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EP5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關於公民課叫醒妳的方法

「阿婆啊!那個人怎麼又在睡覺啊?世界要被你們毀滅啦,台灣要被你們搞垮啦!欸呀,旁邊的人——快叫她起來啊!」

    公民老師的聲音很洪亮,說的話很沒邏輯,他擦著汗,晶瑩的汗水在寒流盤據的冬日顯得特別怵目驚心。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反正我聽到了此起彼落的笑聲,然後我的夢境就碎裂了,崩塌了,灰飛煙滅了。

    我醒了。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也許是公民課本長得太抽象,也許是公民老師說的話太豪洨,基本上我公民課都都是一覺不醒,不管公民老師教得多激情,不管旁邊的人放了多大的響屁。

    但現在有點不一樣了。

    自從新學期換了新座位後。

    自從鮮漾奶綠及麥香奶茶成為我的前桌和後桌後。

    自從他們兩個毫無預警,毫無聲息地踏入我那平凡無味的學校生活後。

    *   *   *   *

    那次的公民課特別偏題,公民老師講到了國家的功能,竟然就扯到了他爸比是如何捍衛他們家的老古厝,不讓他們家的老古厝成為國家遺產的故事。

    我深知此次公民課大抵上是跟月考範圍毫無干係,於是就閉上眼睛,美其名是養精蓄銳,事實上是投入大宇宙意識的懷抱,遊走於荒涼與虛無間。

    好,這麼說有點假掰,其實就只是睡覺而已。

    那是個寒冷的冬日,我戴著過大的口罩,下巴抵在圍巾上,咩咩頭瀏海落在眉際,露出一點點眉毛。我也沒有趴在桌子上,就是斜靠在椅背上,然後愈睡愈斜,愈睡愈歪。

    但後來我便覺得不太對勁——我聽到一些竊竊私語,我的眼前亮晃晃的一閃又一閃,我想媽呀難道公民老師終於生氣了打算揍我之類的?那亮亮的是什麼來著?他媽的莫非是刀?他還是決定要讓我game   over了麼?

    我真心不想死,我才十六歲呢,於是我全身一悚,眼皮緩緩睜開,很戲劇性地。

    我還以為我會看到拿刀要斬我的公民老師,連接招的決心都有了,結果睜開眼哪來什麼亮晃晃的刀?公民老師也還在台上口沫橫飛。只有前方的鮮漾奶綠正拿著他的午餐鐵碗對我笑。

    那是個很深很深的笑容,深到他的眼睛都彎成了兩道小新月。

    就像所有彼此相識卻又陌生的,同班同學間的互動一樣,我迷茫地看向他,帶點禮貌性的詢問眼神。

    我那時有很多疑問想問他,包括我為什麼會醒來?剛才那亮亮的是什麼鬼?你幹嘛拿你的午餐鐵碗?還有你到底是在笑屁?

    可是他的笑容是那樣的爽朗,眼睛是那樣的清澈,我什麼都問不出來,我告訴自己我睡懵了。

    他語帶笑意問:「終於醒了?」

    我該說什麼?我還在回味他的笑容,又還很想睡,於是我就給他扁扁嘴,露出死魚眼望著他。

    他笑得更開懷了,「靠杯妳這是什麼臉?」

    我揉揉眼睛,表示我還很想睡覺。他把剛發下的公民考卷對摺墊到我水壺下,問得漫不經心:「妳好像常常在睡覺?」

   

    「因為公民老師太會豪洨了。」我趴到了桌上,把臉埋到手臂下。

    「嗯。」他應著,「妳剛才那樣好睡麼?」

    「什麼?」我疑惑地仰起頭,恰好對上他的眼睛——他靠我是那樣的近,近到我的頭頂和他的下巴僅有厘米之距,近到我感受的到他的呼吸的頻律。

    我愣了一下,我的心跳也頓了一下,好像在猶豫著要不要跳一樣,連我都沒發現我們靠的是那麼近。

    「沒事。」他還是笑著,眼睛亮亮的。

    後來我才從友人α那知道,原來那節公民課鮮漾奶綠在研究我的睡姿,他似乎很好奇以我那怪異的姿勢是如何睡得跟死豬一樣的,他甚至還拿鐵碗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就是想看我會不會醒。

    我嘴一抽……好啊這倒解釋了為什麼他會一直對我笑,還有我眼前亮晃晃的到底是什麼了……。

    那時我們好像還沒很熟。

    我只記得後來那堂公民課我趴在桌上,他側著身子,眼角餘光時不時掃過我,我的髮絲纏繞他的氣息,那是一種十六歲大男孩的特有氣息,是一種清爽的洗衣粉香味,還有太陽照拂過的和暖芬芳。

    我想到了我家的洗衣精是熊寶貝,想到了我的洗髮精是逸萱秀,想到了我的潤髮乳是全智賢代言的那款……我忽然好奇他是不是也聞得到我的味道?他的髮絲所纏繞的我的氣息,又是怎樣的?

    我突然的糾結了,還很想問他是不是故意要讓我心煩的?不然誰沒事會側著身子上課呢?

    *   *   *   *

    我想公民課是道我跨不過的坎,不然我不會哪堂課不睡,專挑公民課睡。

    根據友人α再度表示,某堂公民課我又睡得天昏地暗之時,公民老師好死不死走到了我們這一排,他似乎很不滿我不聽他推動我國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故事,於是他便慢悠悠地走到了我附近。

    然後公民老師便向我後桌的麥香奶茶說:「你同學都睡著了,你不該照顧她一下麼?」

    我聽到這很是疑惑:「但我記得我那堂課沒醒來啊,他那個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故事太豪洨了,我還差點作惡夢了。」

    α點點頭,「是啊妳沒醒來。」

    我歪著頭,「所以麥香奶茶沒叫我起來?」

    「嗯嗯。」α很是興奮:「妳知道麥香奶茶後來做了什麼嗎?他就是站起身來,把他的外套蓋在妳身上,然後告訴公民老師:『我只能照顧到這裡了,老師。』」

    「這樣啊哈哈。」我回過頭,戳了一下正在打遊戲的麥香奶茶,很開心地調侃:「唉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有責任感欸,那表現太搞笑了!」

    「多虧了我,要不然妳現在早感冒了好麼?」他抬眼,摘下了黑色耳機。

    我很不以為然的看向他,挑了挑眉。

    他綻開了笑容,他牙齒的兩邊各有一顆小虎牙,笑起來時若隱若現,我看見他身上穿著的校服外套,突然想起了他蓋在我身上的那件,以及當時包圍我的,彌漫四周的,他的味道。

    那是一種沁人的氣息,夾雜著青草的清新,像來自遠方的原野,我想到了平緩的草坡,當我聞到那個味道時,曾一度以為我作了個滾下草坡的夢。

    那時我們也還不是很熟。

    十六歲那年的早晨,我踩著晨光踏進教室,看見你對著我笑,笑得光彩洋溢,好像你一直都在等我。

    十六歲那年的傍晚,你站在斑馬線的另一端,我和你擦身而過,我看見了你,卻沒跟你說再見。

    這是關於兩個大男孩的故事,他喜歡喝鮮漾奶綠,而他喜歡喝麥香奶茶。

    十六歲那年,陽光灑落在你的肩上,你在看窗外,而我在看你。

    十六歲的那年,我們都一樣單純且稚氣,卻溫暖而美好。

    在尚未成熟以前,我還想與你們一起虛度光陰。

    ✽✾✽✾

    I'm   back.

  目前希望可以保持一週一更。

    我覺得我回來了你們應該要鼓勵我一下下,重開這本我下了好大的決心呢(¯―¯٥)

   

回書本頁下一章