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傻傻等著對方

結束了總該結束,感情這事,早不能持久,我早已經不在妳心裡吧!陳孟瑜。

隨著下課、上課,我早已經不知道過了幾天,直到那天早上回宿舍時,室友對我說,明天禮拜六,我才知道,已經禮拜五了。

過了幾個禮拜五了,那之後沒再搭上話,她也沒找我,禮拜五,我最不想知道的禮拜五,每次的禮拜五,都因為不想回家,不想看到她或許在家門口等我,只好每個禮拜五都在待到宿舍,睡一整天。

但這天偏不行,今天是老媽的生日,一年了,沒回去一定會被罵,非得回去才行。

我提著一個輕便的白色手提包,裡頭只裝了少許買飲料的錢,還有一包面紙、悠遊卡,等著火車來,走上車時,發現現在的時間,特別的多人,幸好我的身高能輕鬆的放在握把上,看著景物隨著火車快速的移動,發呆等著到站。

到站時,非比的不願意,因為,說不定她站在家門口,一直等著我,我不想要看她這樣,因為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再多的事情早已經成了過去,想聽她解釋的力氣都沒了。

家裡離火車站非常的近,走路15分鐘就到了,所以我不像其他人等人載,直接走回家。

走回家的途中,心跳得特別快,充滿了恐懼、害怕她站在家門口,想著這些同時,一直感覺有人跟著我,但又好像不是,因為這種腳步聲,感覺又好像只是跟我走同一方向的人。

但當我想要轉進巷子時,他也跟過來,這條巷子只有幾戶人家,難道是真的跟蹤嗎?

我轉身看著後方,而後方的人讓我愣住了。

「怎麼了?」

「不……為什麼要跟著我?」

「嗯?我沒有跟你啊!我家就在這巷子裡。」

她皺著眉頭看著我,看著她疑惑的表情,我這才知道,當了一年的同學,謝宇甯,竟然住在我家附近。

「抱歉,我一直不知道妳是我鄰居,以後還多指教!」

我笑著對她說,但她卻是滿臉通紅撇頭,我還搞不清楚她時,身後傳來最不想接受的聲音。

「侍、哲,侍哲嗎?」

那聲音變得很脆弱,不再是那個當時天天對著我溫柔微笑的聲音,那聲音變得很沒氣,沙啞的哭腔,阿姨說,自從那次後,她每天都躲在棉被偷哭,每天都在後悔。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那天之後,妳沒再跟那男的聯絡,妳退掉了房間,回家每天在我家門口等我等到2~3點,我知道,因為阿姨每天打電話求我,我一直都知道,我們倆還愛著對方。

但,一年了,該放手的總該放手。

我沒有轉身,一直看著天空,不想看她哭紅的眼眶、不想看她沒吃飯變得消瘦、不想……因為我怕我會心疼的、心疼的想抱住她。

「怎麼了?你家不是在這附近,好像有人叫你,你要不要轉過去看看。」

謝宇甯為得看清楚後面,頭歪了過去看了後面,看了後,在仰頭看我,我沉不住她的哭腔,眼眶裡不停的暫留著眼淚。

謝宇甯像是明白什麼,聰明人果然不同,把我硬生生的轉過身子,不知道哪來的力量,用力推了我一把,隱隱約約得聽到她小聲說著。

「要勇敢面對,這樣我才──」

後面的話,我沒聽清楚,就站在她的前面,她變得很憔悴,哭紅的眼眶、臉頰上留有的淚痕、抓緊衣角的雙手,看著我又再一次的哭。

「侍哲……對不起,對……」

我知道心疼是不對的,但看著她哭,還是心疼了。

用左手輕輕握緊她的雙手,右手輕放在她的頭髮,還是一樣,柔順,還是一樣,是我熟悉的味道。

「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對、不起……」

「不用道歉了,這樣我會心疼的,好了,別哭了。」

「可是──你也在哭呢!」

「哭是當然的,誰看到心愛的女人,還能這麼冷靜?」

「對不起……我們還能再一起嗎?」

「不行。」

我知道她是因為朋友間聚會,她天真的讓那男人送她回家,天真的把那男人當朋友,才會變成這樣,我知道那天之後,她每天都等我,我更知道,還有個男人等她。

住她隔壁的大哥哥,許國洺,今年剛滿25,小時候一直是我們的榜樣,一直陪我們玩耍,國洺哥曾經偷偷告訴我,他很喜歡她,但他知道她喜歡的人是我,知道我們互相喜歡,什麼都沒說,默默幫助我。

那天之後,他看到她每天等我,就算下雨了,還是沒撐傘等我,他撐著傘,陪著她,她卻還是說不要走,走了萬一我回來沒看到,她絕對不走。

「我從以前就一直很喜歡妳,喜歡妳一直以來的溫柔,喜歡妳每天對著我笑,但,就算我們一直愛著對方,該結束的總該結束,我愛妳,孟瑜,但是,不能再讓他等妳了。」

放手了,我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對著她微笑,看著她的笑容,我也很開心,這也是我們最後一次了。

「侍哲,你長高好多。」

「嗯!185,國洺哥也很高啊!我記得187呢!」

「那我要長高點超過你們呢!」

她衝著我微笑,那天真的傻笑,又回來了,我喜歡她的笑容,喜歡她的天真,輕輕的用手背敲了她的額頭,對著她傻笑。

「怎麼可能,傻瓜!」

「呵呵,好像還有人等你呢!」

我這才注意到,後面的她,還站在原地,轉頭看著孟瑜,她卻對著我微笑,我皺著眉頭,轉身走向她。

「謝謝妳,我不知道該怎麼表示呢!」

謝宇甯沒有看我,依然看著旁邊,卻滿臉通紅,小聲說著。

「我喜歡你,我會等你的。」

之後我才知道,她是那個,從小一直跟著我們這些人,緊跟在最後,小甯,她說,她為了跟上我的成績,跟我上了同個高中,高中最後那年,成績掉下來,上了很差的大學,她還是跟著我,填了同科系。

                                                我這才知道,我們四人,一直傻傻等著對方。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