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4章:天霄

「誒誒,聽說魔尊的親傳弟子,莫師兄心情不好,正揍人呢」這來自於魔道弟子1

「可不是嗎……眼下已經揍第三人了……哎…可憐了那些出氣包」這來於自魔道第子2

「哎喲,別說了,待會兒給師兄聽到了,出氣包就成了你嘍」這來自於魔道弟子3

韓子辰揮汗如雨的揍完第三人,似是覺得夠了,大發慈悲將鼻青臉腫的出氣包3扔出去,得到久違的自由,出氣包3立馬淚水鼻水糊了整張臉的拔腿狂奔回家

麻麻,師兄好恐怖!!來自出氣包3

韓子辰抹去臉上的汗水,在陽光的照耀下,汗水閃閃發光,更顯的他如神祇不可侵犯般的神聖美麗,可眾魔道弟子卻瑟瑟發抖,如見著惡鬼

這位神聖美麗的神祇休息了一會兒,才對那一群擠在一團,拼命削弱存在感,但仍徒勞無功的魔道弟子,勾勾手說:「下一個,是誰?」

眾魔道弟子:「噫!!不要!求師兄饒命啊!」

韓子辰:「………」只不過是個技術交流,何必如此?

算了,不來也罷,他親自出馬

韓子辰緩緩抬腳,朝那群戰戰兢兢的魔道弟子走去,宛如死亡倒數般,一步兩步三步………

「呀!!!不要!!你出去啦!!」一名壯碩的魔道弟子,成了眾人的犧牲品,被獻祭出來

那名祭品,咚的一聲癱軟在地,身體止不住戰慄,與高壯的身子形成對比,顯得可笑

韓子辰一語不發的一拳打在那弟子的腹部,使得那弟子吐出一口溫熱的鮮血,暈倒在地;這莫御天的殼子雖還未學習術法功法,但卻鍛鍊有加,各類武術可謂樣樣精通

韓子辰默默的看了一眼,打了一道靈力進去助他恢復

「啊!!你…你們這群狼心狗肺!!」又有一名魔道弟子被眾人推出來當兩腳羊,任人宰割

韓子辰嘴角微抽,冷聲道:「出招」

那人緊張,卑微道:「別別別,莫…莫師兄您有…有話好…好說,不要動……啊啊啊!」尚未說完,好好的後半便句被韓子辰一腳踹的支離破碎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任務獎勵:時間200小時、隨機獎勵,請問隨幾獎勵要現在抽麼?」

韓子辰看這這一行字,終於心滿意足,笑逐顏開的點頭離去

留下與之完全相反的,一群紛紛鬆一口氣的眾魔道弟子

「好的~抽獎結果是~二等獎~恭喜宿主獲得功法《九劍破天訣》還請宿主好生修煉,不要怠惰嘍~」語落,便消失無蹤

韓子辰望著手上鵝黃色的玉簡,心裡一言難盡的複雜

這個系統,不僅僅是憑空從天而降,還知曉自己現今所需……這個二等獎怕是早就安排好的……而自己的一舉一動更是時時受監視吧?

不過一切都是猜測

是或不是都不重要,反正就算為他人棋子,只要不傷及自己,又有何干係呢

韓子辰莞爾而笑,那一剎那天地萬物彷彿都黯然失色,唯有這一道色彩

韓子辰手一翻,將玉簡收入隨身空間,佈下禁制後,便開始鞏固境界,畢竟兩日後就可離開魔界,他必須盡快強大起來,好脫離魔尊的掌控

「師兄,前去天霄宗的時辰已到,還請師兄前去」魔道弟子在禁制外喊著

「恩,稍後便去」韓子辰從修練中悠悠轉醒

韓子辰起身,下一個淨身咒,穿起外袍便出門

「師尊」韓子辰拱手敬禮

魔尊這次並無再嚷嚷著不愛禮術,反而淡淡道:「來了?來了便盡速過來,時間無多」

韓子辰依言上前,只見魔尊一個響指,一枚淡綠色散發著柔和光芒的玉佩便出現在韓子辰面前

「此物乃天霄宗分支掌門信物,此分支於一個月前為我魔道中人所滅,整個分支並無餘孽,你將此物交付於天霄宗弟子,必能成功潛入」

也就是……滅門?

韓子辰不禁打了個寒顫,到現在他才真正明白,這不是他所熟悉的文明世界,而是實力為尊、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

「弟子謝師尊,弟子必不辜負師尊所望」韓子辰低下頭,不敢露出惶恐不安的臉龐,極力控制微顫的雙肩

「自知便可,好了,再來就由本尊送你一程」魔尊沒有任何動作,唯有原本濃墨般的雙瞳,驀地變的血紅,彷彿罌粟花般,危險卻又美麗的令人無法抗拒

韓子辰只覺眼前一黑,場景不斷變幻,轉的他頭暈目眩

韓子辰如被抽乾了所有力氣般的半跪在地,貪婪的大口吸氣,運起靈力減緩暈眩感後,方才起身環顧四周

此地與魔界可謂天差地別,若說魔界死氣沉沉宛如地獄,那這裡雲霧飄渺,圍繞這整座山鋒,若隱若現更添仙氣,可謂人間仙境

韓子辰無暇欣賞山明水秀,他緊盯這前方不遠處的大門

韓子辰將靈力集中於指甲,心一狠,在身上留下大小不一、參差不齊的傷口,然後抓起一把泥土,塗抹在臉上,並將靈力封鎖,做出靈力乾涸之樣,再加上之前傳送時暈眩出的汗水,看起來很是狼狽不堪

「你是何許人也,為何出現在天霄宗大門前!」大門前方住守的弟子對韓子辰吼道

「莫某……莫某是為天霄宗分支的弟子……還…還請主宗收留」其實韓子辰本想報出真名韓子辰,可不知怎麼的,韓這字硬完是卡在喉嚨,不管如何用力,喉嚨都是如堵塞住的水管般,只能發出嗚嗚嗚等無意義的聲音

似是這個世界在警告他,你僅僅是一名外來者,扮演好你的角色就好

於是只好作罷

說完便暗自點一穴道,昏厥過去,裝昏的同時還不忘丟出玉佩

「放肆!你又如何證明此子所說為真!難道只憑一枚掌門印?」

「若照掌門您的說法,那我們給予掌門印又有何用處

呢?不過一枚無用的玉佩罷了」

「好了好了,消停些吧,都幾歲的人兒了,還不如那些後輩穩重,百來年是白活的?!一切等此子轉醒再定奪吧」

「誒誒,醒了醒了」

韓子辰捂著頭,看似頭疼的坐起身

「汝為何人?來此目的為何?」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出聲道,他坐落在大庭最前方,似是掌門人

韓子辰用氣若遊絲道:「莫某名為莫御天,是為天霄宗分支,來此只為尋庇護,並無陷害宗門之意」這演技……如果還會得去原來的世界,那奧斯卡獎影帝什麼的絕對無困難!

「哦?那你說說那魔修是如何滅門?」

「是……」韓子辰勉強扯出一絲微笑,這一笑狠狠的激發了現場女修母性技能

「掌門……這孩子長途奔波,不只要躲避魔修的追殺,還要披星戴月的趕來這兒,不如……先讓他休息一頓,不然他累的話說的斷斷續續的,他難我們也難啊」一名站在掌門側邊的女修散發著母愛光輝道

「是啊是啊,他那麼小就算想惹什麼事,怕是也惹不出呀」

「掌門您老人家就別那麼不近人情嘛,冷血的跟什麼似的」

「就是………」

眾女修不滿的聲音此起彼落,掌門的臉也越發好看

「夠了!!」掌門臉脹的跟豬肝似的,忍無可忍地吼道

霎時間,一整庭人,鴉雀無聲,一根針掉落的聲響都清清楚楚

掌門洩氣似道:「罷了罷了,先去整理出一間房吧,你先下去休息,明日再議」

韓子辰奸計得逞,微微一笑道:「謝掌門體諒」

那春風化雨般的笑,融化了眾女修的少女心

於是,韓子辰便在一聲比一聲興奮的尖叫浪潮中離去

韓子辰暗想,美男計挺好使的嘛

「叮一一任務發佈」

                                    【主線任務】

【任務內容】請成為內門弟子

【任務獎勵】[極品]靈劍x1、時間400小時

【任務懲罰】抹殺宿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