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 壹章 月下花妖(4)》

傷口癒合後,櫻隨手抹了抹手腕上的傷,沒有要止血的意思,待墨甚遠回神,他趕緊拿出繃帶,一手拉過櫻的手道。

「傷口要止血。」

怎料櫻手腕一扭,避開了的碰觸,墨甚遠一雙手尷尬的晾在空中,櫻淡漠地問。

「你以為我要殺他?」

墨甚遠低下頭。「我以為畢竟你也是妖怪……不會放任同族被殺,還對兇手施以救援。」

「但是我答應幫你,況且妖怪對同類並不相護,說白了你便是不信任我,也罷。」櫻微微一頓,又道。

「人類向來如此。」語落,轉身步出墨府。

「等等!」墨甚遠趕緊追了出去,但櫻早已不見蹤影,只留下幾瓣櫻花落在廊上。

墨甚遠沮喪的回到房內,墨佐韋已經可以自由下榻了,他讚嘆道。

「三千年的道行果然不同凡響。」

墨甚遠哀怨的掃了大哥一眼,墨佐韋替他倒了杯茶,拍了拍身旁的座位,後者嘆了口氣後在大哥身旁坐定。

「我是否做錯了……」

墨佐韋點了點頭。「當然,你請求別人協助卻不信任對方,任誰都會發怒。」

「那該如何是好……?」

「不知道,畢竟你們不是熟識,對她也不了解。」墨佐韋聳肩。

「那……你上次惹天黎姑娘發怒時你怎麼解決?」

「這……」

墨佐韋話未完,木門便被硬生生的撞開,天黎和墨效一身焦味的衝進房內。

天黎焦急地審視著墨佐韋的傷口,確認痊癒後,才鬆了口氣,露出微笑。

「你們兩這身味道是怎麼回事?」墨甚遠捏著鼻子道,忽然間他想起,櫻初踏入墨府時邊說了屋裡有濃濃的燒焦味。

墨效兩手一攤,無奈道。「還不是為了引開其他人,只好一把火燒了柴房讓大夥兒趕去救火。」

墨甚遠驚訝的張了張嘴,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將一壺茶往嘴裡灌,壓壓驚。回首一看,天黎姑娘已經在大哥身旁落坐,輕柔的挽起墨佐韋的衣袖替他扎了幾針,做最後的調養。

墨甚遠坐在房內,著實為難,眼看二哥臉色愈來愈沉,他放下茶杯,拉著二哥的手,離開這樣傷人的場景。

坐在廊上墨效仰首神情哀傷,壺裡的茶沿著他白皙的頸子滑入衣裳,左右看都是個個美人借酒消愁的畫面。

墨甚遠嘆氣道。「看著以為你在喝酒呢……。」

墨效嘴角一勾,自嘲的笑了笑。

                                              ●○●○●○●

櫻旋身一轉,輕巧地落在河面,足尖泛出薄冰支撐,鯉鯉見狀浮出水面。

「回來啦?」

「嗯。」櫻淺淺應了一聲,舉步往櫻花樹走去,鯉鯉扇了扇尾巴跟上前去。

「不開心?」

「嗯。」

鯉鯉偏頭問道:「剛剛那個人類惹你啦?」

「也許吧。」語落,櫻離開湖面,佇立在樹前片刻後,她折了支櫻花,垂眸道。

「鯉鯉,走吧,去那個地方。」

鯉鯉一愣,呢喃道。「稍早窮奇大人也去過一次。」語落,她深深吸了口氣,潛進水底快速游轉。

而後她游至漩渦地步將空氣緩緩吐出,細小的泡泡沿著漩渦高速旋轉逐漸匯集成一顆一尺寬的氣泡,櫻浮空於氣泡上方,仰天吸了口氣,一躍而下,跌入泡泡內,卻未墜入河中,而是好端端地坐在泡泡內。

櫻擰了擰濕漉漉的頭髮,外頭鯉鯉費力地推著巨大的氣泡逆著河流往上游游去。

真該找天把河流截斷弄成湖。

櫻暗暗的想。

半晌後,他們來到此行的目的地,此處樹根盤根錯節,只見鯉鯉用她那金色魚尾使力一扇,強勁的水流衝開細小的雜枝,眼前赫然出現一條蜿蜒小徑,鯉鯉使盡最後的力氣將泡泡往裡頭一推,隨即又吐了幾個泡泡封住路口才安心的浮出水面換氣。

櫻一手劈開泡泡,十指畫了個圓,周圍樹根猛烈一縮,將所有河水排出,少了河水的阻礙櫻拂開樹根往深處走,末了,她來到一處石碑前,緩緩跪下,將手中的櫻花插入土裡,瞧見櫻花旁的白色桔梗她莞爾一笑。

「果然,我們都無法遺忘妳啊,朝顏。」

櫻抬手抹去眼角的冰涼,將前額輕輕抵在石碑上。

「我們到此刻,都還在等你,快回來吧……。」

回應她的始終是一片寂靜。

◇偷偷來個深夜更ww高二忙的天翻地覆啊啊(抱頭慘叫)下一篇就要進入貳章了終於~~~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