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1章 姊弟

      驟雨初歇*,那雙波瀾不興的黑眸凝望走廊外初綻的陽光,不禁發起呆來。

      他一身藍衣,髮梢滴落的水珠暈染肩上衣料,單薄制服緊貼後背,將他身形襯得精實修長,稍長的髮遮住了視線,他抬手撥開,輕輕嘆口氣。

      「葉昇。」

      聞聲,他側首,遠遠地一個從容的、優雅的女人從教務處走出,手裡抱著一疊資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

      「見到班導要打招呼啊。」女人無可奈何地看著他,但她早已習慣他的木訥與口拙,於是繼續問:「放學了怎麼還不回去?」

      「剛剛在等雨停。」他抽出插在口袋裡的手,甩了下未乾的髮,壓唇。暮色的霞光輕輕落於他側臉,若不是瀏海遮住了那雙幽深的黑眸,那肯定更為震懾人心。

      「那現在呢?」班導眉梢輕抬,顯然不太相信他的話。「放晴了還不回去在學校逗留?」

      葉昇垂眸,一向寡言的他只是微微一笑,並不答話。班導師也無意為難他,只是又叮囑幾句:「都快高二了,別老是發呆,好好準備分班考,你總不會想考被分到放牛班吧?對了,你姐姐最近過得好嗎?」

      神情稍稍一滯,不自覺地撥了下瀏海,恰巧遮住了眼底一閃而過的複雜,收回手,又恢復波瀾不興的寡淡。

      「她很好。」彷彿要證明什麼,再次重申:「她開了一間家教班,能不好嗎?」

      班導微微詫異,倒不是因為葉涵的成就而感到驚訝,而是因為葉昇藏在字裡行間的情緒,似乎.......

      ........有些哀愁?而變得尖銳刺耳,甚至是蒼涼得不屑一顧。

      最後,千言萬語化作唇邊一抹笑,騰出的右手輕輕握住他的手腕,溫婉淺哂:「代我向你姐姐問好。」

      差點甩開的手,他忍住了。稍稍別開眼,他淡淡應了聲好,聽上去冷然又寂寞,彷彿捏著一顆心、繃著一張臉,才沒能讓自己情緒失控。

      望著班導師離去的背影,她是如此嬌小,卻讓人感覺不到她瘦弱渺小,反倒是活得用力認真,教學用心、授課專注.......這樣的她怎麼會.......收回視線,葉昇拉緊書包,邁開長腿離開校園。

      大雨過後,校園一片清亮。

      跨步上腳踏車,用力腳踩踏板離開大門口,他還是沒能等她。此去經年,已忘了多久沒再見熟悉的她,誰知道當初一別,竟是多年不再見。

      『阿昇,我可是余梣,我肯定信守承諾。』

      話是她說的不是嗎?疾風劃過俊逸的臉龐,他寡言,可腦筋比誰都靈活,只是不愛表達內心所想。轉過街口、駛進小巷,很快地熟悉的透天厝印入眼簾,他按下煞車,停在門口。

      一處荒涼,時節未入秋,眼前卻一片蕭瑟。那該是棟小巧溫馨可愛的別墅,庭院應該一片盎然,而不是落英一地。

      不該,是這樣荒涼。

      葉昇將腳踏車牽到一旁,走進庭院裡熟稔地拾起掃把簡單整理,將落葉掃成一堆,最後裝進黑色垃圾袋裡;再彎腰一根一根雜草慢慢拔起,那不是一個很大的庭院,只是疏於整理而顯得陰森沉鬱。

      約莫一小時過去,葉昇才滿意地點頭一笑,雙手洗淨。聽著水龍頭一陣稀哩嘩啦的水聲,他想起了那年燦夏。

      再抬眸環視四周,這應該是一片良辰美景卻虛設多年,他的心彷彿也如此空蕩寂寞。

      反正,余梣總是遲到成慣性,他可以等。

      再次跨上腳踏車揚長而去,任風吹亂他許久未打理的黑髮,他想著是該去理髮了,故人未歸,他不能停下。

      澄黃色的光迎面灑下,直落進他幽深的眼,卻不達眼底蒼涼。長長的睫毛下藏著一潭波光粼粼的湖水,也許剛拜訪好友的故居,他的眼眸終於多了幾分生氣。

      不過五分鐘他已然到家,直直地騎進一旁車庫,從書包翻找出備份鑰匙從側門進入家中。以為客廳一片空蕩,卻意外見到葉涵蹲在地上背對他收拾行李。

      「姐,我回來了。」

      轉過頭的,是一張與葉昇神似的長相,眉目間卻多了幾分柔情,最大的差別也許是那雙睿智的雙眼,比起葉昇的沉鬱,她的眼眸燦若星辰、皎若明月,卻有著相仿的清冷。

      「阿昇,上樓幫我把行李箱搬下來。」聞言,葉昇瞥她一眼,轉身上樓,不過一會便提著一個寶藍色的行李箱下樓,推到葉涵身旁,見滿地散亂的雜物,他出聲問:「妳什麼時候要回去顧補習班?」

      「下週啊,再不回去我會被罵的。」葉涵邊說邊將衣物堆進行李箱,一一分門別類,打理得整整齊齊。

      「江仁馨要我代她向妳問好。」

      手一頓,她的神情稍有僵滯,不過眨眼便恢復神色自若,繼續低頭整理衣物。她輕輕嗯一聲,表示聽到了。

      「妳要不要回學校看江仁馨?」

      手沒停下,葉涵低頭,平聲應:「畢業多年的老屁股了,一直往母校跑豈不是擾人?江老師她是一位很認真的人,她當你的班導班我很放心,剛好你最弱的科目就是英文,記得多請教她,我相信你大考沒問題。」

      即使葉涵沒說,葉昇也知道那位班導師是葉涵心頭一根紮了多年的刺,如同染上慢性病,緩慢地滲入五臟六腑,早已病入膏肓,無藥可解........

      闔上行李箱,葉涵抬眸,拍拭一身灰塵淡淡道:「你肯定餓了,我去把菜熱一熱,你也去換衣服吧,好了再叫你下來。」

      葉昇上樓前,沒錯過葉涵臉上若有似無的哀愁,她站在廚房發著呆,輕輕垂下的眼,又懷著怎樣的心事呢.......

      窗櫺上養了盆多肉植物,還有一株仙人掌安安靜靜地暴露於西曬陽光中,待葉昇上樓後,她才走近窗邊毫無顧忌地凝視。

      男孩也成為了少年,那她呢?

      『妳只是選擇對自己誠實,僅此而已。』

      葉涵拉開窗簾,陽光灑進廚房內,她再次穿上圍裙製作料理。

/

有標註部分引用自柳永的〈雨霖鈴〉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