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少年與紅領巾

少年躺在柔軟的白色地毯上,紫羅蘭色的瞳孔直直地瞪著白色天花板。

很好,在他18歲生日當天,在他登基成魔王的大日子裡,他居然因為一個傳送意外跑到絕非他所熟識的任何一個地點來。

少年全身疼得就好像有人把他的骨頭打碎再重組,他忍耐著不發出呻吟聲,動動右手,冰冷的權杖還在。少年為此稍稍鬆了一口氣,幸好沒在傳送意外中丟失權杖,要不然父親絕對會狠狠地懲罰他一番。

不對!權杖上嵌著的魔石不見了!

這個問題立刻讓少年完全清醒起來,他顧不上疼痛,從地毯上掙扎爬起,仔細瞧著手上的權杖,最後不得不承認這個悲痛的事實:全魔界唯一一個王者之眼,在第九十九位繼承者手上給丟了。

哦,我回去肯定沒好果子吃!

少年這樣想著,一邊迅速打量了一圈這房間的環境與擺設,他的眼睛驀然瞪大了。

木製的地板上鋪著一層柔軟的白色地毯,手邊有個小茶几和看起來就很舒服的灰色沙發,液晶電視機的旁邊擺著一個塞滿光碟的架子,暖和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落在溫馨的小客廳裡和臉色蒼白的少年身上。

微微一探頭就會看到高聳如雲的高樓大廈,下方是密密麻麻的人頭和車流,往遠處望去是一望無際的鋼骨水泥。

對地球人來說,這是一個平凡的下午。

但是對一個魔王來說,這裡絕對不是他所認識的世界!

少年呼吸一滯,突如其來的眩暈襲擊了他,少年咬牙,用權杖撐著身體——他必須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

少年伸出手掌,低低地吟唱出晦澀難懂的咒文:「spa·ti·um   lac·ri·m·am!」

撕裂空間,失敗。

他依舊好好站在哪兒,沒有預想中的變化,體內的魔力似乎被鏈鎖給緊緊套牢,完全無法調動任何一絲魔力——

該死的,他居然失去魔力了!

在少年還在震驚的當兒,木門傳來細微的聲響,他僵硬地往木門的方向看去,不期然對上一雙黑曜石般的幽深雙眼。

/

陌時自認自己的人生平平凡凡,從小到大除了體育特出點就沒啥特點,高中畢業後就隨著父親進入警校,二十三年來人生的唯一亮點就是一個星期前為了父親吃了三顆子彈……

「小陌不錯,有你爸當年的風采。」老警官樂呵呵地拍拍陌時的肩膀,疼得他批牙咧嘴——當然臉色依舊風輕雲淡——站在一旁的陌爸的笑容更大了,「下回不再那麼傻乎乎地去吃子彈了啊!」

「王叔您說得是。」陌時微笑回答,他禮貌地朝王叔和自家老爸點點頭,「那我先回家了,別告訴局里人,要不然他們就只會瞎鬧騰。」

看在老天的份上!上崗三個月後就因為槍傷必須休息三個月,這是什麼運氣?雖然帶薪休假是很爽,但局裡那幫老油條的調侃……果然還是趕緊閃回家為上策。

所以在陌時打開家門後,他第一個想到的念頭是或許回到局裡被調戲是一個更好的結果。

他熟悉的客廳裡站著一個白淨修長的少年,他穿著繁複華麗的袍子,五官深邃,紫羅蘭色的瞳孔攝人心魂般的美麗,他的神色閃過一絲慌亂,旋即又恢復高傲冷峻。

少年用權杖尾端指著他,冷聲喝道,「汝為何人?還不趕緊給本王下跪請安!」

「………」

陌時退後一步,認真研究門牌號碼,再打量客廳的裝飾和照片——對啊,他沒走錯門,這是他的公寓,顯然差錯是出在這個奇裝異服的美少年身上……

「小兄弟你走錯片場了吧?」陌時認真道,並且十分肯定地說,「我並沒有把我家出租給任何一個劇組。」

而且這小傢伙是怎麼跑進來的?!陌時百思不得其解,門並沒有被撬開的痕跡,他也很確定自己出門前一定有鎖好門窗,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這防盜門出了點問題……尼瑪這可是他花了大價錢買的德國牌子!難道他又遇到奸商了?

「爾等竟敢對本王不敬!說,這裡是哪個大陸!」

美少年抿嘴,表情更加盛怒,可是就這小身板,在陌時眼裡就是一個發脾氣的小孩兒。陌時不止傷口疼,還牙疼,他已經不想吐槽這逆天的衰運了,帶傷回家還得應付一個疑似神經病的少年……

「這裡是台灣啊小兄弟,這裡都沒在開拍,何必那麼敬業?」陌時一邊說著,一邊掏出小蘋果,「你有手機嗎?要不要我幫你聯絡人來接你?」

台灣。少年的心涼了半載,他已經不在他所處於的時空了,他該怎麼回去?他的家人和子民還在等著他……少年的身子本就被傳送旋流給折騰得狠了,身心俱疲又被接二連三的巨變給打擊,少年眼前一黑,重重摔在地板上昏了過去。

陌時倒抽口涼氣,震驚地看著面無血色的少年,這年頭碰瓷的業務範圍居然發展到上門服務……不對,如果人家是真的昏了過去怎麼辦?人家還只是一個孩子啊……陌時一秒鐘內向正義感投降,他衝過去碰碰少年的臉頰,略有低燒,還沒有到必須送醫院的程度。

猶豫了一會兒,他還是嘆息著將少年一把抱起送進房間裡,花了好大力氣為他褪去繁複衣衫,換上他衣櫃裡最小件的運動服,在少年光潔的額頭上放一個熱毛巾,輕揩去少年身上的汗水,忙了一陣又溜進廚房裡為少年熬粥。

他剛剛幫少年更衣的時候很順手地搜身,結果這少年沒帶手機錢包就算了,居然連身份證也沒帶——現今社會哪個缺心眼的會沒帶身份證出門?陌時沒辦法聯絡這個少年的家人來接他,也不想回警局被眾人調侃,就只好自己養著了……

陌時洗青蔥時哀傷地45°仰望天空,先是為他爸擋子彈就算了,出院回到家還得照顧一個昏倒的迷路少年……為什麼他就是一紅領巾的命呢?!

×看過楔子的同學請忘記它,想想最後還是放棄走劇情路線,咱們還是單純地傻白甜下去吧……_(:зゝ∠)_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