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如果一直沒等到。

        雙眼迷茫地望著落地窗外,喧鬧的城市披著一身漆黑的夜。燦爛的煙火,明亮的霓虹燈,熾熱的街燈,河面上的餘波盪漾,就好似高空中的星星,閃耀著璀璨動人的光芒。而河面倒映著對岸高低樓房的光景,把整條河閃的無比耀眼。

        明明整座城市都如此的亮眼,她卻覺得這裡像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流動的河水緩慢而真實的靜靜流淌,幾扁小舟在上隨波逐流。白天的景色和夜晚大不同,光是河面所折射出的光景就不一樣。

        稍微抬眼,她凝望著層層厚雲遮蓋住的天空。商業用的燈光把自己比擬為星星,霸佔著繁星的地位。對她而言,天上早就沒了所謂的星星了。或許有,但那些商業燈光自始至終都替代不了真正的繁星。一切的繁榮掩蓋了最單純的星芒。

        過頭的華麗,多餘的裝飾,失去了原有的純粹。

        她朝著玻璃窗上的自己自嘲地笑了笑,艷紅的嘴唇勾勒著漠然的弧度。

        這樣陌生的自己,她都快認不出來了。

        現在笑容是真是偽,現在快樂是真是假,從前單純開朗的快樂,何時成了虛偽的笑容?

        她將自己從回憶中拉回,一縷冷颼颼的寒風立刻團團圍住她。原本溫熱的掌心,漸漸地轉為冰涼,然後整個身子都感受到了冬天的冷酷。

        跺著腳,想藉由肌肉的顫抖產生一點熱量。要不然體溫就這樣一點一點地往下掉,可不是什麼好事。

        雙手環在胸前握著雙臂,上下使勁搓動著,希望藉此帶來一絲絲的溫暖。十一月的巴黎已走入冬季,外頭飄著雨混著雪,反光的地面已看不出是冰霜還是雨水。

        她搓揉著手,呼了點熱氣在上頭。

        如果知道今天要待到這麼晚,她才不會只穿一件單薄的風衣。這鬼天氣都快冷死她了!

        撇了眼手錶,目前時間:十一點三十五分。

        「怎麼那麼久?」她碎念了聲,往後方的木門看了一眼,期許它能有所移動。

        但很可惜地,並沒有。

        不斷地搓著手,抖著身子,冷冽的空氣凍的她的手都發紫了。她看著自己的指甲從原來的粉嫩色轉成灰暗的紫色,忽然怨恨起自己不多穿一點,就算愛美也不該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啊!

        「Chris,明天我敲定你的飯了,居然讓我在這受冷,真是。」她冷到連牙齒都在抖了,男主角卻遲遲不出現!

        「再不來我真的要走了,公司空調沒事壞掉幹什麼啦⋯⋯」她早已不理會旁人眼光,被當神經病就當吧!雖然一個人在這抖得像隻雞似的,嘴裡還念念有詞,是真的很奇怪。

        經過了幾番的掙扎,白小浠還是選擇站在原地等。她的人生似乎總是耗在等待這件事上,但就算怨懟,也只能認命了,誰叫她只能當個等待的角色。

        她望了眼左手腕上的錶,時針指在數字十一上,分針指在數字八上。

        她甩了甩手,把上移的手錶甩回原位。

        一陣開門聲竄進耳裡,她迅速的轉過頭,卻發現開門的是一旁的鐵門,發出刺耳的摩擦聲,她微擰起眉,不大喜歡這種噪音。

        「不是下班了?妳怎麼還在這?」警衛伯伯憨笑著對她問,是一口標準的法國腔。

        「我在等人。」她答,勾了勾嘴角。

        「哈哈哈哈,這樣啊。」伯伯爽朗的笑了笑,又碎念了幾句,似乎是某地方的方言,白小浠沒聽清楚也聽不懂。儘管已經在法國待了好多年,偶爾還是聽不大懂這裡人特有的方言。所以只好尷尬的笑著。

        「別等到太晚啊,如果一直沒等到妳在等的人,就趕緊回家吧。」伯伯莞爾,揮了揮手中的一大串鑰匙,發出嘈雜的鐵器碰撞聲,有些刺耳。

        聞言,她微微一愣,只是微笑,沒有應答他的話。

        「天氣很冷,空調要下禮拜才會修好,穿點大衣,免得著涼了。」警衛伯伯對她揮了揮手。

        「我知道,謝謝。」她笑著看著伯伯稍嫌傴僂的背影,唇角一點一點的下垂。

        如果世界上有這麼多像伯伯這樣這麼熱心的人,那該有多好。她心想。

        當她還望著伯伯離開的地方,他的那句「如果一直沒等到,就趕緊回家。」徘徊在她的腦海裡時。忽然,一件男士寬敞的西裝外套蓋在她的肩上,一股熟悉的清香竄入鼻腔。

        她震了下,往玻璃窗一看。

        只見一抹高挺的身影隻身站在她的身後,回頭便看見一雙湖水藍的眼睛注視著她。

        Chris面帶微笑地看著她。

        「怎麼不多穿點?」他微微蹙眉,「不是很怕冷嗎?」

        「還不是公司的空調壞了⋯⋯」她緊緊篡著他的西裝外套,擁抱她渴望的暖和。

        西裝外套內他身著一件淡藍色的襯衫。若隱若現地展現著他健壯的身材,凹凸有致的呈現在半透的襯衫下。他將長袖子捲起至手臂上處,還把上方幾顆扣子解開,露出小麥色的肌膚,著實引人遐想。

        忽然的,她方才的氣居然全散了。

        男色永遠是最有效的解氣療方!

        「抱歉,開會延遲了,讓妳久等了。」他語帶抱歉的道。

        「開會還順利嗎?」她抬起頭,仰著頭,這才能對上他的眼睛。

        他彎唇一笑,「很成功,我們拿下了案子,估計今年又會分紅了。」並在她臉頰上捏了一下。

        「恭喜你。」她也學他那樣笑。

        「我才恭喜妳,是妳分紅又不是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