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作家序章

房舍的殘垣濺上飛散的殷紅;硝煙濛霧中閃過一瞬間刺眼的激光,火藥聲接著轟然炸響。

一只柱狀銃器悄悄地從破碎的瓦房屋頂上伸出,深紅的外殼盤著金色的龍身。

巨大的身影四足踏地,從傷口流出不明的稠液、啪噠啪噠墜落,有如雨後泥濘般淌向滿目瘡痍的街道。

垂著滿頭狼狽不堪的淺色雜鬃,落魄的獸緩緩抬起頭,本該昂然於額前的利角徒留斷面,血紅雙瞳映照出屋瓦上方露出的空洞圓孔。

洞孔深處醞釀著殺意,還想著「那是什麼」的同時,爆裂的火花頓時在瞳膜上擴散開來。

牠根本來不及反應,腦與脊便被暴戾的衝擊撕裂,轉眼被炸得血肉模糊。

──那是件悲慘又駭人、關於肚子餓了外出覓食的故事。

然而故事的結局,牠彷彿聽見人們歡欣鼓舞地互相道賀,為牠的死說著「恭喜恭喜」。

***

老舊大門兩側貼著殷紅的春聯,準備除夕隔天引燃的幾串鞭炮靜靜掛在簷下。

門板被叩叩叩地暴躁敲響。

前去應門的桃陸拉開傳統古厝門環,他腳邊就忽然竄過一團毛絨絨的黑影,一溜煙闖進他家。

「什麼東西!」

桃陸趕緊追了上去,親戚聚棚、熱鬧滾滾的客廳上,只見那個頭上頂著迷你舞獅面具的嬌小身影爬上桌子,大口大口扒起祭祀用的雞鴨魚肉,啃了幾口又丟開,像陣破壞小旋風朝桃陸從國外回來時帶的行李衝去,抓開包包搜出了一袋洋芋片。

「我準備晚上打牌吃的洋芋片!」桃陸慘叫著衝上前,把那隻小怪物拎到半空中,遏止它繼續大肆掠奪。

父親這時才一臉不以為意地走來,「哎呀、小年今年也來了呢。」

「這傢伙是什麼東西?」

「你看看,每次過年都待在國外不回來,老早就忘了吧?你爺爺說這孩子叫做『年』,每年除夕都會來家裡搗蛋,不過晚上爺爺就會帶他回去,我看老爸從來沒有趕人家走,就把他當成是過年限定的神祕小客人了。」

「但是爺爺今年夏天時已經過世了吧?」

「所以晚一點你就到附近找找他到底是哪戶人家的小孩,負責送他回家囉。」

桃陸把這被稱為「小年」的小傢伙抱在胸前,沒讓他又掙扎著往食物堆裡鑽。

『原來真的是個小孩子,剛才還以為是哪裡跑出來的野生動物。』

這麼說很小的時候似乎有點印象,當時還以為是凶暴的野狗,幸好爺爺總是把他留在身邊,不讓他跑遠……不過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們應該不是同一個人,是這孩子的兄弟之類的?

「──話說,你可別把人家切碎了丟回海裡哦。」

父親忽然語出驚人,桃陸嚇了一大跳地轉過頭。

「哈哈哈、瞧你緊張成什麼樣子。這是你爺爺說的,每次都扛著家裡那支祖傳的百年鐵砲古董,說什麼要把小年殺掉切碎再丟回海裡,你看小年還不是每年都來玩。」

桃陸很意外他那個沉默又嚴肅的爺爺,原來也有這麼幽默的一面。

既然每年都能來,還有什麼丟回海裡的提示,那應該是住在附近的海岸吧?

「唉,好像有點麻煩啊……」

小聲咕噥,手臂卻忽然傳來激痛,低頭一看竟然是手上抱著的小年咬了他一口。

「痛死啦,你這個小壞蛋!」

「要吃。」面具下發出了稚童軟軟的聲音。

「原來你會說話啊……吃什麼,你都吃我洋芋片了還想吃?」

桃陸掀開小年套在身上的鬃毛怪物面具,看見孩子正雙手搭著他的手臂,眨眨圓滾滾的眼睛,淺色的柔軟細髮一點都看不出到底是附近哪家人的孩子,反倒像個外來的混血兒。

在牠的屍塊與血肉上,互道著「恭喜恭喜」、滿臉無知笑容的人們啊……

銳利的犬齒縫中殘留著咬下皮肉的柔韌感,腥紅獸瞳豎成不祥的針狀──孩子抬起頭、咧開了宛如笑著的嘴角,義無反顧地繼續喊:

「通通要吃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