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寞海未藍#BG】妳,我不願將就

      蘇清和左虞在一塊兒其實也已有些許年頭了。

     

      蘇清知曉左虞自學生時期就是塊木頭。話少、不浪漫、遲鈍‧‧‧‧‧‧,以上這些都足以嚇跑一大票女孩的缺陷對她而言卻絲毫不管用,她從未因左虞的這些缺點而擁有離開他身邊的念頭。

     

      直到現在,蘇清想起對於自己在他這個木頭身邊還能堅持了這麼久,有時還會嘖嘖稱奇一下。

     

      前些年對岸有部挺火的戲劇《何以笙簫默》在內地掀起一陣旋風,收視率屢創新高,而蘇清也正是當年一同追劇拱收視率的廣大迷妹之一。

     

      而《何以笙簫默》裡頭許多的經典台詞著實挺對蘇清的胃口,因此向來不怎麼會回去重溫劇情的蘇清,卻也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重溫所有的劇情。

     

      前些夜裡,蘇清主動將晚餐所遺留的殘局處理好後,便磨蹭到正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左虞身旁挨著坐下後,她將腦袋擱在他肩頭,拿起桌上的手機熟練地點開視頻APP裡收藏的《何以笙簫默》又開始觀看起劇情。

     

      左虞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後,稍稍動了下姿勢,似乎是想讓她能躺的更舒適些。無意間卻聽見了視頻撥放的聲音驀然停頓,左虞撇頭看去,只見蘇清將畫面暫停在男主講話的當下,而畫面上有一句話。

     

      「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

     

      左虞見著這句話卻不語,他知道,蘇清很喜歡劇中男主角所說的這句話,僅管她不曾對他說過,可每次蘇清再重溫這部的劇情時,只要看到這一集,蘇清總會在男主角說這句話的時刻暫停畫面,似乎在反覆咀嚼著這句話的含意,之後才又會繼續播放。

     

      左虞仍專注地看著手中的書,可眼角餘光卻是緊盯著一旁的蘇清不放。只見蘇清似乎想起些什麼,擱在他肩頭的小腦袋開始搖搖晃晃,左虞有點擔憂她再這麼晃下去,也會把自己跟著晃下去沙發上。

     

      他伸手輕扣住蘇清的腦袋,蘇清卻倏地抬起頭,正好與低下頭看著她的左虞對到眼,她淺淺一笑,將手機拿給他看,左虞發現螢幕中視頻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個製圖APP。

     

      「怎麼了嗎?」左虞的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蘇清烏黑的長髮。

     

      「我想到新的鎖屏樣式了!」蘇清向他頷首,接著縮進他懷中又低下頭認真地開始製作起她的新鎖屏。

     

      說起手機的鎖屏,左虞突然想起蘇清總有個小癖好,就是她喜歡將鎖屏換成她近期內喜歡又或者是符合她心情的句子。

     

      左虞輕應了聲,又低頭看著自己懷中的小傢伙正興高采烈的調整字型大小後,便在潔白的畫布上打出一行字: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

     

      左虞不禁笑了笑,不語。在她髮頂上輕落下一個吻後,便拿起膝上的書本繼續讀著。

     

      蘇清將手機換好新鎖屏過後沒過幾天,她便和左虞鬧了脾氣,兩人開始冷戰。

     

      更準確的說法,是蘇清單方面對於左虞的冷戰。而左當事人對於她的冷淡,似乎也是不以為意,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發現她在跟他鬧脾氣。

     

      具體是因為什麼而吵,她其實也想不起了,只知道似乎只是件雞毛蒜皮的一丁點小事。

     

      蘇清其實是個脾氣不錯的好好小姐,照理說,平時的她絕不會因為一些小事便發火。可她當時卻不知道腦袋是不是被門夾了,一把無名火直接燒上來,當下什麼理智的自然都沒了,直接朝著左虞便是發了一頓好大的脾氣。

     

      左虞向來不是會與他人爭辯口舌的人,當下也只是冷靜地瞥了她一眼後,什麼也不說,便直接進房睡覺。

     

      蘇清見他不理會自己便直接進房睡覺後,沒人能再給她鬧,她的火氣也逐漸消退,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漸漸平復情緒後,才發覺自己剛才的一言一行似乎真的太衝了,當下心中雖然無比糾結,可他也已經休息了,總不好再吵醒他。

     

      蘇清無奈地撫額,覺得自己真是沒事找事幹,好好的非得與左虞鬧脾氣,真的是吃飽太閒。而在她這麼一來一往地想著間,也覺得有些疲憊了,可為了她的面子,她當然更不可能跟著左虞同房睡覺。

     

      其實蘇清還是有些餘氣殘存的,何況他們才剛吵完,如果下一秒她又很沒氣概地爬回床上睡覺,豈不是很沒面子?

     

      於是乎,很有氣魄的蘇小姐便決定今晚在客廳的沙發上將就過一夜。

     

      而當她躺在沙發上準備入睡時的最後一個念頭便是:下次吵架絕不讓左虞搶先進房!

     

      抱持著這樣一個念頭在沙發上睡著時的蘇清在迷迷糊糊之間,她似乎聽見了有人開門的聲響,又聽聞那人無奈的嘆息聲後,緊接著她好像便被人攔腰抱起,丟進了一個柔軟清香的地方。

     

      這還挺像她房間裡那張舒服軟綿的床呀。她這麼想著,突然有抹溫暖撫上她的臉頰,她不禁貪戀地蹭了蹭,在她聽見了那一聲極淺淡的笑聲後,讓她心底莫名的安心,很快便又沉入夢鄉。

     

      翌日,當她聽見鬧鐘聲響趕緊起床後,卻發現自己不是躺在沙發上,而是躺在房間裡的柔軟大床上,身旁的位置也早已空了,蘇清疑惑地豎耳傾聽,卻發現外面沒有傳來絲毫的動靜,她才後知後覺的發覺左虞的人早已出門上班去了。

     

      蘇清在浴廁間簡便地洗漱整理後便走出房間,剛出房門,她的步伐便驀地停頓了下,目光怔然地望著餐桌上放著的一份早餐,她緩緩走到桌邊,發現裝有牛奶的玻璃杯下還壓著一張便條,手指輕揉地撫過那一行熟悉的字跡。

     

      早點,記得要吃。

     

      蘇清抿起唇,幽暗的雙眸微微斂下。她想,昨天自己真的太過份了些,可左虞卻什麼也不計較,仍然一如往常,是她太任性,應該向他好好道歉的。

     

      蘇清像是肯定自己想法似的輕輕點了下頭,趕緊坐下吃完左虞為她準備的早點後,將那張便條摺好,小心翼翼地放入皮包後,稍作打點便出門上班了。

     

      晚上,再煮一桌大餐向左虞道歉賠罪吧。

     

      可偏是天不從人願一般,這天蘇清的上司不知也是跟妻子吵架還是怎地,從一早心情便極度不佳,素日裡極少要求員工加班的他,今天更硬是將整個公司大半部分的人員留下加班,而其中便也包括蘇清。

     

      蘇清更是欲哭無淚,本來是想今天能不能摸個魚早些回家煮一頓大餐給左虞賠罪外加個驚喜的,如今這些計劃她也只是空想而已,只能繼續認命的坐在辦公桌前乾等下班時間。

     

      當她下班回到家中後,已是晚上九點多了。

     

      蘇清剛走進客廳時便聞見了一陣香味,從午餐後到現在粒米不進的她聞見這香味的同時早已飢腸轆轆,趕緊將皮包與公事的資料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後,便走到廚房裡,果不其然,便看見了餐桌放著幾道尚有餘溫的飯菜。

     

      蘇清撇頭看了看四周,卻沒見到左虞的人影,心中正有些納悶之時,聽見浴廁間裡似乎傳來了些許水花聲響,她眼中頓時掠過了一絲明瞭。

     

      蘇清看著這些飯菜,微微苦笑起來。本來是想做給他吃的,可到頭來到底仍是他將這些事一手包辦起來。

     

      她猶豫了下,緩步走進房中。打算先換套衣服,順道將臉上的妝容卸掉後再出來吃飯。當她進到房間後,蘇清頓時覺得有些無力,她坐在床上聽著一旁浴廁間傳來的聲響,思考著等下左虞洗澡完出來後,自己該怎麼和他道歉。

     

      晚餐戰術已經被該死的上司搞壞了,自己也不想再繼續跟他賭氣,可要她開口道歉,她實在是‧‧‧‧‧‧拉不下臉面啊!

     

      她打開手機想查看一下時間,最先入眼的是前幾天看《何以笙簫默》時,換上的新鎖屏。潔白的畫布中,只有劇中男主角何以琛所說的那一句話,簡潔的畫面可蘇清卻覺得格外顯眼螫人: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

     

      其實還有最後一句話,可因為畫布排版的關係放不下,因此她便沒放上最後一句話:而我不願意將就。

     

      蘇清凝望著屏幕裡那句話,腦海中卻緩緩浮現出左虞的樣貌,貝齒輕嚙著下唇,心中有種東西正急速膨脹填滿著她,很快的,她似乎下定什麼決心般,眼底閃過了一絲堅定。

     

      突然,一旁梳妝台上傳出震動聲響,蘇清困惑地走上前查看,發現原來是左虞的手機裡的通訊軟體傳來廣告的訊息,而提醒聲恰好被他調成靜音,才成了震動聲響。

     

      蘇清拿起了左虞的手機替他關閉了廣告訊息隨即便跳出鎖屏,她正想關閉手機屏幕時,卻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一般,驀然睜大了水靈的雙眼。

     

      左虞的鎖屏很簡單,竟是與她有些相像,同樣是潔白的畫布,上頭一樣也有著一句話,可那句話,卻是與她的那句不同。

     

      而我不願意將就。

     

      這句話,很明顯便是接著她手機鎖屏裡的那些話。蘇清趕緊也拿起她自己的手機打開屏幕,一入眼還是那簡潔的鎖屏。

     

      她雙手各拿著一部手機,打開所顯現的卻是幾乎相同的鎖屏,而上頭所寫的便是《何以笙簫默》裡何以琛對趙默笙所講的那句完整的話語。

     

      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而我不願意將就。

     

      看著左虞手機鎖屏中的那句話,蘇清的眼眶頓時便是一陣滾燙。她其實都知道,不善於講情話的他,卻總能做出這些微小溫馨讓她覺得倍感爛漫的貼心舉動。

     

      他不曾嫌棄過她,從來只是竭盡所能的去包容她所有缺陷,很多人對她說過左虞在愛情上有很多缺點,可是蘇清卻不這麼覺得,相反的,她甚至覺得這就是左虞在愛情上的優點,這也是為什麼她從未動過想離開他身邊的念頭的原因。

     

      因為他是這麼的愛她。

     

      就如何以琛所講的,如果世界上真有那個人出現過,所有的人都會只是將就,而蘇清不願意將就的那個人便是左虞。

     

      驀地,有一抹如春日般的暖意自身後溫柔地環抱住她。

     

      「只有妳,我從來就不願意將就。」

♦   ——————————   ♦

煙兒的話|

TAG|何以笙簫默

原本想修文,最後便再打這個இдஇ

這篇的主角未來讓我好想開坑(´≖◞౪◟≖)

簡介都打好了呢,不過是結局預設是BEథ౪థ

但打完這篇後我這個親媽好心疼不捨QAQ

想著還是改HE好了ヽ(✿゚▽゚)ノ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