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資質略顯平庸

        「呀呼──」

        我揮出木劍朝眼前的犬形魔獸橫斬下去,那面露凶光的惡獸發出咆哮,黑褐色的身體卻迅捷的後退,我趁勢逼近。

        犬魔繞過一顆大石頭,從石頭左側低伏、前撲。

        我左腳往後一蹬,身體後仰,那四根銳利的爪子就差點從我胸口劃過。

這時我趕緊提起木劍。

木劍上頓時爆發出來的無匹仙力,可說是無堅不摧,黑褐色的犬魔哀鳴一聲,頭部碎裂開來,砰地一聲倒在地上……

        咳、咳……其實木劍上附著的仙力沒有那麼強啦。

因為我身上的仙力只足夠我在這個詭異的地方自保。

我靠在一棵老松的樹幹喘氣,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裝扮,黑色長髮、飄逸的兩鬢有如染著霜雪的白色,手持木劍斬腰除魔──

簡直跟劍仙沒兩樣。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唔,別說了──我是在打獵。

不是要獵魔獸啦,我是想找兔子、山豬或水鹿什麼的……

至於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很多故事都是這個樣子的,某一天──

天上掉下了一個拿著雙槍的少女、或者天上的仙女看到了某個很會用劍的男主角、仙女看到了孝子……反正就是少女從天上掉下來。

不過,這次輪到我從天上掉下來了。

在這之前,我只是很普通的少年啊。

有個很普通的家庭,沒有中二病、也沒有夢想過什麼,倒是我爸媽對我有非常遠大的夢想,他們希望我長大後去考公務員。

嘖,不提這個了。

我、我怎麼這麼倒楣啊!

我回想起,故事開始的那一瞬間。

        我從幾百公尺的天上掉下來。

我沒有尖叫,因為我以為我在夢中,然後……砰一聲,嗚哇,痛死了,就摔在一大群人中間。

為什麼沒摔死?不合常理……可是好痛啊!?

因為有痛的感覺,這是真的吧?

我眼前那一大群穿著黑紫色長袍的傢伙,他們手中都握著長劍,每個人都露出驚訝萬分的表情,除了站在最前面那一個──

一頭銀藍色頭髮,面容冷俊堅毅,像大理石雕刻出俊美容顏的美男子。他睜大了眼睛凝視了我半晌,然後吐出了個問句:

「你是上天下地五雷之尊仙十二轉師瀟湘?」

……哪來這麼中二、讓人想吐槽的名字?

「瀟湘徒兒,快、快殺了他們,他們奪走了老子劍!」我身後傳來一男人大聲疾呼。

我轉過頭去,一面容端正,年約四十出頭的男人,卻滿頭白髮的男人跌坐在血泊裡,可以看見他道士長袍底下兩條腿呈現不自然的輪廓。

鮮血泹泹滲出白青色長袍。

這位老先生,不對,是這個傢伙的腿已經斷了吧?

不過這白髮男人的臉上絲毫沒有疼痛的表情,依舊是一副英姿挺拔的模樣,他挑起了濃厚粗眉,朝我吼著:

「徒兒,快替為師搶回寶劍!」

誰、誰是你徒兒啦!?

「上天下地五雷之尊仙十二轉師瀟湘……我太清老子劍在手,即使你是天仙,又能夠擊敗手拿太清老子劍的太仙我嗎?何況我們這裡每個人都的修為至少達到高仙等級。」銀藍色頭髮的美男吐出了冰冷的話語。

等、等等──太清老子劍、天仙、太仙、高仙……這是怎麼回事。

重點是,一下子丟給我那麼多需要解釋和翻譯的名詞。

你國文老師啊?

我身後的白髮男人雖然跌坐在血泊中,但聲音可宏亮了,他朝著眼前看起來像結夥搶劫的紫袍壞人們喊著:

「我徒兒師瀟湘並不是『天仙飛升』,他推遲到『真仙飛升』的境界!你們就算拿走了老子劍……咳,就算一群人圍攻他,又怎有可能是我徒弟師瀟湘的對手。」

欸,這位大叔,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上天下海……師瀟湘的?

──我、我一定跑錯了攝影棚。

只見他們小聲交談了幾句,其中一個人對拿著老子劍的美男又說了幾句,拿著老子劍的傢伙用淡漠的眼神凝視我,用很慢的語氣說話:

「師瀟湘,我真傳墟的公孫寄奴有一天會取你頂上人頭。」

等等……你弄錯人了!

而且別再丟給我需要解釋的名詞。真傳墟?

……我去哪裡找老師解釋啊?

我連抗議的機會都沒有,那些穿著黑紫色長袍的人紛紛腳踏著長劍飛走了。

我轉過頭去,在場只剩一個白髮老……老大叔。

「你、你還好吧?」

雖然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有人倒在血泊裡,過去關心一下是人之常情。

啊,這種傷勢要怎麼辦?

送到學校保健室?

這裡不是學校啦……打119?

還是CPR……啊,CPR是傷患沒呼吸時用的。

而且我也沒什麼CPR的證照。

「沒……咳、咳……沒什麼。」眼前的老大叔一邊吐血一邊說沒什麼。可是我怎麼覺得他身體狀況的問題大得很?

白髮大叔繼續對我說:

「師瀟湘……真傳墟為了奪取老子劍,在坐忘山屠殺了我坐忘派滿門,掌門師兄臨危將老子劍和掌門印信傳給我,但沒想到他們……咳,真傳墟早知道我帶著老子劍私逃,在這裡部屬『啟魔大陣』等著我掉進陷阱……咦咦咦咦咦!!你?你不是師瀟湘?」

白髮大叔這時才停止說話,瞪大眼睛望著我。

「我不是啊!這裡是哪裡?你不要緊吧?……」

雖然弄清楚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很重要,但眼前這白髮大叔好像快死掉了,我卻不知道怎麼幫他。

白髮大叔又激動的咳了不少血出來,他讓我把他扶好,背脊靠著樹幹,像練氣功那樣調整了幾次呼吸,很神奇的──

鮮血不再從他的長袍裡滲出來。連臉色都紅潤了不少。

「你是誰?哪位天仙嗎?……不對,你身上根本沒有仙氣,資質嘛──」

我沒有仙氣很正常啦!我是很普通的少年……不過我的資質怎樣?怎樣啦!該不會我是百年,不對……千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

快說啦!

「資質略顯平庸。而且錯過了修仙的年紀,你是從哪裡掉下來的?為什麼長得跟我徒弟師瀟湘一模一樣?」

資質略顯平庸、資質略顯平庸、資質略顯平庸……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