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薛慕聲 (一)

春天的霓裳閣,是堪稱全京城最美的景色。

先不說那些美若天仙的姑娘們褪去冬裝,換上那亮眼的彩衣有多明媚動人,光是那滿閣盛開的桃花,就足以讓人觀之心醉。

此處正是曾因當今太子徹夜未歸,而轟動整個京城的——青樓。

「張媽媽,今天能見到慕聲麼?」左擁右抱的男人笑著朝老鴇問了一句。

老鴇是個年約四十的婦人,樂呵呵的道,「這位爺,您說笑呢,慕聲雖然今日能見客,但也被五王爺給包了去,哪還輪的到您呢?」

被調侃的男人自知無法跟五王爺相比,只撓撓腦袋,笑道,「也是,也是。」

時節正值春日,霓裳閣滿滿都是如火如荼的桃花,似火似海,極是漂亮。

隔著外頭的喧鬧,二樓一處方形廂房內,有一小姑娘正小心翼翼地幫面前的人卸去臉上的妝容。

那是一張極為漂亮的臉蛋,那小姑娘帶著七分的敬意,三分的小心,拿著沾了水的布巾,細細擦著那張絕色容顏。

「公子,可以把眼睛睜開了。」小姑娘將染了色的布巾摁到水裡浸濕,清透的水面立刻暈染了各色胭脂,如彩墨一般。

那人聞言,緩緩睜開了雙眸。

褪去了妖冶的濃妝,一張清俊的五官這才露了出來,原來是個男人。

男子低眸望著她清洗布巾,薄唇隱約揚起一抹笑,「玉兒覺得……我剛才的演藝,如何?」

聞言,玉兒微笑,「玉兒覺得公子美極了,比起其他姊姊們一點也不遜色。」

男人挑起一邊眉,「哦?玉兒的意思,可是將我當作了女人?」

她笑,輕輕地搖了搖頭,「在玉兒眼裡,公子永遠都是個男人。」

聽她這麼說,他彎唇笑了起來,眼裡滿滿都是柔情似水的笑意。

都說青樓多的是美豔的女子,但在霓裳閣,卻有一與眾不同之處,此處的紅牌非一般沉魚落雁的女子,而是個容貌傾國傾城的⋯⋯男人。

聽聞他的容顏是堪稱帝都首秀的美,凡見過他的,必會覺得這世上所有的美人不過俗物;聽聞他唱曲的聲音,比那些吳儂軟語還要來得酥人,凡耳聞過者,必會覺得餘音繞樑,百日不絕。

如此美人,雖是個男子,卻也造成了空前絕後的轟動,就連當今五王爺也淪陷於他,日日來此就是為了見到這人間難得有的絕色。

他的名字,叫作薛慕聲。

如此叱吒風雲的紅牌,自然是有數以萬計的人想一睹其芳容,但可惜的是,想包下他,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是一擲千金,也未必能獲得他的青睞。

薛慕聲傾過身,把正在搓揉布巾的姑娘一把攬進了懷中。

玉兒輕呼,洗布的水就這麼灑了出來,濺濕了二人裙袍。

他低低的笑,也沒去介意自己華美的衫子被濺濕,薄唇摩挲過她的頸項,「難得只有妳我二人,不把握當下,實在可惜。」

聞言,玉兒早紅透了一張小臉,「公、公子,可能會有人經過的。」

「噓。」漂亮的手指抵住她的唇,那雙魅惑的眸子低垂,「只有在我的玉兒面前,我才能像個男人⋯⋯」

第一次接客,是在他十五歲那年,他悄悄充當了某個舞妓的角色,身著女裝,扮成女人的模樣,卻獲得了滿堂喝采,觀者無不好奇這小美人究竟是誰。

身為他養母的老鴇張媽媽自然不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硬是推著扮成女子的他,去服侍一個喝得酩酊大醉的官爺,那人滿腦肥腸,他忍著作嘔的感覺,硬是待上了一夜。

閣裡的姑娘們雖然面上不說,但他知道,她們私底下皆戲稱自己為「慕聲姑娘」。

那時,他半開玩笑的問玉兔,「妳覺得我扮成女人,像不像?」

她看著他,那樣清湛無雜的眼,令他至今都印象深刻,「公子就是公子,就算扮的再美,也終究是個男人。」

或許就是那一刻,他便發狂似的愛上了這個小姑娘。

「玉兒,我的玉兒⋯⋯」他不斷低喃,每唸一聲便低頭吻了她一下,對她滿面緋紅的模樣愛不釋手,「待契約期限一到,我就帶著妳離開霓裳閣吧。」

玉兔紅著臉,伸手抓著他的絲綢衫子,「都聽公子的⋯⋯」

就在氣氛越發綺旎之際,拉門卻猛地被人拉了開來。

「好個新穎的迎客方式。」站在外頭的,是一個身著皇室服飾的男子,不過二十方出頭的年紀,卻有著遊戲於江湖的瀟灑氣質,他低眸看著裡頭二人,訕笑。

此人正是當朝赫赫有名的五皇子,周錦,赫赫有名的放蕩子。

那張英氣逼人的容貌像極了當今皇上,讓他即使放浪形骸,日日出入煙花之地,也不曾受到半點指責。

玉兔燒紅著臉,趕緊起身,跪了下來,「見、見過五王爺!」

周錦露出笑,親自去扶起她,「玉兒就是拘禮,還不快起來。」

見他碰觸玉兔,薛慕聲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周錦收回手,見薛慕聲眸中含著慍怒,笑著挑起一邊俊眉,「看來你前些日子的病是好多了。」

「托王爺的福,確實好多了。」薛慕聲揚眸,不卑不亢的回道。

所有人都知道當今五王爺中意薛慕聲。

為了他日日光臨霓彩閣不說,甚至夜夜一擲千金,只為了聽他唱上一曲,外頭的人說他懷有斷袖之癖,他也不在乎。

但唯有薛慕聲知道,周錦這麼做,並不是為了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