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鯨魚,在深海悲鳴(完)

      「在海中哭泣,並沒有人知道。」

      「但是,妳卻明白……」

      「吶,跟我結婚好不好?」

  

      西亞緋樹島,是座無人知曉的島嶼,面積約莫只有一個小城市的大小,四面環海,樹林繁多。

      而這座島上,有一棟豪宅孤獨地聳立著。

      我就是那棟住宅的女主人。半年前,我被沖到這座無人島上,有一名少年救了我,我就與他結婚在這裡定居。

      這是非常清閒的地方,想玩水隨時都行,有傭人、管家,還有漂亮奢華的水晶燈與畫像。

      少年,也就是我的老公,凱爾,總是在夜晚出沒,白天怎麼找都找不到他。

      問家內的管家、傭人,都沒有人知道。

      每天的每天,我都在等待。

      等待,那有著海水味的少年。

      半夜悄悄來臨,我坐在床邊抱著鯨魚造型的布娃娃等待。

      然後,門開了。

      「水兒……」

      那親暱迷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我回過頭,對住一雙漆黑耀眼如寶石般的眼眸。

      他嘴邊帶笑,親親吻上我的額頭。

      「等很久了吧?」

      我搖搖頭,鬆開懷中的玩偶,張手抱住他。

      「凱爾,我想你……」我撒嬌的把頭埋進他的胸口。

      他又笑,將我抱緊。

      「對不起,我只有晚上能出現。」

      「為什麼?」

      每次問到這,凱爾都會很沉默。

      以往我都會放棄的,但是,這次我卻離開他懷抱直視著那雙漆黑明亮的眼睛。

      「告訴我……好嗎?」

      他沉著臉,眼中似乎有著不可壓抑的危險。

      最後,他說了:「不行,我不能告訴妳。」

      他走近將我緊緊抱在懷中,我感受他溫熱的體溫和淡淡的海水味。

      那股海水味是他真正所棲息的地方……

      我知道,我眼前這個我深愛的人是隻……鯨魚……

      他是鯨魚的化身,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了。

      可是,以往他白天也會陪我的,可是……

      「凱爾不愛我了嗎?」我推開他,他原本只有海水味的身上此刻卻飄逸著一抹女人香。

      我冷了心,無助的睜大雙眼。

      但他只是摸了摸我的腦袋瓜,轉身離去。

      我沒有拉住他,只是一個人縮在偌大的床上,抱著鯨魚娃娃,哭泣。

     

      ★    ★    ★

      隔天一早,我聽見了女孩子微弱的氣息聲,不禁驚醒。

      一名少女站在床旁,用空洞無神的眼睛直盯著我,然後咯咯的笑。

      我叫一聲,房門馬上被打開來。

      是凱爾!

      我高興的想上前,但女子卻抓住我的頭髮將我甩向牆壁。

      劇烈的撞擊使我差點昏了過去,不過我努力保持清醒。

      凱爾沒有移動腳步,只是站在一旁看著。

      我覺得自己要死了,心臟在流血,好痛……

      可是,也好恨……

      「他不愛我……他不愛我……只要殺了妳他就會愛我了……」

      女子像是瘋了地對我大笑。

      我喘著氣,在閉上眼的最後一秒,我喊了他的名字:「凱爾……」

     

      意識朦朧中,我感覺自己被抱起,女子好像消失了。

      令人安心的海水味充滿我鼻尖。

      又過了一會,我感覺身體異常發冷,好像來到一個冰天雪地的地方。

      我被迫離開那溫暖的懷抱,我緊張的迫使自己睜開眼睛。

      一睜開眼,我就發現在這有如洞窟般的地方竟有著和她年齡相仿數百位女子。

      我坐在岩壁上,俯瞰著一切。

      下面有數百位女子圍著一個少年,那少年就是凱爾。

      我想喊出聲,卻怎麼樣也動不了、喊不了。

      看著凱爾伸出手撈獲一名女子,那名女子也和上次看到的一樣,眼神空洞無神。

      然後,他低頭吻了她。

      我感覺刺痛,好像有火在燙著我的心,憎恨的可以。

      不知何時,我可以動了。

      我拿起一旁掉落的石柱,繞著一圈又一圈的路,直達到最底層。

      「凱爾!」我啞著聲,用氣息喊出了名字。

      我衝上前,想要殺死他,可是卻發現被凱爾挑中的女子竟灰飛煙滅。

      我傻住,跌了一跤。

      石柱掉在身邊。

      「水兒……」

      聽著清晰的腳步聲,我大叫:「別過來!」

      腳步聲止住,我抬起臉,艱難地站起身。

      後腦杓在發疼,但我管不了那麼多。

      「為什麼……」我哽著聲、流著淚。

      「因為我想永遠陪著妳……」他苦笑了一下,「我如果不吸取她們的體力,我就無法化為人型,妳也無法繼續活著,因為你已經死了。」

      我已經死了?我覺得自己頭好暈。

      「什麼……意思……」

      「我深愛著我的妻子,水兒。因為只有她知道我的苦,因為還是鯨魚的時候,我無法說話,可是她聽見了,還常常跑來海邊和我聊天。說真的,光是聽著水兒說話,就足足讓我開心好久。」凱爾露出迷人的笑容,「當我母親死的時候,我一直哭一直哭,但是在海裡流淚是沒有人會發覺的,可是你感覺的到,還潛進水中張開雙手擁抱我。可是也因為那場暴風雨,妳死了。」

      我傻住,原來那天那隻鯨魚就是他?

      我會被沖到這座島也是因為那天看見鯨魚徘迴在岸邊等我,我潛入水中抱住牠,才被後來的暴風雨沖走的。

      可是原來,我早被淹死了?

      但為什麼……

      「因為她們的靈魂,可以讓妳維持模樣。」

      就因為自己,所以才要殺人嗎?

      我退後了一步,撿起掉落的石柱,往自己胸口上刺。

      痛的麻木……可是心裡又好甜……

      原來凱爾沒有不愛我。

      我輕輕笑了,飄緲地,笑了。

      我感覺的到自己身體在透明著、我也感覺的到凱爾痛心錯愣的眼神。

     

      「水兒!」

      我消失了。

      那些女孩自由了。

      我化作聲音融入凱爾每一吋皮膚與內心。

      「凱爾,我愛你。」

      ★    ★    ★

      海上,有兩名情侶乘著船去看傳說中的鯨魚。

      遠遠處,他們聽見了鯨魚那沁入人心的叫聲。

      深深的,在海底裡發出悲鳴,那就像在訴說某種秘密般靜謐又使人流淚。

      不知為何,那兩名情侶情不自禁的哭了,彷彿聽見了某種心碎的聲音──

      「水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