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新生

茫然的在通道裡走著,他有些不明白他怎麼會在這裡,他應該死了吧?他還記得死前的痛楚,被貫穿心臟的感覺,那一瞬間的絕望,歷歷在目。

明明他們口口聲聲的說是他的朋友呀!為什麼不相信他??果然是因為他是世界之黑吧?恍然,低笑出聲,那笑中的戚哀與嘲諷是為誰?

緩緩走向出口,出口的光芒讓他猶豫一下,他還有資格活在陽光下嗎?

「快出來!」

稍稍探頭,兩方人馬互相打鬥著,血肉橫飛,一如守世界的剽悍凶殘,同時亦注意到對面的通道也有著人。

一個少年從打鬥中竄了出來,長相非常漂亮,清秀而靈動,臉上仍有著稚氣,若不是服裝和氣質的關係很容易被誤認成少女吧?

對面的人愣住,腳有些發抖,「不要!我手無縛雞之力啊!要我出去不是送死嗎!」

那美少年皺眉,「你在說什麼?你已經死了,難道你不知道嗎,范統?」

嗯?對面那個叫飯桶的人死了?所以他也死了嗎?這裡是安息之地?還以為依照那些人的個性是魂飛魄散。忍不住笑出聲,沒想到還有空胡思亂想,難怪常被罵腦殘。

聽到聲音,美少年望了過來,看到他時楞了一下,「褚冥漾,原來你在,還以為出錯了呢?」

有些戒備的看著他,手反射性的摸向手腕,碰到了熟悉的觸感,差點哭出來,好險老頭公跟米納斯還在,如果他們不在我怎麼辦?他最信任也絕對不會背叛他的夥伴。

「珞侍大人!小心後面!」

珞侍輕巧的躲過攻擊,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大火球,複數的驚呼聲,美少年慌亂的表情,而〝飯桶〞就直接嚇到傻傻的站著。

嘆了口氣,拍拍手環,讓老頭公放出結界擋下火球,畢竟讓一個人在自己面前死於非命不大好,就算那個人似乎已經死了。

珞侍楞住,范統楞住。

「質變嗎?」珞侍皺眉思索著。

「不客氣。」范統回過神後向他說道,話一說出口滿臉悲憤。

「…………」

「……………………」所以是他要說謝謝嗎?

兩方戰鬥結束後不久,又來了一個人,滿頭銀髮襯著那精緻的臉龐,很美,美麗的驚心動魄,很像記憶中那強大而美麗的那個人,就連那淡陌的神情也有幾分相似,在那人看過來時心臟暫停了一秒,似乎和記憶中的那人交疊,那人當初也是用這樣冷漠的神情殺了他。

「綾侍。」珞侍向那人叫道。

「珞侍,處理好了嗎?」

「好了,接著麻煩你了。」

褚冥漾看著那叫綾侍的人站到他和范統面前,看見綾侍那美麗的雙眼,宛如祖母綠般美麗的綠色眼眸,卻讓他不自覺的想起那人的眼,如尊貴紅寶石般的絳色雙瞳。

綾侍舉起了右手,衣袖隨風飄盪著優美如仙,在他們面前打了個手訣,一個如浮水印般的陣法展開。

他們昏了過去。

在走回東方城的路上,他們被灌輸了不少關於這世界的知識。

這個世界有個叫「沉月」的寶物,沉月是很久很久以前由當時的東方城女王和西方城皇帝一起發現的。

「落月」這個稱呼指的就是西方城,因為月亮落下的地方就是西方城那邊,東方城為「夜止」,原因則是晨光總由東方城這邊升起。

沉月擁有極為強大的法力,能夠吸引各個世界的亡者靈魂來到這個世界,並讓這些靈魂重新獲得軀體,而會被吸引來的靈魂也有一定的條件,像是意外死亡、帶著遺憾而死,或是尚未長大就死去的孩童靈魂,這類的靈魂才比較有可能被吸引過來。

此外,為了方便他們這些異世界人儘快適應學習這裡的一切,他們會對這些新成員施以記憶封印之術,封住新成員的部分原有記憶,這就是他們昏倒的原因。

而綾侍就自己先回去了,珞侍則跟他們一起走回來,順便給他們,講講基礎知識。

進了東方城,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後,如果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階級,就可以得到每次恢復部分記憶的獎勵。

「回城後我們會給你們安排臨時住處,剩下的等明天,會有專人再過去跟你說明。」

「喔。」

從黃昏出發,戰鬥,到現在都大半夜了,從他們的臉上都看得見疲色。

直到現在看見東方城的城門為止,珞侍都沒再跟他們交談,而褚冥漾則是一臉淡陌,從未開口說半句話,一路上只有講解的聲音和范統的回應聲。

快進入東方城時,突然又出現了狀況。

他們聽到遠方傳來有點狂亂的腳步聲,大家不由得回頭看了看是什麼狀況,而在看見朝城門疾馳而來的魔獸與上面騎乘的那個人後,范統以外的所有人都臉色一僵,很有默契的立即退開空出空間,以免遭到波及。

「啊啊啊啊!為什麼路中間會有人啊!」

范統聽見那個人的叫喊,然後魔獸義無反顧的把他踐踏輾平過去。

「范統!你怎麼死了啊?」

在他靈魂還沒完全分離出來的時候,珞侍以一種難以言喻的聲音對他喊了這麼一句,

同時也看到從頭到尾都冷著臉的褚冥漾訝異的表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