  

「醫生!」一見到從手術室出來的醫生,馳田立即奔上前。  

「我兒子...他現在怎麼樣了?」  

「很抱歉,先生。我們已經盡力了,但您的孩子還是...   。」醫生拉上口照,沒繼續接話。  

「怎麼會....明參他...明參他...」在一旁的連恩雙手捂住臉,淚水從指縫間流過。  

「連...」馳田低下身子,與連恩平視,開口道  

「我請人先帶你回去,剩下的我會處理。」  

「馳田先生!我...」  

馳田並不打算聽他把話說完,身後兩名保全人員纏扶著連恩強行將他拉開。  

連恩想伸手拉住馳田,但他辦不到。  

眼看對方視線離他越來越遠,他使勁呼喊著,發出來的聲音卻乾澀沙啞  

「馳田...先生,等一等...等一等啊...」  

直到,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  

在另一頭的馳田,堅定不移的表情也默默的流下眼淚。  

#

在連恩回去了以後,馳田便未跟他提到任何有關明參的事,總是刻意迴避他,也許是因為自己有著一張與明參極微相似的面孔。  

連恩依舊去上學,上課認真聽課,回來吃晚餐。  

少了教明參課業...少了去醫院照顧明參。  

他已經不曉得自己為了誰而努力讀書。  

以往是為了明參,現在,是為了誰呢?  

一切生活便的貧乏無味。  

感覺,  

就好像是自己取代了明參一樣。  

連恩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現在的他...留著究竟還有什麼意義?  

他側邊轉過身來,手軸壓到異物使他皺了皺眉  

「這是...信?什麼時候放在這裡的啊?」  

他坐起身搔了搔後腦勺,打開了信封袋,裡面放的是一張以寶藍色為底,上頭還印這雪花紋路的卡片  

但那並不是重點。  

能和他談心的人只有明參而已,他在學校並沒有任何朋友  

還會有誰寫信給他呢?  

一邊思考著這個問題一邊閱讀此信。  

對方字體非常工整,看來是個女孩子。  

前半述說著自己是一位科學家,目前正研發著能穿梭至別的空間係統,那個系統被稱為BWO《Black   World   Online》終焉領域   ,不過目前還未公諸於世。  

連恩並不認為這東西跟他有什麼關係,繼續下看後面的內容。  

「因此,希望連恩先生配合我進行穿越空間的實驗,若實驗順利,您有幾會見到明參少年一面,以下為我的連絡方式  

Smarter筆。」  

「什?!」連恩感覺到心臟漏跳一拍,緊抓著信,仔細從頭到尾讀過一遍,確認自己內容沒有看錯  

「....」他將信連同信封包好,塞進口袋裡面,從衣櫃裡隨手拿一件皮製外套披上,鎖門走下樓。  

一切的動作實分乾淨俐落。  

他恨不得將時間壓到最短。  

可以的話,他想盡快到達信上說的住址。  

連恩帶上安全帽,一跨坐上機車。  

以他目前的年齡是不能被允許的,但對於接許多打工的連恩來說,機車是必要的,他是能將路途時間減少的好工具。  

伴隨著擔心與疑惑,連恩來到了指定的地點,伸手按了幾次門鈴都沒人應門。  

「奇怪...?難到是不在家嗎?」  

伸手想試著推門,沒想到門就被他硬生推開了。  

「誒..沒鎖?」他左顧右看了一會兒,低聲說道  

「不好意思....打擾了...。」  

屋內一片狼藉,彷如剛剛經過了一場大災難一樣,很難把剛剛自己工整的傢伙與現在所見的聯想在一快兒。  

衣物散落一地,用過的衛生紙別出心思推疊出小小金字塔,吃過的泡麵與工作文件擺在一起,這真的是人住的地方嗎?  

不過唯一一點連恩沒有感到意外的是當他看見地板上放的胸罩,知道是個女主人時,雖然他盡可能別過臉不去看。  

好不容易,他找到女主人的身影。  

她正趴著電腦桌前一動也不動。  

「喂,你沒事吧....?」連恩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對方的肩膀  

「嗯...早上啦...」  

「不...,現在已經傍晚了。」  

對方似乎還沒清醒,晃著腦袋坐起身。  

眼神矇矓懶洋洋的打了個長長的哈欠,令連恩真想調頭走人。  

「妳...,是妳寫信給我的嗎?上面寫的Smarter   是妳對吧?」  

"哦,Ms   Smarter   是我沒錯呦~"看來對方終於清醒了,她深藍色眼眸直盯著他看,另一手玩弄著自己短俏的淡紫色頭髮。  

「是說我還真是找你找了好久了呢~搞得我吃不飽睡不好,說,小鬼,你要怎麼補償姐姐我72小時的黃金美容覺?」  

「為甚麼我要賠償妳啊?你看起來跟本就像個失業又沒男友的歐巴...。」  

話還沒說完連恩頭上變多了一個熱騰騰的腫塊。  

「真是不好意思,小屁孩,姐姐我目前還算工作穩定,離歐巴桑這個年紀還很遠,也時常跟男友熱線,所以,死狗乖乖閉嘴啃骨頭別亂放話...。」  

「等等...最後一個是假的吧!?你明明就沒...噗!」頭頂又多一枚腫塊。  

「誰稀罕男友啊,每天還要準時用訊息回報對方,放假還想辦法打扮像隻洋娃娃陪他去看電影,時不時就來個啊呦不小心把妳推倒了…唔,我才不羡慕呢!」  

「聽你這麼說倒是羡慕的不得了啊…。」  

「唉…沒辦法,誰叫我做這行的想要在職場上找到好對象比登天還難啊…要說能見到異性也就只有向你這種毛沒長齊的小毛頭而已..唉唉…人生….   」語畢,Smarter還頭來一記嫌棄的眼神。  

「為什麼到後頭感覺是在怪我啊…..   。」  

「好了,來說正經的了,小鬼,你的答覆呢?我在信裡頭寫的很清楚吧?」  

直接無視連恩的抗議,Smarter   起身穿上一件白色風衣問道  

「嗯,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問幾件事...   」  

「嗯?」  

「第一,你是怎麼知道我和明參的事?是誰告訴你的,還有,你所說的空間要怎麼去?我又要如何能見到明參?」  

Smarter   拉拉衣袖,用眼角餘光打量著他。  

「知道又如何?」  

「我只是想確認!」  

「唉...你的事是上級告訴我的,至於空間我待會會解釋,然後能不能見到他要看你自己了。」  

「誒!你這樣有說跟沒說起不是一樣嗎?」"

「好,了。死小鬼,跟我過來吧。」  

直接無視連恩的怒罵,Smarter   逕自走近另一房間,伸手意識連恩跟上腳步。  

「唔...   」  

雖然很不情願,連恩還是硬著頭皮跟上腳步。  

#

室內收拾的非常乾淨,房間是以白色為底,實驗用的玻璃器材擦的亮麗透光,陳列在架子上。  

儀器也擺放的實分乾淨整齊。  

連恩感覺剛剛所看到的一切就像大雨過後。  

「我問妳...這是妳自己專人的實驗室嗎?」  

Smarter   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我不叫"妳",小子,我可是有名有姓的,你可以稱呼我為Smarter。  

「哼,什麼Smart   啊...稱乎妳bitch   還比較實在...唔,好痛。」"

Smarter收起手刀,冰冷的視線瞪著對方  

「要不是小系那傢伙拜託我,我才不會理你....   」說完自顧拉開一旁的白色門簾,裡頭擺一張椅子及一台老舊的電視機。  

電視機是古老那種厚重型的,現在還會拿出來用的人並不多。  

「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用來通往異世界的東西。我可是研究好幾年了呢....   」  

Smarter   自豪的拍拍那台硬邦邦的傢伙,連恩瞪大了眼。  

「你說用電視?用這傢伙可以去哪?」  

「異世界。」  

他不禁深吸一口氣。  

「真的?那...那我要怎麼去?」  

「看電視。」"

「蛤....?」一股熱血直衝腦門,他有一種想吐血的衝動。  

「認真聽我說完,小鬼。我可是實驗所需才來找你,並不會叫你做出浪費時間的事,想當爾,這並不是普通的電視機,是傳送至另一個空間的媒介….用普通的電視機是不行的。它是以吸收粒子來傳送空間的,期間粒子會跟隨著系統通道進入世界,你只要動也不動在電視機前就行了,另外,金屬物品除非有用布包覆住否則是不能傳送的,對了,還有一個附加條件….   。」  

「附加條件??   」  

「那就是一定要與電視機對視,否則也沒辦法傳送,所以我才叫你看電視。」  

「你有試過?   」  

她搖了搖頭  

「沒有,是我從我姊姊那邊聽來的,她以前有進行著這個實驗,當然有經過不少次失敗,唯一成功的那次就是她與電視機對上視線..   。」  

「那你姊姊現在..?   」  

「好問題,我自己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  

Smarter無奈垂下肩膀,嘆道  

那傢伙10年前去了BWO後就在也沒回來了…她還寄了一封信對我說叫我別去找她了…我曾幾次想試圖去那個世界….但系統總是辨認失敗..感覺就像是故意不讓我去那個世界一樣…所以我才找上你,再加上某人一直很推薦你,那個某人你不認識,所以這邊就不解釋。」  

什麼啊,那種被蒙在股底的感覺真不爽….

連恩一手撐著下巴,無趣的看著對方整理那些實驗儀器,要是房間也整理這麼乾淨那就好了。  

「那你說的能拯救明參的方法是什麼?」  

「據我所知是你完全系統給的條件,系統便會實現你任何一個願望的樣子,你要怎麼活用願望就看你自己。」  

Smarter   拿起放在電視機上的遙控器,用力拍打它,看似毫無反應,她便撇撇嘴。  

「真爛。」  

她敲開遙控器的內件,開始換裝電池。  

「對了,小鬼,聽完我這麼說,你怎麼不逃呢?你可是實驗的白老鼠耶,搞不好會丟了小命或在那個世界裡用永遠回不來喔?」  

連恩無所謂聳聳肩  

「那又如何?既然有那麼好的機會幹嘛不嘗試看看…而且…」  

他莞爾一笑  

「沒有那傢夥的世界…沒什麼好留念的…。」  

「哇喔,真是直率的發言呢,小鬼,我對你另眼相看囉~那麼,請坐在那個位子吧!」  

Smarter一邊竊笑一邊拉起布簾。  

「有什麼遺言現在快說吧,我會用手機錄下來的。」  

「不用妳操心!」  

為什麼這傢伙這麼欠揍啊!!連恩瞪著螢幕暗自想著….。  

電視機的螢幕開亮了起來,畫面開始快速跳轉著,一個頻道切過一個頻道。  

從彩色變黑白,黑白變彩色。  

連恩很努力瞪著螢幕看,瞪著眼睛都快瞪出來的。  

5

明參,我馬上就去救你  

4

即使是犧牲我自己也沒關係  

3

因為有你  

2

我自己才感覺到,  

1

自己是活著的。

【Game   Start】

<未完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