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奏、(1) 慕聲

前奏、(1)慕聲

    今天不是個好日子,絕對不是。

    「呀——慕聲大師——」

    在機場的大廳裡,耳邊充滿著尖銳刺耳的尖叫和歡呼。

    「欸,妳站過去點,我這樣看不到慕聲大師了!」

    「說什麼啊,妳才是擋住我的視線了。要是錯過了見到慕聲大師的機會,我要妳好看。」

    身子在滿滿的人潮間擠著,時不時還能看見那群花痴的女生互相叫罵、推來推去的景象。

    「不好意思,能不能借過一下……」我勉強在臉上擠出了一抹難看的笑容,對著前面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們小聲地說了句。

    「借什麼過啊?妳沒看到已經很擠了嗎?」

      「晚來就該好好排到後面……」

    想當然,不意外地得來了那些女子的怒吼。那群女子吼完後,又事不關己地轉過頭去,繼續盯著國際航線出口的方向,還不忘整整自己的儀容,滿臉期待地看著。

    於是乎,我又被擠到了外邊去。

    我的老天……剛剛擠了快五分鐘,好不容易擠到了靠近那門口的位置,現在又被這群暴力的花痴女擠出來了。這下我到底要擠多久才能靠近那個門啊?

    不過說到底,這也是沒辦法的,要怪也只能怪薛慕聲那個渾蛋的人格魅力太高。紅透了半片天,自家祖國台灣的粉絲自然也不會少到哪裡去了。

    我是申雨晗,今年剛上大二。目前就讀A市T大的音樂學系,主要在學的是應用音樂,次要的則是聲樂。

    至於我現在人為何會在機場和這些瘋狂的女人擠來擠去,這就要回溯到三天前的事情了……

    那是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暑假期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做的。我的個性本來就比較孤僻,所以即使是大學的暑假也不常和同學一起出門旅行什麼的。成天待在家裡就是睡覺、吃飯,偶爾看看書、聽聽音樂,每天重複著這樣循環,日子好不愜意。

    直到我的電話吵得我無法再繼續睡懶覺……

    「喂?」伸手摸向那擾人清夢的手機,來電顯示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接了起來。腦袋依舊埋在被窩哩,聲音自然也就聽起來悶悶的了。

    「小晗啊,我和妳爸爸目前正在法國玩。妳最近過得怎麼樣啊?」電話那頭是媽媽輕快的語調。不過平常他們夫妻兩人出國玩的時候,除非有什麼事情要拜託我,不然是不會輕易打電話來的……

    無事獻關心,非請即託。

    「有事快說、有屁快放。」管你是天皇老子還是天皇老媽子的,除非是重要的事情,不然都不准擾我寶貴的睡覺時間。

    「唉呦,一個女孩子家的,說話文雅一點。」

    文雅?聽著她的話,我默默地翻了個白眼。這詞從不存在於我的字典,目前我也是不打算換字典的。

    「好了,不廢話了。這次想和妳說,除了這個月的水電別忘了去繳之外,還有慕聲要回國了,回國的這段時間會住在我們家。」

    啊?住我們家?哪位?慕聲?

    「哪個慕聲?」抓了下有些凌亂的髮絲,我撐著床鋪坐了起來,頭腦一時間還迷迷糊糊的,沒辦法反應過來她說的是誰。

    慕聲?我認識嗎?人老了,記不太清啊……

    「寶貝,媽媽真的不懷疑要買個銀杏回去給妳了。」不用多想,我媽現在的表情一定是一臉慈愛及關切。「還問哪個慕聲,就是那個薛慕聲啊!目前知名的小提琴家薛慕聲。」

    知名小提琴家薛慕聲?這麼說來,記憶中好像真有這麼一個人……

    印象中就是一個不靠譜的鄰家大哥哥?

    「媽媽和他母親感情很好,六年前還住在我們家隔壁的薛慕聲啊!寶貝,妳難道已經忘了嗎?還記得你們小時候常常一起洗澡、一起睡覺……」

    「停,打住。我記起他是誰了,不必再說下去了。」在她越說越起勁前,我連忙開口打斷了她要說的。再讓她說下去,不知道童年哪些糗事又要被爆出來了。

    被她這麼一提,我對薛慕聲的記憶總算是浮現在腦海中了。

    薛慕聲,音樂世家的才子。他們家的透天厝就在我們家隔壁,不到兩分鐘的路程,所以我們兩個也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了。

    他的爸爸是個世界知名的指揮家,而媽媽則是鋼琴家,對於作曲也十分擅長。他們的兒子自然也就遺傳了他們對於因為方面的才華,小小年紀就將小提琴拉得爐火純青,可說是天才中的天才。八歲第一次舉辦屬於自己的演奏會,就大受好評。國高中接連考上了音樂班,高中畢業就跑到法國巴黎的音樂學院進修了。年紀輕輕就有不少的粉絲,真的是個超級天才。

    不過這份天才僅限於音樂方面,只要一扯上日常生活就完全不行了。

    舉例來說,那一年他國二、我小三。兩家的爸媽約好了一起出遊,就讓慕聲來我們家照顧我。結果到頭來是我在煮飯洗衣洗碗倒垃圾,全部包辦。

    因為才剛經歷了一個上午,我就放棄讓他「做好家事」的想法了。

    他想做早餐,結果把我家的麵包機毀了——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煮的,總而言之,東西一到他手上就成了廢鐵。

    他除了會把做飯煮焦、把機器用壞外,他還會把白色的上衣染成粉紅色的、我們家的洗衣間變成了泡泡室、包垃圾把垃圾袋弄出不只一個口、洗碗把碗洗到變成五半……

    面對這樣的慘狀,還會要求他做家事就是白痴。

    我們兩個從小的感情就不錯,畢竟都是獨生子女,沒什麼玩伴,所以通常兩個人都會在一起玩。甚至在年紀還小的時候,慕聲就常常因為爸媽出外巡演的關係寄住在我們家。那段時間因為我們兩個年紀小又感情好,所以就一起睡一個房間,要不就是一起洗澡了。

    ……現在想來那還真是段黑歷史。

    直到他上高中,我們兩個之間神似「保母與幼童」的關係依舊沒有改變,有的時候他依然會到我們家蹭飯吃,不然就是在爸媽出遠門的時候借住幾晚。不過當然已經不會再一起洗澡睡覺……什麼的了=///=。

    他高中畢業之後,申請到了法國巴黎的音樂學校。在我還在和升學考奮鬥的時候,悄悄地搭飛機去了法國。

    這一去,就是六年。

    六年都沒有回來,六年都沒有消息。他爸媽當初也跟著他到了法國,隔壁的房子早賣了。我一直以為他不會再回來了,所以起初還有些悵然若失。

    對於這事,一開始確實有些不習慣,但久而久之也就漸漸淡忘了。

    現在聽到他回國了,而且還要住我們家……驚喜不是沒有,但恐怕驚的部分大於喜吧。

    「小晗啊,我和妳爸這次來法國正好也順便來探薛叔叔他們,也就剛好聽說他們慕聲要回台的事情。想說你們兩個小時候感情很好,也就提議讓他住我們家,正好我和妳爸沒個半年是不會回去的,讓妳有個伴什麼的……」她的聲音越說越小聲,聽上去也越來越沒底氣。

    「寶貝,對不起……我沒有先問過妳就這樣決定,妳不會生媽媽的氣吧?」

    「……」這是明知我會生氣,所以先斬後奏的意思嗎?還針對我吃軟不吃硬的特性這樣問我,我只能說——不愧是我媽。

    「我幹嘛生氣?既然答應了就這樣決定吧。」我揉揉自己的眉心,盤腿坐在床上。瞌睡蟲早就跑光了,至少現在腦袋很清醒。「說吧,薛慕聲什麼時候來?」

    「太好了,小晗妳沒有生氣。慕聲他三天後的中午就會到A市了,班機大概一點多會到。不過妳可能要開車過去接他,因為聽說他一聽要住我們家的事情,就沒讓經紀人安排係飛機之後的事情了,也就是說吃飯和接送的車什麼的都沒有處理……」

    我聽著她說的話,下巴微微揚起了四十五度角望天。

    換而言之,除了讓某人借住我們家外,我還要當臨時司機去機場接他,然後繼續我六年前的保母工作。

    「……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

    薛慕聲你好樣的,一回國就給我找了個麻煩。最好給我老實的出現在機場,然後讓我痛扁一頓再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